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四集第十二回。

樂子喵 | 2021-10-22 10:41:07 | 巴幣 100 | 人氣 88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回到鹿鳴村,似乎發生了小插曲?
面對久違的李叔,祈律內心百感交集。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眾人風塵僕僕抵達鉅鹿城,經歷許多事件後,它依然寧靜而安詳,讓人想起第一次來到此城的點點滴滴。
  祈律將入城令交給伶葉,說明:「伶葉先生,這是荀令君給我們的入城令,你拿這個進去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伶葉收下了入城令。
  伶葉與人類接觸自然,與仙士碰面也懂寒暄幾句,鳳孝不禁好奇問了:「你看起來不像沒來過人界的樣子。」
  「我是第一次到人界。」伶葉道。
  「但你似乎很熟悉人界的運作。」鳳孝眼角餘光瞥向祈律。
  祈律苦笑,承認剛出紅柳村的他就像顆土包子,什麼也不懂。
  「因為『他』對人界很有興趣,我也順勢調查人界的資訊。」伶葉微笑說明。
  「(……聊起來了?)」
  眾人,或說除了鳳孝以外,看到伶葉的微笑都很吃驚。他一路上很少說話,唯有鳳孝主動攀談才會說上幾句,讓人以為他懶開尊口。
  鳳孝試探地問:「他?從你的態度來看……我猜……應該是你的小孩吧?」她藉機觀察伶葉的神情變化。
  「伶葉先生看起來不太像……」祈律從伶葉的行事,判斷其沒有孩子。
  「對我來說,他確實是如孩子的存在。」伶葉坦白道。
  鳳孝眨了一眼,笑了:「對吧?因為我觀你就像父母看玩具,想買給小孩的樣子。」
  「……」伶葉眼睛微睜,不說話但也不否認。
  「(……難道真被鳳孝說中了?)」祈律回想剛才伶葉的雙眸,瞭解父母想買玩具給小孩的眼神。
  他腦中浮現雙親帶兄妹一同遊玩的時刻,又想起曲爺帶著新奇玩具的時候,是否都是這種眼神呢?不論是親愛的雙親還是祈音都已逝世,曲爺也變得陌生,他覺得自己像是被拋棄的那個人。
  伶葉不說話,持著入城令將要入城,看得出想要保密的心。
  「祈律,我們先回鹿鳴村,讓伶葉慢慢看吧。」鳳孝尊重伶葉的想法。
  「伶葉先生,這段時間請你待在客棧,我們之後約在客棧見面。」祈律相信這段時間足夠讓伶葉買很多玩具了。
  「以紙鶴通知我即可。」伶葉道。
  「好。」鳳孝點了頭。
  「(鳳孝似乎很快就跟他熟稔了,因為她本身不是魔族,才能與仙人暢談嗎?)」祈律以為鳳孝跟誰都能很快熟稔,對他的善意可能僅是禮貌性質,內心的孤寂感更深。
  伶葉與百姓共同持令入城,漸漸看不到他的背影。
  祈律回憶起當時雙親帶他離開城鎮時,他也看了城門許久--直到父親溫暖的手將他握緊,向他表示「心愛之人所在,即是家之所在」,他才依依不捨離開了居住有段時間的城鎮。
  「哥哥,你在發啥呆?」鳳孝見祈律神情異常凝重,故意以輕佻的語氣帶動氣氛。
  祈律看向鳳孝,真的從她的身上感受到家人的溫暖。就跟曲爺一樣。

分隔線

  眾人抵達鹿鳴村的入口,看到勇士團正在值勤,確認來往旅人。
  霍老開放商人入村,交流村中特產,鹿鳴村也成為一座小有商機的村莊,勇士團忙碌中帶著笑容,看得出心靈的富足。
  看到此景,祈律也露出了微笑。
  勇士阿壯在瞭望臺上看到遠方的一群人,大聲呼喊:「來者是誰?」
  「那不是律先生跟音小姐嗎?」一旁的勇士阿雄視力好許多,一下就看出來者何人。
  祈律停在村口,等待兩名勇士下瞭望臺。
  「好久不見了,最近過得好嗎?」勇士阿雄雀躍地望著祈律和鳳孝。
  「音小姐……」勇士阿壯對鳳孝依然抱持希望,雙頰羞紅。
  「我回來了。」祈律道。
  「……嗯。」鳳孝對勇士阿壯熱切的眼神有些不習慣。
  可能發覺到鳳孝的排斥,勇士阿壯立即說:「還有兩位大前輩。」
  「看起來狀況還不錯。」
  「是啊。」
  耕父、羅敷對鹿鳴村遠離戰亂頗為高興。
  「霍老在嗎?」祈律問。
  「村長在集會空地,你去找他吧。」勇士阿壯回應。
  「巡邏辛苦了。」祈律給予兩名壯士口頭上的鼓勵。
  「不會、不會。」兩名勇士搖了頭,都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分隔線

  眾人到集會空地時,僅見霍老拄著拐杖,環視著村中的狀況。
  霍老順著目光,看到日思夜盼的人,「律兒?你回來了。」他的語氣中帶些懷疑,就怕看到幻影。
  祈律站在霍老面前,堅定地說:「是,我回來了。」
  鳳孝對霍老微笑,耕父、羅敷也以眼神示意,證明眼前所見都不是幻影。
  霍老呵呵笑著,告訴祈律好消息:「李叔也回來了,正在後山採集藥草。」
  「我從音的口中知道了。」祈律盡量維持平穩的態度。
  霍老看向鳳孝,輕笑道:「老拙也有從李叔的口中談到音兒。」
  「不是說我很可怕之類的?」鳳孝吐了舌。
  「李叔沒跟老拙說這麼多,但從他的神情來看,猜得到音兒說重話了。」霍老欣慰地說。
  祈律讀不出霍老的神情,擔憂地問:「……音,妳到底說了什麼?」
  鳳孝也同祈律一樣,態度平靜回答:「『教誨』了一番。」她在「教誨」二字唸得稍重些。
  祈律突然頭皮發麻,無奈地想:「(……不知為何我覺得有些恐怖。)」他對鳳孝的行事作風有些認識,相信成為她的「非友方」不是件有趣的事情。
  鳳孝對祈律笑而不語,加深了祈律的想法。
  「你們是旅行結束了,還是暫時休息?」霍老好奇地問。
  「我途經鹿鳴村,想來見你們。」祈律回應。
  霍老的頭點了有些沉,仍以和藹的態度說:「來就休息吧,我有留下你們的房間。」
  「我先去找李叔。」祈律認為要先處理這件事。

分隔線

  李叔正於鹿蹤道上採集藥草,他背著竹婁,細心將所需藥草放入其中。專心的他,沒發現祈律等人就在不遠處。
  「(李叔……)」祈律已經有段時間沒有看過李叔摘取藥草,李叔熟練的姿勢展現對此地藥草的嫻熟度。
  羅敷輕推發呆的祈律,溫柔地說:「好不容易看到他,趕緊過去吧。」
  「去吧。」耕父也揮手要祈律把握機會。
  鳳孝不語。她比耕父、羅敷瞭解祈律和李叔之間的矛盾,尊重祈律的步調。
  「嗯……」祈律輕吐一口氣,走到李叔的身旁。
  李叔聽到腳步聲停下動作,無須抬頭或出聲,即知祈律站在他的身旁。
  「……李叔。」祈律主動出聲化解沉默。
  李叔緩緩而言:「……祈律。」他的頭垂得很低。
  「這幾年……你還好嗎?」祈律不知怎麼問。
  「甘苦各半吧……」李叔也回答得含糊。
  「(……他是承認與司馬懿合作了嗎?)」祈律沉默,對於李叔某種涵義上的坦率感到不知所措。
  李叔不讓祈律為難,逕自說著:「我正在採集藥草,認識這裡的生態,並研習醫術,當村中的醫師。」
  「只有霍老,確實忙不過來。」祈律道。
  李叔疑惑地問:「……你不是旅行結束了嗎?」
  「只是暫時休息,晚些還有事情要確認。」祈律回村本意是喘口氣,這口氣卻讓他很難喘下去。
  「……」李叔對祈律的疏離感露出悲傷的神情。
  鳳孝對李叔眨眼,以嚴肅的神情示意李叔說些話。
  李叔深呼吸後,說了:「……祈律。」
  「你說吧。」祈律不解鳳孝和李叔間的默契。
  「對不起。」李叔對祈律鞠躬,奉上最深刻的歉意。
  「……李叔,你沒有對不起我。」祈律不明白李叔為何跟他說這句話。
  「對不起,這是……跟很多人說的……我會用……一生來贖罪……」李叔壓抑許久的情緒迸了出來,泣不成聲,完全沒有平常的威風。
  「(……為什麼聽到李叔的懺悔,心竟痛得如此?)」祈律多多少少知道李叔可能做了什麼,但他想要的是這句話嗎?
  「(李叔很喜歡藥草,一心想為紅柳村謀福利……只是他……)」他與李叔的不和,在於藥草學知識專屬於村長家庭,當他被霍老選上時,注定李叔只能放棄,「(如果可以再早些處理,是不是根本不會走到這一步?)」
  他不禁懷疑他有機會改變,卻沒有去做--抑或是說,他也享受著被人簇擁的滋味,不願讓外人有可能挑戰他?即使他沒有當村長的意願。
  「(我……)」他的心痛不僅是對李叔的懺悔,更是對自己的私心而汗顏。
  鳳孝旁觀兩人的情況後,出言提醒:「……祈律,跟他說些話吧。」
  當李叔說出心裡話,祈律都應該說些話。
  「李叔,以後紅柳村……或許應該說鹿鳴村……就拜託你了。」祈律不能重演當時的遺憾。
  「祈律……」李叔眼睛微睜,沒想到會聽到這句話。
  「(我認為與司馬懿合作是嚴重的事情,這樣雲淡風輕過去……可以嗎?)」祈律的內心還泛著些微不安,但他想給李叔機會。
  鳳孝亦感驚訝,也許還帶著不少的困惑。
  「霍老年紀也大了,你可要幫助他。」鳳孝鼓舞李叔,希望李叔不要再做出令自己後悔的事情。
  「我知道……」聽到霍老,李叔的眼淚又要落了下來。
  「天色不早了,我們先休息吧。」鳳孝不想看李叔哭哭啼啼的模樣,趕緊催促大家離開。
  「嗯……」從李叔的神情中,祈律似乎意會了什麼。

分隔線

  祈律用完膳,觀察房間的形制,幾乎與紅柳村相同,除了建材不是由紅柳製作。
  桌上放滿竹簡,都有妥善的擦拭與放置,可見霍老對祈律的深刻期許。
  祈律覺得有些對不起霍老。
  霍老一心希望祈律成為好村長,帶領村民過著和平的生活,就像是祈導一樣。然而,祈律對村中沒有實感,一直無法將此地當作是自己真正的家鄉。
  他的家鄉不是以前與家人一起生活的城鎮,而是珍貴的家人們。即使霍老待他再好,還是隔了一層,不如李叔對霍老的敬意。
  「(究竟我對家的感覺是什麼?)」他不禁疑惑。
  至親一一離世,身旁的祈音也非原本相處的妹妹,他找不到除了原本家人共同生活的和樂家庭外,還有哪裡是他的家。
  有敲門的聲音。聲音不大但讓人聽得見,敲的速度像是吟首小曲,有種特殊的節奏感,祈律一聽就知道是鳳孝敲的門。
  「祈律,我是鳳孝,可以叨擾一下嗎?」鳳孝說。
  祈律為鳳孝開門,溫和地說:「請進。」
  鳳孝入門,直接看到桌上滿滿的竹簡,眼睛立即發亮。
  「……你在看書嗎?」她比著竹簡。
  「不,這是霍老放的,這些是我曾讀過的書籍。」祈律回答。
  鳳孝走到桌前,疑惑地問:「咦?上面有卷還蠻新的,不像以前的喔。」
  「……是嗎?」祈律順著鳳孝的視線,確實有份新的竹簡,看了幾行字後點頭道:「真的是。」
  「霍老很希望你留下來呢。」鳳孝頗有感懷。
  「嗯……」祈律隨意翻著竹簡,不知不覺看了好幾行。
  「等事情告一段落,你會回鹿鳴村吧?」鳳孝試探地問。
  祈律翻閱的速度慢了些,坦白將內心的猶疑說了出口:「……我不知道。」
  「嗯?」鳳孝疑惑看著祈律。
  祈律放下竹簡,坐在床邊,神情愁苦。
  鳳孝順手取了那份竹簡,坐在床旁,充當聆聽者。
  祈律將不能對霍老說的話講了出來:「我雖然致力瞭解紅柳村中的一切,但一直沒有實感……就好像是忘記了什麼一定要做的事情。」
  鳳孝點了頭,翻起竹簡,不給祈律壓力。
  「這種感覺……在魔氣外溢時更為明顯。」祈律覷向鳳孝,未知她是否經歷過此事。
  「是嗎……」鳳孝沒見過祈律失控的情況,但她想見一向自持的祈律會很慌亂,語氣稍微沉了些。
  「妳說妳沒有最初的記憶,難道不會覺得茫然嗎?」祈律對於莫名缺乏的記憶感到不安,但依鳳孝所言,她沒有的記憶更多,尋求她的想法。
  鳳孝微微皺眉,看向祈律,正色道來:「……雖說有荀君陪在我身旁,但我也真的會想知道。」她也不喜歡少了記憶的滋味。
  「……妳可以問他,但我不知道問誰。」祈律覺得自己的情況更為棘手。
  鳳孝沉重搖了頭,輕聲道:「他口風很緊,比蚌殼還要緊,怎麼問也問不到,不比你來得輕鬆。」
  祈律驚覺失言,趕緊致歉:「抱歉。」
  「不用抱歉,我只是覺得你的心情有些沉重,來關懷你的。」鳳孝不是來和祈律比較誰悽慘。
  「……謝謝妳。」祈律微笑,感謝鳳孝的貼心。
  鳳孝將竹簡交給祈律,笑著說:「我覺得這份竹簡寫的內容還蠻適合你的。」
  「……嗯?」祈律不解地握住竹簡。
  「早點休息吧,荀君近日會到鉅鹿城來與我們會合。」鳳孝說。
  「他處理好了?」祈律略感驚訝。
  「他說好了就好了,白蘄他們很能幹的。」鳳孝保證白蘄等人的能力。
  「我知道了。」祈律點了頭。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