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ode:/Another》--File/:Earl 41 :Going down

十三屋 | 2021-10-22 16:00:02 | 巴幣 2 | 人氣 21




>>繼續播放;

>>Time:E2020/04/27,08:00 a.m,,地點:美國雄聯合總部地下10樓 ,鏡頭擷取:「目標」隨身攝影機:


「是嗎?」

他一說完,他輕輕彈了個指

剎那間,我感到一陣不自然的外力正把往上拉,一切ㄉ這麼的快速且錯手不及,即使我不管如何使用能力試圖讓自己停下

但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切換鏡頭中...;


「搞......搞什麼,我回來了?」我迅速撫摸著自己的身體,確認自己是不是還在意識之中,經過一小段的確認後,我確定回到了真實

「嘿!小老弟!你事情有沒有辦好阿?他怎麼還這麼激動?」奧普一邊壓制一邊詢問道

「等等,我還在釐清一些事情」

還沒回過神來,我們的腳底下就已經出現了傳送門,一切都來不及反應,我們三人就這麼落入送門之中,直直的掉落了下去.......

在墜落之前,我似乎能聽到有人在與我說話

「劇情還沒結束......還不能休息喔......」

*********************************************************************************************************


我們墜落足足長達一分鐘有,在過程中奧普依舊在跟殘傷扭打著,而我則是在思考剛剛的事情,之前所體驗的一切是多麼的超出常理,竟然能把身為同樣「超出常理」的我強制讓我離開,看來對手並不簡單

不過現在的重點是,我們正在通往哪裡,還是對方是不是試圖將他們永遠的關在這裡....


「喂——小老弟,現在是什麼情況阿?」

「就算你問我,我也不太知道阿!」

「既然你還不知道的話,那能不能幫個忙一下,你也知道殘傷的力氣比我大很多」奧普一邊與殘傷扭打著一邊說道

「嗯,我差一點就忘記他的事了,我來幫你一下」

正當我飛過去幫忙之時,我剛剛的問題有了解答,我們的正下方出現了亮光,也就代表出口開了!

「你看出口開了!」我指著出口大聲叫著

「你對於我們降落的問題,你有甚麼想法?」

「我還沒有想法,不過我相信我的身體能承受衝擊」

「我有更好的辦法,要不要試試?」奧普得意地說道

「說來聽聽」


說完,我們迎面墜落到白光裡...

*********************************************************************************************************


碰!

轟然一聲,我們很顯然出了傳送門,雖然我們弄出極大的聲響,但我們絲毫沒有受到傷害,其原因就在於奧普的點子上

是一個非常爛的點子

他的的點子就是,愛她和我的協力制服下,將殘傷墊底,而我們站在他的背上,結果就是殘傷讀自一人以面著地,雖然他整個人陷進地面,但他人沒事,他只有受到猛烈的衝擊而暈了過去
,這點子唯一的優點就是讓我們省了一口氣

我從殘傷的背上跳了下來並觀望四周,這裡兩旁都有著數間高課技欄杆作為門口的房間,一共有上下兩層,不過放眼望去每個房間都沒有人在裡面....


「這裡....是哪裡啊?」

「啊......我們竟然來到了這裡啊!」奧普一邊搔著頭一邊說道


>>切換鏡頭中....;

>>已定位....;

>>Time:E2020/04/27,08:03 a.m,,地點:美國雄聯合總部地下20樓 ,鏡頭擷取:樓層攝影、「目標」隨身攝影機:
 
 
「我們竟然來到監獄了」
 
「監獄?為什麼美國雄聯合總部會有監獄?」
 
「是『暫時性』監獄,我們通常都把一些難處裡的犯人在審判之前會把們暫時關在這裡,越危險的犯人會關的越下面,這裡只能算是『輕微』等級的地方」
 
奧普在我身旁解釋道,聽他解釋完我也才想起之前的武裝部隊的奘提過這裡底下有監獄來著,部過現在還有另一項問題——
 
為什麼對方要把我們帶到這?
 
 
「是.....是誰在外面....」
 
一股虛弱的聲音從其中牢房裡傳了出來,聽到聲音我跟奧普先把問題擺一邊,前去聲音的出處所在的牢房查看
 
聲音所在的牢房,裏頭正有一個人躺在門後的床上,那個男人穿著英雄服倒臥在床,他的面容看起來十分憔悴,像是好幾天沒吃飯似的,直到我們在門口前時,他才慢慢地把頭超我們這邊看去
 
而從他的衣服樣式來看,我跟奧普都知道他,尤其是奧普最為感驚訝這個人怎麼在這,畢竟眼前這個人可是時常見到的人
 
眼前的人正是紫火,雖然我們都很好奇她人怎麼會在這裡
 
 
「紫火?你怎麼會在牢房裡面?」
 
「耳熟,這個聲音是奧普?抱歉我沒有眼鏡跟面罩我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
 
「痾.....雖然沒有眼鏡,但是床底下的東西好像是你的面罩」我指著他的床底下說道
 
紫火在我的提醒下,伸手往床底下搜索一番,最終摸到面罩後便戴上,此時他的視野突然變得一清二楚
 
「謝謝,這下我可看清楚了」
 
「嘿——老兄,身為英雄的你麼會在牢房裡?」
 
「不是很清楚,我只記得之前我人在事務所裡,接著......接著山靈來到事務所裡.....然後....我就記不清了...」紫火一邊摸著自己的太陽穴一邊回憶起事件的經過,不過從他痛苦的表情來看他的回憶並沒有很成功
 
「啊哈!這下可以證實網路的陰謀論是真的了!」我在一旁捶手叫道
 
「什麼陰謀論?」兩人不約而同的問
 
「就是紫火三人當天失蹤之時,所遭到破壞的事務所各有不同的特徵,比如說紫火的就是有大量樹木長出,而且你剛剛也說了山靈也找過你,正好應證網友的猜測,你們分別遭到其他石超的襲擊,雖然相關文章已經消失了....」
 
「怎麼會,為什麼這種事要消去.....欸不是,話說你是?」紫火原本在低語著文章的是,不過似乎到現在他才發現我的存在
 
「我是.....」
 
「他是原先我們的任務目標」奧普比我搶先一步說道
 
「不合理,聽你這麼一說他確實是我們的目標,不過為什麼你們會一起行動?」
 
「這個....」
 
「他把我從洗腦中救出來,順便找出幕後黑手,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被人往下丟了好幾層」他再一次的搶過我的話接著說下去
 
「你媽媽難道沒教過你,不要隨便亂插嘴的嗎?先不管這個了,總而言之,敵人必我們想像中的強的多,我無法解除殘傷的洗腦,甚至將我踢出」
 
「合理,這樣就能解釋為何你們跟殘傷一起下來的」
 
「你還記不記得當時遇到山靈有沒有遇到什麼是?或許能成為線索」
 
「廢話,我當然還記得,我遇到山靈後就.......就......」
 
「就....什麼?」
 
隨著他慢慢的回憶,他的表情也逐漸猙獰了起來,這個畫面我好像見過,沒錯,就跟奧普一樣完全記不清事情的經過
 
 
「我.....想不起來,這怎麼可能?」
 
「不用擔心,這位也跟你一樣被刪除了記憶,看來對方真的不想透露自己的線索」我一邊說著一邊把頭轉向奧普說道
 
「但.....我有個問題,既然他能操控十超,那為什麼紫火被關在這裡?」奧普在被看著時突然問出這個問題
 
頓時間,氣氛突然安靜了下來,這時我想起那顆紅球說過的話
 
「那個人曾經說過,不是所有十超都在他的控制之中,也就是說紫火的狀況跟奧普一樣可以從操控中救出?」
 
「當時,你怎麼把奧普就出來的?」
 
我簡單說明了一下我拯救奧普的情況,聽完我所說的事情後紫火諾有所思的思考著
 
「有趣,也就是說對方對智商不高、且四肢超出常人的生物無法控制」
 
「喂!」
 
我們沒有理會奧普的反駁,而是繼續解釋敵人的能力
 
「那為什麼敵人沒洗腦在你身上,在我看來你沒有一點有跟奧普符合的」
 
「我就當你是在誇獎我好了,我想他沒能成功的原因有很大的可能是因為我的能力所致,我的火焰本身就有著多種公用,同時也有著淨化的作用,可能就是這一點」
 
「原來如此....」
 
這個話題終於有了一個像樣的解答,不過也沒有繼續下去,就下來的數秒內都只有安靜與沉默,因為依時間也想不到話題繼續說下去
 
 
「提問,所以你們能把我放出去了沒?」紫火不耐煩的問道
 
「喔!抱歉,我忘了這件事」
 
我向他道歉,並開始準備開起房門,不過這門怎麼開來著?
 
「我沒有鑰匙,我要怎麼開門?」
 
「很簡單啊,破壞他就行了」奧普在一旁叫道,同時也準備武器開始行動
 
「笨蛋,你忘記強行破壞的話,會啟動保衛系統嗎?到時候我們就只能被困在這裡,你們有沒有通行卡之類的」
 
「沒有欸——我的卡似乎在事務所裡」
 
「我這裡有一張,來自武裝部隊的隊長」我掏出之前拿到的卡說道
 
「這個也可以,用它幫我開門」
 
「了解」
 
說完,我便將卡準備接觸感應區,這樣紫火終於能被放出來,搞不好說服一下我們來能增加一名站力
 
不過事實證明,我把事情想得太美了
 
剛感應解鎖時,紫火突然雙手抱頭面目表情痛苦了起來,這種情況就像是我觸發了某種機關似的,一時間我跟奧普兩人不知道該做什麼,不過數秒的思考後我決定拉開牢房門,試圖用手觸摸他的頭
 
當我拉開鐵門的瞬間
 
 
「不!我想起來了!這是陷阱,他就是要讓你們開門,開門是一個信號,為的就是讓把我關在這裡的人埋伏你們!」
 
「你在說什麼啊,我剛剛看過這裏根本沒有人......」奧普非常有自信的說道
 
 
才剛說完,我們兩個就被一波無情的大火吞噬,而紫火提前一步退到牢房後才沒有到波及,而我們可就難說了.....
 
 
在一旁,從扭曲的空間中走出放出火焰的犯人——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