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路人角色取代原男主成為美少女遊戲主人翁 第22話 反擊

幻燈片 | 2021-10-23 00:58:57 | 巴幣 0 | 人氣 62


為了製造一個讓我能夠對德文動手,事後又不會被追究責任的正當理由,我的計畫既簡單又不難達成
那就是徹底激怒德文,等到他受不了對我動手以後,我再予以反擊將他打倒
不過比起頭腦簡單、不知忍耐為何物的花花公子,很明顯德文不是能讓我輕易得逞的對象
畢竟要是真的在學園裡動手,必定會被學園高層追究責任,先出手的一方不管輸贏都不會有好下場
幸好我對自己的口才多少還是有點自信
「話說回來這段影片拍的還真好啊,先不說畫面清晰到我都能看到螞蟻在地上爬,連聲音都剛好錄進來了,莫非德文同學是一位被騎士耽誤的職業攝影師嗎?恭喜你找到人生真正的跑道啊。」
我一邊帶著嘲諷的口氣和微笑,一邊注意著凱薩身後的德文
感受到德文雙眼充滿殺意的死死盯著我看,我沒有迴避與他的眼神接觸,反而挑逗的對著他挑了挑眉
「不過我真的沒想到德文同學竟然對偷拍別人的私生活有興趣呢,而且對象還是自己侍奉的主人的未婚妻,難道就是因為有這種奇怪的性癖,才對正常的男女關係不感興趣嗎?我很好奇你的手機裡有沒有伊莉絲小姐換衣服或洗澡時的影片哩。」
「不過我最想看的果然還是三王子殿下和其他女同學滾床單的影片啊,畢竟被譽為學園第一種馬的三王子殿下每天都帶不同的女人回家過夜,肯定會留下一兩部影片當作紀念吧?早上的身分是三王子殿下的貼身護衛,到了晚上則是成為三王子殿下的專屬攝影師,德文同學意外的多才多藝啊。」
「你……說夠了嗎?」
表情陰沉的德文越過凱薩走到我的面前,右手輕輕握住掛在左腰間的長劍上
為了避免德文突然冷靜下來,我趕緊趁著他還在氣頭上時,像個小孩子般吐舌頭對他做起了鬼臉
「我還沒說夠勒勒勒勒。」
「按照王國的法律在公開場合汙辱王族,有爵位者流放邊疆,至於平民則是死刑,如果你還有其他遺言,趁現在還有機會趕快說出來吧。」
說著的同時,德文面無表情地將長劍拔出劍鞘,用冰冷的語氣宣告我的死刑
「住手!就算蘭斯真的犯了罪,也要先經過審判庭判決才能行刑,在這之前就算是王族也不能私下定罪!」
伊莉絲衝到我的身前,絲毫不畏懼手上拿著長劍的德文,張開雙手用身體將我護在身後
不過我明明是打算英雄救美,怎麼反倒變成伊莉絲在幫我啊……
「哼,沒想到尊貴的公爵千金竟然會親自幫一個平民說情,不管再怎麼繁盛的家族都會有沒落的一天,看來公爵家也不例外啊。」
「放心吧,我還沒有傻到為了教訓一個平民,讓妳有藉口可以找麻煩,況且他還是重要的人證,要是死在這裡反而是我會覺得困擾呢。」
德文冷冰冰的哼了口氣,將手上的長劍收回劍鞘裡
現在反倒變成我覺得莫名其妙了,好不容易就要達成選項的條件,怎麼現在又突然收手?
要是德文沒有主動對我出手的話,我就沒有正當反擊的理由啦!
雖然很對不起伊莉絲的好意,但是我也只能趁著火還沒熄滅多添幾把柴
「如果說公爵家正在走下坡的話,那麼德文同學就是真的跌落谷底了呢,還是說最近騎士間開始流行做副職?我實在是很好奇吶。」
「蘭斯你不要再說了!」
一聽到我張口又開始嘲諷起來,伊莉絲氣急敗壞的瞪了我一眼
至於德文則是抬手扶著額頭,似笑非笑的搖了搖頭
「原本是打算把私怨留到最後在處理,看來不給你一點教訓真的不行。」
「喔?這次不打算用劍,而是要用空手跟我打嗎?」
「你還真的把自己當個東西了,我的劍只為守護王族存在,對付你這個卑賤的罪人我還怕弄髒劍。」
或許是為了證明自己說的話,德文走向我的同時將劍鞘卸下並丟到一旁的草地上
而伊莉絲依舊死守在我的身前,張大雙眼盯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德文,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
就在德文張開嘴巴想說點什麼時,我搶在他之前走到斜前方,面帶微笑的抬頭看著比我高半個頭的德文
「伊莉絲,這裡就交給我吧,雖然最近沒什麼在訓練手腳可能有點生疏,但是我不覺得自己會輸給一個職業攝影師呢。」
我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向伊莉絲示意不用擔心
「哼,只會耍嘴皮子的小丑,就讓我來告訴你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吧。」
被我無視的德文冷哼一聲
在這場沒有打鈴的戰鬥中,其中一方的行動成了開始的信號
即便剛才對我的態度不屑一顧,德文也沒有因為輕視我而有絲毫放水的想法,右拳如同子彈般瞬間到達我的臉前
(喔?沒想到反應還挺快的啊,竟然知道要往旁邊閃掉……很可惜已經太晚了,接下來就讓你在所有人面前丟盡顏面,在醫院的病床上懺悔自己的罪過吧!)
(等等,我的手…我的手動不了,怎麼回事?!)
當德文將目光轉向自己揮出去的拳頭時,才發現自己的拳頭竟然被手掌包覆住,更讓他震驚的是不管再怎麼用力想抽回手,卻像是卡在牆壁裡似的無法動彈
「原本還以為有騎士身分的人會比較不一樣,結果打起來和路邊流氓沒什麼兩樣嘛,還是說我對攝影師的要求太高了?」
「你這傢伙!」
我無視了對著我大吼的德文,抬起腳跟往他跨出來的那隻腳的膝蓋,毫不留情地踹了一腳
「嘶──」
德文咬著牙齒倒吸了一口氣,忍住沒有叫出聲來
當我放開德文的右拳後,他並沒有抓準機會對我進行反擊,而是站在那低頭看著地面一動也不動
雖然圍觀的人都無法理解德文為何突然陷入沉思,但是我很清楚他低頭是為了不讓自己的表情被別人看到,站在原地不動則是因為左腳已經痛到連往前跨出一小步都辦不到
原本我的確是這麼想的沒錯,直到德文抬起頭用那雙佈滿血絲的雙眼盯著我
「啊───!」
宛如受傷的野獸般歇斯底里地吶喊了一聲,德文抬起右腳向前跨出一大步,同時左手臂向後一伸瞄準我的身體來一記重拳
就在我擺好架式準備接下德文的拳頭,再往他的右腳膝蓋來一腳時,德文左手的袖口裡閃爍的一道亮光讓我意識到不太對勁
當德文伸直手臂朝我揮出拳頭時,一把短匕首從他的袖口裡冒了出來
雖然是一把只有手掌大小、殺傷力不高的匕首,關鍵的是我無法用同樣的手段接住他的拳頭,甚至就算抬起手擋住攻擊也只會被鋒利的刀刃割傷
因此,我向前跨出一步並側身躲開攻擊,讓德文的拳頭從我的身前飛過,接著雙手用力抓住他的手臂,我將肩膀當作支撐點用力抬起他的身體摔在地上
完美的過肩摔!
正當我為自己的表現感到滿意的時候,那把突然出現的匕首也在圍觀的群眾間掀起了一陣巨大的騷動
「沒想到通過騎士考試的人竟然會在戰鬥中使用暗器這種卑鄙的小手段,虧我以前還覺得騎士很了不起。」
「之前我聽說他是靠自己的實力通過騎士考試,現在看來完全就是仗著萊斯里家族的權勢,偷偷走後門通過騎士考試的吧!」
「不過那個人是不是有點厲害?剛才的過肩摔比我在武術影片裡看到的示範動作還流暢哩,真想再見識一次!」
或許是德文的表現讓所有人大失所望,觀眾們討論的議題也從德文騎士身分的真實性,轉而評論我剛才對德文使出的過肩摔
到這裡為止,選項要求的條件都已經達成了
接下來,才是真正的好戲上演!
「怎麼樣啊,用了武器以後還是被赤手空拳的平民打倒,所以我才說比起騎士,你更適合去當攝影師啊。」
「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德文看向我的眼神充滿殺意,不過現在的他必須依靠凱薩和米娜在旁邊攙扶才有辦法勉強維持站姿,想要和我再打一輪簡直癡人說夢
更何況比起單方面的將他當作沙包暴打,一想到接下來他們三人會露出的表情,我就按捺不住興奮的心情
「話說回來德文同學你的手機裡還真多照片和影片啊?果然我的直覺並沒有出錯,你果然是當攝影師的料呢。」
把玩著剛才過肩摔時從德文身上偷來的手機,我帶著不懷好意的微笑望向德文
「蘭斯.伊斯坦,我命令你立刻把德文的手機還來!」
「凱薩殿下不要這麼著急嘛,我覺得裡面有一些影片您應該也會感興趣喔?」
雖然是用疑問句,不過我沒有等到凱薩回應,便將手機的投影鏡頭對準天空
當無數的彩色光線逐漸形成清晰的影像,這一次出現在畫面裡的並不是我和伊莉絲,而是站在凱薩身後的米娜以及德文
『今天那個蠢蛋王子還是一樣被耍得團團轉,稍微哄他幾句就送了一大堆寶石和禮服,多虧有他這個搖錢樹在,我們才能住這麼高級的酒店呢!』
『不過德文你到底什麼時候要公開我們倆的關係呀?人家真的已經快等不及了。』
『現在……還不是時候,不過總有一天我一定會給你正當的名份,畢竟這個世上我最愛的人就是妳了,米娜。』
最後的畫面停留在了米娜與德文深吻的一幕
而凱薩則是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轉頭望向身後的米娜與德文
雖然因為德文受傷的關係使得米娜必須整個人靠在身邊攙扶他,但是兩人親密的肢體接觸在凱薩的眼中卻變了模樣
「德文、米娜你們……」
「對了,剛才的影片不是從德文的手機裡播放出來,而是我無聊剪輯出來的作品,實際上影片裡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喔。」
明明告訴過克里斯汀隨便做個影片出來,沒想到成品竟然跟現場錄的沒兩樣
不過看著凱薩怒火沖天的模樣,我非常滿意地笑著將藏在手臂後面的另一支手機拿了出來
「你竟然敢假的影片來愚弄身為第三王子的我?」
「殿下的說法還真是小題大作啊,我只是想藉著這個機會和大家分享我做的一段影片而已,剛才德文同學不也很開心的向大家展示自己的作品嗎?」
「話說回來三王子殿下您還真是矛盾的人吶,明明現在對我的話深信不疑,但是同樣的話由伊莉絲小姐說出來,您卻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難道在您心中未婚妻甚至比初次見面的陌生人還不值得信任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和德文說的一樣,你除了那張嘴以外還剩下什麼?別忘了,光是侮辱王族和欺騙王族這兩條罪刑已經足夠判你死刑,趁現在腦袋還長在身體上,你儘管像隻野狗狂吠吧!我的度量還沒有狹隘到忍不下一個將死之人的遺言,哈哈哈哈。」
凱薩突然發了瘋似的仰頭大笑起來,整個會場裡充斥著他那放蕩邪氣的笑聲
而伊莉絲則是慢步走向我,擔憂地在我耳邊低語道
「蘭斯,我真的很高興你願意站在我這邊,但是我沒有想過讓你做到這個地步,趁現在事情還來得及挽回趕快向殿下道歉吧!我會把事情的緣由告訴父親,請他向王族求情至少保住你一命。」
「噗──看妳一臉嚴肅的模樣我還以為妳要說什麼哩,都已經被汙辱成這樣了,妳還打算放任他們繼續逍遙自在?很抱歉,我忍不下這口氣,就算要道歉也是那個白癡王子需要道歉才對!」
「等等,快住手!」
我無視伊莉絲的阻止,伸手奪走了她手上的一疊文件
當伊莉絲焦急的衝上來想要拿回文件時,我早先一步將手上的文件丟了出去,隨後對著她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考慮到凱薩可能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我特地將文件扔到德文的面前
不過我沒有想到的是以德文的狀態根本不可能蹲下來撿起那份文件,就這麼陰錯陽差的由旁邊的米娜走上前撿了起來


==================================
你好,我是幻燈片
最近因為怕據透太嚴重,所以就沒有在這裡暴雷
但是整天在這裡講我的私事,又怕大家不專心看文章,直接拉下來看我的個人故事(x
有任何問題一樣隨時歡迎留言,就算沒問題也可以找我聊天
今天吃飽沒,那怕是這種我也會回覆喔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