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陸繪 考驗 -4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10-23 21:00:02 | 巴幣 28 | 人氣 71


微雨未歇,躺在被雨水打溼的磚石上,長髮男子的吟奏也未歇。一首曲調不斷重複著,首尾相銜在規律的音符間演繹,盪氣迴腸,盡付眼波雨淚。
「他到底要在地上躺到什麼時候啊?」夏七七用吸管順時針攪拌著柳橙汁。
「就是說啊!以為淋雨比較帥嗎?真是過氣的思維啊!簡直像是洛爾卡斯平原上腦袋裝著水泥的魔獸魯拉拉一樣愚蠢。」
「話說會不會有人想走過去丟銅板給他啊?」
她打開隨身的小錢包。「本宮的錢包只剩下坐公車的錢,下次再施捨他吧。」
「是喔。」
「當然,本宮的承諾,彷彿冥界神殿外的史特姆獸石像一樣堅固呢!」
「咦?」
在一陣對答後,發現不對勁的夏七七轉頭向出聲處看去。原來剛才和她搭腔的不是坐在右邊的和沐凡,而是坐在左邊的鄰桌客人。
她帶著鉛灰扁帽和時髦的墨鏡遮掩容貌,但夏七七還是一眼就認出她來了。
「小妍,妳怎麼會在這裡啊?」
夏七七激動地指著和熙妍問,甚至還站了起來。
「七七姐,妳還是老樣子那麼遲鈍啊。」和熙妍笑著將墨鏡摘下。「不要叫吾那早已埋藏在幽冥灰燼中的名字,請稱呼本宮為『贖魂夜.葬姬』!」
和熙妍擺動著手勢,作自我介紹。各伸出姆指、食指和尾指的雙手,一手向前伸直,令一手則貼著臉頰斜下方,彷彿動漫英雄出場時的專屬招牌動作。

窩在角落的和沐凡不禁閉上眼用手扶額。「丟臉死了。」
和熙妍餐桌上的蜂蜜蛋糕被吞噬後,露出了倀鬼童子的身影。「七小姐,妳也發現得太晚了吧?我們早就來囉。」吃撐的他跌坐在碟子上休憩。
「哇!我的蜂蜜蛋糕。」因蛋糕被偷吃和熙妍不由得放聲大叫。「可惡!看我的無限刺擊。」
心有不甘的和熙妍拿起桌上的刀叉,瘋狂刺向坐在碟子上的倀鬼,使得碟子因刺擊的力道以及倀鬼逃命時重量的移動,而像蹺蹺板般起舞著。
「妍小姐,饒命啊!」
倀鬼在碟子上的範圍裡,來回抱頭鼠竄。

這時,一直躲在角落懶得發言的和沐凡,終於按耐不住。
「小妍,妳該不會是自己偷跑來的吧?別讓爺和奶奶擔心,快回去啦。」
聞言和熙妍嘟起小嘴面露不滿,同時停下對倀鬼的刀叉攻擊。好不容易可以喘一口氣的倀鬼跪倒在碟子上用雙手撐著身體,不斷用力呼吸。
倀鬼轉向和沐凡,還滿頭大汗。「沐少爺,雖然是妍小姐一直吵著要來沒錯,不過我們可是有得到監護人同意的喔。」
「沒錯,因為我也來了。」對這聲音感到疑惑的和沐凡、夏七七二人將身體往外偏離半寸,赫然發現在視覺死角處坐著和奶奶,只是被和熙妍身軀擋住,所以才會一時之間沒有發現。
「奶奶,妳怎麼會來?」和沐凡大感詫異。
「本來是要去菜市場買菜的,只是搭錯公車不小心就跑到東部來了。」
和沐凡大聲吐槽:「能夠從北部坐到東部,那要搭錯幾次公車啊?」
和熙妍跟倀鬼異口同聲道:「我們搭成客運了。」且一致伸出食指面帶微笑。
和奶奶一邊津津有味吃著從盒子裡拿出的麻糬,一邊道:「我順便還買了些花蓮的名產麻糬,準備帶回去給那個糟老頭吃呢!」
「不是要帶回去吃嗎?為什麼現在就在吃呢?」
「因為那個糟老頭根本不吃麻糬啊,因為他以前曾經嚥到過,果然是老年人才會有的癥狀呢!哈……」開懷大笑的和奶奶,突然臉色一紅。「呃……」
「為什麼才剛取笑完爺,就換妳自己嚥到了!」
坐在身邊的和熙妍趕緊拿水給和奶奶喝,和沐凡也趕緊移位到她身邊並替她拍背。夏七七、倀鬼童子同樣一臉慌張和擔憂,四人圍著和奶奶成一個半圓。
「我沒事了啦。」
臉色恢復正常的和奶奶放下水杯,用拳頭拍了拍胸脯。

「和奶奶,妳是放心不下阿沐吧!」耿直的夏七七一語道破。
「呵,我只是搭錯車而已啦。」和奶奶倔強道。「不過把倀鬼送過來,對你們也有好處,畢竟對於妖怪和通靈人的種種,他都瞭若指掌。免得你們不小心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物。」

似乎已經得罪了。
和沐凡與夏七七回憶起因不諳規矩,而在暗巷和鼠妖群以及豬怪封豨的往事。不自覺露出苦笑,頭上並浮現因心虛而產生冷汗兀自滑落。

「例如躺在門外的那個傢伙。」
和奶奶眼神一變,轉趨凌厲。
「李靜雨是有提醒過我們,跟蹤歸跟蹤,但千萬別激怒對方,因為我們還不是他的對手。」和沐凡答道。
夏七七順勢提問:「那傢伙真的很厲害嗎?」
「倀鬼讓你來解釋吧!」
「好的。」
倀鬼在桌上盤坐下來,並拿起旱煙管緩緩吐著煙圈。

「那傢伙是由死後仍然抱有強大恨意的怨靈們,聚集而成的妖怪。並會藉由『奪舍』取得肉體,男性稱之為『蟬時雨』;女性則稱為『六月雪』。」
和熙妍插嘴問:「奪舍是什麼意思啊?」
夏七七同時附和道:「對啊,而且為什麼明明是一種妖怪卻要有兩個名字?」
倀鬼微微一笑。
「本大爺就先從『奪舍』解釋起吧。舍,指得即是人的軀體,奪舍是以活人向死靈達成協議,死靈替活人完成一個條件,而將自己的肉體作為代價獻上。」
和沐凡問:「那獻上肉體的人會如何呢?」
「毫無疑問地會……死。」
和熙妍雙手交抱胸前,質疑道:「真的有人會蠢到去做這種死亡交易嗎?」
「眼前不就有一個例子了嗎?」
悵鬼將視線轉向酒吧外的長髮男子。

「這麼說那個長髮男子,也就是蟬時雨。目前所擁有的這個軀體,是從一個活人身上取得。而非幻化而成。」
和沐凡姆指輕靠臉頰,並用食指搔著下顎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