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三終章:新的關係(一)

歷史謎團 | 2021-10-24 19:33:04 | 巴幣 1318 | 人氣 201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最近有收到好幾千的巴幣,非常感謝。我有注意到喔QQ!!!
本篇有五千多字 稍多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卷三終章:新的視角、新的關係(完一)

***


俗話說熟能生巧;通常做過某件事情一次後,第二次就變得容易些。

這似乎也印證於我的計劃之上。

在勿忘草騎士團的女騎士與獸族戰士們比過第一場競賽之後,他們都迫不及待想跟對方在下次比賽中分出勝負;而且還是良性競爭的那一種!

畢竟〈油脂摔跤踢球〉本質上就是一個運動遊戲,尤其人類與獸族某種程度上都對其中的規則感到熟悉。只要雙方當下沉浸於這個活動,就能夠在無形中放開芥蒂,並漸漸熟悉原感到陌生的對手。

除此之外,這一切得歸功於獅族將軍努比恩以及克拉拉、芭芭拉這對雙胞胎女騎士。

他們三個聚在一起互動,對於緩和氣氛起到極大的作用。活潑開朗的雙胞胎在嚴肅的將軍面前毫無隔閡,彷彿接續了童稚時期記憶,自然且不做作地相處著——

「喂,大黑貓!」「努努,來聊聊嘛。」

「有什麼事?」

「好奇問問,你討老婆沒啊?」「結婚了嗎?」

「沒有。」

「哇哈哈哈,你也三十多快四十歲了吧?」「到底是不想找,還是找不到?」

「我把人生都奉獻給軍旅生涯,早已放棄婚姻一事。」

「別這樣嘛,男女關係可是好東西喔。」「在我們的妄想裡。」

「結果說了半天妳們兩個都是大齡沒人要的雌性最終只能與貓狗作伴。」

「誰大齡啦混蛋,我們才十六歲!」「這年頭適婚年齡已經漲到十八歲了!」

「那妳們至今有對象嗎?」

「......囂張的臭貓咪!」「扁他!」

「講不過竟然就訴諸暴力,人類太野蠻了。」

呃,他們的相處或許太過自然啦!

總而言之,經過將近一個多月的努力,女騎士與獸族戰士終於不會一見面就想毆打對方。期間我還刻意安排幾場混編制的隊伍,整場比賽下來也不見有任何衝突;其中幾位還叫得出彼此的名字呢!

結果到了最後,就連我都忍不住躍躍欲試一番,所以就拉著奧絲雅跳下場跟自己臣民和士兵一起踢球。

剛開始奧絲雅還面有難色地想拒絕,只不過一當她拿到球後,整個人似乎都放了開來。

此刻的她正用腳背輕輕踢著球,將球輕拋、輕落,渾身上下散發自信滿滿的光芒——我不得不承認,橄欖油在奧絲雅雪白肌膚上閃閃發亮,看得讓我心癢癢的。

「想過我這關可沒這麼容易喲,殿下。」她說。

「哼哼,我的摔跤技巧也不是蓋的。」

「那就攔住我試試看吧!」

我隨即和她大戰一場。

奧絲雅的踢球技術高超,甚至比她的女騎士姊妹們技高一籌。但我過去長時間被兄姐們霸凌,更磨練出一身不輸給成年獅人的摔跤技巧。

由於她必須一邊移動一邊照顧球,所以行動上極為受限。另一方面,因為塗了油全身滑膩,我其實非常不易扳倒對手。油脂摔跤有的時候很快即分勝負,有的時候纏鬥超過半小時以上,這時比的就是耐力;而耐力並非獅族的長項。

「怎麼啦?你好像有點喘喔,是不是該休息了。」

「呼嚕、呼嚕......我不會讓妳專美於前!」

即便被奧絲雅稍稍嘲弄一下,我卻不感到生氣。相反的,看見這麼奧絲雅露出燦爛的笑容,我覺得這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原來讓自己的母獅感到開心,是這麼愉快的事情。

「哼哼,殿下您再不努力點,下一分就由我拿下囉。」

「就是現在!」

「糟糕?」

我終於捕捉到奧絲雅動作中的破綻——每當她從踢球換成手拿球奔跑的一瞬間,身體會微微晃一下不太穩定。因此我抓準這個瞬間,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跳起來將獵物(奧絲雅)一口氣撲倒,同時伸出雙手搶球。

「搶到啦!」

一股不可思議的觸感頓時從我手掌上的肉球傳來。

「咦,怎麼怪怪的......」

這顆球的重量很實在,一點都不像吹氣填滿的空心球體。它柔軟且富有彈性,摸起來讓人莫名地安心,絕對不是什麼豬膀胱和皮革製等質地。

更奇怪的是——

「球怎麼變成兩顆了?」

定睛一看,我發覺自己和奧絲雅保持著男上女下的姿勢,雙手則正好陷入她那對大到無法完全掌握的胸部之上。儘管隔著一層獸族活動服的布料,依然感受得到那份觸感。

突然間,奧絲雅的雙手伸過來猛扯我臉上的毛髮。

「臭貓咪,你在抓哪裡啊?」她大罵。

「對、對不起,我這就起身哇啊好軟......」

「好軟個大頭,你這隻發情貓咪!」

「誰叫妳的胸部比球還大,一時抓錯有什麼不對?」

「居然敢狡辯,那我這樣如何?」

「姆嗚嗚嗚別扯我的的鬃毛啦!」

「那你就不要亂摸我的胸、胸部,咿啊!不准逕自揉起來!」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站起來痛痛痛痛!會禿的,再扯下去會鬃毛會禿光嘎喵!」

接著發生的事情我記不太清楚了,我只知道自己和奧絲雅扭打起來......說扭打可能太誇張了。我們在場上糾纏得滾來滾去,互捏互扯對方的臉蛋或頭髮之類的。

有那麼一瞬間,我深怕自己和奧絲雅的衝突會引起其他在場的獸族戰士不快。

結果事實卻是——

「咦,殿下怎麼和那隻雌性人類打起來了?」

「人家可是殿下的母獅,這很正常。」

「對齁,既然是母獅的話多少會發生這種事。」

「沒錯沒錯,我家老婆兇多了。如果我在朋友家喝酒晚歸,我家那五個女人會全部一起衝過來對我大呼小叫。」

「我才慘嘞。我家三名妻子都戰士家族背景出身,我常常因做錯事惹得她們圍毆,好像變成個沙包似的!」

奇怪,怎麼忽然間變成獅族男性的抱怨大會了?

***

那天比賽結束之後,我一如往常般站在觀禮台上。

「儘管天氣逐漸轉涼,卻沒有影響到各位參予比賽的熱情。在此,我對在場所有人類和獸族至上感謝之意。 」

我一邊頂著凌亂的毛髮,一邊向台向站得挺直的女騎士和獸族戰士宣布。站在我身旁的奧絲雅,她那一頭漂亮的金髮同樣亂糟糟的。

「這一個多月下來,你們都卯足了勁地去比賽。好消息是,這段時間完全沒有發生任何打架衝突。」這時我和奧絲雅看了彼此一眼,然後在乾咳兩、三聲後接著說下去:「所以為了感謝大家的和睦相處,我決定舉辦一場宴會來作為犒賞。」

話音剛落,觀禮台底下就揚起一陣歡呼。

「三天後,我會在城外舉辦一場晚宴,並邀請所有戰士們參加。勿忘草騎士團的女騎士們也能參加這場盛會,如果妳們願意的話。」

「這是一定要的啦!」克拉拉大喊。

「既然小貓咪....喔不,獅子殿下想要請客,怎麼有拒絕的理由嘞!」芭芭拉改口道。

「只是不曉得能不能吃得慣野獸人的食物......」

「假如是怪怪的東西,真怕吃不下去。」

對齁,我差點忘了人類的飲食和獸族天差地遠,就連奧絲雅都好不容易才稍微適應吉莎準備給她的食物。至於海倫娜就更不用說了,她幾乎不跟我們吃同樣的食物。為此我還請吉莎特地按照修道院食譜做些粗茶淡飯給海倫娜。

「既然如此,我們乾脆一口氣同時準備人類的餐點和獸族的餐點。」我提議道。

「您是要累死我嗎?」我聽見吉莎在我背後碎念著。

「這是個好好讓他們體驗彼此文化的大好機會嘛。」我轉頭看向她。

「講得您好像是個專家一樣。」吉莎輕嘆一口氣後說道:「唉,好吧,就這麼辦。請奧絲雅閣下派幾名會料理的女騎士協助我,我還抓不太到本地人的口味......妳們應該懂得做菜吧?」

「當、她們當然會囉!我們先是一名女性,才是一位女騎士!」

「您會做菜嗎?」

「......不會。」

「沒關係,我相信您能在其他方面好好滿足未來的丈夫。」

「妳、妳在說什麼鬼話!」

「......性。」

「不准說出來!」

「妳們兩個嘰嘰喳喳些什麼呀?」

我抓了抓頭上的毛髮,又搖了搖頭。

雌性人類真難搞懂啊。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感謝大家繼續閱讀。

無論如何,還是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鴞吉
油脂摔跤踢球,總而言之這是個考驗技術、耐力、羞恥度的超級安全團康活動,要說有什麼問題,那肯定是場地整理和選手盥洗肯定是到處都油膩膩的,苦了清潔人員,以及活動中必須小心火燭以免發生火災
碰巧我手邊有根火把,就讓我們驗證這遊戲的危險性吧!
2021-10-24 19:55:23
歷史謎團
說起來真的好危險啊XDD
2021-10-31 12:12:46
紫色徘徊的執念
記得中國跟日本都有女子相撲...但最後都被GY官員禁止了
2021-10-24 22:02:10
歷史謎團
感覺真的很類似wwww
2021-10-31 12:12:5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