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26章 日本人的陽謀

謎猴兄弟 | 2021-10-22 10:26:12 | 巴幣 0 | 人氣 35


    李子因與章漢毅來到舞會現場,只見現場已經熱鬧非常,穿著軍裝、西服、和服、旗袍的男男女女,不斷來回穿梭在會場中。章漢毅與李子因走進門沒多久,就聽到有人用擴音器說道:「各位女士與先生們,請大家注意,我們今天,很榮幸的邀請到東北軍第一軍團的軍團長,章漢毅先生蒞臨現場,請大家鼓掌歡迎。」大家不約而同的把目光集中在章漢毅身上,李子因走在章漢毅身後有點不太適應,不由自主地故意放慢腳步。章漢毅好像很習慣這種目光與掌聲,輕而易舉地走到舞台旁,與拿著麥克風的主人,也就是關東軍總參謀澤田春一握手致意,並揮揮手,要大家別理他,繼續喝酒跳舞。
    李子因找了個離章漢毅有點距離,可是又能看清對方一舉一動的位置坐下。一名女侍者便走到李子因身邊,問是否來一杯調酒,李子因要了一杯果汁後,便注視著舞池中的男男女女。突然間,李子因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那個人,不就是…朱老三!他不是中國人嗎?怎麼穿著日本軍裝?」李子因看見朱興漢正在一個女孩子身邊,不知道與她說些什麼,但那女孩明顯對朱興漢有點不耐煩。李子因饒有興致的走到朱興漢身邊,說道:「我們真是有緣啊,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你!」朱興漢看見李子因,也嚇了一跳,說道:「你是…你怎麼會在這裡?」李子因笑道:「這不是很明顯嗎?我來參加舞會的。倒是你,你怎麼穿著日本軍服呢?你是日本人?還是漢奸?」
    話才說完,一旁的女孩子「噗哧」的笑了出聲。朱興漢惱怒的說道:「你…胡說八道,每次…都是你…。」朱興漢氣的語無倫次,李子因接口說道:「每次都是我,阻止你幹壞事。上次你綁架一個女孩,也是被我制止了!你真是賊星該敗。」朱興漢心想,這該死的臭小子,竟然在美女面前削自己的臉面,這口氣怎麼嚥得下去?於是,朱興漢反擊道:「你…滿口胡言,我看你…穿著東北軍的軍裝,到處招搖撞騙,你才是居心不良。我倒是問你,你說你來參加舞會,可有官方的邀請函?」李子因暗笑,表情不屑的說:「邀請函?沒有。」朱興漢好似終於抓到李子因的小辮子,語氣興奮道:「沒有邀請函,也就表示你是偷溜進來的!我就說嘛,參加這個舞會的東北軍軍官,最小也都是少校,哪裡來的一個芝麻綠豆上尉?我告訴你,你跪下磕頭認錯,然後趕快滾,我就當作沒有這回事發生。」
    李子因氣定神閒地喝了一口果汁,搖頭說:「要滾你自己滾,我還有任務在身!」朱興漢嗤之以鼻說:「有任務在身?裝模作樣,既然你自己不要臉,可別怪我了。」說著,朱興漢站起身來,往一位日本軍官走了過去,指著李子因的方向,並在其耳邊說著甚麼。那名日本軍官點了點頭,招呼了兩名日本士兵,便往李子因的方向走來。坐在李子因對面的女孩說道:「喂,你還不趕緊走?」李子因納悶道:「我為甚麼要走?雖然我不想待在這裡,可是,我還有任務在身。」那女孩急道:「如果你是東北軍,怎麼可能沒有邀請函?如果你是假冒的,被日本人抓住,下場會很慘的。」李子因搖頭說:「我不是假冒的上尉,所以,妳儘管放心!」
    那名日本軍官與兩名士兵,走到李子因身邊,問道:「這位上尉,請問,妳有舞會邀請函嗎?」李子因搖頭說:「沒有。」那名日本軍官皺了皺眉,招了招旁邊的士兵,用日文問道:「去查一查,這個人怎麼進來的?」過了不久,那士兵用日文回道:「報告長官,剛剛守門的下士說道,這位上尉是跟章漢毅軍團長一起進來的,所以沒有邀請函!」這些對話,因為是用日文對談,所以李子因聽不懂。
    但朱興漢還是略懂日文的,聽到李子因是和「章漢毅」一起進來的,嚇得寒毛倒豎。那日本軍官歉然的跟李子因說道:「誤會一場,沒事了。」說著,便轉身瞪著朱興漢罵道:「喂,你這傢伙,你是哪個製衣廠的,我們大日本帝國的軍裝,展示完就脫掉。穿在你這種人的身上,污辱我們的軍裝。」朱興漢趕緊點頭哈腰道:「是的,是的,我是代表瀋陽榮華製衣廠的,我馬上脫掉。」便匆匆忙忙地離開現場。
    聽到瀋陽榮華製衣廠,李子因一愣,心想:「這個製衣廠的名子好熟,我好像在那裡聽過?」正當李子因思索時,對面的女孩對著李子因笑道:「原來你是跟章漢毅軍團長一起來的,難怪那麼有恃無恐!」李子因疑惑道:「你怎麼知道?」那女孩俏皮一笑道:「剛剛日本人說的!」李子因恍然大悟道:「原來你懂日文!」那女孩點頭說:「略懂。你好,我叫趙綺靈!」李子因說道:「幸會,我叫李子因。」趙綺靈問說:「你是…,章軍團長的副官?」李子因笑著搖頭:「我還不夠格當副官,我是新成立的連隊,名叫衛生連的連長。」趙綺靈不解,問道:「甚麼是衛生連?」李子因向趙綺靈解釋了一下,衛生連成立的戰術目標。
    李子因與趙綺靈正聊著天,眼睛卻看見前方章漢毅與澤田春一正在聊著甚麼,只見澤田春一表情嚴肅,但章漢毅眼神卻飄來飄去,直到也看見李子因與趙綺靈,章漢毅便緩緩的走了過來,澤田春一則緊隨其後。直到近至身前,李子因聽見澤田春一說道:「軍團長,這次南滿鐵路的擴建計畫,我們已經準備…」章漢毅打斷澤田春一,看著趙綺靈說道:「真是美麗有氣質的小姐,子因,這個小姐怎麼稱呼,可否替我介紹一下?」
    李子因趕緊站起身,說道:「軍團長,當然沒問題。這位小姐姓趙,名叫綺靈,父親是…」李子因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訴了章漢毅。旁邊的澤田春一還想說什麼,章漢毅揮揮手說:「澤田總參謀,現在不是舞會時間嗎?容我先邀請這位美麗的趙小姐跳支舞吧,我保證,等等跳完這支舞後,我會好好跟你談談這個南滿鐵路的擴建計畫。」說著,做了個邀請的動作,趙綺靈雖然有點錯愕,但畢竟還是把手伸向章漢毅。
    舞池上,章漢毅左手扶著趙綺靈的細腰,右手握著纖纖小手,正隨著優美的音樂舞動著身軀。章漢毅邀趙綺靈跳舞,並非單純的藉機認識美女,而是想暫時擺脫澤田春一的糾纏,好好的思考一下對策。「日本人可是越來越過分了,正式的外交場合上,逼我爸爸簽正式的合約。現在連這種非正式的外交場合,也要弄個小型陷阱讓我跳!但不跳好像還不行,畢竟鐵路命脈都掌握在日本人手裡,真他媽的憋屈!」
    正胡思亂想之際,章漢毅看見李子因不知是發呆還是在思考事情,突然想道:「李子因這小子,頗有辯才,而且思路很清晰,如果讓他去會一會日本人,可行嗎?」思考幾秒後,章漢毅在趙綺靈的耳邊說道:「趙小姐,你聽我說。你剛剛遇到的那個日本人,就是澤田總參謀!他一直要我簽一份合同。」趙綺靈疑問道:「合同?什麼合同?」章漢毅整理了一下腦中的思緒,說道:「日本人要擴建南滿鐵路,他們出錢與技術,我們出土地,但建好之後,我們使用這鐵路,還需要付費…」
    章漢毅向趙綺靈說了個大概,趙綺靈不滿的說道:「哪有這回事?這樣我們豈不吃虧,不能拒絕他們嗎?」章漢毅說道:「當然可以,但要有技術。畢竟南滿鐵路的經營使用權在他們手上,我們可不能被日本人斷了這條命脈!」趙綺靈有點困惑的問道:「那…應該怎麼做?」章漢毅說道:「具體怎麼做,我也不是很確定,但可以確定的是,以我的身分,不好直接拒絕日本人。等等這支舞結束,我會去上個洗手間,你把這些事跟李子因說,讓他想想辦法!」
    趙綺靈驚奇道:「李…連長?他不是衛生連連長,專長是醫學嗎?怎麼,他還能有辦法?」章漢毅說道:「我不確定,但這小子鬼靈精怪,鬼點子多,或許真有辦法!更何況,這又不是正式的外交場合,如果鬧了笑話,我出面假裝喝斥李連長,這事就算過了,不會有大問題的。我只要他遵守兩件事,第一,不要跟日本人直接翻臉。第二,拒絕合同,或者改變內容。」
    一支舞的時間,很快就過了。才剛結束,果然澤田春一又走上前來。章漢毅說道:「澤田總參謀,我去上個廁所。你先到會議室等我,好嗎?」澤田春一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悻悻然地答應,他可不怕章漢毅尿遁消失,身為堂堂一個東北軍第一軍團長,應該不會幹這種事。
    幾分鐘後,章漢毅與李子因、趙綺靈一起進到會議室。澤田春一看見李子因進來,已經有點吃驚了,畢竟,李子因的軍階只有上尉。但至少李子因是東北軍的人,陪著章漢毅進來,端茶倒水,倒還說得過去。但如果連趙綺靈一起進來的話,澤田春一可就有點不高興,問著章漢毅道:「軍團長,這是…?」章漢毅笑道:「剛剛跟這位小姐聊的很是愉快,等等與您談完後,我要帶她去四處晃晃,為了避免小姐久候孤單,所以直接請她一起進來。」澤田春一臉龐抽搐了幾下,心想:「這個紈褲子弟,果然跟外界傳聞的一樣,是個花心大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