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23-在意與探訪(5)

漾彩星 | 2021-10-22 15:00:03 | 巴幣 2 | 人氣 51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笨蛋!」

  「好痛

  下一秒,不是嘴唇上的觸感,而是耳朵傳來放大好幾倍的斥罵,接連一股刺痛從頭上傳來。

  季月曦睜開眼,才發現宋楚桓不知幾時板起一張臉,不太滿意地望著自己。

  「學長,你怎麼彈我額頭啊?」她哀號數聲,輕揉疼痛處。

  「誰叫妳不懂得注意安全。」

  「什麼意思?」

  「唉妳知道一個女孩子獨自待在男生家有多危險嗎?如果對方是壞人怎麼辦?居然還說慶幸……咳!咳、咳咳!」忘記自己還在生病,宋楚桓話說得太急,喉間過於乾燥所造成的搔癢,令他不禁失禮地乾咳幾聲。

  「但是……學長你現在需要幫助啊。」聽聞這話,季月曦反而心裡苦悶,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錯什麼,「我真的很擔心你!」

  宋楚桓聞言,有這麼一瞬間睜大雙眼,半晌都說不出話來。他搔搔臉,輕嘆一口氣,最後修正說詞:「不是要怪妳,但妳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就獨自過來……」

  「才不是小事

  「啊?」

  「學長你才是,遇到事情總是什麼都不說,自己硬撐難道就比較好嗎?」

  「我……」

  「不僅之前,現在也是,明明一個人不可能做到完美,但你還是不願意向誰傾訴,去依賴誰。」

  頭腦一熱,季月曦忿忿不平的反駁,將內心話宣洩而出:「『別忘了妳不是孤獨的,身邊還是有很多在乎妳的人,不需要太勉強自己。』這是你告訴我的,忘記了嗎?」

  面對少女的話語,男孩沉默下來,沒想到當時為了鼓勵她才說的,如今居然全部反饋在自己身上。

  「為什麼你要獨自攬著這麼多的心事,你不信任我們嗎?」季月曦很是難受,她反問,又不自覺握緊雙拳,一陣心疼揪在心中,隱隱作痛。

  她知道,雖然眼前的男孩是個很厲害的人,非常靠得住,但說到底也只是普通男高中生,明明與一般人無異。

  年僅十八歲的少年,怎麼可能只靠自己就能把任何事情做到圓滿,一點煩惱也沒有?

  他並不是機器人啊!

  然而,宋楚桓久而不語,背對過去的身影實在猜不出心思,季月曦不敢再度開口,只是目光不時往他的位置飄過去,漫不經心閱讀剛才拿到的小說。

  隨著時間過去,靜下心來後,季月曦才冷靜回想剛才的狀況。

  對方還是病人,談論話題的時機是不是……不太好?

  明明不該刺激他,但又好希望自己可以變得特別,至少能讓學長依賴一些……

  時鐘的指針指向七點整,外面的世界絲毫不差,再次落下毛毛雨,耳聞雨聲,依舊沒有人開口說話,蔓延在空氣中的是一片靜默。

  「我、我幫你洗碗吧!」終究忍受不了沉悶,季月曦毅然決然蓋上書,湊近對方,準備拿起桌上的碗筷。

  「不用了。」

  她微微一愣,只見男孩又道:「時間不早了,妳也該回去休息,謝謝妳來看我。」

  突如其來轉變的態度,冷淡而直接,讓季月曦尷尬地縮了手。

  不知所措莫約三秒,男孩沒有再說話,她才裝作沒事般走回床邊,拿起書包,乾笑的說:「好、好吧,那我先走了。」

  「……月曦,對不起,把這些都忘了吧。」當少女伸手握住門把,一句細微的道歉從身後悠悠傳來,讓她不禁回頭。

  「咦……」

  宋楚桓露出一抹苦笑,非常淡,又非常苦澀,帶著抱歉,像是築起了高牆,有種很遙遠的距離感。

  簡單說出的幾個字,他的表情,都深深扎入心中。

  要忘了……什麼?

  是指探病的事、這個家、他說過的話,還是……

  沒有多做任何解釋,這份舉動到底包含多少涵意?

  她不知道。

  她對學長仍是一無所知,一點都不明白啊。

  忘記自己是用什麼樣的表情道別,季月曦離開了破舊房屋,於燈火下獨自站著,裹足不前。

  雨絲不知何時逐漸增多,很有節奏地打在住家屋頂上,雖然雨珠不大,卻十分綿密,就像一張毫無破綻的蜘蛛網,整個城鎮都被雨網覆蓋。

  抬頭又朝二樓大門看去,屋內的燈光已經熄滅,她再也沒有能幫上的事情了。

  這是她最不樂見的情況,卻也束手無策。

  輕嘆一聲,面對眼前的窘境,唯有無可奈何地轉身。

  「哇……妳是怎樣,淋成落湯雞又失魂落魄的,是想當鬼嚇人嗎?」

  走沒幾步,一抹嫌棄的女聲忽然出現,她抬頭,張琴雪正撐著一把傘,站在一公尺處的地方睨著自己。

  「琴雪?」季月曦愣住了,不可思議地望向來者,「妳怎麼會在這?」

  「我?不、不對,這不重要!我才想問妳,不是來探望楚桓學長?搞成這樣是怎麼回事啊?」

  聽聞他的名字,季月曦又把頭垂下去。搞成怎樣……連她自己也不懂。

  只是想走進對方的心,卻吃了一場閉門羹──而且還是挫敗到不行的結果,這是她始料未及的發展。

  她是不是沒有機會再去觸碰那顆心了?

  「嘖,就是這種模樣,才會讓人看了這麼生氣啦!過來。」張琴雪罵了一聲,連帶著不耐煩的表情,上前幾步,一手捉住季月曦的手腕,拖進傘中,並往反方向走。

  不到數分鐘,兩人走進一間便利商店,對方這時才鬆開手,丟下她開始買東西;季月曦則傻愣愣站在結帳台前方的休息區,表情依舊黯然失神。

  俐索地採購完,張琴雪又出現在眼前,她毫不留情的將毛巾丟在女孩頭上,在桌上放上礦泉水,拍拍自己肩上的水珠,隨後坐在她身側的空位上。

  「坐下啦,妳站在那一句話也不說,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

  「啊、嗯……」

  「真是的,我為什麼要做這些啊?」小小地嘟噥一句,張琴雪一手撐頭,對女孩的模樣感到無奈,更對自己現在的行動深思不解。

  其實好不容易跟張慎吾爭取到外出機會,本來只是想來看一下宋楚桓的情況,誰知道剛好撞見季月曦從屋裡出來,而且還是一副狼狽不堪的樣子?

  「我說,妳不是好好的去探病嗎?難不成發生事情了?」

  「是沒錯……」

  「啊?還真的?學長對妳做了……不對,妳對學長做了什麼?」

  季月曦欲言又止,抬起臉,碰巧對上張琴雪的眼眸,頓時想起之前的種種,這才像是恢復生氣,雙手合十的說:「啊!我要跟妳道歉,之前一直找不到機會,但我不是故意要偷聽的,真的……」

  「那個不重要啦!」張琴雪一愣,思路差點反應不過來。

  這女孩牛頭不對馬嘴的,忽然就蹦出語焉不詳的話?都什麼時候了,還跟她扯上次的事情?明明現在最想知道的,是她跟宋楚桓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啊,男女共處一室可是有很多想像!

  「但是──」

  「那我說我原諒妳了,也不會再避開妳,這樣可以了吧?趕快繼續說。」張琴雪揮揮手,輕描淡寫的將事情一筆勾銷,又示意對方快點講下去。「還有,妳先把那顆溼答答的頭擦一擦,不然影響到打工,我就麻煩了。」

  「好、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