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二章-22 恢復的神力!真神vs王

宇狼 | 2021-10-23 09:46:23 | 巴幣 10 | 人氣 32


第四十章  恢復的神力!真神vs王

獸王覺醒前-

玉藻正與安倍晴明的決戰,安倍正進入大蛇之力!

玉藻:「差不多該進入仙人模式,去把其他的天使也擊落了」玉藻心裡暗想,正準備發動的時候,梅林的魔力傳聲發來了聲音

梅林:「不可以!千萬不能在這裡使出仙人的力量」梅林口氣急躁著,就連玉藻也吃了一驚

玉藻:「為什麼?給我一個信服的理由」

梅林:「為了贏下這場戰爭!並且拯救阿比,沒時間了!答應我不能發動!然後...」梅林的聲音突然停下

玉藻感覺不對勁:「梅林?」

梅林又突然的輕描淡寫的說:「啊!我要先死了」

玉藻表情顯得滿臉疑惑:「蛤?」








「為什麼我要被生下來?我活著的意義是甚麼?」

「只是為了承受這個世界帶來的醜陋,還是只是別人想拯救世界的媒介?」

「還是只是剛好我的體內繼承了獸王還有墮天使所以才被挑選要與天界對抗的人選?」

「我甚至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到底對不對,是我自己為的能拯救大家,還是那只是一種拿到力量的傲慢?」

「有沒有人....」

「可以回答我?」

「....」

「........」

「.............」

「還是一樣的獨自對話,自始至終我都是....自己一個人」

「既然如此」

「也就代表著」

「沒甚麼好顧慮的.....吧?」

「那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

「就是」


希爾和拉貴爾的「天之聖恩」正與阿比的王玉抵抗著周圍的破壞持續的外擴!空間已經出現扭曲!

阿比率先收起了魔力波阻止了空間扭曲的現象,希爾微微一笑,認為自己的在力量的抵抗上贏下了獸王

但光輝消失之際!阿比正與希爾差不了幾個身子的距離,接著阿比雙手揮舞著利爪,交錯的爪擊就像天羅地網一樣不停地攻擊希爾

希爾雖馬上反應急速從爪擊的縫隙處躲開,但還是略有損傷,而後方的拉貴爾僅僅是偏差了一點位置,腰間直接被削掉了一塊肉,烏列爾則是雙肩膀都有嚴重的爪痕,兩個天使雙雙墜地

希爾連看都不看自己的天使,只是不停地閃躲攻擊,並持續地接近阿比

希爾:「重力,百噸」

阿比受到重力影響直接往下墜,被壓在地上

希爾:「利刃,千本雨!」無數像是千本的細小銳利的風往阿比飛去

阿比被壓在地上,但藉由大量的釋放自身的魔力解除了重力狀態!並將所有千本吹散,緊接著就是回去與希爾的一陣激烈肉搏戰!

兩人打得勢均力敵,阿比壓倒性的力量竟被希爾擋下,但同樣希爾的攻擊即便打中阿比,也只是打到阿比的獸王憑衣的魔力外套而已,完全沒有損傷,即使這樣兩人在空中的高速對戰仍然是讓地上的人感到震撼


夏:「這樣子打下去應該是對阿比比較有利吧?畢竟一直擋下的部位累積下來還是會有損害,但阿比是完全沒有被攻擊到」以常例來推論,持續對一個地方進行攻擊,即便損害很小但累積下來還是會有受損

小愛:「不對....哪裡不對勁,一開始...希爾她也是躲開攻擊,甚至為了確認阿比的攻擊動向而像天使施展言靈魔法,但現在...」

「哼哼...很聰明的女孩呢」一旁受傷的拉貴爾虛弱的坐在地上:「上帝從普通人進入到自己原本的力量是需要時間的,而這個時間正在縮短,很快的真神型態就要完成,到時候獸王也無法打贏上帝了」

夏:「真神型態...?阿比!!!不管能不能聽見!要在那個臭傢伙變成全盛時期前要結束戰鬥阿!」

此時兩人也膠著了一段時間,阿比再站上優勢的情況下將希爾狠狠甩向地面,此時希爾也露出了疲憊的狀態動彈不得,阿比急速下降像一顆紅色慧心撞擊希爾

希爾雖狼狽不堪,但在阿比飛身撞擊過來時露出了淺淺的一抹微笑

「太遲了」

希爾周圍發出大量的白色光輝包覆著全身,阿比依然往下撞擊,一陣暴風散去,阿比雖然還在進行衝擊!但就像靜止不動一般被希爾單手擋下!

希爾張開眼睛,左眼有著奇怪的十字印記,身上的衣服也換成了天使鎧甲,與其他天使不同的是,上帝的翅膀有四對,並且鎧甲中心是裸露的,胸口中央有著一把十字架

希爾:「真神.降臨之姿!這裡現在是我的狩獵場」希爾右手一揮,阿比被甩開,希爾輕輕地走了一步就瞬移到阿比的位置,並重重的往下揮了一拳,阿比被打進地板,整個地板凹陷下了很大的幅度

阿比起身甩甩頭,再次進行肉搏戰,只不過希爾就像慢動作一般,躲過每一個攻擊,阿比往後拉開距離再次揮舞的爪擊,這次希爾沒有躲吃下所有的爪擊,但都在碰到希爾時就散開了

希爾:「這就是我跟你的等級差距阿...原本我以為會更有趣的」真神狀態下阿比竟然被打得毫無招架之力!

希爾對著阿比一頓暴打,腳用力一勾,阿比被打得高高飛起

「一瞬千擊」希爾穿過阿比身後,阿比在一瞬間吃了大量的攻擊,且身上的獸王憑衣正慢慢的退去!

夏:「糟糕了!阿比的獸王外衣承受不了這樣的攻擊」憂心忡忡的夏蓉很想出去幫忙,自己的女兒在這樣的條件下又被壓倒性的壓制,實在坐不住

小愛:「不可以!現在出去不只幫不了阿比,就連夏你也會死的」小愛馬上拉住夏蓉!要他冷靜下來

拉貴爾:「哈哈哈!就是這樣,感受恐懼吧!不論任何人都打不贏上帝的,懺悔吧!然後就輪到你們了!」

烏列爾:「統治整個大地的是我們天界!任何人都要屈服於我們」

阿比倒在地上,身上的獸王憑衣已經消失殆盡,希爾回到地面拉著阿比的頭髮

希爾:「終究只是動物,不...你比動物更沒有價值,就只是一個容器而已,可悲的人生..被我操縱後又被梅林那個傢伙當作拯救世界的工具,這無聊的人生讓我來幫你結束吧?」

阿比雙眼無神,剛才的狀態與氣勢完全消失

希爾:「獸王這個力量在你身上太浪費了,不如就給我」

「!?」眾人聽聞大吃一驚

夏:「你這話甚麼意思」夏蓉幾乎瞪大眼睛

拉貴爾:「天父...您這是要將獸王納為己有嗎」

烏列爾:「這....這種事情...」

其實拉貴爾與烏列爾並非不認同這件事,而是對於上帝本身就已經帶有恐懼了,如果再拿到獸王之力,不曉得以後會有甚麼更可怕的事情,這兩人都被上帝的冷血深深恐懼著

希爾:「奪取」希爾的手被聖光包覆著刺進了阿比的身體內

小愛:「萬引之力!」小愛發動自己的魔力,想把阿比拉到這個結界內

夏:「螺旋暴風!」夏蓉將強力的龍捲風吹向希爾

希爾:「反射之鏡」兩股力量直接反彈回給兩個人,且因為發動了招式,結界也消失了

希爾從阿比的身體拉出了漆黑色的能量,得意的大笑

希爾:「哈哈哈,這就是獸王的力量嗎?還真是醜陋阿!不過也終於變成我的東西了!」希爾將從阿比身上取下的漆黑色能量直接吞入口中,文本乳白色的光輝也開始竄出了黑色的氣體!接著希爾正在感受這股力量:「就用這股力量收拾那兩個礙事的女人吧」希爾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阿比搖搖頭「你就在死亡前好好看看你的好友與母親如何慘死在獸王的力量下」

拉貴爾此時小聲的對著烏列爾說:「真是奇怪了...獸王被打倒力量也被奪取,那為何這個空間並沒有消失...?」

烏列爾:「我也觀察到這件事...總覺得哪裡很不對勁」

是的,阿比失去力量,獸王也被奪取,那麼結界是...?





「又被打敗了.....這就是結局嗎」

「明明有著最強的力量的我....卻總是眼睜睜看著自己周圍的人陷入危機」

「我有力量...卻又害怕這股力量」

「真的好沒用.....失去好友...梅林也死了」

「還有泰迪熊也......」






「就算很痛苦,我也很喜歡那些跟你一起生活旅行的日子哦」泰迪熊的那句話浮現在阿比的腦海裡



頓時怒火再次浮現,力量被奪走也好,被當成工具使用也沒關係,就只有這個.....



「只有這個我無法饒恕阿!!!!!!!!!!!!!!!!!!!」



周圍的獸王結界化作無數水滴般的樣子!並不停的往阿比身體裡聚集

希爾:「這是....」

夏:「結界不是消失了,而是集中到阿比身上?」





菲恩托斯:「梅林!開始了,我們還有一大段路要趕!要加速了!!」菲恩托斯留意到周圍的獸王結界消失了,這表示阿比那邊已經如預想的開始進行了

梅林:「我知道了!玉藻,接下來的行動需要你的仙人模式,請你現在就開始準備吧!」

玉藻:「我才不要,你叫我不可以使用的!」玉藻甩過頭沒好氣地回應

梅林:「這個時候還在傲嬌....我就說女人最麻煩了」梅林無奈地苦笑

菲恩托斯:「玉藻,我也拜託你了」菲恩托斯轉過頭笑著對玉藻

玉藻:「人家馬上準備~~~~」玉藻心花怒放的答應




所有的水滴都進入阿比體內後,阿比重新站了起來,身上的黑紅色氣息再次包圍全身衝向天際,在巨大的魔力包圍下走出來的阿比與方才完全是不同的姿態

不再是外衣的包圍,黑色的鎧甲,護肩護膝,頭盔後方的頭髮飄逸於空中,鎧甲上的條文和印記都有著象徵獅子的爪印以及樣式

希爾:「你到底是甚麼東西!」


阿比沒有回答,而是把右手擋在自己的臉前,並帶上獅子的面具,變成了全罩式的頭盔


夏:「阿比...?」



阿比一聲大喊:「吼!!!!!!!!!!!!!!!!!!!!!!!!!!!!!!」

咆嘯的聲音大到所有人壓著耳朵,這如同野獸般的怒吼,即便是已經全神型態並奪取獸王力量的希爾都感到一股巨大的壓力


希爾:「力量應該被我奪走了才對呀!為什麼.....」


希爾失控的咆嘯「為什麼他身上的獸王之力不減反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