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穿越成未來智腦8:身體檢查

海貍 | 2021-10-23 18:00:04 | 巴幣 4 | 人氣 63

連載中[科幻小說]穿越成未來智腦
資料夾簡介
盛九穿越到未來,成為有意識的智腦,開掛人生就此展開

無論如何,這不平靜的一天總算過去了。
 
唐憶真到因諾瓦稍微找了下自己的對戰紀錄,前一天下午她確實參加過一場比賽,隊友是一位機甲駕駛學系的女孩,名為黛莉絲‧莫朗。
 
她給對方傳過去一條訊息,約她出來談談。
 
黛莉絲幾乎是在接到邀請後立刻現身,兩人在休憩區的咖啡廳中找了位子坐下。
 
唐憶真滿腹疑問,她看著眼前輪廓秀美的黛莉絲,躊躇道:「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相較於唐憶真的疑惑,黛莉絲倒是很開心。
 
她以為「唐憶真」不會再聯繫她了,沒想到這麼快便收到對方的訊息。
 
「昨天的勝利都要歸功於你,要不是你,也許我昏迷後就要被羅開擊敗了。」黛莉絲道:「對了,昨天我的提議你考慮得如何?願意繼續組隊嗎?」
 
「咦?」唐憶真納悶道:「我昨天真的沒有比賽呀。」
 
黛莉絲立刻調出一段擷取的錄影給她看,正是「唐憶真」在指揮室中的身影。
 
證據都如此明確了,唐憶真也無話可說。
 
她想了好一會,「我昨天跟你說起話來……是什麼樣子的?」
 
黛莉絲有些摸不著頭緒,但她仍答道:「很有禮貌,一開始提出組隊被你拒絕了,後來我軟磨硬泡之下你才答應。」
 
「如果我說,」唐憶真斟酌著用詞,「昨天對戰時我在上課,並沒有進入因諾瓦……」
 
黛莉絲微微一愣。
 
「你是說,那人不是你?」
 
「不是。」
 
「那會是誰?」
 
「這是我一直疑惑的。」唐憶真道:「我不能與你繼續組隊了,昨天的事,也請你當作沒發生過吧,我會弄明白究竟發生什麼。」
 
黛莉絲滿心失望,她以為找到了一名好搭檔,此時對方卻同她說一切都是誤會,是錯誤。
 
「我明白了。」
 
「謝謝你。」
 
說完,唐憶真逕自下線。
 
全息艙光滑的外殼緩緩開啟,唐憶真抬腳跨出艙體。
 
雖說要查出真相,但她完全沒主意該如何行動,要是她的個人晶片被人複製了……
 
「啊!」
 
情緒緊張之下,腦殼忽然疼痛起來,唐憶真嘶了聲,按住額頭在衣櫃中一陣翻找,捧出一個小小的黑色保險箱。
 
盛九在個人機中看見她輸入密碼,接著從保險箱內取出一管黑色藥劑。
 
唐憶真熟練地綁住上臂,向突起的血管注入藥劑。
 
盛九試著分析那黑色藥劑的組成,卻查不出所以然,但可以想見這些藥劑必定十分珍貴,否則唐憶真沒必要將它們放置於保險櫃中。
 
觀察唐憶真的日常表現,那應當不是毒品。
 
盛九的好奇不減反增,決定明日隨她去檢查身體。
 
 
上午的課一結束,唐憶真收拾好行囊,匆匆趕出校園。
 
由於怕時間趕不及,她甚至打了車,懸浮車很快載著她到一棟高聳的玻璃大廈前。
 
盛九在她下車時終於看清了大廈前的石匾──中心研究院。
 
唐憶真來這裡做身體檢查?
 
中心研究院每星球皆有一間,研究專案多元,從宇宙生物、星球生態學到機甲武器研發,應有盡有,可謂先進科學的先驅者。
 
唐憶真似乎來過許多次了,她輕車熟路地通過所有自動化檢查,來到研究院的地下一樓。
 
她將手腕內側的晶片對準掃描器,隨即傳出一陣電子合成音:「唐憶真,歡迎進入。」
 
厚重的白色合金門向右側移開,唐憶真側身進入,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地球研究員正在門後等待她。
 
「唐憶真,最近狀況如何?」他扶正眼鏡,仿佛只是在詢問例行公事。
 
「挺好的。」唐憶真制式化地答道。
 
盛九能看出來她不怎麼喜歡這人……或者這地方,且根據個人機檢測到的生理資料,唐憶真心跳加快,血液中的腎上腺素也上升了。
 
她在害怕。
 
兩人來到一間寬敞的實驗室中,許多科研人員正抱著平板智腦來來去去。
 
「老規矩,請你脫下電子設備。」男研究員道。
 
唐憶真抿了抿嘴,將微型耳機及個人機從腕上取下,放進箱子中。
 
若是盛九繼續待在個人機中,便無法觀測唐憶真的動向了,於是他暫時脫離個人機,嘗試進入中心研究院的監控系統。
 
幸好這並不困難,盛九偽造了一組看似無害的代碼成功潛入,大廈內三千多台監控器頓時成了他的雙眼。
 
收走了電子設備,男研究員將唐憶真帶進一不透明的小隔間中,裡頭只有一把椅子。
 
「圖門博士很快過來。」男研究員道:「你坐一會。」
 
唐憶真點點頭。
 
男研究員出去後,唐憶真正前方的白色牆面泛起一陣波紋,轉為透明,三名白大褂研究員站在外頭。
 
唐憶真惴惴不安地坐下,雙手在膝上握得死緊。
 
「唐憶真,近來好嗎?」
 
不多時,一位白須老者出現在透明牆面後,他執起話筒,對隔間內的唐憶真問道。
 
唐憶真沒有說話,只繃著臉。
 
盛九將老者的面孔拉近,對方臉頰上有著與李幻相同的黑色條紋,在中心研究院擔任副院長一職,名為里奇‧圖門,是星聯著名的宇宙生物學家。
 
「這個月用了幾次抑制劑?」里奇又問。
 
「五次。」
 
「這樣啊……頻率略有些上升。」里奇思索著,命身旁的研究員記下數據,「上個月是四次。」
 
唐憶真雙拳握得更緊了,她不自在地撇開視線,「有些時候,我控制不了情緒……」
 
里奇轉過頭,同研究員交談,唐憶真卻一個字也聽不見。
 
沉默的不安在隔間中蔓延。
 
半晌,里奇才又對話筒道:「放輕鬆,我們需要先施放藥物,接下來才能搜集身體資料,待會你可能會感到些微不適,但我保證,這只是暫時的。」
 
唐憶真低著頭,小幅度頷首。
 
里奇在智腦上點下施放鈕,唐憶真所處的隔間內便被注入了一股濃厚的白霧。
 
白霧擴散的速度極快,頃刻之間已看不清唐憶真的身形。
 
「博士,要回收藥物了嗎?」片刻後,一名研究員問。
 
里奇沉吟道:「再等等。」
 
由於隔間內並無監控器,盛九只能由透明牆後觀察。
 
在里奇與研究員的交談過程中,一道朦朧的身影逐漸靠近透明牆面。
 
「砰──」
 
一聲巨大的撞擊聲傳出,里奇的聲音戛然而止。
 
透明牆上出現淺淺的蜘蛛網狀裂痕,一張長滿黑鱗的妖異臉龐猛然貼近牆面,發出憤怒的低鳴。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