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符文之歌】 第二十七章 尼古篇13.離別前的託付

格蘭 | 2021-10-23 18:54:03 | 巴幣 12 | 人氣 39

連載中符文之歌
資料夾簡介
一年一度熱鬧的祭典之後, 我們的家園被襲擊了, 逃入森林的我們, 也許再也回不了家。

第二十七章 尼古篇13.離別前的託付

從神殿走到馬車時,打開車門時,我們還目睹了驚人的一幕。

一名表情猙獰的男子,正壓著一名表情呆滯,身形嬌弱的女子。

「請問你在做什麼?巴萊先生。」我非常有禮貌的提問。

「巴萊,你果然是個渣男。」盧西安瞇著眼,用鄙視的神情看著他。

「沒想到你是這種人。」金嘆了口氣。

這是巴萊才尷尬地從葉蕾妮亞身上爬起來。

「你們不要那個表情,這是誤會!」

「沒想到你不但玩弄崔絲米的感情,還試圖對我們的恩人做出這麼可惡的事情。」

「低級!」盧西安附和道。

「不是啦──葉蕾妮亞小姐,可以請你把東西還我嗎?」巴萊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葉蕾妮亞嘟著嘴,心不甘情不願的將一塊石頭還給了巴萊。

「你們人族的雄性生靈真的很殘暴。」葉蕾妮亞碎念著。

──這下子巴萊的人格分數一下子就降到冰點了。

回程的路上,整個大街鬧烘烘的。

似乎不是往來的商人眾多造成。

經過幾個小時才回到鋼之馬蹄,我們才從崔絲米小姐那邊知道了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國王親自發佈了全國性的合作宣告。」崔絲米說。

國王並不太會親自發佈重要的宣告。

通常有事情發佈或國家要事都是透過大臣去執行。

再不然,也會透過卡米恩教會進行宣布。

國王雖然握有國家統治的實權,但是許多執行面都是透過下屬去執行的。

通常國王親自發佈的宣告事項,都是跟王宮貴族有關的。

「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啊?」金問道。

「因應全國境內魔物暴增與襲擊人類的事件頻傳,國王宣布與冒險者公會簽訂合作條件,自二月一日起,全國開始進行魔物清除計畫,由冒險者公會認定,並計算功績,今年底冊封貢獻最大的冒險者,封貴族爵位,並贈予原梅爾領地作為封地。」

「這種決定不會太莽撞了嗎?」盧西安面有難色,一方面是梅爾領地再度被提起,另一方面是貴族勢力的變動勢必會造成國內動亂,他望向金,兩人對視。

金回答道:「以往貴族封地更動,的確都是由低階的貴族往上冊封,實際上對貴族的總數量與勢力範圍並不會有嚴重的變動。這種宣告一定會引起貴族不滿。」

短短二十幾年。

冒險者公會就在全國各地建立據點。

甚至吸收平民成為會員,組成了一個巨大的組織勢力。

本身對於王國來說,就是存在著一個隱憂。

經歷八百多年,王國的歷史悠久,雖然偶有零星衝突或械鬥事件,但始終都沒有影響到王族實質的統治權和貴族之間的權益變動。

貴族的長子傳承性和騎士的不世襲制度,就是為了整個國家權力不會過度聚集在一群人手中。
甚至讓貴族的分家不致於對貴族宗家有威脅性。

這些都是先祖定下來維持王族統治權和安撫貴族基本權益的規定。

憑空出現的大量魔物催生冒險者公會誕生,彌補了整個王國不夠完善的缺失。

如果沒有冒險者公會,很有可能魔物就會對人民造成難以補救的損失或災害。

本身冒險者公會這種大型組織,卻也對王國產生隱憂。

從國王親自發佈這一點看來,很可能是教會和王族之間謀畫著些什麼東西,直接或間接地犧牲了貴族的權益做出的決定。

「這麼說,梅爾領地會被改名字嗎?」我問道。

「那是一定的吧。荒廢二十幾年的梅爾領地現在也是個無人的廢墟,有了新的領主也會帶入一些新的活力,對梅爾來說也不見得是壞事。」

有了領地就會有稅金和管轄權,位於白色森林南方的梅爾領地更是個可以擁有相當軍隊規模的警備隊,甚至對王國上繳稅金的金額也是全國最低。

我們梅爾領主理應非常富有,但是他是個笨蛋。

對人民非常好的那種笨蛋。

老是把錢都花在人民身上,跟梅林可以說是同一種類型,看那教堂破破爛爛,但是人民居住的民宅卻沒有漏水或嚴重損壞的狀況就可以略窺一二。

我想全國也只有梅爾領地實際實施奴隸制度。

梅爾領主解放了農奴,雖然實際意義上還是替梅爾領地耕種農作物,但是他們被允許擁有自己的資產,上繳的稅額也十分合理,梅爾領地的民眾,雖然過得清貧,卻沒有餓肚子的問題。

梅爾領地新的主人,很難像是梅爾領主那麼慷慨愛民吧。

「喂,巴萊。」

「幹嘛,你用那種眼神看我我也不會心動的喔,盧西安。」

「你去當梅爾的領主好不好。」

「白痴,當上領主之後只能在活兩年,還是你是想讓梅爾變成詛咒之城?」

「算了,當我沒講好了。」

對於盧西安來說,梅爾領地是他出生的地方。

對我而言,梅爾是我長大的第二個家,所以我也能夠理解他的想法。

自己的家鄉突然被宣告即將成為了別人的囊中物,心裡肯定是感覺到很不是滋味。

我拍了拍盧西安的肩膀。

卻發現有個身影從廚房內溜了出來,跑到了盧西安的身邊。

芙萊雅還是很黏盧西安吶。

雖然說名義上監護人是崔絲米小姐。

崔絲米甚至給她「諾斯利」這個姓氏,與巴萊甚至有一些關係。

但是這小女孩似乎有點懼怕巴萊的樣子。

很好,年紀輕輕就會辨別禽獸的部份,我倒是覺得很滿意。

「麥特,我覺得你看芙萊雅的眼神,有點太猥褻了。」巴萊看著我,突然做出一個評論。

「別把我跟你當做同一類人好嗎!」

「對啊,難道你忘記今天是對誰──」

「啊啊啊啊啊,麥特,那是個誤會!」巴萊緊張地打斷了我爆料的行為。

崔絲米則是一臉懵懂,她走過去盧西安和芙萊雅身邊蹲了下來。

她對著芙萊雅說:「今天交給妳的作業都做好了嗎?」

芙萊雅沒有說話,只是堅定地點點頭。

「很好!但是不能太打擾盧西安先生喔。」

「沒關係的崔絲米小姐,芙萊雅並沒有造成我的困擾。」

雖然芙萊雅還是沒有辦法說話。

似乎是過往對她造成的一種精神傷害。

不過最近在崔絲米的照料下,已經開始出現笑容。

甚至可以說,芙萊雅非常能幹,可以獨自完成崔絲米交付的任務。

舉凡簡單的洗盤子、處理蔬果之類的小工作,她都可以做的很好。

金也將康茲諾洛夫給予的一大筆錢,以巴萊的名義交付給崔絲米小姐作為芙萊雅的生活費和教育金。

金雖然已經釋懷,但是之前她認為會遭到拷問的緣由都是因為自己的過錯。

所以這筆錢交給巴萊,也是理所當然的。

至於巴萊打算怎麼運用,就是他自己的選擇。

畢竟沒有符文的巴萊差點就丟了小命。

用在芙萊雅身上所有人是一致沒有意見的。

「看她這麼黏盧西安的樣子,如果以後芙萊雅說要嫁給他,巴萊你會反對嗎?孩子的媽似乎沒有什麼意見呢。」我惡趣地打量著巴萊的表情變化。

「當然不行!」

我噗哧地笑了出來。

他倒是一臉呆滯,然後才恍然大悟地皺起眉頭。

崔絲米則是慌張地藉著要去廚房忙,一溜煙地離開了座位旁。

「你竟然陰我──」

「麥特,你就不要開這種玩笑了。」盧西安苦笑著。

聽到盧西安這句話,芙萊雅反而不安地抱緊著盧西安。

啊,這個畫面。

偉大的卡米恩啊,如果那些梅爾領地不幸喪生的純潔少女們還待在您的身邊的話,就請您不要讓她們看到這一幕吧。

我暗自禱告著。

突然想起來,我們這群人似乎只有我才是正常的。

會讓女孩心碎的盧西安。

會玩弄女孩感情的巴萊。

有顆男人心的金。

那麼,果然只有我是正常的人呢!

好吧,身上有兩個奇怪的符文附在身上,似乎也不是什麼正常的事情就是了。

就在我開始自己內心的小劇場時。

鋼之馬蹄陸陸續續地有許多顧客上門了。

慢慢地已經接近晚餐時間。

店內也開始忙碌起來了。

「話說回來,我們也差不多該離開這裡了。」

「是啊,總不能讓金的狀況一直拖下去。」

金原先大概一天會有兩次符文失控的現象。

但是這兩天越來越頻繁。

葉蕾妮亞雖然有對策,但是並不能根除金無法控制符文的根源。

既然獲知了『華特布倫之輪』的去向,我們就沒有繼續留在尼古坐以待斃的理由。

「只是……巴萊。之前你是不是有說不想去首都。」

巴萊嘆了口氣。

「巴萊爾先生沒有要一起到卡米恩的首都嗎?」葉蕾妮亞戴著斗篷的帽子,歪著頭。

「雖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過我還是想找到解開詛咒的方法。」

我知道巴萊並不是不想與我們一起行動。

他不喜歡首都或是不能去首都的幾個原因,不外乎也是因為『不眠者』詛咒的關係。

「如果你想留在尼古和崔絲米小姐一起生活,我也不會反對的,巴萊。」金揚起一抹代表著信任的笑容,繼續說道:「就算人生的最後幾年還是沒辦法解開詛咒,但是你也要盡情地享受一下人生。」

巴萊看著在廚房忙進忙出的崔絲米。

閉上雙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坐在他身邊的我,很清楚地觀察到他握緊著拳頭又鬆手的樣子。

「我會跟你們一起行動。」

「其實你不用勉強……」

「不用多說了,金。這不是為了我自己,老實說直到認識了葉蕾妮亞我才首次覺得不眠者這個詛咒有被解除的可能,每次沉夢迴圈發動的時候,它總是和我身體裡面的那股詛咒互相拉扯著,雖然私下我也詢問了葉蕾妮亞,她並不認為精神力可以抵消詛咒之力。」

巴萊拿起了酒杯,抿了一小口之後,繼續說道:「我已經為自己活的太久了,雖然不知道我還有多少族人還在這個世界上受苦著,但是我不希望死後才知道,我只要再努力個一兩年,就可以讓我的族人永遠擺脫這個詛咒,而我卻沒有去行動,只是在一個地方安逸等死。」

「這是你們人族特有的大愛嗎?」

「不是的,葉蕾妮亞小姐。」我替巴萊回答道。

「不然巴萊爾先生既然會在五十歲時死去,剩下的幾年卻不願意讓自己瀟灑地度過餘生?」

「我想是因為……巴萊是個很溫柔很溫柔的人吧。」

巴萊仍然毫無表情,只是他已經身出了手揉亂了我的頭髮,用行動感謝我的讚美。

唉,這個人難道就不能老實一點嗎?

道個謝謝會很難嗎!

這段話是在崔絲米忙進忙出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所以當崔絲米端著餐點到我們桌旁時,眾人已經將話題拉開了。

每個人心裡都有點不知道如何啟齒。

我其實有想過。

乾脆拜託葉蕾妮亞跟崔絲米說這件事算了,反正葉蕾妮亞講話就是很直接。

我是相信說崔絲米聽到巴萊將再度踏上旅程之後,一定或多或少心情會發生變化。

不過她應該也會欣然接受吧。

巴萊本來就是漂泊的旅人。

也沒有打算在一個地方久留。

他有著背負解開族人詛咒的重擔在,餘生都為了這件事情必須奔波著。

如果現在就離開了尼古,對崔絲米來說也許才是最好的。

崔絲米是巴萊過去好友的女兒。

但是對巴萊而言,並不單單只是崔絲米一廂情願,或多或少有些兒女私情。

*

用餐時間過後。

崔絲米忙到一個段落,將事情交付給其他員工之後,卸下了圍裙坐到巴萊的身邊。

沒有等到其他人開口,崔絲米手握住酒杯的杯緣,低垂著頭說道:

「各位要離開尼古了嗎?」

「……嗯。」

「巴萊爾先生也會一起跟過去對吧。」

「嗯。」

氣氛很差。

代表回應的是坐位離崔絲米最遠的金。

巴萊則是不發一語。

「對金先生……抱歉。」

「沒關係,我也比較喜歡當個男性。」

「……啊,對金小姐來說,那個項鍊似乎是非常重要的東西,之前巴萊爾先生也有跟我提到,對你們來說,勢必得離開這個城市。巴萊爾先生身上的狀況他一直不肯跟我說,但是我隱約也知道,這次離開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了。」

「我們會再回來的!」我堅定的說道。

但是說完之後,我就有些後悔了。

我指的我們,到底有沒有包含巴萊。

我們下一次再來到尼古城的時候,巴萊是否已經解開了詛咒,我也不敢保證。

長達四十幾年無眠的疲勞,是在詛咒的保護下巴萊才免於死亡。

解開詛咒之後,也很有可能以往累積的疲勞和損傷都會直接反噬吞沒掉巴萊脆弱的靈魂。

光是熬夜個兩三天不入睡就極度痛苦了。

何況是巴萊四十幾年來,都只能透過沉思恢復體力。

「巴萊,你說些什麼吧。」盧西安默默地說。

巴萊抬頭看了一下盧西安。

望向了躲在他身邊的芙萊雅。

「崔絲米。」

「巴萊爾先生,我在聽。」

「對不起。我知道妳非常喜歡我,老實說也是因為妳的關係,芙萊雅才能得到妥善的照顧,我這樣好像在利用妳對我的感情,對此我覺得非常抱歉。」

「不是的,您並沒有利用我……」

「請聽我說。我並沒有辦法允諾妳任何事情,老實說我的壽命剩下不到四年,就算能根除這個『疾病』,我也可能沒辦法活下去,所以我,沒有資格給妳什麼承諾。」

「請不要這麼說。」

巴萊從懷中拿出了一顆石頭。

那是一顆打磨得光滑,漂亮方方正正的石頭。

以前就曾看過巴萊拿在手上把玩。

原本以為是用來起火用的火石。

但仔細一看其實兩者之間的顏色不同,形狀和大小也有些許差異。

今天早上葉蕾妮亞也曾經搶了巴萊這個石頭,才會導致男上女下的尷尬畫面。

巴萊將石頭放到了崔絲米的掌心中。

按住兩側竟然將石頭給打開來,就像一扇貝殼一樣。

內側雕刻著一個圖樣,從我的位置看得不清楚。

「這個是我父親死前留給我的,是我家族的紋章。我把他交給妳保管,雖然我無法答應妳我一定可以回來,但是希望妳,幫我保管好這個東西。」

「這麼重要的東西……」

「如果四年後,我還是沒有回來,請妳幫我把這個送給芙萊雅,然後……把我忘了吧。」
崔絲米咬著下唇。

一滴水落到了石頭上。

我拉著金和葉蕾妮亞說道:「呐,我想趁晚上去附近逛逛,可是天色有點黑,妳們可以陪我去嗎?」

「麥特你會怕黑?」葉蕾妮亞歪頭說道。

「對啊,所以希望兩位美女可以陪我出去走走,我會負責任保護妳們的。」

「雄性生靈似乎都很會虛張聲勢對吧。」葉蕾妮亞發出了鈴鈴的笑聲。

非常牽強的爛理由。

尼古的夜晚也是燈火通明,根本一點也不危險,也不恐怖。

金也笑了出來,他那笑容有點像是,是我保護你吧——那種意味。

盧西安也牽起芙萊雅的手,他說:「走吧,我們也出去外面逛逛街,說不定有好吃的東西。」

我們有默契地離開了鋼之馬蹄。

留下巴萊和倚著巴萊不發一語的崔絲米。

推開門扉時,我回頭望了一下鋼之馬蹄的大廳。

吧檯上依然有著喝酒的人潮。

服務生忙進忙出的。

吵雜喧囂的鋼之馬蹄,卻有沉默的一角。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