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東方空靈錄」第三十八章──無瑕

瑪艾露貝莉.檸檬 | 2021-10-23 17:23:50 | 巴幣 4 | 人氣 62

連載中東方空靈錄 二 飄上月球,初顯身手
資料夾簡介
去過了許多世界的羽生濛,在幻想鄉中又會碰撞出什麽樣的火花? 既為終點也為歸宿,隱藏的一切都將在幻想鄉中揭開 封面pixiv id: 83385319

東方月更錄,2ㄏ2ㄏ

(不作任何商業行為用。侵權撤除。)封面pixiv id:62618571



看他可憐?不,並非如此,肯定不只有我注意到這件事。

吸引著我們這類人……

呼呼呼,真是有趣,「羽生濛」。

讓我想起了我那可憐的孩子,可愛、無畏、不向命運低頭……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悲的月之都,這次你們又可以苟延殘喘到什麼地步呢?

.

.

.

「拉拉拉拉、拉拉~拉拉拉拉、拉拉~~~」

愛塔妮緹拉爾瓦是個快樂的鳳蝶妖精。如今正值夏天,對於蟲子或妖精都是相關舒服的季節。

不過嘛,有個笨笨,咳咳——可愛的妖精例外。

「人家好熱的說!!!」

「畢竟琪露諾是冰做的嘛,哈哈哈哈哈哈!」

「可惡,別跑!」

「哈哈,琪露諾追不到我啦!」

碰!

「誒?」x2

只聽天空之上傳來一聲巨響。琪露諾和拉爾瓦抬起頭,沒見到任何火光反倒是看到一陣陣黑色的漣漪。

「那、那個黑色玩意好像是從月亮上傳來的欸!」

笨笨的妖精哪見過這種場面,但她本能地從那之中感受到了虛無。無悲無喜無怒無愛,琪露諾不知道那黑波的來歷,但她確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吶吶,拉爾瓦,該回去找大醬了。」

「誒?可是我們才剛出來玩耶……」

「不要說那麼多,聽人家的話就對了啦!!!」

雖然拉爾瓦見過許多次蠻橫不講理的琪露諾,但那彷彿能凍死人的嚴肅模樣她可是從來沒見過。

看著這樣的琪露諾,拉爾瓦竟然前所未有的在她身上感到了些許的恐懼,那種感覺就好像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冰山矗立在你面前,你不自覺的全身發顫、腿軟無力。

拉著發呆的拉爾瓦,琪露諾朝著霧之湖快速的飛去。

“大醬……”

既然都要活著,那何不選擇快樂一點的生存方式呢?

有時候,他們只是不想去思考,並非沒有深入思考的能力。

.

.

.

戰爭開始了。

從妖精們毫無預兆的出現在靜海的那一刻,狼煙升起。

月之民為了避免沾染「汙穢」,只好放棄位於月球結界中的月之都逃往夢境世界……

然而他們並沒有成功。除了通往靜海的道路,任何能到達夢境的通道都被不明的黑色光芒擋住了,那些光充滿了「死」,想必月人們哪怕只是接近都會立刻被下令放逐吧。

退路被完全封鎖了,而更讓月人恐懼的是那道從結界上方侵入的淡藍色身影,並非因為那人本身的威壓,儘管他五感可見的強大。

而是因為,那淡藍色的氣息和黑色光芒一樣充滿了「死」。

「哦?這裡就是月之都嗎?景色倒是不錯,不過人嘛……抱歉,總感覺你們配不上這幅美景呢~」

「…無聊至極,你就是為了叫囂才來的?」

隔了好一陣子,終於有人帶著一群拿著槍的兔()從城中出來「迎接」柯羅。銀白頭髮、奇特的裙子、單邊白鷺翼,那人便是招來口舌之禍的女神——稀神探女。

柯羅注意到,眼前女子冷冽的聲音是由她領口上的蝴蝶結發出來的:「讓我想想,不能親口說話的……啊哈!開口成禍的天探女?這裡似乎越來越有趣了!接下來還會有什麼,龍宮公主乙姬嗎?」

「無禮之人!與我等月之民無冤無仇,你為何要侵略月之都?」

只有一種可能,但不能是那個可能!太危險了,要是他們真聯手……

「妳是不是在想,如果這人是和純狐一掛的就不妙了?……這樣吧,我們來玩個遊戲,我會把妳和這群兔子留在這邊,如果想離開的話就試著打倒我,如何?」

「你想拖住我們是嗎,但你還沒——」

「妳以為現在能談條件,能發問的人是誰?天探女,妳只有說走或不走的權利。」

淡藍氣焰愈發強烈,讓探女不禁覺得那是真正的火焰。

「…我們會留在這裡。」

「很好,那麼有誰想來點餅乾嗎?」

「…哈啊?」

她想過會有場死傷慘重的戰爭,更想過自己說不定也會在此殞落,但探女沒想到這個來勢洶洶的敵人……竟然想請她們吃甜點?

「哎呀,妳們怕的是這個對吧?別緊張別緊張~」

將隨意構築的術式拍掉,本就是虛無的他就成為了月人都達不到的境界——真正的「無瑕」。

「稀、稀神大人!!!」

「你!?」

「驚訝什麼?妳們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其他人做不到,只不過那個人剛好出現在妳們面前了而已。月人啊,最好不要太過自視甚高,世界上總有著可以打破妳們那份高傲的人。」

柯羅充滿笑意的看著稀神探女,但她並不覺得那是友善的表情。

探女覺得她像是被一隻蓄勢待發的毒蛇盯著,隨時可能俐落地將她殺死、吞進腹中。

「…你真是個不討喜的傢伙。」

「呵,和別人打好關係可不是我的工作。」

.

.

.

「我倒是有想過他會摸魚,但沒想到是用這種方式啊,哈哈哈哈哈哈!」

看著純狐有些錯愕的面容,赫卡提亞倒是挺開心的。

純狐深呼吸了兩口才緩過神來:「…把天探女留在那邊,倒也是個不錯的成果,但總覺得……」

她不知由來的感到一絲怪異感。

「嘿,說不定運氣好的話,柯羅還可以引出那兩個公主呢。」

儘管底層的月人對於汙穢的事情似乎並不在意,但月之都可不是他們說了算,而是真正對汙穢視為大敵的貴族們。

恰好的,他們似乎見不得別人比他們要好,於是在柯羅這個「純淨的存在」依然處於月球的情況下,他們勢必會派人來一探究竟,可能的話當場格殺,但會不會有人比他們還要早行動就不是貴族們能預測的了。

「我看那兩個是不會現身了,月夜見不可能在有柯羅先生這顆未爆彈的情況下放她們出來……不過在事態發生變化之前,就讓我們看看妖怪賢者那傢伙到底派了誰過來吧,幻想鄉正處於風間浪口的狀態,八雲紫肯定是開始行動了。」

「先不說那個,純狐啊,妳的眼睛一直是那麼紅的嗎?」

「…說什麼呢,我一直都是我,沒有變過。」

有個東西正在緩緩的燃燒,到底是什麼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