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4-02 The disaster of twin dragons(雙龍災厄篇)

狼喃 | 2021-10-22 22:20:30 | 巴幣 10 | 人氣 69

連載中TTD
資料夾簡介
時隔六年,重新歸來的穿越者究竟是抱著甚麼目的? 歐格魯暗潮洶湧,斐迪勒似乎率先被暗流沖過... 是誰渴望腥風血雨,又是誰渴望爭名奪利?

泡完澡,芙蕊跟著兩個亞人小孩去了村落正中央。
營火旁,兩個亞人烤著村裡獵人們帶回來的野味,見到三個小孩後和藹的遞出烤好的肉串。
芙蕊好久沒有吃到肉了,聞到這股味道忍不住口水直流,也不顧形象,吹了幾口氣以後就迫不及待得咬住了肉串。
像是豬肉般緊實的瘦肉,在她咬下的瞬間爆出香氣四溢的油汁,上面還有些微鹽巴與胡椒的調味,芙蕊吸吮著甜鹹的醬汁,烤肉獨有的焦香在嘴裡緩緩化開。
 
「好吃嗎?」
兩個烤肉的亞人和藹可親的詢問。
但感覺花時間說話對這種美食是一種浪費…芙蕊決定無視此刻的客套禮儀──她真的太久沒吃到美食了。
 
「呵呵呵,來這裡的路上一定很辛苦吧。」
成年亞人苦笑著拍了拍芙蕊的背──芙蕊頗有共鳴的瞄了亞人一眼。
雖然在營火旁也看不清對方的相貌,不過她因為這句話而大幅提升了對亞人的好感。
 
一旁的貓女孩也同樣被面前溫厚的亞人伸手安撫──但貓女只覺得有被搶取食物的危險──所以她並不像芙蕊溫順,反而是發出氣音威嚇並警戒的往後退去。
 
「哟,晚餐還行吧?」
正當芙蕊恍神間,斯芬克已經從燈光隱晦處走了過來,芙蕊本能地瞪了他一眼,不太滿意的咋了咋舌。
「看到你就沒胃口了啦。」
「這態度也太差了吧。」
斯芬克一點氣也沒有,笑著坐到了貓女身邊。
 
「抱歉呀,我的同伴是不是很難伺候啊?」
「大葛格~」
貓女孩大方的把頭靠到斯芬克身上。
 
「是不會啦,不過確實沒有禮貌了點……」
烤肉的亞人抓了抓頭也遞給斯芬克一串烤肉。
 
「!?」
芙蕊錯愕的瞪大眼睛。
她居然會被人說沒有禮貌?而且說出這個評論的,居然還是方才她覺得頗有好感的亞人……
「有滿多理由的啦。總之,沒有造成你們的麻煩就好。」
「斯芬克先生,小孩再怎麼不懂事也是會長大的,還請不要太過嚴厲。」
「恩,我知道我知道。」
斯芬克調侃的把手放上芙蕊的頭──芙蕊立刻擺出被髒東西碰到的表情,甩著頭躲開。
 
貓女孩像看見美食被糟蹋一般,訝異之餘忙把斯芬克的手改放到自己的頭上。
 
「露娜這孩子,每次都很喜歡給斯芬克先生摸頭呢。」
「喵~露娜只讓大葛格摸摸喔~」
貓女孩似乎沒察覺自己說的話有些語病──芙蕊不禁聽得滿臉通紅。
 
「對了,露娜有衣服可以借給我嗎?」
突然想起正事,斯芬克捏了捏正要開始打盹的貓女孩的臉頰。
「當初離開帝國的時候匆忙了些,芙蕊的衣服可能不太夠……」
「嗯~好喔。」
貓女孩揉了揉鼻子對著斯芬克燦笑。
「那露娜也要大葛格的衣服!」
 
「露、露娜!太失禮了!斯芬克先生出遠門,怎麼可能會帶多餘的衣服…」
「啊,沒關係。我衣服姑且是夠的。」
其中一個成年亞人有些詫異的想制止貓女孩,但斯芬克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實在不好意思,我們等等會準備替換的衣服的。」
「真的不用沒關係的。」
斯芬克一手放到胸前,身體微彎三十度──這個標準完美的行禮不禁讓芙蕊多看了兩眼。
 
從這個動作可以看出,斯芬克有受過貴族教育──但有貴族背景的人到底為何會走上奴隸商人這條道路?
加上在馬車上的談話內容……芙蕊更加確信斯芬克的動機並不如表面單純。
 
「嘿,你這裡還有醬汁。」
斯芬克突然對著芙蕊說道,恍神間的芙蕊聽見這句話,只下意識的用舌頭舔了舔斯芬克指著的位子。
 
「……」
一陣短暫的沉默。
芙蕊突然意識到自己做出了非常沒有禮貌的事情──她應該要使用手帕擦去嘴邊的殘漬才對。
是因為經歷太多事情,讓她逐漸遺忘了家教的禮儀嗎?
 
芙蕊有些惱羞的用手槌了槌地板,所幸似乎沒有人理解她在生氣甚麼,斯芬克還對她投出了好奇的目光。
 
「斯芬克先生!」
一名亞人適時地靠近──雖然燈光昏暗,但犬科特有的長臉還是讓芙蕊認出來者是負責看門的那個狼人──芙蕊擺起臭臉。
 
「不好意思……要麻煩您過來一下…!」
「又是那件事情嗎?」
斯芬克把已經有些迷糊的貓女孩喬到一旁。
 
芙蕊一臉狐疑的看著斯芬克──但她實在無法從這張沒有變化的臉上看出任何端倪。
「是的,方才附近的村落又運來了…」
「──等等。」
斯芬克伸手制止狼人。
「我們過去再談吧。」
 
他們要談甚麼?
芙蕊的好奇心被提到了最高點。狼人下午剛收了斯芬克的賄賂,而現在正為了不知名的事情而緊張。
難道是跟兩人的惡行有關?
 
一想到這點,芙蕊就忍不住想要知曉更詳細的內容……她立刻站起身插話。
「等等,我也要一起去。」
 
斯芬克似乎沒有料到芙蕊會打斷他們,笑容難得的收起。
「欸?芙蕊留在這裡就好了吧。」
「不是說要互相信任嗎?那你現在還有事情要瞞著我?」
 
「可是我等等要去處理的是比較血腥的東西……」
「我沒問題,走吧。」
「……」
 
「真的是很恐怖的東西喔。」
「大葛格是為了你好喔,我們看了會做惡夢的。」
一旁的貓女與鹿女率先表態,而當事人只露出了苦笑搔頭,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前來通知的狼人也有些看不下去,用真誠的表情勸說。
「小朋友,那個場景實在不適合小孩子看,斯芬克先生是為了你好──」
「吵死了,我說要去就是要去!」
見每個人都一面倒的支持斯芬克,芙蕊感到格外的不愉快。
 
斯芬克苦笑著與芙蕊對上眼。
「那妳必須要保證看完不要怪我,沒問題吧?」
「當然。」
──芙蕊信誓旦旦的用鼻子哼出氣。
 
§§§§§§§§§§§§§§§§§§§§§§§§§§§§§§§§§§§§§§§§§§§§§§§§§§§§§§§§§§§§§§§§
 
面對源源不絕朝自己湧來的黑風,當家皺起了眉頭,驅使御雷分解戾風。
 
在人類能夠使用的六大元素中,擁有分解能力的雷電正好克制結構鬆散的風之力量。
這樣的屬性克制正好讓當家能較為輕鬆的扛住對方猛烈的攻勢──否則通常以生靈獻祭的魔物,魔力量絕對是遠超過人類可以抗衡的範疇。
 
眼前的魔物很快發出攻勢,那是一道明顯比外溢戾風還要濃烈的攻擊。
當家當機立斷的再度揮出雷電,雷電輕易的化解了戾風,他想確認這個明王的後手會是如何,下一秒視線卻猛然飄移,整個人被震飛──
 
 
當家再次醒來時,只覺渾身灼熱。
低頭一看,他已經倒躺於一側牆壁之下。失去知覺的身體慢慢恢復了機能,疼痛感也開始恢復──他方才應該是被看不見的攻擊給轟到牆上去了吧。
而貝洛已經擋到了自己前方,看起來正在保護他。
 
「當家!」
一旁兩側眾多的手下急切的圍站在自己身旁,其中一名月判拿出口服傷藥強行往當家嘴裡塞去。
可還沒等他緩神,無頭明王黑氣迸散,那張怒容張開大嘴無聲的對著斐迪勒咆嘯。
 
感受到敵人的魔力流動,斐迪勒強撐起意識站起身。
「御雷術‧光壁。」
黑風還未碰到貝洛之前,一道耀眼的光芒就在貝洛跟前築成防線,那滲人的陰風絲毫無法通過。
但下一秒,耀眼的光壁突然像是撞上某種堅硬的固體,發出了詭異而巨大的響聲。
 
月判們紛紛驚呼出聲,光壁出現裂痕的瞬間立刻破碎崩塌。
「果然有其他攻擊手段!」
「為甚麼看不見他攻擊?!」
「這是魔力引爆。」
在眾人無法理解的同時,當家緩緩的開口解釋著。
「他的戾風可以附著在任何他想停留的地方,而方才,透過自身的魔力去引爆了還未被我淨化完成的外散魔力……所以這傢伙的攻擊,必須要分兩個階段防守,最初的魔力直接攻擊,以及殘留的魔力引爆。」
 
只透過兩次交手就理解了對方的攻擊手法嗎?
貝洛不禁有些佩服。面對如此駭人的存在也依然能冷靜地分析戰況,並且一瞬間就使出了對敵人最為克制的技能來對付……真不愧是歐格魯大家領袖。
 
斷頭的佛像也看出自己的伎倆被化解,於是憤怒地舉起手。戾風包裹在手上,魔物揮動巨大的黑拳朝當家砸去。
首當其衝的自然是斐迪勒前方的貝洛,反應迅速地他很快就理解了對方的攻擊方向,側身躲開後持劍朝魔靈衝去。
 
雖然對未知的敵人不該貿然近身,但貝洛認為比起讓斐迪勒當家──他們目前戰鬥人員中掌握最高輸出的人員──消耗大量魔力去觀察敵人,身為近戰好手的他更適合誘導明王露出破綻,並且將戰鬥範圍縮小在近戰距離……。
當家看出了貝洛的意圖,他轟雷擊退了黑色巨拳,並用光壁再擋下魔力的爆炸。
 
隨後他沉聲對著眾多手下吩咐。
「門口的怪物已經清除,你們快去把貴賓疏散到會場外。」
「「「是!」」」
月判立刻動身,斐迪勒則認真地看著貝洛與敵人的戰鬥,試圖尋找出可以有效解決敵人的手段。
 
只見貝洛在斷頭佛像身邊飛竄,巨大且飄浮在空中的斷頭明王顯然無法瞄準,一次次的攻擊皆落空。
進行幾次迴避,貝洛趁機抓住了明王轉身的死角。他停滯在空中做出伏擊的姿勢,劍尖猛然發出白光──
 
「白虹貫日。」
在明王顯然來不及阻擋……貝洛趁勝追擊,銀劍宛若光柱般貫穿了魔靈的身體──
解決了嗎?
斐迪勒立刻看向魔靈被擊中的部位,但出乎意料的是,那副軀體竟是絲毫無損,彷彿方才被貫穿的地方只是空氣。
 
貝洛的表情與當家一樣訝異,但他沒有因此停下腳步,在被明王抓住的前夕再度使用了同一技能,改變了自己的運動方向反向躲開。
 
元素化。
當家理解了敵人的第二張底牌。
這個戾風屬性的敵人除了可以使用魔素爆炸這種手段以外,還可以將自身完全變為單純的風元素型態──也就是說,指定部位的物理攻擊實際上是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傷害的。
 
「御雷三式,御雷槍。」
腦內定出作戰計畫後,斐迪勒當家雙手做出特殊的手勢。
一道耀眼的金光在他身旁凝聚成長槍的形狀。
 
斷頭明王立刻感受到了一旁湧動的御雷,他立刻送來一個由黑風凝聚而成的拳氣。
看出這拳比方才扛下的兩招都還要更加強大,金髮男人沒有選擇繼續正面對拚魔力消耗,他伏身往左側衝去,眼睛冒出了陣陣電花──非常人可及的速度讓貝洛也不禁偷瞄了一眼。
他猜測當家現在詭異的速度是透過操縱自己的生物電,強行讓還未與運動神經元接觸的肌肉直接做出行動,並且無視了肌肉因此會造成的損傷,所以才會有如此驚人的速度。
 
雷槍在接觸到戾風的瞬間崩壞──但看到金雷像紙片崩解的樣子,貝洛就看出斐迪勒並沒有認真構築這個術式──這只是虛招。
 
躲避明王拳頭的同時,貝洛又瞧見斐迪勒當家在三個不同的角度同時又架構起了三支雷槍──明王果然看不出哪個是真的有傷害,只能單純地用黑拳去擊潰…。
 
透過這些把戲,貝洛受到的攻勢也驟然變緩,他發現自己開始能游刃有餘的鑽入敵人死角,將細劍刺向更加刁鑽的位置。
至此明王已經陷入劣勢,他只能不停地胡亂釋放黑氣,並在貝洛襲來的同時將身體化為黑氣躲避──
 
但就在兩人決定不停猛攻的同時,明王魔力陡然一縮──只有當家覺察到這個變化,他驚慌地對著貝洛大吼。
「把劍給我!」
貝洛微微一愣,但他下一秒露出了理解的表情,他朝著當家投擲出自己的銀劍。
 
失去銀劍的貝洛瞬間沒了在明王手裡逃竄的能力。他單調的衝刺路線被明王瞬間看穿,巨拳終於朝著正確的方向進行了攻擊──
「雷珠!」
一顆拳頭大的光球在千鈞一髮之際,撞著貝洛的腹部直接把人從明王身邊帶走。
 
儘管貝洛的肚子十分不正常的凹陷,但比起被那駭人的拳頭擊中,他知道自己只能選擇咬牙苦撐。
 
明王體內的魔力也在此時便驟然外放──感受到那磅礡外放的戾氣,貝洛這才理解了當家的遠見。
──明王引爆了自身的魔力,而這種攻擊手法讓明王短時間內失去了魔力,等於敵人短時間內無法驅動肉身……接下來幾秒是個極佳的破綻。
 
他朝金髮男人看去──卻沒想到男人居然朝著敵人衝去。
「你在幹嘛啊!」
貝洛驚呼的同時,明王將外放的魔力二度引爆,衝擊波再度令貝洛往外翻飛。
視線滯空的同時,貝洛注意到斐迪勒僅僅用光壁便巧妙地側開衝擊──他已經預料到會有第二度攻擊,但還是朝他衝了過去。
 
放出殺招的明王似乎無法移動半步,只有那被捧在手裡的怒容,瞪視著朝自己躍來的金髮男人──
「御雷三式‧改‧御雷銀槍!」
斐迪勒當家露出了充滿自信的微笑,手上的銀劍發出耀眼金光,瞬間化成了一隻巨大的雷槍。
明王的頭顱──不、不只是頭顱,幾乎半個身體都被這巨大的金槍給貫穿。
而且金雷在接觸到靈體的瞬間,為了讓對方的元素化無法應付,當家大喝一聲,將凝聚起的御雷化作真正的雷電。
雷電立刻朝四周空氣亂竄,戾風也在這些躁動的魔力分子下無處可躲。
伴隨著明王無聲的嘶吼,殘缺的佛像逐漸崩毀,敵人緩緩的消散在黑霧中,直到霧氣本身也逐漸散去。
 
原來如此……借了自己的劍是為了讓明王幻化成元素態,而風屬性恰巧被雷屬性克制,當家算準了這點,打從一開始就想要用魔力戰將敵人打散……所以前面也都只是佯攻…貝洛不禁佩服眼前的男人,他的作戰能力實在是足以稱為模範。
 
但斐迪勒的當家似乎沒什麼感想,拉了拉自己的領帶便把銀劍扔回貝洛腳邊──上面不知何時還放上一個看起來十分昂貴的束袋。
「留在這裡養傷。」
當家果斷的留下指令後往屋外跑去。
 
是去支援蒂芬吧。
雖然沒有魔力感知的能力──但方才追著觸手砍時,貝洛有注意到蒂芬也與一個白髮女童對打起來。加上當家有魔力感知的能力,想必屋外還有殘黨。
 
由於只是順眼一暼,貝洛注意到的只有女孩手上那把邪氣四溢的漆黑大鐮……大鐮完全不反光的奇妙外殼,還有飄散的陰沉黑氣,在在都說明了武器本身具有相當程度的品質──至少是中階魔具吧。
但貝洛不認為蒂芬會輸給單一的敵人,以她的技能相性來說,單挑應該是不贏也能扛住的程度。
何況現在還有當家前往支援,想要取勝應是輕而易舉,他還不如留在廳內監看有無其他風險。
 
「……」
穩住情緒後,他緩緩地將掛袋中的傷藥吞下。
入口即化的藥丸成了一股清流,非常有感的從喉嚨,食道逐漸往下跑去,腹部的凹陷快速的修補著,灼熱感消失,他知道自己的傷已無大礙。
 
「……」
觸手的殘骸四散在現場,艷紅觸手在失去活力後僵硬綣曲,顏色變得像是章魚一般。
敵人首領透過獻祭的方式將自己的屍體銷毀,而帶來的手下又全是召喚魔物,這麼做的考量顯然是為了避免留下證據……
 
──那為何還有個女童?
貝洛突然驚覺不對。
 
依照敵人的作戰模式來說,女童極有可能也會獻祭術式。召喚強大魔物的同時又可以處理掉屍體;又或者女童並不是單純的冤大頭,她本身具有足夠的戰鬥實力或者脫逃手段。
不論是哪種情況,都代表貝洛不該鬆懈下來。查覺到這點後,貝洛連忙往門外跑去。
 
屋外的賓客們在戰鬥期間已全安置別處,只有傾倒的桌椅和破碎的餐盤讓現場看起來一片狼藉。
蒂芬與當家的身影卻不在此處,究竟是跑去哪裡呢?
正當貝洛決定要從附近開始找起時,隔壁的圓柱型建築頂樓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強大的雷光同時往外爆散。
這磅礡的氣勢讓無法感知魔力的貝洛似乎都感受到了。
 
「敵人在那裏嗎?」
正當貝洛還搞不清楚狀況時,一個看來歷經風霜,精明幹練,十足就是個強大戰士的中年男人,從豪宅入口方向現身。
俐落的灰髮,銳利的眼神,還有沉穩威嚴的說話語調,貝洛不禁產生了一股安心感。
來者正是高瑟,歐格魯軍團的團長,也是帝都認定,排名在軍十之外,與斐迪勒現任當家並列歐格魯最強的御雷使。
「是的。那道雷光應該是斐迪勒當家所施展……他應該正和蒂芬與最後的敵人作戰。」
「那就上去吧。」
「是!」
高瑟敏捷且充滿魄力的往圓樓跑去,貝洛立刻會過意跟著邁開步伐。
 
不過兩人跑上樓時卻也不禁疑惑,自從那聲巨響提示後便再無其他聲音發出……難道戰鬥已經結束?
貝洛加緊腳步,跑上頂樓時用力的踹開門──
──進入視線的是已經失去意識,倒在一旁的蒂芬,還有背對樓梯口,看著天空的當家──現場並沒有敵人的跡象。
 
「斐迪勒,敵人呢?」
「……」
高瑟朗聲地對著當家問道,但對方並沒有回應。
貝洛趁機低聲補充。
「方才我看見的殘餘敵人,應該是十歲左右的小女孩,拿著一個巨大的漆黑鐮刀……」
「但似乎,並沒有見到你描述的這個人物啊。」
高瑟聽完警覺的握住腰上配劍,渾身上下竄出金色的雷花──這是團長進入戰鬥模式的特徵。
看到上司如此模樣,貝洛也提高戒心觀察起四周。
但停留許久仍不見敵人現身,高瑟只能緩緩的朝斐迪勒走去。
貝洛亦步亦趨的跟上前,同時往倒地少女望去──儘管蒂芬渾身血跡與刀傷,但透過那起伏的胸膛讓貝洛知道,自己的夥伴只是失去意識而已。
 
「這傢伙站著……但是也已經昏過去了。」
「咦?」
聽見高瑟的發言,貝洛有些訝異的上前──原來站直不動的當家並不是沒有力氣回答,而是一同失去了意識,閉著眼睛靜靜的站著。
但就算失去意識也沒被攻擊,這說明敵人十有八九已經不在現場。
 
「蒂芬。」
貝洛往蒂芬的方向跑去,快速的單膝跪地想查看更詳細的狀況。
蒂芬表情痛苦的閉著眼──貝洛這才注意到,少女的左大腿出現了大片瘀青,並從中滲出血液。
看起來受到了非常沉重的一擊,而且不是方才當家對自己施展過的,為了讓人躲開攻擊的伎倆,是更強力,更直接的攻擊傷害……
 
 
不過這樣看來似乎只要給予傷藥就沒問題了。
貝洛正想安下心來的同時,他突有所感,伸手探向蒂芬的肩甲──
肩甲下冒出不少黑氣,彷彿在對貝洛進行示威般,鼓譟著襲擊貝洛的手。
貝洛驚訝地往後一倒,看著彷彿活物般的黑氣不再跟上後,轉頭對高瑟驚呼。
「團長!蒂芬中毒了!」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我也想摸摸可愛貓娘的頭>///<
斐迪勒戰鬥力真的強悍~不過即使失去意識依然是維持站姿真猛[e23]
2021-10-22 23:54:20
狼喃
確實,有餘裕的會多添些貓孩戲份的,因為真的很討喜ˊwˋ
2021-10-23 00:36:5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