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四集第十一回。

樂子喵 | 2021-10-22 10:28:04 | 巴幣 100 | 人氣 88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祈律等人到紫狩墳前上香,遇到了之前欲尋之人。
在相似的鼓動下,祈律感受了歧異之處。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祈律等人繞到嵐隱溪畔另一側,這裡有處緩坡,紫狩的墓就建在這上面。
  紫狩的墓不大,上面安了一個簡單的碑文,並有一把長劍插在其上,吸引眾人的目光。長劍由精煉赤銅製成,在光線的照射下呈現完美的折射幅度,從它直入土中仍不受損傷,可見其鋒利。
  「(一把劍……那是紫狩前輩的配劍嗎?)」祈律對劍的瞭解有限,仍輕易看出那把劍的精良。
  墓的兩邊有紅梅樹相伴,散落著美麗而如血鮮紅的梅瓣,為單調的墓碑增添了色彩。
  鳳孝伸手迎接一片落梅,讚嘆道:「好漂亮的紅梅花。」
  「師倩很喜歡梅花的。」羅敷猜想這是師倩來到落仙谷時所種。
  「……師倩身邊的人是?」耕父看到面生的背影。
  墓前,師倩已備好祭品,與身旁的紫髮孩童一同跪坐沉思。
  師倩聽到聲音,站起身,莊重地說:「你們來了,剛才在祈禱忘神了。」
  「……」紫髮孩童回過身,除了一身貴氣的袍裝,微捲的紫髮修飾了細緻的臉蛋,其上鑲嵌了一雙深邃的紫眸,美麗不失英氣的容貌,顯見他未來必為不凡之人物。
  「(紫色長髮的孩子,帶著貴族的氣質,怎麼感覺……)」祈律想到了一件事。
  「少主,他們是耕父前輩、羅敷前輩,還有祈律先生與鳳孝姑娘。」師倩向紫髮孩童介紹眾人。
  紫髮孩童拱手持敬,平穩說著:「紫某名丞,正與司祭祭祀亡父。」他與一群前輩相處未見怯場,甚至散發一股氣勢,足見他的早熟。
  羅敷嘖嘖稱奇:「長得還真的跟紫狩一個樣啊。」她相信誰都不會錯認那頭紫髮。
  「紫狩的孩子在這裡,難道我們聽錯皇宮的傳聞了?」耕父疑惑地問。
  「……」紫丞未語。
  「少主不久前居住於鄴城皇宮,最近才回到落仙谷。」師倩解釋。
  「……他就是黎王嗎?」祈律問。
  「是的。」師倩回應。
  「……」鳳孝沉默,靜觀紫丞的姿態。
  她曾是郭嘉,對於鄴城出了黎王幾無印象,連其耀眼的容貌都沒有看過,不禁懷疑紫狩動過手腳,或說當今皇帝隱瞞何事。
  師倩在墓前請示:「先王,諸位前輩來看您了。」
  她讓出位置,讓祈律等人祭祀。
  羅敷捻了香,悲傷地說:「聽到你死了,還一直無法相信,明明你就很強的……」
  「……最後你還是留下這把劍,真服了你。」耕父嘆了一口大氣。
  「我帶了酒給你,肯定比以前喝到的還好喝。」羅敷將珍藏的好酒放在墓前。
  耕父協助斟酒,不忘誇獎:「你的孩子一表人才,可以想見未來會成為出色的人物,你不用太擔心了。」
  聽到兩人的對話,師倩微笑,但紫丞不改顏色。
  祈律雙手合十,祈禱著:「(僅願你的靈魂得以安息……)」身為外人,這樣的祝福已經足夠。
  鳳孝同祈律雙手合十,內心所想的依然是黎王,但她不可能聽到紫狩的回應。
  師倩靜待數分鐘,見眾人祈禱完畢,舀取此地的清水供眾人洗淨雙手。紫丞取乾淨的布讓眾人擦拭,完成了這次的祭祀。
  「諸位前輩,你們之後要去哪裡?」師倩問。
  「有些事情要處理,需要奔波一陣。」耕父回答。
  「處理完就回去,老弟大概又在唸了。」羅敷想起此事就頭疼。
  師倩眼神一斂,幽幽地問:「不留下來,為先王報仇嗎?」
  「……」紫丞靜待眾人的回應。
  「(他的眼睛剛毅而有神,但眼底有股熊熊的怨恨之火,大概是想為父報仇吧。)」祈律讀出紫丞冷靜外表下的憤慨。
  「……」
  「……」
  耕父、羅敷神情凝重。
  「父皇未犯過錯,卻遭仙人所害,紫某以為要聯合魔族擊倒仙人。」紫丞的話語中沒有同齡少年的純真,可見他遭遇了不少事情。
  「(報仇……向天界報仇嗎?)」祈律發覺紫丞企圖心之大。
  「……」
  「……」
  耕父、羅敷仍然不語。
  「耕父前輩有強大的防禦力,羅敷前輩則有強悍的攻擊力。祈律先生,你剛才使用的法術,連我都受到影響,如果你可以操控所有的植物,一定可以成為很強的助力。」師倩鼓舞眾人一同行動,為紫狩、甚至是廣大的魔族爭口氣。
  祈律盯著紫丞,內心有股異樣的情緒不斷湧上心頭。
  「(我與落仙谷素無恩怨,但為什麼……我的內心……有隱隱的……)」他不明白為何激昂,「(我的內心也有想要……報仇……嗎?)」他越發迷惑,「(但我要報的是……什麼?)」
  自襄陽事後,祈律越來越無法說明真實的自己,欲從紫丞取得關聯性,他卻皺眉難語。
  「(……看著這名男孩的眼神……我感受到的不是鼓舞……而是擔憂……我們都想報仇……不是嗎?)」他停頓一會,釐清兩人的差別,「(是……哪裡……不一樣?)」
  他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如何向一個模糊的目標報仇。終究,他無法像紫丞、師倩一樣堅決,縱使集結全魔族之力,都要打敗廣大的「天界」。
  遲遲未語的鳳孝隨意摺了紙鳥,飛在空中盤旋,任其高飛到遠方。
  高飛的紙鳥是受鳳孝的意志驅使呢?還是風兒的擺弄?抑或是紫狩的心願?祈律縱有疑惑,也無法獲得回復。
  「祭祀好了嗎?我想要回去了。」鳳孝佯裝不耐地說。
  耕父、羅敷聽到鳳孝的話後,竟如釋重負。
  「啊……是好了啦。」
  「嗯……」
  兩人隨口回應,使紫丞、師倩知道在場眾人不是同道中人。
  「……希望您們下次再來。」師倩維持基本的禮儀。
  「……」紫丞回歸沉默,尊重眾人的選擇。
  祈律離開時,紅梅紛紛飄落,散發同紅柳哀怨的氣息。
  「(原來是含怨的……)」祈律摘取一朵紅梅收入懷中,未知其怨懟來自於何方。

分隔線
 
  祈律等人回到落仙谷外,僅看到荀彧和伶葉。
  「我回來了。」走在前方的鳳孝刻意洋溢好心情。
  「……白蘄先生他們呢?」祈律好奇地問。
  荀彧擦拭玉戒指,從容地說:「我請他們先回去處理事情。」
  「我們要一起到千華夢地嗎?」祈律問。
  「我處理後續事宜需要時間,可能要請你們稍待了。」荀彧回應。
  祈律趁機說了:「……既然如此,我想回鹿鳴村一趟。」
  他在祭祀紫狩時,想起故鄉事物,赫然驚覺許久未歸,稍感掛心。
  「我也想過去看看李叔的情況。」鳳孝也很順地接了上去。
  祈律驚訝地問:「李叔……回去了?」他本來想和霍老報告壞消息,不意聽到這件事。
  「嗯,經過一番的『說服』,我把他勸回去了。」鳳孝輕描淡寫說著。
  「……」祈律瞬間沉默。
  鳳孝讀出祈律的尷尬,勉勵地說:「總是要面對的,不論是你還是他,報個平安也好,不是嗎?」
  「(她知道李叔幫助司馬懿的事情嗎?)」祈律實在不知如何應對李叔。
  羅敷沒有祈律的顧忌,笑著說:「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過去看看。」
  「還算順路,沒問題。」耕父也表示同意。
  眾人都這麼說了,祈律再猶豫也得去。
  他看著落單的伶葉,詢問:「……伶葉先生呢?」
  「鹿鳴村是魔族村莊嗎?」伶葉問。
  「是的。」祈律點頭。
  「我去附近的城市,你們好了再喚我。」伶葉堅守不干涉魔族事務的原則。
  「最近的城市是鉅鹿城,還算不錯熱鬧。」鳳孝提醒伶葉可以到哪落腳,只差沒介紹名產。
  「仙人可以下凡這麼久嗎?」羅敷懷疑地問。
  「我有任務在身,平常我會隱藏仙氣到一般仙士的程度。」伶葉說完話,收斂自身的仙氣到一般仙士的等級。
  祈律訝異地說:「好厲害的隱藏能力……」他明白在千華夢地對峙時,明明沒有感應到伶葉有強大的仙氣,卻怎樣都敵不過的原因。
  「我剛才見識過了,伶葉不會被認出來的。」荀彧苦笑。
  一般情況是「壓抑」魔氣或仙氣為一般人類,伶葉卻是「收斂」仙氣成一般仙士,如呼吸般輕鬆自然,即使他揮劍施咒也未必洩漏他的仙人實力。
  如此,眾人都能確定伶葉得在人界優遊一段時間。
  「抱歉,可能要讓伶葉先生等一陣子了。」祈律致歉。
  「……不會。」伶葉稍微遲疑才回應。
  「(……這種欲言又止的態度是?)」祈律覺得有些奇怪,但他與伶葉不熟,不好出言詢問。
  「我也想去逛街,買些東西。」鳳孝用力點了頭。
  荀彧瞥了一眼,笑說:「身上的錢還夠嗎?」
  「你要給我當然好啊。」鳳孝大方伸出手。
  「給妳。」荀彧將一百兩交給了鳳孝。
  鳳孝覺得手上的重量感與內心的感受一樣空虛,抱怨地說:「好吝嗇啊……」
  「我知道妳要買什麼,這樣夠了。」荀彧很瞭解鳳孝的性格。
  「一百兩不算少了。」耕父不解。
  「鳳小妹,妳是要買什麼啊?」羅敷略感好奇。
  鳳孝嘟起嘴,咕噥:「大家一起喝就沒了啦。」
  「……是酒嗎?」祈律想起鳳孝頗好杯中物。
  「對啊,好久沒喝了。」當危機解除,鳳孝就想喝些酒來犒賞自己。
  荀彧思忖後,平靜表示:「祈律先生,這筆錢給你。」他將兩百兩交給祈律。
  「……這是?」祈律納悶地拿著鉅款。
  「給你們的酒錢,請注意不要讓鳳孝喝多了。」荀彧叮囑。
  「……我一向很有節制的。」鳳孝要求荀彧更正。
  荀彧微點頭,順應鳳孝的想法,說著:「我更正用語,請注意不要被鳳孝灌醉了。」
  「好……」祈律意會鳳孝的節制可能與一般人理解不同。
  「……」
  伶葉站在一旁,難與眾人交流,像是一尊木頭人。
  「(他是仙人,若非命令,不太可能與魔族親近吧?那麼,句芒大人的任務究竟是?)」祈律直觀伶葉可能也不想太接近魔族。
  「我與你們先在此分離,這段時間,鳳孝就拜託你們照顧了。」荀彧撫著鳳孝的頭。
  鳳孝扳開荀彧的大手,不滿地說:「我不是小孩。」但她握住荀彧的手有些時間。
  荀彧對鳳孝微笑,鳳孝鼓起雙頰不看他。
  「我知道了。」祈律接下這份工作。
  「沒問題!」羅敷自認很照顧鳳孝。
  一旁的耕父露出費解的神色,吐槽道:「她需要照顧嗎?」他有時真的不瞭解祈律、羅敷對鳳孝的看法。
  「……」伶葉依然不語,依循眾人的想法而行動。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