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5-青年梅爾的思念-1

湛藍琴海 | 2021-10-22 19:27:10 | 巴幣 82 | 人氣 5467


  ──任何的善意或付出,都不是理所當然的。若將善意或付出視為理所當然,可能會錯失許多應有的幸福。



  「謝謝光臨。」

  一如往常地,我又送走了一名顧客,等待下一位顧客的來臨。

  這就是我的日常,身為魔藥師,經營魔藥工坊的日常。

  我喜歡這樣的日常嗎?談不上喜歡,但這樣的日常確實很安穩。不再像以往做旅行魔女時四處漂泊,沒有「歸屬感」,只是無根浮萍,孤獨地漂流。

  ……或許曾經有一度,出現過一點歸屬感,那時候的我還曾不自覺考慮,在「那個國家」定居下來。打破身為旅人的戒律,對當地的風土民情產生了留戀之情──但那都成為過去了。

  過去了。

  再也無法回去,也不願回首的過去。

  那一切,早已溶入記憶的洪流中,獨剩雜質徐緩地沉澱心底。

  在心河中隱隱作痛。

  如今,也只能若無其事地活著。若無其事地,活著。

  回到成為旅行魔女前的生活──不過這也只是表面而已。終究是回不到,「旅行前」對未來充滿憧憬的生活了。

  現在的我,只是回來盡自己的責任而已。

  期待、憧憬、展望,乃至未來,都成為虛無縹緲的名詞了。

  畢竟無論如何努力,終究會化為虛緲的夢。

  甚至是,噩夢。

  揮之不去的痛苦噩夢。

  (因此我才會回到這裡啊)

  我也曾很希望,能夠遠走他方,讓「這裡」消失於記憶的洪流當中。

  那事實上,消失的是其它地方。

  現實總是與夢想背道而馳,曾經懷揣的期望,終會事與願違。

  (這就是命運的囚徒嗎?)

  即便不想承認,但事實勝於雄辯。

  我也不是希望自己成為消極的人,但滿腔熱血換來的是這麼深切的悔恨,這種事情,不想再重蹈覆轍了。

  (再也不想了,絕對)

  我只希望,不要再有人踏上我的後塵。就如母親那樣。

  (為什麼總是要親身遭遇了才會明白呢)

  我只希望,自己還能用僅有的能量,去給予他人溫暖。縱使無法再像過往那樣四處救濟,至少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去幫助有需要的人。無論是給予他們魔藥,還是心靈上的慰藉,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還是會盡其所能。

  就如我對查理斯、夏洛特,甚至是費雪學長,還有客人那樣。

  也不能讓他們察覺到,我內心的殘破不堪。

  不然的話,我就無法好好做一個稱職的魔女了。魔女應當是被人信賴的存在,若還要反過來被操心,那就失職了。

  何況,要是說出某些真心話,也會讓人感到失望吧。會被認為「原來妳這麼消極嗎?」、「原來妳只會出一張嘴嗎?」、「原來其實妳不是真心這麼想的嗎?」、「原來妳只是為了安慰我才會說那些嗎?」云云,甚至可能還會被認為很無情──比方查理斯跟夏洛特可能會認為我其實已經不再在乎他們,早已心有所屬了。但其實,不是這樣的……真的不是這樣的……

  只是連我自己都說不清楚,更別說說服他們了。正因為是這樣尷尬的處境,我才只能繼續戴著面具,武裝自己,與他們保持適切的距離。

  如此一來,自己就陷入更孤獨的狀態,也可能更容易被誤解。但別無他法,一旦拉近距離,只會更不知所措。即便有拉近距離的時刻,也只能如擦肩而過,此後仍踏上各自的旅途。

  縱使不再當旅行魔女了,我還在人生的旅途上前行。

  (只是猶若籠中鳥,無法展翅高飛)

  現在的我,只要盡好本分就行了──以魔藥師的身分。

  我從櫃檯起身,是時候繼續調製魔藥了。在下一位顧客來臨之前。


  「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什麼呢?」

  一如往常地,我保持微笑,迎接上門的顧客。

  這就是我的日常,身為魔藥師,經營魔藥工坊的日常。

  「不好意思,這裡只賣魔藥嗎?有沒有提供其它服務?」

  一名纖瘦高挑,擁有垂到胸前的墨藍長髮,綁長馬尾的青年,緩緩走到櫃檯前問道。

  「其它服務像是什麼呢?可以說得具體一點嗎?」

  我與墨藍長馬尾青年四目相接,他擁有一對與髮色相似的瞳眸,當中透映暗灰色的孤獨,紫藤色的憂鬱。即便都是黯淡的顏色,在相互交融後,也成為讓人望得出神的畫。

  「就是……能不能接受諮詢或委託之類的,就我所知,不是每間魔藥工坊都願意接受這種事……」

  他坐到我面前,壓低嗓音,垂下目光。

  「我知道,不過我這裡的話是看情況。偶爾會有些客人會來諮詢煩惱或是委託一些事項,若是在我能力範圍內的,我會盡力提供服務。」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我遇過很多魔藥工坊,都不願意接受其它服務。也去過很多委託所,或各種單位,它們也都無法解決我的問題……因此,雖然可能有點為難人,但我還是希望,可以的話請務必助我一臂之力……」他嗓音發顫:

  「雖然我的請託,可能真的有點奇怪……但是,那是我發自真心的願望。我想知道……『他』是否還存在。」

  「咦?」

  我赫然,這是指……

  「不好意思,這樣說可能有些唐突吧?我的意思是……有沒有方法,可以證明已逝之人還存在?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荒唐,但是……我總覺得有個很重要的人,明明已經逝世多年,卻覺得他似乎一直還在我的身邊……」眼前的長髮馬尾青年雙手交扣,抵住下顎:

  「我很確定這不是我的妄想。起初我也以為是錯覺,可是那感覺太強烈了,強烈到即便想說服自己『這只是錯覺』、『這只是我自己的妄想』,都沒辦法。自從『他』離世後,我就不時會夢見他,無論是美夢或是噩夢……原本只是想可能只是因為太思念他了,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樣也是很正常的。但是……」他黯然俯首,身子輕顫:

  「夢見他的頻率實在是太頻繁了,而且即便是清醒的時候,都還是會覺得時常會感覺到他的氣息。他似乎會對我說什麼,但始終聽不清楚……當我回應他的時候,他似乎會更努力跟我說話,但依舊聽不清他說的內容……我一直懷疑這只是幻聽,旁人也都是這麼說,覺得我瘋了。事實上我也覺得或許我早就瘋了吧。」

  他苦笑,我持續凝神靜聽。

  「可是我不希望自己是真的瘋了……我很正常,除此以外的一切都很正常。我還是能自理生活,辦事效率也一如往常。就只是可以深切地感受到,那個人還存在,還以某種形式存在……只是不知何故,似乎彼此相隔一道透明的牆,無法接觸彼此……我就在想,究竟是彼此之間真的有障礙,還是因為他是亡靈,才會無法交流呢?」

  他抬臉,眼神流露無盡的哀戚。

  「關於這個,您之前有找很多人求助吧,他們是怎麼說的呢?」

  先參考一下其他人的說法吧,雖然我有大概的想法。

  「他們有些認為是錯覺,有些認為是妄想,更過分的有直接指控我是在鬼扯的。也有人認為可能真的是『亡靈』,但一般而言亡靈一般人是感知不到的。尤其是像我這種不會魔法的凡人。對一般人而言,亡靈只能引發『現象』,比方災害。不太可能會是這種形式……況且,退一百步來說,即便我這個凡人能夠感知到亡靈的存在,也應該能直接跟他心意相通,可是又辦不到,才會如此弔詭……」

  他眨眼,扶住前額。

  「我明白了,雖然是什麼情況還不是很確定,不過可以討論看看,這可能要花點時間。我去泡杯茶,到那邊慢慢聊吧?」我指向櫃台附近的待客桌:

  「我可以暫時打烊,聊完後再開店就好。」

  「咦?這樣沒關係嗎?會影響到魔女小姐做生意吧?不用做到這地步沒關係的──」

  「別客氣,看您這麼煩惱,這可能也是有機會解決的問題,花點時間就能解決的話很值得的。」

  畢竟也不是第一次這麼做了。對於有需要的客人,這麼做根本無傷大雅。何況有些還會給諮詢費或委託費(或多買些魔藥)。當然我不會每次都要求收費,通常是客人主動提出的。

  「真的嗎?魔女小姐真是個好人,太感謝您了。」

  「好人」這個詞彙對現在的我而言很沉重,沉重到負擔不起。只是我也無力反駁,因為可能只是客套話,或即使是真心話,也可能會因為反駁而導致更多恭維的話出現,這只是讓自己更加無力而已。

  「怎麼了嗎?看起來臉色很凝重。」

  「沒什麼。請問要喝什麼呢?另外該如何稱呼您?」

  我若無其事地轉移話題,不過也確實該問對方的大名了,畢竟要深談一段時間的話,知道客人姓名是有必要的。

  「我名叫梅爾‧達斯汀,稱呼請隨意。那魔女小姐呢?方便透露芳名嗎?」他又補充一句:

  「魔女小姐剛才有問我要喝什麼吧?我喝什麼都可以,或不招待也無妨。願意聽我說,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沒關係,不用這麼客氣。那玫瑰花茶可以嗎?」

  「當然可以,謝謝魔女小姐了。」

  「不會。」在走進廚房前,我回身:

  「我叫做克勞迪雅‧舒瓦茲,稱呼請隨意吧。」


  「因此,現在就是要確認,達斯汀先生感覺到的『他』到底是亡靈,還是自己的錯覺吧?」

  我放下茶杯詢問。

  「是的。只是之前求助無門,無論是飲用魔藥,來治療自己的『幻覺』,或是想方設法去證明『亡靈』的存在,都沒有結果。因此才會覺得這麼棘手,也知道這可能很為難舒瓦茲小姐,但……」

  「沒關係,我會盡力協助的。說不定這問題也不用二分法,或許有其它可能性。這樣思考的話,可能能夠找出破解之道。」我舉起茶杯:

  「首先,可以告訴我,達斯汀先生口中的『他』是哪位嗎?這樣我比較能夠理解可能的情況,像是他的身分,跟您的關係,以及會不會魔法之類的。」

  「好的,『他』是我年少時服務的貴族少爺,我曾經做他的管家六年。因此跟他關係密切,也很了解他──不敢說完全了解他,但他的生活大小事,以及性格為人,是瞭若指掌的,這點我有自信。」他啜飲一口玫瑰花茶後補充:

  「他不會魔法,這點我很確定。也正因為他不會魔法,才會讓這件事更弔詭。會魔法的話,就會多出更多可能性了吧。」

  「了解。那方便的話,願意多談一些跟他相關的事嗎?讓我方便了解狀況。」

  「當然沒問題。不過該從何說起呢?說越多越好嗎?這樣的話會說來話長,這樣也沒關係嗎?」

  「當然沒關係,說越多資訊就能越多,也才越有機會解決問題。」

  這是事實。並不是我想刺探他人隱私,我對他人的故事,其實沒有那麼大的興趣,畢竟我聽過不少了。只是為了解決問題,也會有耐心地傾聽。

  「好的,那就且聽我娓娓道來吧。不過為了讓舒瓦茲小姐更了解整個來龍去脈,會從跟少爺相遇前說起,可以嗎?」

  「可以,請說吧,洗耳恭聽。」

  我與他四目交會。

  「好的,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他的態度之恭敬,讓人深刻感受到不愧是做過貴族管家的人。

  「這一切,都要從我的出身開始說起──」



  恢復連載了,也開啟新的篇章,邁入新的階段了。由於只是開頭,就不希望放太長,因此這小節的內容就拆分成兩半,另一半放到5-2了。但該章跟前面章節同樣有好幾小節,並不是只有兩小節而已喔XD

  這樣看下來,可能會很像是女主角克勞迪雅面對各種疑難雜症(解任務)的單元劇形式,這邊可以先說不盡然。目前是打算持續走單元劇形式沒錯,但每一章都會盡可能嘗試不同的內容,也比較不會有固定的角色(前三章的主角查理斯、夏洛特、費雪的出場率視情況而定),這也勢必要創造更多角色,對一向不喜歡寫大量角色的我而言會是一大挑戰。

  我一向不喜歡角色太過複雜,除非有必要,不然我會盡可能讓角色單純化,盡可能不要有免洗角色。當然有時故事中不太可能完全沒有功能性角色,如果有,也盡可能不要有太強烈的存在感,以免產生戲份多卻缺乏刻劃,只是推動劇情的工具人的情況。

  大抵如此,現在只是為新篇章拉開序幕,下回才會慢慢進入正題喔~

  P.S:這章標題是致敬《少年維特的煩惱》,應該滿明顯的吧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
2021-10-22 19:38:17
湛藍琴海
不會
2021-10-22 19:39:21
露娜・葉特
二香~
2021-10-22 23:04:37
湛藍琴海
恭喜~
2021-10-22 23:23:05
東堂隼人
克勞迪雅萬事屋開張![e12]
2021-10-22 23:34:28
湛藍琴海
哈哈大概會被調侃魔藥工坊(X)萬事屋(O)了(X
2021-10-22 23:50:29
戒子
已經閱讀完畢,我覺得上半場可能就是八個字形容:一懷愁緒,幾年離索,留下來的最後一個人其實是挺無助的,這樣一位妙齡少女遭逢難以接受的變故,靜靜想、人生其實都是這樣的,誰不是一邊破碎一邊前行呢...克勞迪亞開場就有一股勁在那繃著,然後她沒關係、她沒所謂、她能扛下去,但是..你知道嗎~就越是這樣的人,你知道她的經歷,你才會心疼她,另外,無論是夏洛特、查理斯、還是費雪學長,他們所有的角色,都是相對比較完美的結局,只有克勞迪雅這個角色被迫而終...無獨有偶跟他母親走上相似的道路,難道這就是治癒術所帶來的詛咒嗎!?(驚
新章有個好開頭,期待琴海大大賦予角色後續發展囉~
2021-10-24 02:48:29
湛藍琴海
妙齡少女嗎?她回來時已經二十五歲了(二十歲開始旅行,五年後遭逢變故+歸鄉),完全說不上是妙齡少女啦。不過無論幾歲,遇到那樣的事情都是令人心疼的。

克勞迪雅確實踏上了母親後塵,但母親至少遇到了真愛,在異鄉開始新生活;克勞迪雅卻連個伴都沒有,比母親更加孤獨寂寞吧──說不定還真是一種詛咒呢?

感謝戒子期待了><
2021-10-24 23:00:4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