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54.這種情況不應該跟著跪嗎?

佐渡遼歌 | 2021-10-22 20:00:06 | 巴幣 1126 | 人氣 36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靜默的異樣空氣在戶外集會所徘徊不散。
 
  寒風呼嘯吹拂,捲起些許積雪。
 
  李少鋒原本已經迫於氣氛半蹲下身子,遲來地見在場其他玩家都依然站得筆直,毫無動作,只好默默地重新站好,低聲詢問:「定緯哥,這種情況不應該跟著跪嗎?」
 
  「……按照道理,兩隊裡面應該要跪一個。」張定緯回答說:「現在我們被當面質疑和那名雙頭鷲玩家有關,繼續站著才是正確選擇,就是不曉得為什麼克蘇魯研究會那兩人也站著。」
 
  「現在才動作也來不及了,顯眼又矯揉。」夏羽無奈地說。
 
  「這場遊戲沒有討論出負責領導的隊伍,彼此之間缺乏溝通,結果在這邊失誤了……那位老魔法師溜得快說不定還是好事,有機會繼續待在村子。」張定緯嘆息說。
 
  這個時候,玲瓏總算走到附近,無視周遭向著自己下跪行禮的村民們,卻是相當精準在從人群的縫隙之間走動,不疾不徐來到戶外集會所中央。舉手投足依然空靈縹緲,看不出來究竟在想什麼,抬頭望著半完成的高台底座,片刻才輕聲詢問:「村長,為什麼這麼多人聚集在這裡呢?」
 
  「方才村裡的人發現有旅人誤入陷阱,正在商討該如何處置。」泰造緩緩站起身子,卻依然保持鞠躬的姿勢,恭敬回答。
 
  「旅人?」玲瓏疑惑重複,繼續赤腳在集會所悄然走動,好一會兒才併攏雙腿蹲在那名雙頭鷲玩家的屍體旁邊,微微歪著頭,疑惑地伸出手觸摸佈滿傷口、瘀血的皮膚。
 
  「玲瓏大人,請起身咧!」泰造急忙勸阻,卻止於出聲,顯然盡可能地避免肢體接觸。
 
  「為什麼這人已經死了呢?」玲瓏疑惑地問。
 
  「當初發現的時候就已經氣若游絲、性命垂危了。」泰造回答說。
 
  「是嗎……真可憐……」玲瓏伸出手指滑過大腿,在膝蓋嚴重骨折的位置繞圈轉動,半歪著頭,完全看不出來在想什麼。
 
  「玲瓏大人,請起來吧!」泰造再次勸說,接著轉頭吩咐:「快點,去找虎士郎過來。」
 
  聞言,兩名跪在附近的村民立即起身,快步跑向神祠。
 
  現在應該是閃人的好時機吧。李少鋒才剛要轉身,隨即感受到四周村民投來警告意味十足的冷淡視線,當下一陣心裡發毛,只好繼續望向集會所中央。
 
  緊接著,李少鋒注意到玲瓏的髮色似乎和昨天見面的時候有些不同。白髮的比例變得更多,幾乎只有幾撮髮尾保留著黑色。
 
  「這些傷勢是怎麼造成的?」玲瓏疑惑詢問,突然用力捏緊手指。鮮血頓時從傷口被擠出,沿著手腕、手肘流淌而下,染紅了白袍。
 
  「那是村子陷阱造成的。玲瓏大人,距離祭典也沒剩多少時日,倘若受寒著涼就不好了,請返回神祠歇息咧。」泰造再度勸說。
 
  「真擔心著涼的話至少給她穿個鞋子呀。」夏羽低聲嘟囔。
 
  下個瞬間,玲瓏迅速看向夏羽,露出一個難辨情緒的表情,緩緩地站起身子。
 
  「──唔?」夏羽不禁一怔。
 
  「定緯、少鋒,做好撤退的準備。」秦樓月乾脆地低聲吩咐:「定緯,你負責帶走靜子妹妹,就算離開村子也至少要有一位能夠詢問情報的住民。少鋒,你負責散出感知真氣警戒四周,一旦發現強者就立刻示警。」
 
  「好的。」李少鋒立刻說。
 
  「我認為要綁人的話應該要從神祠相關人員下手,神主八劔謙司的難度過高,退而求其次也該綁玲瓏或虎士郎。」張定緯低聲反駁。
 
  「你也看到村民們的反應了,擄走玲瓏很有可能讓他們不惜一切追過來;虎士郎則是不曉得身在何處,時間拖久讓八劔謙司領著村民在這座幾乎是大型密室的村子拉起包圍網也很麻煩,徒增變數;靜子妹妹在第一晚違反規矩離開村子找我們卻沒有被究責,應該有某種理由,再加上那個尚未釐清意義的『白羽』身分,有綁走的價值。」秦樓月冷靜地分析說。
 
  「瞭解了。」張定緯頷首說。
 
  在秦張兩人討論完綁架計畫的時候,玲瓏正好不疾不徐地走到夏羽面前。
 
  李少鋒忍不住將視線望向玲瓏的赤裸雙腳。沒有穿戴任何物品地直接踩在冰霜結晶的積雪道路,照理早就凍傷了,然而卻呈現一種奇妙的晶瑩感,白皙透亮,讓人懷疑其實是某種極為特殊的修練方式。
 
  「妳和這邊幾位都是第一次見到的人呢……也是旅人嗎?」玲瓏問。
 
  等等,為什麼弄得好像是初次見面似的?昨天早上就在神祠前面廣場見過吧?李少鋒暗自納悶,接著發現四周將額頭抵在地面的村民們都微微抬頭,用著極低的角度觀察情況,再度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只要玲瓏展露出任何敵對情緒,村民們絕對會瘋狂地一擁而上,沒有轉圜餘地吧。李少鋒暗忖。
 
  「是的,前天夜晚才進入村子。」夏羽回答說。
 
  「這座村子已經有許久、許久的時間不曾見到旅人了,不曉得各位為何會前來此處?」玲瓏追問。
 
  「純屬偶然。」夏羽說。
 
  「偶然來到如此偏僻的村子嗎?」玲瓏不解追問。
 
  「是的。」夏羽肯定地說。
 
  玲瓏不置可否地應了聲,接著問:「妳的頭髮顏色……很少見呢?這是天生的嗎?」
 
  「所以妳其實看得到嗎?」夏羽問。
 
  「這是天生的嗎?」玲瓏沒有回答,再度詢問。
 
  「……並不是。」夏羽搖頭說。
 
  「那樣就跟我一樣了。」玲瓏露出淺淺笑容,單手輕撫著垂落胸前的黑色髮尾,開口說:「我的頭髮也會逐漸變成白色,而且白的速度很快……明明記得前一陣子還是全黑的。據說這是一種奇妙的病,只有巫女會得,很難治好。」
 
  對此,夏羽不敢貿然接話,繃著臉保持沉默。
 
  玲瓏倒也沒有介意,喃喃自語了好一會兒之後突然露出迷濛神色,如夢初醒地左顧右盼,歪著頭問說:「妳是……旅人對吧?剛才有說過為什麼會前來這個偏僻的村子嗎?」
 
  面對這個過於唐突的問題,夏羽也不禁蹙眉,沒有回答。
 
  「玲瓏大人,方才俺們正在詢問他們幾位是否和這名觸犯禁忌的旅人有所關係,還請不要太過靠近。」泰造躬著腰,插話解釋。
 
  「原來是這樣嗎?」玲瓏轉頭瞥了一眼雙頭鷲玩家的屍體,詢問:「妳們是同伴嗎?」
 
  「我們不認識那個人,並非同伴。」夏羽正色否認。
 
  「……那樣就太好了。」玲瓏展露笑容,張開雙手試圖擁抱夏羽。
 
  李少鋒、秦樓月和張定緯幾乎在同一時間都要提氣介入,然而見到夏羽主動伸手回抱才勉強在最後關頭止住。
 
  玲瓏用力抱了兩下才鬆開手,轉身用著縹緲卻堅定的語氣吩咐說:「村長,他們和那名觸犯規矩的人沒有關係。既然來到村子,那麼就是客人,千萬不可怠慢。」
 
  「當然。」泰造立刻說。
 
  居然這麼簡單就相信了,難道她知曉辨識謊言的方法嗎?還是說其實和藤原泰造都在演戲,一個扮好人、一個扮壞人,但是那樣似乎並沒有什麼意義?李少鋒接連浮現各種疑惑,卻也無從確認。
 
  夏羽趁著這個空檔退回李少鋒三人旁邊,低聲說:「感謝學長姊剛才沒有出手,否則場面就控制不住了。」
 
  「沒事就好。」李少鋒鬆了一口氣,正好注意到藤原泰造露出一個嚴峻神色端詳夏羽,不過在對上視線的瞬間刻意轉頭。
 
  這個時候,八劔虎士郎在兩名村民的陪伴下匆匆從主要道路一端跑來,大步穿過依然跪倒一片的村民們,難掩擔憂走到玲瓏身旁。
 
  「虎士郎。」玲瓏漾起更加燦爛的笑容,親暱地挨過去。
 
  「為什麼有血!」虎士郎注意到玲瓏的手掌血跡,又驚又訝地瞪向藤原泰造。
 
  「玲瓏大人並沒有受傷,那是第九位旅人的血。」泰造擺手指向不遠處的雙頭鷲玩家屍體。
 
  「旅人不是只有八位?而且為什麼看起來已經……算了,這邊交給你處理,我帶著玲瓏回去。」虎士郎說。
 
  「沒有問題。」泰造說。
 
  「不好意思,驚擾各位了。」虎士郎嚴肅朝向四周頷首致歉之後就牽住玲瓏的手,拉著她準備返回神祠。
 
  「等等。」玲瓏說完就反拉著虎士郎小步走到夏羽面前,開口詢問:「妳的名字是什麼?」
 
  「我的名字是夏羽。」夏羽謹慎地說。
 
  「夏羽……夏羽……」玲瓏輕聲重複唸了幾次,努力記住。
 
  「告辭。」虎士郎再度頷首,強拉著玲瓏離開戶外集會所。
 
  直到八劔虎士郎與玲瓏的身影消失在主要道路一端,原本跪倒在地的百多位村民們才緩緩站起身子,或是對著凍紅的掌心呵氣、或是縮著身子摩娑手臂,視線卻是交錯落在藤原泰造和秦樓月等幾名玩家身上,神情依舊不善、殺氣騰騰。
 
  「──已經說過很多次了,這幾位旅人的哥哥姊姊都是客人!當初靜子依照玲瓏姊姊的神諭,前往村子外面找到他們,偏偏大家都不肯相信……現在玲瓏姊姊當面講了,總算願意相信了咧!」靜子突然打破沉默,雙手插腰地朗聲說。
 
  在玲瓏的指示之下離開村子找人是什麼意思?玲瓏早就知道會有玩家參加遊戲嗎?李少鋒更加疑惑,卻很快就反駁這個猜測──在轉移到遊戲場所的瞬間,所有玩家都提氣警戒,即使沒有氣息衝突也有出現劇烈的氣息波動,習武練氣的遊戲住民該都能夠察覺到異狀。
 
  換言之,要嘛玲瓏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當場就吩咐因為白羽職務住在神祠的靜子妹妹前往村外道路;要嘛其實是八劔謙司、八劔虎士郎注意到不對勁,假借玲瓏的名義讓靜子妹妹去找人……從剛才玲瓏有些文不對題的反應判斷,應該是後者。李少鋒做出結論。
 
  「玲瓏姊姊的客人就是村子的客人!」靜子再度重複。
 
  「……就像俺孫女講的這樣。方才玲瓏大人親口說過了,這幾位都是村子的客人,千萬不可怠慢。」泰造沉聲補充。
 
  下個瞬間,原本肅殺緊繃的氣氛蕩然無存,每一位村民都擺出和藹可親的態度,笑臉迎人。
 
  李少鋒卻只覺得毛骨悚然,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有辦法在短時間內出現如此劇烈的轉變,接著轉頭望去,隨即發現原本倒在戶外集會所的雙頭鷲玩家屍體已經消失了,也不曉得是村民移走了還是萊昂涅爾在離開的時候順手帶走了。
 
 
 


創作回應

Ddpaul
太好了,玲瓏「相信」大家,那麼基本可以肯定她是反派了。
2021-10-22 20:45:35
佐渡遼歌
XDDDD
2021-10-22 20:46:59
Ddpaul
少鋒直接摟著他的白髮老婆去找八劔虎士郎炫耀,哼~我跟她可以,你和玲瓏可以嗎?
2021-10-22 21:02:04
佐渡遼歌
亂開分支劇情wwww
2021-10-22 21:07:20
你艾希我吶兒
大魔王要現身了嗎 不要是玲瓏啊~
2021-10-23 02:11:33
佐渡遼歌
還請期待!!
0w0
2021-10-23 11:01:47
Ddpaul
活物離開遊戲的關鍵應該還是在十書,沒準第二次教團襲擊就有外星生物助陣了,另一個關鍵應該就是李少鋒了,反正到時候等第二位襲擊,看少鋒大展神威⋯⋯
2021-10-23 15:00:13
佐渡遼歌
是的呢,這個確實是一個會劇烈影響所有層面的關鍵XD
至於究竟會在何時發生呢......
2021-10-23 15:03:58
oVo巴爾坦星人
好奇問一下你巴哈名稱的由來?
2021-10-23 15:33:41
佐渡遼歌
遼歌是取「在遼闊原野高聲歌唱」的意思
佐渡是因為角色形象是狸貓,取日本三名狸根據地當中的佐渡島
乃是団三郎狸樣旗下的毛球XDDD
2021-10-23 17:33:0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