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四期創作】防禦建設的幕間

大道寺羽風 | 2021-10-22 18:17:24 | 巴幣 38 | 人氣 131









日期:____年__月__日。
地點:中央聯邦相對地理位置西方,狩獵森林、梵亞斯聖森哨所附近、外圍兵器庫。


D.H.安靜地操作著手中的平板電腦、監看著派遣出去的機器人的作業進度。遠處傳來了一陣陣林木倒下的撞擊聲、作業機具的切割聲以及不時摻雜其中的南方武器與什麼在交火的聲響。

自突破結界且與那些埋伏在外的畸形生物交戰過後,隨團至此的他一直常駐一個觀念:那些破格程度的敵人永遠有辦法能算到你的下一步。故,在這外圍兵器庫安頓好沒多久後,他便派遣車上的機器人與改裝的作業機具前往林中砍伐木材供自己使用。D.H.猜得到同隊的某部分義勇軍會打軍械庫中的那些裝備主意,而不太喜歡這類取巧途徑的他選擇以自己的方式募集需要的資源。

木材,是除了直接取用兵器庫中資源外,另一種建構防禦工事的途徑。經評估過堅韌度足夠且粗略加工過的木材,可以搭建成拒馬、木牆、瞭望塔等較為基礎且物理意義上強度一般的防禦建物。D.H.認為它們只要能做到『拖延』這一目標就足夠,並不奢求能將那些畸變的噁心存在完全阻擋在外。

除了那些木造的防禦建物,D.H.也計畫鋪設一片地雷區,藉以的增加拖延敵人腳步的力度。當然,他得製作好警告標語,好提醒那些與他同隊的傢伙們『別踏上這片地雷區』……若是有人不長眼、造成不必要的犧牲,他也莫可奈何。

而剩下那些強度不足以搭建防禦設施的木材、砍伐後被強硬挖起的樹根樁、殘餘的枝料等,都被送進了裝甲車中、其中一間設有『煉製爐』的區間中,送入煉製爐裡、以原子等級的加工煉造出其他元素的原始材料,如鐵、銅、鋁等金屬。


由於是機械與人工智慧代勞,除了一些細節事項外,D.H.基本不用煩心太多事情……除非義勇軍裡有誰跳出來指著他說「嘿你小子砍樹砍過頭了」或是借其他的名義來找麻煩,不過他根本不擔心這類事情,在這個團體裡他幾乎沒什麼存在感。


不過她不一樣。

身分地位名氣天差地遠,她是十分受到矚目的。

也許不用擔心,又或是……得稍微留意一下?




在輾土城與聖森哨所之間的旅途中,D.H.以保養維修的名義收回了在她手上的小型無人機,而這個東西現在對他而言,就像一個『潘朵拉之盒』那樣……它表面上沒有啟動,卻在暗地裡錄下了許多東西。

內建的儲存空間夠錄下好一段時間的聲音紀錄了。在他沒有注意的期間有多久?義勇軍前去討伐戰爭之災的旅途有多長?而且還是全無損品質,嗯……

那隻小無人機的錄音檔案交給了車載AI去解析,他暫時不想去動那玩意,然後換上了另一隻衛護好的同型號小無人機,準備交給她帶在身旁。




D.H.離開裝甲車,來到義勇軍的駐紮處。隨處可見冒險者們試圖從這個兵器庫裡搜出點物資,不過就他看來,要找到好東西可能比較困難,梵亞斯人在撤回他們的聖城時肯定會將絕大多數品質較為良好的東西都帶走。

留下的東西估計也只比垃圾好一點,對他而言雖然也不是不能再利用,但他不想費神跟這些人們爭奪。

他不打算說些什麼,直接繞過了這些冒險者們,前往駐紮點的一個休息區。在那裏,青歲正與她熟識的同伴們聊著天。話語之間,她瞥見到自己的伴侶正朝這走來,於是舉起手向他揮了揮。

旁邊有人在,他不想多待,於是上前向她與身旁的人致意後,將小無人機交給了她,並在她耳旁低語:「妳跟他們聊完,就回來跟我單獨聊點事吧。」

「……欸?」

也許是太過突然,這讓她愣了一愣。而他又接著:「如果妳不想也行,因為我只是想知道妳之前在南方發生了些什麼事而已。」

話畢,他隨即抽身離開,窩回裝甲車的駕駛座裡等待。




他閉起眼,休息與等待並行,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才幾分鐘吧,但等待著的每一分每一秒,就像過了好幾年那樣漫長。

要有耐心。他如此告誡自己,儘管他不是很樂意等待。而且也許,她很有可能不想回來了也說不定。

然在『她在前往南方的旅途中必定發生過什麼』的前提下,不來只表示了她隱瞞著什麼事情不願讓自己知道:而回來了……她真願意對自己坦承?

他睜開眼,掏出手機瞥了一眼時間。

與此同時,鎖定畫面上彈出了一條提醒:

 >user.unknown:hi?




「……嘎古里德。」一見手機彈出這麼一條怪異的訊息,他反射性地向車載AI下達指令:「反向追蹤一下,有人知道我的加密通訊碼。」

指令下完,他點開那則提醒,隨即跳出了一個像是純文字介面的視窗,方才那條提醒上的訊息就顯示在那。他皺眉思索了幾秒,才開啟了螢幕小鍵盤輸入回應:

 >user.d_h_:你**誰?老實招來,不然我親自去找你,並在你腦袋上開個洞。




暴躁的語句送出後,一旁平板電腦便彈出了車載AI的偵查結果:對方離自己很近,幾乎能確定不僅是義勇軍的一份子、同組成員之一,而且……同時也能判斷是他所屬組織或它旗下相關組織的其中一員。

為什麼能如此篤定的判斷?因為他知道這種通訊方式只有在他所屬的組織裡會用,運作機制也僅有組織裡的人才知道。所以,這傢伙為什麼會在這時聯繫上自己?稍後他便獲得了解答。

 >user.unknown:別這麼緊張,我跟您算同個公司的,而名義上您算是我的上司。叫我庫蕾茵塔就好。




同公司?是那研究所?還是它旗下的其他公司?D.H.一時之間無法判斷出什麼,只得繼續聊下去好探明對方底細。

 >user.d_h_:庫蕾茵塔是吧?我是你名義上上司是吧?那我應該『不』具備相關權限來命令你不准接近我與不准與我聯繫,對吧?
 >user.unknown:當然不行……啊,看樣子你相當了解自己的情況,那就好說了。
 >user.unknown:雖說職階上您算是我的上司,但上頭說過您並不具備相關權限,只是要讓你便於單獨行動罷了。
 >user.d_h_:所以,你們是來幹嘛的?
 >user.unknown:參與,以及必要時進行輔佐。像這樣世界等級的災害,豈有我們不參與的道理?
 >user.unknown:雖然,我們參與的人員多半也只能以個人名義摻進這啥子的義勇軍……
 >user.unknown:至於輔佐部分,則是上頭交代如果同在一隊伍裡的話,必須盡可能去協助您的一切行動……並確保您的生命安全。
 >user.unknown:不過在戰爭之災後,恐怕是很難確定您在不做任何事情的狀態下也能繼續活著的吧……










所以,這崽到底來幹嘛的?閒閒沒事來騷擾我?就在他準備回應『喔好喔謝謝你這不中用的輔佐人員』並關掉通訊畫面前,又跳出了訊息:

 >user.unknown:不想知道嗎?您的伴侶在南方征程時發生過的什麼。




他頓了一頓,心想那時原來也有誰過去了?思考幾秒後他又回應了一下:

 >user.d_h_:沒有必要。
 >user.unknown:真的沒有?
 >user.d_h_:等會兒她會說的。現在別再來騷擾我,不然我親自過去找你並在你頭上多打幾個洞。
 >user.unknown:呵呵……好啦,別這麼暴躁嘛名義上的上司大人,小的這就不再騷擾您了。
 >system.messenger:通訊已中斷.







隨著通訊結束,一旁的反向追蹤也隨即中斷。他嘆了口氣,收起手機的同時,裝甲車副駕駛座的車門也被打開了。

D.H.望向他那剛爬上座位的伴侶,輕輕開口:

「那麼,妳現在願意告訴我嗎?親愛的。」

(待續?)



中文字數:2277

創作回應

小洛
下地獄的時候......裝甲車開得進去嗎XD
2021-10-31 19:56:06
大道寺羽風
之前西方行時有把裝甲車變成公事包隨身帶著喔,所以大致上沒啥問題
2021-10-31 20:02: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