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十四章 傷口癒合(非固定更新日特別加開章)

坐著 | 2021-10-23 00:00:09 | 巴幣 6 | 人氣 68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入了夜,我這破手藝是不能指望了。
  幸好大男孩不只會釀酒,廚藝也不算差,兩碗清淡的餛飩麵湯,草草的果了我們倆的腹。
  如果說微昏的月色是上好的夜燈,那月光映照下搖曳的樹影就是夜燈上最美的雕花,看著看著,心就醉了。
  此刻的我,枕著手仰躺在沙發上,一隻腿還懸在沙發邊緣晃呀晃,說不出的悠閒愜意。
  我那在台北的床不知道比這個舊沙發高級了多少倍,怎麼就沒有這個沙發睡起來舒服?
  不過我現在懶得思考,只要能好好睡上一覺,管他什麼原因都無所謂。
  恍恍惚惚間,窗外突然射入一道刺眼的光,將我那喜黑怕亮的瞌睡蟲全給嚇的四處竄逃,一溜煙跑個精光了。
  我不滿的揚起有些啞的嗓音,「欸,你沒事開什麼燈?」
  轉角處的房內傳來一個簡短且茫然的「啊」聲。
  聽那清晰的聲音,他應該還沒睡,似乎正做著什麼事,被我突如其來的喊聲給打斷了。
  不對,他人還在房內,沒理由去開外面的燈啊。
  難不成是不小心按到?
  「喔!」聽聲音他好像想起了什麼,「那個是照火龍果植株的燈,吵到妳了嗎?」
  沒吵到,我會出聲嗎?
  「沒事拿燈照它幹嘛?」我沒什麼好氣。
  天大地大睡覺最大。
  好不容易能睡個好覺,卻突然被亮醒,我能有什麼好氣。
  「促進它生長啊,不然怎麼會長火龍果。」大男孩好似沒聽到我的不滿,一本正經的回答伴隨著書本翻頁的摩娑聲。
  我不信他聽不出我的怒氣,不過是不想理睬我,或者說他專心做著自己的事無暇管我。
  「用買的不是比你自己種來的方便。」瞌睡蟲被趕跑了,我也睡不著,醒著也是無聊,乾脆和大男孩隔空聊起天來。
  壞心思乍起。
  管他聊天會不會打擾到他做事。
  哼哼,我沒法睡,你也別想好好做事了!
  「突然想種,就買來種啦。」某人顯然不知道我的壞心思。
  瞬間我忘了方才的心思,腦中好像有什麼被一棒子敲醒。
  是啊,想種就種,何須理由,就是種個心情好也行。
  「我……滿羨慕你的。」沒來由的這句話就從我口中溢出,直到出了口我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嗯?有什麼好羨慕的?」即便是隔著空,我都能感受到他滿滿的疑惑。
  羨慕什麼?
  我究竟羨慕什麼,連我自己也不甚清楚。
  「當調酒師不好玩嗎?」他頓了頓,似乎是在思考著各種可能,「你們老闆虐待妳?」
  我不由得一愣,不為別的,就為他這可愛的疑問。
  對他來說我就只是個調酒師,而他的聯想也相當直接。
  論虐待,我和霍子煜應該是全台灣調酒界裡最相愛相殺的老闆和調酒師了吧?
  我在下那些霍子煜視若性命的好酒的時候可是沒在手軟的,而他把我這個調酒師能帶來的利用價值榨乾到極致,也是沒在客氣的,勉強算扯平了,應該沒有虐待不虐待的問題。
  「好玩啊!我老闆人不差,但人生不只有工作,對嗎?」此話一出,我又有些好笑,一個除了工作就是調酒的人居然說出這樣的話。
  等等,我似乎少算了一樣—那可笑的仇恨,不過那似乎已經嵌入我的每寸骨肉中,滲透我所有血液,變成我身體的一部分,也不能算是事了。
  當我思緒翻飛,他也是一陣沉默。
  我沉默,為那看似由自己主導實則卻是被迫推著向前,無可掌控的人生。那他呢?他又為什麼而沉默?
  他還是沉默,而我思索著他的沉默,最後我們陷入了一陣沉默。
  屋內安靜了下來,靜的能清楚聽到遠方的犬吠和野貓的嚎叫,還有不遠處的海浪不甘寂寞的拍打聲代替我們低語。
  「或許我羨慕的是你能每天聽海浪聲聽到睡著吧,我已經好幾年沒碰過海水,離海這麼近了。」不知怎麼的,今天的我,話特別多。
  「妳不是說妳白天在這邊找很久,妳沒到海邊去?」大男孩終於有了反應,聽上去卻像是睡夢中的呢喃。
  「你們房子蓋在這麼難找的地方,我找都來不及了。」當時我只一心想著找釀酒師,哪還有閒情逸致去閒逛。
  這回他沒接話,大概睡了吧。
  原本熱絡的空氣如被我晃蕩的腿揚起的粉塵漸漸下沉。
  他睡了,我卻睡意全無,今夜怕是又要和天花板相伴了。
  忽然眼前一暗,擾人的燈光似乎被一道黑影擋住,突如其來的黑暗讓我一時看不真切。
  怎麼會突然暗掉?
  停電?看著不像啊。
  雖說是暗了,卻隱約有些許微光透出,更像是被什麼擋著。
  難道有台灣黑熊?即便有樹林,和山林比也太稀疏了,應該不會有熊吧。
  腦子飛轉,我手也沒閒著,尋找武器,伸到沙發下一陣亂撈,酒瓶被我敲的「叮噹」響,就是沒能抓住任何一個。
  當我終於抓住了一個,高舉過頭時我也適應了黑暗,一抬首才赫然發現黑影根本不是什麼台灣黑熊,正是那個本該躺在床上安睡的大男孩。
  這人怎麼走路都不帶聲音的?
  「妳在幹嘛?」他不解的歪了歪頭,居高臨下的望著我。
  大男孩的個子很高,足以將我壟罩他的影子裡,窗外照射進來的光打在他的背上,為他鍍上一層金邊,還有一些調皮的光穿透他那寬大的上衫,隱約中勾勒出他那勻稱的腰身,帶著無法輕易用言語形容的美,宛若踏月而來的仙子。
  我尷尬的舉著酒,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要不要……喝一杯?」晃了晃手中的酒。
  大男孩先是一陣靜默,「妳確定?」
  他的視線讓我感受到了不對勁,側首一看,是酒瓶沒錯,不過好像哪裡不太對,標籤上寫著七十五度。
  靠,比金門高粱度數還高。
  他們沒事釀這麼高濃度的酒要死人啊?
  可這紅赭色的瓶身怎麼看起來有些眼熟。
  再仔細一看。
  清潔專用,非食用酒精……
  我竟然舉著消毒用的酒精問他要不要喝一杯!
  偷眼看了下被我弄的一團亂的酒堆,全部都是酒精沒錯,只是和我手上這瓶唯一的差別在於地上躺著的都能喝,就我手上這瓶不能喝。
  誰沒事把這種酒精混在一堆酒裡的,還有我怎麼好死不死偏生拿到這瓶,這運氣真是絕了。
  此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呃……」我更加窘迫了。
  大男孩淡淡的接過我手上那要放不放的酒精,放到桌上,拉上我還高舉在半空中的手,「走,去海邊。」
  這麼突然的?
  說走就走?
  冬日的海水格外冰涼,說是刺骨都不為過,但我卻很是享受腳踝浸泡在其中的刺激感,任浪花打濕了褲腳也不在意。
  海風陣陣,吹起大男孩寬大的白襯衫,為他增添了幾分飄渺不真實之感,猶如月下一縷剛凝結的魂魄,好像風再大些便會將他吹散,讓人不自覺的想以保護者的姿態上前維護他,但當你踏前一步,又會發現在風中他是那麼的怡然自得,方才踏月兒來的仙子此刻乘風欲歸。
  看到他如此仙風道骨的模樣,心底某處就有些癢。
  冰冷的海水非但沒有讓我的腳凍僵,反而讓我更加清醒,靈活的腳一踢,利用腳背將海水帶起,劃出一道完美弧,向他飛射。
  看著被我濺濕的衣衫貼上肌膚,他不再飄渺,平添了幾分人氣,我滿意地笑了,背起手,向他挑挑眉。
  他轉過臉,沒有任何不悅,有樣學學樣的背起了手,勾唇一笑,修長的腿一帶,一把水刀由下而上撲面而來。
  他的手還有傷,我可不想趁人之危,為了公平起見,我放棄用手這項利器,選擇相對沒那麼靈活的腿。
  我們不管冬夜的風吹起來有多冷,死命的將水濺到對方身上。
  霎時水花四濺。
  我們玩了不知多久,直到我們倆全身濕透,猶如兩隻落湯雞時才肯收手。
  一早起床,我仰躺在沙發上盯著天花板想了半天,根本想不起來昨日是怎麼回來的。
  奇了怪了,昨天我根本沒喝酒,怎麼就斷片了?
  「這是怎麼了?」大男孩驚呼著,快步從轉角處的房內轉到我面前,將他修長漂亮的大手湊到我眼前。
  「嗯,很好看。」我敷衍的點點頭。
  「不是,妳看這裡。」他指了指昨日被他摔出了個血坑的位置。
  原本沒有三五天好不了的血坑上已經長好了粉嫩的新肉,越過了結痂的漫長過程,已經癒合了七八成,只等過些時日新肉慢慢長回皮膚原本的樣子。
  明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所以坐著心情很好的想加開一章,但剛好明天是本來例行的上架日,所以就移到今天加開章節囉!
  真的很感謝能看到這裡的朋友,更加感謝看過原版本後還願意跟著我重新修改上架的腳步一路看過來的朋友,我除了盡全力的好好安排、撰寫後續的劇情外沒有更好的回報方式了,再次感謝給我GP、推薦或留言的朋友!你的肯定是我滿滿的動力!那麼明天見喔!明天還是會例行上架一章呦!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