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61)

戴斯蒙 | 2021-10-22 17:07:42 | 巴幣 1702 | 人氣 189


  「雷瓦丁!你先離開!我們擋住他!」

  劍鬼跟其他人站到了前方,想擋住我?那就試試看吧!

  我不是劍鬼的對手,所以就讓侵蝕種去對付劍鬼,而我對付其他的人應該是沒問題的!

  從侵蝕種身上跳下,爬行者對上了劍鬼,而我則是對上了其他理想鄉的成員。

  侵蝕從我手中浮現而出,在看到侵蝕變成刀砍斷我的脊椎後我就有了一個想法,是不是能將侵蝕變成武器呢?雖然只是想想,但侵蝕真的配合我的想法弄出了一把劍......咦?等等,這不是我舊的那把劍嗎?而且並不是全黑的,這是怎麼一回事?

  不管了,之後再研究,握緊了我熟悉的老夥伴,對著第一個敵人就砍了上去。

  兩把劍相交,但卻沒有傳出金屬的撞擊聲,侵蝕就如預料一般的順著接觸的地方爬了上去,但對方的反應非常快,一瞬間就放棄了手中的武器,這時候旁邊的人揮動了武器,我逼不得已只能向後退。

  「小心點!不要跟這傢伙的武器接觸!會被侵蝕的!」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他能控制侵蝕?」

  「不知道!但注意點!我們還不能在這裡前往理想的世界!」

  他們紛紛的跟我拉開距離,但看著越來越遠的雷瓦丁背影,我沒有時間慢慢的跟他們耗!於是我朝著他們衝了過去,就算他們想要繼續拉開距離也沒關係,只要能突破他們的包圍就好了!

  但當我這麼做的時候,就會有人走上前,他不會跟我的武器硬嗑,而是圓滑的直接攻擊我的身體......不得不承認,實力相差太多了,雖然動作跟得上,但是技術卻跟不上。

  當雷瓦丁的背影消失在遠方後,我的身體也多了好幾道正在緩緩癒合的傷口。

  現在......我跟他們保持著一段距離。

  難道只能靠侵蝕種在與劍鬼的戰鬥中取勝來得到破口嗎?但是看了一下那邊的狀況,似乎不太樂觀的樣子,劍鬼正壓著侵蝕種打,如果不是因為是侵蝕種而是真正的爬行者在跟劍鬼對戰的話,感覺爬行者早就輸了。

  必須要有破口.....要有破口......如果有第二隻爬行者的話......

  這時候,侵蝕給我傳送了一個訊息,在這附近......這附近有理想鄉的機器!

  鎖定了機器的位置,我朝著爬行者衝去,理想鄉對於我的行動感到很奇怪,但也沒有阻止我,來到爬行者附近的我被牠的尾巴緊緊纏繞住,緊接著朝著機器的方向將我丟了過去。

  慢著!等等等等等一下!如果可以這樣做的話,為什麼不一開始就這麼做,直接把我對著雷瓦丁丟過去就好了不是嗎?

  在我體內的侵蝕沒有回應我,但總覺得感覺起來他似乎有點尷尬,沒想到這件事情,不過算了,直接把我對著雷瓦丁丟過去,大概也會受到嚴重的傷害,雷瓦丁還是能跑掉,沒丟似乎才是對的。

  正在我這樣思考的時候,我的身體撞破了牆壁,強烈的疼痛席捲了我的全身,骨骼碎裂的聲音充滿著我的耳朵。

  碰碰碰!在地上滾了三圈,看著我扭曲的不成樣子的雙手,真的覺得我對於疼痛的耐性越來越高了。

  很快的,我的傷勢就恢復了,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這時候我才發現有兩個人倒臥在血泊之中。

  看起來應該是我進來的時候剛好砸在他們身上,不知道死了沒有,但不用去管也沒差吧?待在這個機器旁邊的,也只會是理想鄉的人。

  於是我啟動了機器,有上一次擴展侵蝕的經驗,這一次速度快多了,但是身體上的疼痛還是依舊,並沒有因為速度變快而跟著減少。

  眼看著侵蝕的大小差不多了,我正要招喚出下一隻爬行者的時候,體內的侵蝕給我傳來了警告。

  他講的意思很明確,如果再控制一隻爬行者,那麼我的身體跟靈魂負擔將會到達極限。

  不過就算是這樣,我也必須招喚出來!

  巨爪從侵蝕中探出,同時,我的身體表面也出現了大量的裂痕,鮮血像不用錢一樣的噴出,不過這不是問題,天罪說過就算我的身體灰飛煙滅,我也能在某處重生。但問題在於靈魂,這個我完全不了解的東西上。

  而這大概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靈魂的存在。

  那是來自於別的地方的疼痛,我能清晰地感覺到疼痛並不是來自於身體,而是來自於其他地方,來自一個存在,但是我卻不曾注意到的東西上頭。

  那就是靈魂嗎?

  新的爬行者從侵蝕中出現,這隻比起第一隻來說有著肉眼可見的體型差異,不過沒關係,剩下的那些理想鄉成員並不是劍鬼,有這隻的話應該就能突破了。

  那麼走吧.....咦?奇怪?我的身體怎有種不聽使喚的感覺?

  重新捏了捏手,應該是錯覺吧?

  跳上了爬行者的頭,像著剛剛戰鬥的地方而去,當劍鬼看到我又帶了一隻爬行者來之後,他沒有絲毫猶豫,馬上就做出了判斷。

  「所有人!分散逃亡!」

  然後全部的理想鄉成員就鑽進了巷子之中,就連劍鬼都不例外。

  他們乾脆的舉動讓我徹底的傻眼,但這是個好機會,我可以繼續去追雷瓦丁了。

  再度讓侵蝕種鎖定雷瓦丁,兩隻爬行者一同朝著城外趕去,但不知道為什麼,疼痛卻越來越劇烈了,意識也......

  可惡!只要再撐一下就好了!

  我們衝出了大門,不過這樣說不太正確,因為大門不夠大到讓爬行者通過,所以我們是直接跳過了圍牆......

  感覺到了,雷瓦丁就在森林裡面......

  但就在要進入森林的前一刻,我的意識就......

  快不行了......

  隨著意識的模糊,兩隻侵蝕種也停下了動作,並且化為一陣黑煙沒入了地面。在侵蝕種消失之後,意識便不再繼續模糊,反而開始好轉了起來,只不過現在的我什麼事也不能做,身體不聽控制......

  「我很驚訝,你竟然能控制侵蝕,這是我們一直以來想要辦到的事情,但卻一直做不到。」

  雷瓦丁的聲音傳來,他慢慢的從森林中走了出來。

  「想必那些人,對你應該會十分的感興趣吧?不過有著生命教會的庇護,他們應該也不敢對你怎樣。」

  「雷瓦丁.....」這是我好不容易擠出來的聲音。

  「施提芬......看到你的樣子後,我決定跟惡魔進行交易。」

  他從口袋中拿出了兩個東西,然後丟到了我的面前。

  「之後我的願望將會實現,但不是經由理想鄉,而是惡魔之手......施提芬,我們下次再見了。」

  雷瓦丁說完後就轉身離開走入了森林之中......他什麼意思?意思是他要背叛理想鄉嗎?

  阿不行.....我的頭好昏.....我需要.....需要休息一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