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Z來臨之時II- 26

solars | 2021-10-22 23:16:21 | 巴幣 0 | 人氣 61


雖然隔著一些灌木及草叢,但可以聽見潺潺的水流聲,溪流距離肯定是很近了,記憶中清澈見底,有著許多溪魚的小溪,所有在場人見到目前的光景都是訝異的眼珠都快掉出來了! 但先落下地面的是嘔吐物!
 
難怪這裡沒人要居住,這不過三四公尺寬的溪流已經變成一條發黑的臭水溝,許多不明的物體漂流其上,岸邊還分布著一包包用塑膠袋包好的垃圾,一看就是被任意棄置的,哪裡還有什麼生機,接近後聞到的就是化糞池般的氣味,仔細看岸邊的草上附著的是排泄物類的痕跡。
 
幸好這天的風向他們是背風,不然順風的話所有氣味就會灌進河岸邊的住所! 整個鎮的常住人口加流動人口有幾百人,從前的廁所沒有水電無法運作,所有人只能排泄在桶子裡儲存,然後直接無處理倒入最方便的溪邊,這麼小的流量自然無法負荷這樣高強度的汙染,而他們居住的地點就在排放口下游一些的位置! 所以早晚大家傾倒頻繁的時段,那異味也最為濃厚!
 
理解這點之後,幾人快速地衝回住所內,稱著時間還沒到來,讓大家緊閉門窗,同時到樓頂處就能觀測附近的狀態,往上游方向就能看見那涇渭分明的分界線,從乾淨的清流匯入濁流,這! 這衛生條件也太令人難以接受了! 凱勝回想到了,剛進入鎮裡的時候還曾考慮過情況不對要從溪裡脫逃,看來這選擇是完全的被特異的方式給堵死了。
 
之前都只看到這鎮裡安定與美好的一面,直到現在才見識到一絲黑暗面,完全沒規劃過的衛生設施,理論上這些東西都是能回收利用做為肥料的,沒計畫隨便亂倒不但浪費了寶貴的純淨水資源還可能會引起傳染病的。
 
小楊這時才補充:金隆鎮根本沒有農業耕作的打算,總裁鎮長的規劃就是一個純商業金融交易中心,為此捨棄了維持生計的農業發展,種植作物是沒效率,耗費體力人力,利潤又很薄弱的產業! 我們的鎮裡不需要這樣的東西,這就是他的原話!
 
所以什麼衛生環境,污染處理防治也都是沒效率投入高又沒有利潤收入的事,反正什麼都隨便倒進河裡眼不見為淨就行了!也就是再正常不過的選擇,凱勝很快就理解了這一切問題的源頭! 功利主義作祟!
 
還好這裡的建材用的都不錯,氣密窗,氣密門的等級不低,後來在室內也就聞大不到外面的氣味,不過有一好沒倆好,不能透氣的狀態也使得屋內更加悶熱了,真是難熬,白天氣溫必定超過三十度,即使熬到天涼,也能預測到風向轉變為東北季風就會夾帶氣味灌入屋內,怎樣這裡都是不適宜居住的位置。
還好目前只是暫居,心想明天還是再去催促一下行政中心,趕緊分配好個人的工作,就能改住到別的地方了,這悶熱的一夜還是不好熬,即使睡在較涼爽的地板上都捂熱了,附近也沒足夠的乾淨水能夠洗澡,不少人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隔日清晨大家終於能自由活動,立即外出離開這個地方,稍晚幾人來到行政中心,大門並未上鎖,櫃台裡面卻空無一人,看來幾個服務人員還沒上班,沒有時鐘計時,幾點上班也沒個準點,只能隨自己高興了。
 
不久後,走進行政中心的並不是昨日見過之人,而是個身著綠袍的矮胖老者,留著山羊鬍,黑白參雜,看上去至少有六十歲左右,這淺藍綠袍的樣式明顯就是醫生手術時會穿的衣物,口罩放在胸口口袋中並露出一角,由此判斷可能就是鎮中的醫護人員。
 
他只稍稍的望了幾人一眼,也發現了櫃檯還沒有人,情緒變得焦躁,自言自語起來: 怎麼還沒上班阿! 太陽都曬屁股了! 不是說有新的醫生來報到嗎? 明知道我們這可是急缺人手阿! 一點都沒有效率,這跟古早的公務員有什麼分別!
 
此話一出,凱勝明白了他的來意,上前微笑並打了招呼: 您好! 不知怎麼稱呼,很巧,我應該就是您要找的人,是有什麼緊急的病患要處置嗎?
 
對方也沒有立刻反應過來,先愣了三秒,回過神來才回覆: 原來就是你嗎?
很好! 很好! 看起來就很精明能幹的樣子! 立即伸出了手準備握手,你好! 我姓毛,叫我老毛就行了! 你已經走完行政流程了嗎? 不然我想讓你立刻上工了!
現在有很麻煩的疾病流傳著。
 
凱勝尷尬的笑了笑: 正好! 我也正是為了確認這流程而來的,如你所見還沒人能問呢,不過我們行醫的救人如救火! 要先上工絕沒問題,只要不會惹出什麼麻煩就行! 我還是個初來乍到鎮裡的新人呢!
 
毛醫師也非常爽快! :有什麼問題叫他們找我就好,雖然我矮了點,天塌下來墊個腳還能頂住,就算鎮長身體不舒服也得找我呢! 我還想找機會說說我們這裡的行政效率呢! 怕什麼! 烏龜怕鐵鎚,最近有很多人上吐下瀉,我懷疑…..但說到這,望了望周遭的人,遲疑了數秒,不敢再說下去的模樣,直接跳到結果,所以我們需要人手! 隨即抓住凱勝的袖子就要帶他走!
 
 
 
凱勝眼見勢必得先離開就揮了揮手,快速的吩咐: 那你們繼續等,工作安排的事,紀錄好我回來會再看! 最後暗示性的說了一句: 一切就照我們商量好的辦!沒問題!
 
毛醫師也是個急性子,個子矮小走路卻挺急促,兩人快速的不行在道路上,經過的人有一半以上見到毛醫師都會停下來親切的跟他打招呼,不過他卻不苟言笑的些微點了點頭,正眼都不看兩眼也不寒暄幾句就趕著離開,凱勝也是心想,其實這樣的前輩也是不少的,都只專注於自己的專業領域,不大會做人。
 
鎮中的醫院離行政中心並不遠,沒多久就到達了,當然按金隆鎮慣例,那所謂醫院原身就是間小診所罷了,這裡終究是偏遠的鎮子,真有什麼大疾病都會轉送給市區的大醫院,所以在地的自然都是這些小診所。
 
立即迎上來的就是個年紀有點大的護理師,那年紀看來應當都能當凱勝的母親了! 頭髮都偏灰白,眼鏡看起來是老花的樣式,先是望了一眼凱勝,打量了好一會,才點了點頭,語氣既直接又率性: 這位看起來就靠譜多了! 之前來的,站沒站像,一點都不像經歷過醫療專業訓練,看到病人吐也跟著吐的都有! 以我幾十年護理站的經驗,一看就是假冒的,那些篩選的人眼睛長到地上去啦。
 
接著聲音轉小,像是說悄悄話給毛醫師,但兩人都有點年紀,都需要講大聲點才能聽到,對凱勝而言還是清晰明瞭: 小謝撐不住啦,最近的問題超出了他的解決能力! 這新人最好能頂得住!
 
毛醫師滿臉堆笑,頭頂那剩不多的頭髮彷彿翹了起來: 唉! 大家都盡力了,就別苛責了,我們既缺人又缺藥,器材儀器什麼都缺,眼前的病還挺棘手的,盡人事聽天命吧。
 
三人走進診療室,一股濃厚的氣味衝來,病床上躺了至少十人,臉都有些泛黃且乾癟,每個人都備了臉盆在臉部下方,看來就是供嘔吐的,另一頭放置的則是便盆,用途不言而喻,桌子旁邊放滿了運動飲料類的補充品的空罐,裡面還有一個年輕的護理師正全副武裝的,口罩,面罩,服裝防護都盡量戴上,再幫病患更換那些臉盆及便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