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27. 英雄的信念(3)

青小豆 | 2021-10-22 09:00:03 | 巴幣 0 | 人氣 61





茉紅:「這個果然很噁心啊,獅子前輩。」
肉倉:「不要對著別人的個性說噁心!還有他們(肉團)都聽到了啊!」



【27. 英雄的信念(3)】



  地表的震動幅度愈趨增加,考場內的人們都以為這單純只是某個人的個性、或是主辦單位所製造出來的地震,嚴格上來說這也是主辦單位所製造出來的災害之一沒錯......

  雖然一開始以為只是激烈運動導致身體燥熱,但仔細想想周遭炎熱的程度已經比平常還要更多了。

  「......是火山爆發。」茉紅梨轉身緊盯著考場中央那座大湖旁邊的一座無受難者的小火山,「你們快逃到更遠的地方,如果能出這個場地更好!」

  話語一落,人從原本的地方消失,只留下氣體噴射的餘煙在原地飄散。

  從空中俯瞰地表,跟演練剛開始的時候相比受難者的人數明顯已經減少了很多,但很不幸的是,就連活動中的英雄人數也減去了不少。

  大概有半數已經達成加分標準的學生直接跑到一旁去休息納涼了吧。

  整座場地方圓非常非常的遼闊,而救難休息區位於整個圓型考場的南方,正中央是一大片湖泊,湖泊的東方是茉紅梨預測即將爆發的小火山。而最北方、也是離避難區最遙遠的位置——就是她與肉倉精兒一同合作搭救災民的佈滿森林的小型山。

  大部分厲害的學生已經優秀完成了任務而停下手邊的動作,而因爲地形實在太過遼闊,越靠近避難區的受難者都幾乎被安置完畢了,剩餘過半數的災民都是位於偏向北方的區域。

  地震結束了,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大家回過神繼續手邊的拯救任務,現場仍然是一片吵雜。

  在空中的茉紅梨感受不到震動的停止,她的眼神仍舊持續關注的那個火山口,身體則是飛往小型山的方向。

  她跟肉倉約定好會回去的。

  而且現在反而還多了一個時間上的限制,必須要有肉倉的個性幫忙加速救援。

  「時流!快點!剛才的地震好像造成下面有落石滑落,要快點去看看!」肉倉看到遠方飛來的茉紅梨便對她大喊。

  飛到肉倉的旁邊著陸後,她看到他身後有一團漂浮的肉團,上面已經載著許多被壓縮的災民們了。

  「獅子前輩,這裡。」她打開了剛剛就用來裝人肉團的捕捉網,現在已經不是去思考災民們在網子裡面舒不舒服的時候了,「剛剛的地震......沒意外的話應該是火山要爆發的前兆。」茉紅梨轉頭用眼神示意火山的位置。

  肉倉隨即將那些已經集中的難民肉團們塞入網中,他瞇起眼,對著火山的方向眺望,鼻子稍稍抽動了幾下,「那飄來的這股怪味道也就說得通了。」

  「主辦單位還真是瘋子,連火山都搬出來了,真有把握我們這些第一階段就被淘汰過一次的學生們有辦法救出全部的人啊?」

  「想必他們應該有能夠立即停止火山的機制吧,不過我也不太能理解在演練中後段才開始這個橋段的用意為何......」肉倉碎念。

  連茉紅梨都陷入了長長的沈思,「總之要加緊腳步了,走吧,前輩。」


-


  在好不容易救難完畢小型山裡的全數人員,他們倆打算從最北端一路朝避難方向前進並盡可能的搜救遇到的災民。

  而他們改變了一部分作法——變成肉團的災民不再只是由茉紅梨送回,為了抓緊時間而是通知路上遇到的其他考生幫忙。想當然,由於到現在仍然在活動的考生幾乎都是還沒達成加分標準的人,對於免費送來的災民肉團他們絕對是再歡迎不過。

  一切都進行的格外順利,果然當所有人利益一致之時大家都能夠同心協力呢。

  此時,第二次地震開始了,而且震度比第一次更加劇烈。

  空氣的溫度急速上升,多數的人這時似乎才開始注意到一切的根源就是那座小型火山,各個頂著滿頭的汗望向即將噴發的自然景觀。

  在空中瞥眼環視底下所有人的位置後,茉紅梨飛回地表,在肉倉旁邊落地,「沒問題,剩餘的災民人數依目前的考生人力來得及全部救出去。」

  對於火山再度活動一點也不驚訝,這反而是在肉倉與茉紅梨的預料之中,也是她們加緊腳步的原因。

  「很好。」肉倉點頭,一旁有幾個新發現的人手,趕緊揮手指揮,「喂!那邊那三個目前沒事做的!快點過來幫忙!」
  
  火山的體積不大,看它的活躍程度應該也不是那種會大量噴發岩漿、而是沿著火山口溢出的類型。只要不要失去冷靜,在最短時間內發揮出最大效益的救援,就能零災害的解決這一切的。


  砰!!!!

  爆炸開始了。


  從火山口噴發出大量的火山灰向上竄去,儘管整座火山的總面積僅佔整個考場的十分之一不到,但如此近距離爆發所產生的轟隆巨響,沒有經歷過點什麼的普通人心靈是無法承受的。

  剩餘還未被疏散的災民們開始尖叫,漫無目的狂奔,已經無法聽進附近考生的指揮了。

  「大家不要緊張!只要冷靜下來由我們疏散一定能安全避難的!」

  不斷在空中對著下面驚慌失措的人們大喊,卻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聽進去,現在,他們耳中除了火山噴發的聲音以外沒有其他了。

  第一次親眼見證火山爆發,就算是知識量充足的茉紅梨也難免心生畏懼,她對民眾呼喊的聲音不斷顫抖,而民眾的恐慌及不受控似乎也快將她的心一併侵蝕了。

  她像是喪失了部分鬥志般緩緩飛回地面,感受自己過分躁動的心跳,雙拳緊緊握著,她知道現在應該要做什麼,可身體怎麼也無法動彈。

  「救我!誰來救救我們啊——」一名中年婦女邊尖叫邊從茉紅梨視線的正前方跑過,卻突然全身發生了變異,「嗚啊!怎、怎麼回事!」

  瞳孔因驚訝而倏地縮小,她被那名女性的突然轉變嚇了一跳,卻也因此稍微恢復了冷靜。

  那個肉團是個異常熟悉的形狀。

  「時流!現在可沒時間給妳發愣了啊!來不及跟民眾們解釋了,我會直接對他們使用個性。」肉倉朝茉紅梨的背來個強而有力的拍擊,試圖換回她的意識。

  就算知道這是主辦單位設計的災害,仍然被那些專業臨演的精湛演技被震懾,心中蔓延著不安,至少茉紅梨是這樣的,可是肉倉精兒不是,他沒有一絲猶豫,語氣中盡是堅定,沈穩至極。

  不愧是士傑高中的學長,內心非常堅強啊,茉紅梨在心裡不斷讚嘆著。

  不對,不只是肉倉而已,換作是雄英高中英雄科的其他同學一定也是如此英勇的吧?跟著英雄科一同訓練了整整一週的她知道,能夠如此鎮定是因爲訓練量的差距、是實戰經驗的差距、是經歷過風風雨雨後產生的覺悟差距,她只是剛踏出一小步的嬰兒,想要追上已經在路上向前奔跑的其他人,她必須要更加努力才行。

  「前輩,謝了。」

  「?」

  「沒事,我們繼續吧。」

  在考生們忙於疏散民眾、而避難區入口因慌亂而堵塞之際,終於出現了正常考場才會出現的聲音——主辦單位的廣播。

  「那個......這麼突然實在是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因爲現在避難區發生嚴重的塞車情形,而且有許多人直接去休息了,這樣實在是有違這場演練的美意......」從廣播中傳來的聲音是幾個小時前才與大家進行解說的目良覗,「所以請容許我任性地擅自更改一下加分條件。」

  在目良透過廣播對著遼闊的大考場全場進行對話的同時,有別於火山的地震,地表傳來了當初演練開始之前入口處牆面移動的震動。

  現在除了最南邊原本的避難處,北邊與東西邊也各有一個牆面逐漸下沉,從地表消失,而牆面後方則是充滿著救護人員、卻一位災民也沒有的新·避難所。

  「欸......原本是一人護送三位民眾避難即可,現在改成每個避難區都至少要護送一位民眾喔。」目良的聲音如晴天霹靂般讓大家無法發出任何回應,在他句子與句子之間的空白,只殘存著火山口不斷噴發的巨響。

  「因爲各位考生都只有完成南避難區的部分而已,所以目前完成任務的人數為零啊,大家加油。」

  ......加油你個毛啊!!!

  在目良的加油聲之後空氣再度寂靜,無聲的空間之中只有幾隻傻眼的烏鴉飛過。

  「耍我啊目良!?」

  「喂喂喂!這樣我們不就還要繼續救難了嗎?」

  「現在受難者的人數剩很少了啊!」

  撇除本來就在行動中的人們,早就完成三人份的救難在一旁挑個舒適地方休息的人也不算少,原本一千多名的災民經過這幾個小時救難疏散之後已經剩下為數不多的兩百人。

  待救援的人減少了,本該是件令人開心的事情,至少以英雄的立場必須如此才對。

  「「你們大家別跟我搶啊——」」

  所有的考生同時出動,那些人已經管不著還在噴發的火山了,反正一切都是主辦單位搞的鬼,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完成各區的救難取得加分資格。

  相反地,這場演練的設定就是那些災民與廣播是不同世界,他們的眼裡就是火山要爆發他們快完蛋了而已。

  火山灰噴發持續,不間斷的爆炸聲傳遍大家耳裡,已經開始有些石塊以拋物線被噴發出來了,災民們持續尖叫狂奔,齊步出動的千名英雄在他們眼裡有如救世主。

  「英雄......英雄終於來了!」災民的眼神充滿希望。

  「沒事了!我來救——......」最先趕到災民面前的是一名個性是加速型的考生,他伸出了手,卻在話語全部講完之前就被一拳揍向一旁,狠狠的飛了出去,「呃啊!」

  那名災民眼前看到的,是一位朝他跑來應該要拯救自己的英雄被身後第二位前來的英雄打飛的奇景,而第二位英雄卻露出自己才是正義的表情,取代前人伸出救援之手溫柔說道:「沒事了!我來護送你去安全的地方。」

  「......謝、謝謝。」災民的語氣中充滿困惑,眼神卻盯著倒在一旁撫著臉頰的人。

  說到底他是得救了,但剛才發生的事情讓他心中不由得產生懷疑——這個英雄真的是好人嗎?那剛剛的英雄呢?他為什麼會被打倒?

  然而這個插曲只是個開端,就像一場滂沱大雨裡第一滴落地的雨水。

  不用一會的時間,全場剩餘的兩百名災民都見證了英雄們自相殘殺的奇怪景象。

  「喂!別打了!火山還在噴發啊!災民們很害怕啊!」跳向一旁閃過了打架波及而來的拳頭,茉紅梨對著全場一片混亂大喊著,可她的聲音完全被火山及眾人的聲音給掩埋。

  「少囉嗦!是這些傢伙不讓我救人的啊!」離茉紅梨最近的其他考生是少數聽到她大喊的人,他解釋著,一邊與另一人持續戰鬥。

  「既然你只是想要人獲救,那就讓我來救啊!」

  「誰要讓你了啊!人要由我親自救才行啊混帳!」

  「別妨礙我!」

  「妨礙你媽......明明是我先來的!」

  就這樣所有考生打成一遍,一千多個人與同陣營的隊友大打出手就只是為了那剩下不到兩百人的受難者,扣除南避難區,剩餘東西北區總共三個,剩下的人數只夠讓70名不到的考生加分,千分之七十不到的機會,沒人打算將其拱手讓人。

  「怎麼會變成這樣......」看著眼前的考生被自己人打傷、甚至是不小心被火山噴發的碎石給擊傷,茉紅梨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自己其實也很想去搶分數啊!分數不到的話說不定就拿不到臨時執照了......可是她知道一定要以災民的利益為優先考量才行。

  茉紅梨沒有優秀到可以兼顧大局又同時達成分數,她甚至不知道主辦單位真正的評分標準。

  到底......應該要怎麼辦?

  「可惡,盡是群只為自己利益不顧其他人的偽善者......」肉倉不屑的口吻表達了他的立場。

  茉紅梨心中互相拉扯的天使與惡魔也終於在肉倉說話後定了大局,大義的天使佔了上風。

  「果然跟在獅子前輩旁邊能夠時時提醒我自己......」轉過頭,茉紅梨看向肉倉......「你明明也是掙扎的不得了啊!」一記響亮的吐槽落在明顯壓制自己搶分數慾望而顫抖的肉倉身上。

  「妳在說什麼傻話,才、才沒這回事!」肉倉釋放出去的肉團正在其他考生旁邊虎視眈眈,看來他很努力在與人性搏鬥呢。

  儘管有些傻眼,但這也讓茉紅梨鬆了一口氣,連士傑的學長也在內心掙扎了,剛才猶豫了那幾分鐘的自己也不算那麼沒用。

  她慶幸的笑了笑,現在知道了,就算沒了分數她也該去做正確的事。

  拉起肉倉的後衣領,把他拉往戰區外的方向,「現在看得到的民眾都一定會獲救,走了啦,去找尋那些在偏遠角落可能被遺忘的人,我們去當真正的英雄。」感受到他慾望控制著身體留下而反抗的力道,茉紅梨挑釁,「哦?還是前輩你要留下和他們同流合污?」

  就是被激不得,肉倉心中的天使一拳擊倒了惡魔。

  他重整架勢挺直了腰,正氣凜然,「什麼同流合污?我肉倉精兒可是代表了整個士傑高中,我的所作所為都代表著學校的意志,我們可是整個英雄社會最具代表性的體現!」

  「是是是......」茉紅梨隨口敷衍,便飛到空中降下繩子,打算用和稍早之前一樣的方法載著肉倉移動。

  茉紅梨與肉倉避開那些眼睛一望就可以看到災民的熱門區域,儘管或許會受到一些驚嚇,但那些災民的人身安全是絕對沒問題的。

  與之相反,因爲大部分的人都在爭奪眼前的災民,多數人都駐足於遼闊的地形,當然也有一部分的人繼續執行先前的作戰,站在其他避難區交界處搶奪。

  茉紅梨她們選擇了去難以深入的地區確保真的沒有民眾被留下,沒有考生選擇這條路,因爲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民眾人數已經所剩無幾了,他們也有長腳,過了這麼久時間早就出來到顯眼處求救了,誰都不能保證花時間去尋找最後真的可以找滿三位災民,還是搶奪眼前的機會才是取得加分資格的上策。

  在空中飛行,眼睛不只快速掃過每個角落,她們也時時注意著空中,對於從火山口不斷噴射而來的小落石茉紅梨是用她的電波槍擊碎,而肉倉則是操控他的肉團去撞碎,要是沒有她們的幫忙那些落石勢必會對地面那些人造成不小的傷害。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隨著災民(分子)的人數減少,考生(分母)的競爭就越激烈。

  全部總共有一千多位考生,就算是第一輪落榜可能平均資質沒有那麼厲害,但總會有幾個是可能一開始被那些怪物天才刷下去的優秀人才,其中應該也不乏偵查類型的個性。

  時間過了好一陣子了,場上的紛亂已經平息,只剩下還在找尋災民的人。而火山噴發也越來越頻繁,火山口溢出的岩漿已經慢慢沿著山壁流下,再一陣子可能就會流到平地造成災害了。

  「三個......」茉紅梨兩眼空洞的看著手中捕捉網內的肉團,「只有三個......」

  這是個很尷尬的數字。

  如果只有一或二,可以很豁達的遣返反正也沒有辦法了,如果是四五個還可以在回程的時候賭賭運氣,若是六個那最好,但這是最不幸的數字。

  「應該還有落單的人,我們繼續去找。」她四處張望,神情明顯緊張。

  「妳去吧,時流。」

  「前輩你幹嘛放棄啊?一定還有人沒被發現!」

  「妳也心知肚明的吧?」比起她,肉倉相對冷靜許多,這時正是他發揮身為學長該有的架勢的時候,「已經全場繞了好幾遍了,沒有了,下面有幾個傢伙已經鎖定我們,第一次看到不會知道這個肉團是災民才對,他們其中應該有可以找到災民個性的人。」

  聽了肉倉的敘述茉紅梨低頭向地表看去,在某棟大樓的寬廣頂樓上,有五個人正在盯著她們,其中有一對非常大、像大象耳一般的耳朵。

  「把在空中、難以捕捉的我們當目標而不是去找其他倖存者,這就代表了全場只剩下這三位災民的可能性很高。」他口氣堅定,「所以妳去吧,我來拖住他們。」

  「那也該是你去啊前輩,如果沒有你的力量根本沒辦法救這麼多人。」茉紅梨試圖反駁,卻被對方反駁她的反駁。

  「妳也是啊,如果不是妳的高機動性,我們也找不到這麼多人。」肉倉表現的與當初考臨時執照時完全不同,雖然依舊自我,卻不再與人起衝突,「我可是士傑的代表,就算沒有加到分下一次執照考試還是可以順利通過,我可是比妳多了一年經驗啊。」

  「獅子前輩......」茉紅梨感動到快哭了,取得這張臨時執照對她來說真的太重要,她不想給老師們漏氣啊。


-


  茉紅梨將三個肉團藏於背包內,從外部是看不到的。

  飛往避難區的路程沒有什麼阻礙,因爲沒人知道災民在她這裡,頂多就是閃避一下空中飛來的落石。

  這次能夠通關真的是受到肉倉太多太多的幫助了,茉紅梨飛著,腦中除了滿滿的感謝也回想起剛剛離開前最後的對話。

  「去之前請先容許我問一下,妳,是哪間學校的?」

  肉倉之所以願意禮讓,主要原因其實還是因爲他認可茉紅梨身為英雄的理念吧。在自己的利益面前,她忍痛選擇了確保大局的那條路,如果不是她拖著自己過來,到現在肉倉說不定還在那邊掙扎呢。

  知道要越低調越好,但茉紅梨不想對肉倉說謊,她有些不安的小聲回道:「雄、雄英高中......」

  細長的眼睛因為驚訝睜大了,「我記得雄英除了爆豪那個臭小子跟轟以外都合格了才對......而且我研究過雄英的參加名單,並沒有妳啊。」

  『爆豪那個臭小子』......聽這個口吻,茉紅梨也猜想得到當初他們大概是在考場相遇且打了一架了吧,原來是爆豪害肉倉落榜的,她好像也不是很意外。

  「我想只是你沒注意到而已,因爲我是支援科的,不是英雄科。」

  「也因爲我起跑點已經落後了一大截,這場演練對我來說真的非常重要。」握緊肉倉禮讓給她的網,茉紅梨打從心底綻放笑容,「謝謝你,前輩。」


  最後一名受難者成功送往了東方的避難區域,這段期間也沒有其他人發現她帶著災民,都是託了肉倉阻擋那群虎視眈眈的人的功勞。

  「這個也是受難者,請幫他檢查身體傷勢,大概再過幾分鐘他就會恢復正常的身體大小了。」對著一旁忙著對受傷民眾急救的醫護人員說道,並將手中的肉球安置於空的病床上。

  真的謝謝你,我一定會成功拿到執照的,前輩。




  「大會報告大會報告,就在剛才,最後一名受難者已經成功被送往避難所了......」

  在茉紅梨放下肉團不久後,監視著全場的主辦單位也行動了,目良的廣播聲傳遍全場。





  「所以演練就此結束!達成加分條件的人數總共62名!大家辛苦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