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6-25)

克拉朗之徒弟 | 2021-10-23 21:18:24 | 巴幣 2 | 人氣 53


6-25:強硬的邀請(二)




「這座宅邸還養了狼嗎?難道你覺得這樣可以保護你不成?」

被封住嘴的賽門先生縮在角落,臉上多了幾道瘀青,可眼神卻擔心的盯住門口看,看樣子比起自己,他更擔心紗雪。

不過,從鑰匙孔只能看到賽門,以及蹲坐在旁抽菸的男人,再加上方才說話的聲音,最起碼有兩個人在看守賽門。

「奴隸之主手下究竟有多少人呀。」紗雪嘆了一口氣,回頭看著到來的路上,躺了好幾名戴面具的手下。

「小狗兒,準備好了嗎?」

「嗚~」我小小聲的點頭。

「汝的聲音……呼嗯,看樣子時效已經到了,其他詛咒或許也得重新施放。」

『喂,外面好像靜下來了,你出去看看!』

「但沒有時間了,汝就盡全力吧。」

「咦?怎麼回事,妳怎麼會在這裡?」

趁開門男子還在疑惑中,紗雪將手帕甩到男子面前,殘留的氣味被他吸入鼻腔,紗雪立刻下詛咒。

「……」男人轉過身,不發一語,

「喂,外頭有什麼嗎?」

「其實我,比起短髮,更喜歡波浪捲長髮。」

「啊?你腦子壞了不成?」

「嗷嗷!」我躲在男人的腳邊,企圖像方才一樣攻擊房裡的壞人,可人數比我想的要多,有四個人,其中一個帶著般若面具傢伙看起來非常悠閒,靠在牆邊休息。

我低下頭,四腳上紫黑色的騰紋快要消散,可仍然供給我力量,我連跑帶跳的衝最近的男人身邊,撕咬他的腳,但卻沒辦法順利舉起對方,他立刻反應過來,踢腿想甩開我。

可惡,這個詛咒也失效了,現在我就只是一隻跑得比較快的狗。

「長髮萬歲!」「咕啊!」所幸被控制的男人衝過來,揍了對方一拳,我才免於頭暈腦脹的命運。

「你在做什麼啊?喂,他發瘋了,你們快點把他抓起來!」般若面具的傢伙用下巴指了一下被控制的男人,看樣子他就是頭頭。

但現在的我也沒辦法對他做什麼,只好先退後觀察狀況

「把全部的人都當敵人~當敵人~」紗雪只露出了一個嘴巴,像是巫婆一樣陰森的下指示。

「討厭短髮的傢伙通通下地獄去吧!啊啊啊!」

三名男子則是忽略我,轉過去想抓住男人,雖然他不斷的對想要靠近的同伴揮拳,照這樣下去,恐怕解除催眠也只是時間的問題,我只能看準手下躲開揮拳的瞬間,跳起來撞背脊讓他們中招。

「靠!你這傢伙!」

「噗嗚?!我被他的拳頭給吸引了?」

「來啊,你們這些蠢貨!」被控制者嚎叫著,勉勉強強讓他看起來像是能一打三似的,三人組猶豫的往後退。

「……喂!一個人牽制那個瘋子,剩下的對付那條狗,給我注意點,那可能是暗精靈操縱的怪物。」

「那我們先從暗精靈開始對付吧?」

「不必,她在這裡,表示胡登失敗了,我來對付她。」

「妾身賜予汝詛咒,願兇狼的利爪擊退宿敵!」

「嗷?」紗雪的髮絲突然像是藤蔓般繞動,纏住了我幾乎不存在的指甲,變成長長的黑爪,若非我的外表是一隻博美犬,或許看起來會像是一隻狼吧。

「……喔?居然有這種戲法?但那又怎樣?」

「爪,爪子?頭領,該怎麼辦?」

「我改變主意了,你們三個一起上,誰把那隻狗給殺了,我會給予重賞。」

般若從外套口袋裡抽出了一把……左輪手槍,毫不猶豫的扣下板機,往被控制的他就是一槍,子彈正中心臟,巨大的爆裂聲讓所有人都不禁跳了一下。

「咦?火、火槍?怎麼長得不一樣……」沒有人理會紗雪的疑問,因為三人都被手槍嚇得拔出彎刀,衝上來想砍死我。

慌亂的橫劈做為開幕,就算以原本的我來看,都是過於大意的慢速刀,稍微後跳就能墊步反打,但作為一隻被紗雪上了各種強化的騎士,假如不展示一點威嚇可說不過去,所以我高躍而起,不到半秒便拉近了距離,男人的醜陋面容就像個大餅一樣暴露在攻擊範圍之中,我垂直迴轉身體,有如滾動的車輪般,紫黑色的爪子劃過手下的臉孔,踏實的觸感甚至讓我有些厭惡。

「啊、啊啊啊啊啊!」

踢向他側腦,男人無力的往左倒下,同伴只能急忙放開彎刀,接住了面容半毀的他。
「臭狗!」另一邊的男子抓到了機會,飛快的向上拉動手臂,舞刀揮擊位於空中的我,我只能將雙爪反向架在胸口,格擋彈刀的瞬間接連拉爪鉤打。

「呿!?」男子一個踉蹌躲開,我則是後飛降落在不遠處的地毯上,見此景,他咬緊牙關,將刀緊握至肌肉爆筋的程度,衝過來瞄準我小小的身軀,狂暴撩亂的動作左右扇砍刀刃,我拼命揮動左右前爪擋下砍擊。

「碰乓、鏘、碰鏘!」

金屬敲撞的爆響震動廣闊的房間,所幸雙腳還有「強健」的詛咒,我才能像是人類一樣邊後跳邊迎擊。

「咕嗚、呼……!」

像這樣彎著腰,同時大幅度猛揮的追擊,以人類的身體機能來說,應該非常不舒服,證據就是,他的力道逐漸萎縮,直到他的截擊被我用力彈開一瞬,我利用落下時的反跳力躍起,身體飛竄進男子腹部,用爪尖刺進肚圍。

「咳啊!?」

雙腳一踢,後仰拔出爪子。

「般般般、般若大人!你有看到嗎,這、這隻狗……」在幫同伴止血的男子冒著冷汗,傻愣愣的盯著我。

「哼、哈哈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居然能操縱動物到如此境界!」而般若的視線則是充滿熱情的望著紗雪。

「……咦?操縱?妾身?非也非也,妾身也嚇了一大跳呀!」

「好啊!要是能把妳獻給魯道斯,我肯定就發達了!」般若把槍對準了我,扣下板機,而我,則是靜靜的等待撞針衝擊的瞬間。

「砰!」我側滾跳開,擊下的子彈在地毯上燒穿一個小洞。

「……啥?不可能!這可是世界上最快的殺人兵器!」

「嗷嗷!(撞針都給我看了,怎麼可能會讓你射中啊)」看那個硝煙的量,那把槍或許更接近轉輪燧石槍。

只要有參加過加城三天兩夜的軍事訓練營就會知道,當時練習的自動手槍擊發速度可是這把左輪的兩倍啊,而且身為一個精靈(雖然現在是狗),槍射擊時的微小金屬摩擦音也很容易聽見!

「可惡!可惡!」「砰、砰、砰!」

他對著我所在的位置,一直重複扣板機和開槍的動作,完全沒注意到槍的狀態,再這樣下去──

「啪啦啷!」「咕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手!」槍管冒出了赤焰狀的火花,然後整個炸開,在般若的手上點起了火苗。

「般、般若大人!您還好吧!」

「把那個暗精靈抓住,快、快點啊啊啊啊!」

「是、是的!」他忙著照料般若的情勢,沒注意到一把闔上的華麗陽傘,毫不留情的往自己頭頂上敲,手下立刻失去意識。

「看來就算是金石骨架之傘,抹上詛咒也仍十分致命。」

「……妳到底是誰!」

「呼呼,妾身乃『杜法露特』二公主,特來處置汝等惡人,拯救同胞也!」大概是覺得講起來很帥,紗雪挺起了胸膛,原本就很高的膨膨裙看起來更高了。

「這樣啊……哼,多幾個妳這種程度的怪物,或許真的可行。」

「皇姐在哪裡?就是汝等方才抓走,帶著三位奴隸的女精靈。」紗雪把傘架在男人喉間,壓在牆角,男人只能勉強用氣音說話。

「喔?妳要救她,小姐,我勸妳放棄吧,現在這個時間點,她恐怕已經見到魯道斯大人了。」

「那又如何?」

「像她一樣如此珍稀之物,魯道斯大人絕對不會放手的,還有妳也一樣。」

「那傢伙也拿著自爆武器嗎?」

「啊?自爆?妳是說槍嗎,那當然,他可是有好幾百個帶著獵槍的手下。」

「好幾百把,能夠連發的火槍……」

「小姐,我快喘不過氣了。」

「再接著回答!要上哪才能找到魯道斯和皇姐?」

「洛夫號,上面,咳咳!」紗雪就像是失去興趣似的移開傘,般若總算得以喘息,跪倒在地,但下一秒就被紗雪給打暈。

「賽門先生,無事否?」紗雪因為不會鬆開繩索,所以要我砍開綁住手腳的繩子。

「我沒事,他們本來想把妳一起抓來,同時折磨我們兩個……真是太邪惡了!」他氣憤的踢了容貌半毀男的肚子。

「別太傷害他們,用繩索綑住就好。」

「真是菩薩心腸啊!小雪大人,還有……妳的小狗也很厲害,讓我大開眼界!」

「呼嗯,剛才的事,即使是妾身也有些驚訝。」紗雪拍拍我的腦門,有些尷尬的笑著。

「然後,小雪大人,您真的要去救妮茉小姐嗎?我恐怕沒辦法提供多大的幫助,那些傢伙,是這世上不能觸碰的黑暗。」

「無訪,說到黑暗,我認為人類不比魔族,妾身現在只有一個要求,是否存在不被面具人阻擋的移動方式?」

「嗯……馬車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步行也會被找碴……啊,對了,有那個啊!」

「那個?」

「是啊,我放在屋頂上,但實在沒機會拿出來玩,如果是到碼頭,順風應該不成問題。」

「玩?順風?」看紗雪歪著頭的純真表情,我實在很想告訴她心中的那股不安,畢竟那大概是──

「哇啊!好大的紙鶴!難不成能載著妾身飛翔?」

「的確可以喔!」

「賽門先生好厲害!那要怎麼飛翔呢?啊,要讓海鷗駕著吧,就像馬車一樣,但是……該坐在那呢?還有,汝等是如何操縱海鷗?」

「小雪大人,那個,其實,這個叫滑翔翼的東西……」

「滑翔翼!多麼美麗的名字,聽來起像是老鷹展翅似的,該不會能成為妾身的雙翼吧?啪搭~的拍動翅膀!」

「額……大概就是那種感覺吧。」紗雪閃閃發亮的眼神攻勢下,賽門先生荒慌忙忙的敷衍起來。

「嗷嗷(你倒是跟她說清楚啊!)」

頂樓的花園草皮,高檔的玻璃圓桌旁撐起陽傘躺椅,能同時享受下午茶和日光浴,三色堇的花叢圍繞住四周的欄杆,隱約能聞到陽光滋潤的芬芳。

而木骨架的滑翔翼就架在白色的石檯上,蓋著防水用的織布。

留下好奇的盯著滑翔翼紗雪,賽門先生先是觀察風向儀,接著一個人拆下面朝瑪頭的柵欄。

「賽門先生,妾身也來幫忙。」

「這種粗活還是讓我來,畢竟我等等就幫不上忙了……」賽門很辛苦才搬開木欄杆,額頭上滿是汗珠,畢竟這種事平常是讓下人來做,但他的手下不是昏厥了,就是忙著綁住面具人們。

「不要緊,妾想快點找到皇姐,妾身能做什麼?」

「那麼……清空跑道,把礙事的桌椅給移開。」

「好,妾身來搬椅子,嘿咻。」

「我說,小雪小姐真的要去嗎?絕對會回不來喔。」賽門先生皺起臉來,苦得像是塊菜圃一樣。

「母皇曾說過,人類全是壞蛋,是破壞自然的掠奪者,可妾身見到了城鎮裡的景象,以及善良的汝。如單單是掠奪者,聚落不會如此風光,只能說,世上沒有絕對一詞。」

「才沒這麼簡單啊!洛夫號是一輛相當豪華的郵輪,雖然表面上只是一艘運客船,但甲板下面可是人間的的地獄啊,即使是愛著世人的修女碰巧晃進去,也一定認為人類這個種族還是消滅了比較好……」

「如此,更不能讓皇姐待在那裡。」

「妳、妳應該也聽過不少人說過,魯道斯有多難搞吧!」

「是,然皇姐一直在調查此人,聽過的可比妾更多,可皇姐還是自願護送奴隸去瑪頭,無論妾怎麼勸阻。」

「的確,剛才在討論計畫的時候,還以為妳們要吵起來了。」

「想來,之所以對妾身說出感性的話,恐怕皇姐已覺無法逃離,便想藉機進入內裡拯救同胞。」

「那還真是天真的可以啊。」賽門先生用袖子擦擦汗,邊跑上石檯階,把整架滑翔翼推到草皮上。

「天真嗎……但此番決意,肯定比放棄要難上數十倍。」紗雪似乎是想起了妮茉的舉止,又再一次肯定了想法。

「小雪小姐,差不多準備完成了,我稍微跟妳說明一下操作方法。」

「操作?不是轉轉發條,就能拍動翅膀嗎?就像音樂盒那樣。」

「額,簡單來說是這樣這樣。」

「咦咦?妾、妾來駕駛?不好,妾身從來都不擅長這類的玩具。」

「但這是單人座的,否則就只能叫馬車才行。」

「咕。」

「不然這樣吧,我先設定好方向,算好風速,小雪小姐只要負責抓住控制桿就好,理論上也是能到。」

「理論上……唯有這個辦法,才能在兩分鐘內抵達瑪頭吧?」

「是的,而且我記得沒錯,洛夫號會在今晚七點半離開港口,下次再來是一個月之後。」

「不可能悠哉等待,現在是四時近半,換言之,妾身只剩三時能救皇姐,不管了,沒時間磨趁蹭,賽門先生!」

「那好吧,小雪小姐,即便是逃走也好,救援也罷,千萬不要被魯道斯抓住,只有這點……」

「無須擔心,妾身已經答應汝,會留連數天,妾身不會忘記誓言,即使一年、數十年、甚至千年,妾身絕對會回來。」

「哈哈哈,外人聽來肯定會以為我們是戀人還是什麼的。」

「這不是所汝期待的嗎?」

「確實沒錯,我本來想說,能否趁妳睡覺的時候試試看,觸發會不會詛咒,額……但看到妳拼命的想要救我、甚至是一個幾乎不可能救到的主人時,我才察覺自己跟隻噁心的豬一樣,腦中只有醜陋的慾望……哈哈哈,妳就別回來了吧,免得我又做出些失禮的事。」

「原來如此,那妾身就直說了,雖有些許厭惡,但妾身諒解,所以,別自責。」紗雪伸出右手手背,端莊的站好。

「小雪小姐?」

「立下誓約吧,妾身一定會回來,做汝的客人,只有現在,妾身允許汝的觸碰。」她高雅的微笑著。

「……啊!是的!」賽門先生非常開心的跪下,單手牽住紗雪的四指,低下頭,輕輕吻了雪白的指關節。



…………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