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55.合作

佐渡遼歌 | 2021-10-23 20:00:18 | 巴幣 1118 | 人氣 444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現場氣氛劇烈轉變,這樣究竟是好轉還是惡化,李少鋒一時之間無法做出判斷。
 
  好幾位中年婦女模樣的村民聽到己方四人借住在神祠旁邊的空房,隨即相當熱情地迎上前,表示自家還有空房能夠招待客人,甚至彷彿當成已經得到同意似的開始爭執誰家的料理比較好吃、誰家住起來比較舒服。
 
  秦樓月急忙出言婉拒,然而依舊檔不住村民們的熱情,或者說,他們根本沒有打算聽進去,總算是藤原泰造忽然以村長身分用力拍手,吆喝各人盡快返回各自的工作崗位,這才令聚集在戶外集會所的人們逐漸散去。
 
  李少鋒尚未從劇烈反差中恢復過來,持續用眼角觀察著村民們的反應,暗忖如果他們只是裝裝表面功夫、私底下依然擺出嫌惡態度還可以理解,偏偏並非如此,即使遠離了戶外集會所,村民們依然都一副歡樂、開懷的模樣,令人打從心底發毛。
 
  「暫且不論玲瓏的那件事情,他們剛剛才親手用石頭砸死了一個陌生人耶,現在卻表現得若無其事,態度切換得是不是有點太過……迅速了?」李少鋒喃喃自語。
 
  「總算有點遊戲的感覺了,果然建議等級Lv.50不會太簡單呀。」張定緯說。
 
  「單純就是一群狂熱信徒吧,聽著玲瓏和村長講完幾句話就徹底改觀了。」夏羽冷哼說。
 
  這個時候,秦樓月總算應付完那幾位中年婦女的村民,堅持繼續住在神祠旁空屋的立場,疲倦走回李少鋒三人身旁,不過來不及出口抱怨就急忙打起精神,端起笑容看向並肩走來的譚光韜、譚君堯兩師徒。
 
  「雇用雙頭鷲的隊伍應該不是瞭望塔吧?」譚光韜單刀直入地問。
 
  「是的,那人與瞭望塔無關。」秦樓月正色說。
 
  「我也是這麼想的……那人同樣與克蘇魯研究會無關。」譚光韜補充說。
 
  「那樣真是太好了。」秦樓月微笑著說。
 
  「至少釐清了一些疑點。那位克里夫‧吉鐵司特的魔法師從第一晚之後就沒有現身,說不定正是負責聯繫。」譚光韜微微頷首,吩咐說:「君堯,這邊交給你了。」
 
  「是的。」譚君堯躬身說。
 
  「先前若有失禮之處,還請見諒。本場遊戲希望能夠與瞭望塔的各位攜手破關……君堯接下來說的話就等同於我說的話,等到明日,我們再找時間深入交換手上的情報。」譚光韜再度向秦樓月頷首致意,隨即大步離開,看似準備去追萊昂涅爾。
 
  「我在此僭越代表家師與瞭望塔的各位合作,討論對策。」譚君堯正色說。
 
  「君堯兄,我們的年紀相仿,請免去那些生硬的社交詞彙吧。」秦樓月擺手示意,離開準備繼續進行祭典前準備的戶外集會所,移動到鄰近的路旁空地。
 
  話雖如此,依然有幾位村民們熱情地站在四周,試圖攀談,秦樓月五人不得不一退再退,直到退至道路盡頭的神祠石階梯才好不容易甩掉村民們,得以繼續討論。
 
  張定緯、夏羽和李少鋒稍微保持距離,站成三角形警戒四周。
 
  雖然現在的情況,比起警戒四周,反而更需要注意別讓村民熱情地上前攀談就是了。李少鋒看著那些即使相隔遙遠、一旦注意到視線就會熱情揮手、露出燦爛笑容的村民,蹙眉忍住內心湧現的異樣情緒。
 
  「君堯兄,說來慚愧,參加這場名為『神眠村』的遊戲並不在瞭望塔的預定當中,事前準備並不充裕,幾乎沒有得到相關情報,然而我們自從創立隊伍以來保持著『無人死亡』的紀錄通關了數十場遊戲,在這方面也有些許心得。」秦樓月微笑著說。
 
  「那是令人敬佩的紀錄。」譚君堯說。
 
  「趁著這個時候,希望說明為什麼克蘇魯研究會的兩位在第二日上午……也就是首次的自由探索時間放棄優先程度最高的村長家、神祠兩處場所。」秦樓月問。
 
  哇喔,樓月學姊毫不留情耶,講完錢研究再度追究這點。大概是看譚君堯比起譚光韜更好講話,打算藉此將目前能問的情報通通問出來吧。李少鋒作壁上觀地暗自苦笑。
 
  「關於這個問題,昨日已經回答過了。家師判斷村子內部不會出現需要戰鬥的情況,因此先前往確認出入口的情形。」譚君堯平靜地說。
 
  「此一時彼一時,方才就差點在村子裡面打起來了。」秦樓月說。
 
  「因為那兩位魔法師與那位雙頭鷲的玩家接連做出不曉得意義何在的舉動,才會觸怒村民。家師的判斷沒有錯。」譚君堯說。
 
  「這麼說也有道理。」秦樓月停頓片刻,轉而說:「我們隊伍在昨晚聽到了敲門聲。」
 
  「……我們隊伍也是如此。」譚君堯沉著臉說:「敲門聲持續了一整晚,完全沒有停歇,期間甚至夾帶著用肩膀撞擊牆壁的聲響與無法辨識語言的低沉呢喃。」
 
  等等,為什麼那邊的情形聽起來那麼像是鬼片?敲門聲響了一整晚也未免太驚悚了。李少鋒愕然轉頭,難掩詫異神色。
 
  「我們的情況……緩和許多。」秦樓月斟酌著用詞說:「兩天夜裡只有響起一次,幾分鐘內就停了,也沒有聽到撞擊、呢喃等其他聲響。」
 
  「居然是這樣嗎?」譚君堯訝然說。
 
  「我們之間的差異是……『人數』和『借宿的場所』吧。」秦樓月思索著說。
 
  「我們借住的家裡住著一對年邁夫婦。如果算上他們,人數是相同的。」譚君堯補充說。
 
  「這麼說起來,那對年邁夫婦對於敲門聲的反應如何?」秦樓月問。
 
  「沒有任何反應,就像聽到下雪的聲響一樣……也可以說是聽而不聞吧,不過在家師和我靠近門邊的時候就用著介於警告與威脅的語氣提起村裡的規矩,表示不準開門、不準外出。」譚君堯說。
 
  「感謝這份情報。」秦樓月沉吟著說:「倒是不曉得那兩位魔法師遇到的是何種情況……」
 
  「我覺得應該和我們相同。昨天在戶外集會所交換情報的時候,那位萊昂涅爾刻意提起敲門聲刺探我們的情況,家師對此含糊其詞,你們四人卻是發自內心地露出不解神情,足夠判斷出你們遇到了不同情況。」譚君堯說。
 
  「既然如此,那麼出現差別的理由就是『借住的場所』了。」秦樓月說。
 
  「瞭望塔借住的那棟屋舍位於神祠的領域之內,出現這種差異也不難理解。家師提過這座村子隱約存在著某種大型魔法結界的殘留痕跡,不可因為看起來文化水準低落就掉以輕心。」譚君堯說。
 
  魔法結界?李少鋒突然愣住了,雖然理解結界這種充滿奇幻感的名詞一定是某種變化的稱呼,兩者合在一起與其說是奇幻感,反而更凸顯出遊戲用詞的不真實感。本來想要詢問細節,不過見秦譚兩人嚴肅地互相交涉,不是詢問這種基礎常識的時候,只好先壓下疑惑,繼續警戒四周。
 
  「魔法結界在建議等級高的遊戲當中並不少見,用途大多是機關示警、阻擋防禦兩方面,防範對象有一定比例是外星生物,換言之,君堯兄認為是外星生物在敲門嗎?」秦樓月確認性地問。
 
  「帶著不詳漆黑妖氣的外星生物確實有可能瞞過感知真氣來到屋舍正門,然而從未聽過理解人類敲門文化且知曉禮節的種族,家師和我都認為遊戲住民的機率更高……從方才村民的態度可以得知他們對於神祠的那幾位抱持著近乎異質的敬畏之心,沒有擅闖神祠的領域,打擾借住在那棟屋舍的瞭望塔幾位玩家也說得通。」譚君堯說。
 
  「但是我們也有聽過敲門聲。」秦樓月蹙眉說。
 
  「我們這邊的敲門聲響了一整晚,相差太大了。你們那邊可能只是單純的偶然,像是石塊或木頭被風捲起,撞到門板。」譚君堯說。
 
  「那是敲門聲沒錯。」張定緯插話說:「少鋒,你也可以確定這點吧?」
 
  「咦?啊、啊啊……是的。」李少鋒急忙回答。
 
  「學長,你怎麼在發呆?周遭有什麼異狀嗎?」夏羽皺眉問。
 
  「因為你們剛才提到神祠、領域之類的內容,我突然想到包含神祠附近,整座村子都沒有見到鳥居。」李少鋒說。
 
  此話一出,在場其他人都露出疑惑表情,無法理解為什麼突然提起這件事情。
 
  見狀,李少鋒尷尬地說:「抱、抱歉,又不經思考講出奇怪的話了,那個……請兩位繼續討論,不要在意我剛才的話。」
 
  「不對,這是一個目前為止都沒有注意到關鍵,確實不曾在這座村子見過鳥居或類似的建造物。」張定緯說。
 
  「在日本文化當中,鳥居是一種分界線,用來區分神明居住的世界與人類居住的世界,也可以視為一種『門』。穿過鳥居、踏入神社的意義即是踏入了神明的居所……如果這座村子的雛型是日本古老村落,確實應該有鳥居才是。」秦樓月思索著說。
 
  「遊戲場所大多以地球某段時空地區的場景為雛形,卻也不一定會百分百還原。我認為沒有必較糾結這點。」譚君堯皺眉說。
 
  「我倒是認為必須釐清這點。如果神祠周邊沒有建設鳥居,表示沒有明確的分界線,方才君堯兄所言的『神祠領域』也不會成立,因為整座村子都是一個整體,無分內外,那麼敲門聲出現差異的理由可能也並非『借宿的場所』了。」秦樓月冷靜地分析。
 
  「暫定這個假設為真好了,導致敲門聲出現差異的第三個條件就值得深思了……」譚君堯自言自語地說。
 


  其後,秦樓月與譚君堯協定好今晚各自的任務──克蘇魯研究會負責確認究竟是「什麼東西」在敲門,瞭望塔則是負責調查神祠的相關情報,並且約好明日午後在被傳送到這場遊戲的最初地點交換情報之後就分開行動了。
 
  秦樓月在目送譚君堯的身影走遠之後,笑容頓時滑落,伸手輕捏著臉說:「好久沒有持續保持客套表情,臉有點僵了,思緒也轉得不夠快……回去之後跟燕子協調一下,暫時讓我負責去向情報機關購買情報吧。」
 
  「辛苦了。」張定緯笑著說。
 
  「樓月學姊,不好意思,我不應該隨便打斷交涉。」李少鋒歉然說。
 
  「不用太過在意,剛才並不是正式交涉。從君堯兄的態度判斷,他並無法自行定奪重大決定,單純只是在刺探我們手上的情報與底牌,回頭會再向譚光韜教授報告,明日中午的交涉才是重頭戲。」秦樓月說。
 
  「希望那個時候就可以釐清這場遊戲的破關條件了。」夏羽說。
 
  「比起看到的部分,某些沒有看到的部分其實更加重要。鳥居確實是一個被我們遺漏掉的關鍵點。」張定緯說。
 
  「敲門聲有所差異也在意料之外。我還在想說為什麼建議等級五十的遊戲過了這麼久依然風平浪靜,原來問題與難關是發生在其他玩家那邊。」夏羽說。
 
  「剛剛才有一名玩家死了,應該不算風平浪靜吧。」李少鋒說。
 
  「那也是剛剛的事情啊。」夏羽聳聳肩,轉頭問:「樓月學姊,從這點來看,我們隊伍處於弱勢呀,明天有情報可以作為籌碼交涉嗎?如果拿不出重要情報,接下來的指揮權會被克蘇魯研究會拿走吧。」
 
  「目前手上依然有幾個籌碼,像是不可動搖的人數優勢、靜子妹妹所擔任的白羽職務以及八劔謙司與八劔虎士郎的交談內容,如果能夠釐清為什麼只有我們聽到的敲門聲不同於另外兩支隊伍,弱勢有機會轉為優勢。」秦樓月說。
 
  「我的真實修為呢?」夏羽問。
 
  「除非必要,否則我不打算坦白關於妳的任何情報,也請妳盡可能隱藏到破關吧。」秦樓月說。
 
  「應該沒有問題,畢竟也讓譚家兩人負責調查敲門聲了。」張定緯說。
 
  「好吧,說得也是。」夏羽說。
 
  「保險起見,定緯,你今晚陪我擬定出各個情報的優先順序吧。」秦樓月說。
 
  「沒有問題。」張定緯立刻說。
 
  嗯?對話的轉折是不是有點奇怪?李少鋒意識到自己似乎漏了某個關鍵點,不過在釐清究竟該怎麼詢問之前,秦樓月就以隊長身分發出吩咐。
 
  「那麼接下來分成兩組,繼續打探情報。村民的態度徹底反轉之後應該不至於什麼都問不出來了,至於詢問的內容……將重點放在『白羽』、『秩歸祭』和神祠的相關情報吧。」秦樓月凜然吩咐。
 
 
 
 



創作回應

龍牙
確實沒想到鳥居的問題呢,感謝大大讓上了一課,另外村外的情況下篇會討論嗎?
2021-10-23 20:23:18
佐渡遼歌
是的呢,雖然我覺得應該沒有人注意到前面的敘述完全沒有提到鳥居
漫畫可能比較有違和感,小說就......應該比較難注意到XDD

會喔
雖然記得好像不是下章,不過還請期待後續!!
2021-10-23 20:41:36
你艾希我吶兒
狂信徒 <我感覺就是會說話的喪屍
2021-10-23 20:25:13
佐渡遼歌
還請期待後續XDDD
2021-10-23 20:41:46
露米諾斯 Luminous
原來鳥居有這個含義在啊~
2021-10-23 20:25:18
佐渡遼歌
雜學+1
2021-10-23 20:42:52
露米諾斯 Luminous
這些村民…真的是人嗎…
2021-10-23 20:25:35
佐渡遼歌
目前的大分類是「遊戲住民」,至於更細部就......
2021-10-23 20:43:15
龍牙
回應之前某章所說 人類確實會習慣某件事......玩家的價值觀果然是異於常人呢
2021-10-23 20:49:39
佐渡遼歌
是的呢,隨著接觸越多,某些部分也在不知不覺間被影響了......
2021-10-23 21:00:1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