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鞠 第三章 集合啦!遇到危機與消失不見的主人〈默默離開〉

懵夢 | 2021-10-22 08:00:03 | 巴幣 26 | 人氣 77





  已經做好了決定,他不需要有再多的外在因素干擾自己的心智。反正不過只有一天的交集,羈絆還未建立,告訴她不過只是種困擾罷了。

  越想越是陰沉,藺將自己的身子縮成了一圈。即使內心下定了決心,但他還是知道的,自己根本沒有勇氣去告訴今天才剛見面的陌生人。
 

  就這樣,度過了一個難眠的夜晚。
 

  隔天清早,霞便來到藺的眼前。一睜開眼便見到與自己長的完全一模一樣的人,這番景色無非讓他大吃一驚。

  即使沒有與自己同樣的人出現在眼前,光是睜開眼睛就有人盯著這點就足以非常震驚。整個人如同做了惡夢般僵硬的動彈不得,宛如在述說著昨晚應該做的惡夢並非沒有只是比較晚到。

  霞顯然沒有時間等對方準備好,說著「沒時間了要走了喵」,直接將人扛起。相同的身高相同的模樣但有著與小孩子外型不符的力氣,有著極其明顯的差異。

  邁出去的步伐能清楚感受到迎來的風阻,而霞的速度還在不斷加快。

  藺被迎來的風有些睜不開眼,瞇起眼睛試圖釐清現在的狀況,但隨著越來越快的速度最終沒辦法只能全程閉上眼睛,任憑對方帶著自己到他想去的地方。

  當停下腳步之時,才終於能睜開眼,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看不出自己身在何方,究竟是否到達了目的地又或者只是單純在繞圈子?這些可能雖然明知不可能發生,但很難不去做想像。

  雨……

  天空落下了雨,不規則的小水滴打落在臉上,有說不出來的違和感。難以形容,或許是天空那陽光是多麼的柔和,所以才感覺這場雨帶著些的沉重。

  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變得沉重,但又並不只是單純衣服吸了雨水變重,不過很快就習慣很像是心理錯覺。

  霞沒有注意到對方還在思考,連警告也沒說就直接將人給拋下,藺還未感覺到與地板接觸帶來的疼痛,便被溫暖的光球一口吞下,被柔和的包圍著,緩緩的漂浮著。

  霞變回原先的模樣,搖晃著尾巴,耳朵抽動下,在雨中聽見了聲音。

  霧氣如同恭迎貴客,自動的向兩旁散去。一名成熟的女性赤著腳走來。紅色的紙傘抵在肩膀,遮擋了雨水,天空的陽光緩緩流洩而下,成了自然的聚光燈。

  雨還在下著,打在紙傘上的聲音有別樣的悅耳,黑色的眼眸冷冷地看了眼霞,然後將注意力放到了那個被光團圍繞的守護靈。

  「……」

  淡淡地看了一眼,沒有任何表示轉身就走。

  她自然看得出來現在在做什麼,作為好奇前來查看的她,沒理由制止也沒理由追問。對於守護靈來說,斷絕與主人之間的聯繫無非是個不得已的決定,光是有這個想法本身就無需旁人多言。

  而且,對於守護靈來說,這名狐狸少女說的話可比她的還要有份量。

  「掰掰!」

  霞用力的揮舞著手臂,然後忽然想起自己也有事要忙,慌忙的轉身跑開。
 

  自從藺失蹤,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

  一個人生活的日子,說無趣也是挺無聊的。鞠每天望著窗外,沒有出門的意思,久久不見迷霧散去。

  以前還能去森林裡狩獵,但現在已經不可能了。她嘗試過要在濃霧中找到入口,但即使順著印象還是尋不著,費盡苦心甚至還有了是不是自己記錯的幻覺。

  成日除了待在家裡沒地方可去,沒有人能夠交談,至於長老也是完全沒有回應的狀況。無法與主人有所連繫這點讓她有點放心不下,只能說服自己「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孤獨的日子要度過多久呢?以前沒有察覺,但現在一個能夠交談的對象都沒有的時候,孤獨的感覺比想像中強烈。

  每天要做的事情都差不了太多,除了每天能選今天要換上甚麼衣服這點有所變化外,其餘都是不斷重複單調的一天。然而挑選衣服也越來越感覺不到樂趣,看來看去總覺得好像少了那麼一件。

  而且很明顯得感覺到的,是空虛。雖然每件衣服都是那麼適合自己、穿起來也非常好看,但沒有人欣賞,成天在鏡子面前轉圈亮相給自己看,多少還是覺得不大滿意。

  如果有人能來拜訪就好了。鞠躺倒在床上,內心不經意的如此說道。

  就當這麼想時,門口傳來敲門的聲音。那不是很強硬的聲音,而是個很輕柔、很細微,只要附近一有雜音便可能會忽略的細小聲音。

  從聲音聽出應該是個女生,而且還是名小女孩。

  來訪的客人沒有問題,不過鞠的內心卻被這一下敲的有些亂糟糟的驚訝。許久沒有人來訪,但更多的是因為緊張特有的心跳加速,有如戀愛般見到心上人的情感,撲通撲通的狂跳著。

  一個腦海閃過的靈感,砰的一聲直接從床上摔下,顧不上氣質直接出生要對方稍等一會,自己則三步併作兩步的衝到衣櫃前方,將門打開,發出了不小的聲響。

  琳瑯滿目的衣服映入眼簾,但乍看之下各個都黯淡失色,竟然沒有一件有給她「就是這件」的感覺。

  迅速翻找著自己的衣服,但無論如何比對都感覺不對,不適合在這個時間場合穿出去。

  幾乎將衣櫃都要翻了個遍,但看來看去都沒有喜歡的,頓時有了選擇障礙難以決定。

  最後還是穿著身上這套出去應門,這份妥協還是注意到自己花費太多時間才不得已做出的選擇,雖然沒有計時但感覺應該至少十分鐘有了。

  腳步輕快急促的差點直接從樓上摔下來,跌跌撞撞的衝到了門口。可是她還沒有神經大條到直接開門,還是用手如同做了垂死掙扎般稍微簡單梳理過後才將門打開。

  打開門,原以為人已經離去,驚慌的神色全寫在臉上。雙眸中映照出對方的身影,是個比自己期望中還要嬌小的女孩子。

  不會錯的,不會認錯的。如果認錯,她可沒有資格當守護靈。

  眼前這名小女孩,就是她的主人──雛。

  而跟在主人身後的,還有一名男子。

  瞬間腦中的警鈴大響,等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已經穿插在兩人中間。

  「呃,這是在幹什麼?」

  男子覺得無奈又好笑,倒不是真不懂對方的想法,只是真遇到了還是想討個說法。畢竟自己怎麼說都是女孩的丈夫,這個反應是得好好問清楚。

  鞠也對自己突如其來的動作愣了半拍,臉瞬間羞紅。

  「我、我只是看你可疑,一個大男子帶一個小女孩走在路上,怎麼想都應該保護小女孩吧。絕、絕對不是因為她是我的主人喔,我可沒有在吃醋!」

  男子愣了下,似乎很少遇到這種情形,只見旁邊有人哈哈大笑,插著腰插入了話題。

  「莉婭大人就說娶雛這樣的小女孩會被當成變態吧。」

  「咦?」

  鞠瞬間掌握出關鍵字,瞬間抽出匕首砍了過去。這動作說不上行雲流水但也稱得上流暢,這招偷襲直接被扣住手腕。

  「不不不,這很明顯跟雛是不是小女孩無關吧!」

  「也是啦,你也娶莉婭啦,而且如果姐姐還活著你也會娶她,對吧?所以你並不是變態,只是單純想把身邊認識的女孩子娶回家好炫耀你的博愛。」

  「這個論點不覺得反而更糟糕嗎?」

  鞠試圖甩開對方,但無奈自己的力氣完全比不過,只能很瞪著對方。

  「不只是喜歡幼女的蘿莉控,還是個渣男?」

  「雖然不清楚妳說的是什麼意思,但這是誤解!」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這句怒吼之後,鞠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應該說是不對勁之處才對,為甚麼這句話竟然能如此輕易地脫口而出?

  而且整件事情就如同夢境一般,自己的主人,為甚麼會出現在這裡?

  可能是見到對方冷靜下來,男子主動鬆開手,鞠這才不甘願的把匕首收回,但仍然不改敵意的把人護在自己身後。主人也是很乖巧聽話,完全沒有反抗的意思。

  跟著男子前來的少女忍不住捧腹大笑,重重拍了拍理應是自己丈夫的後背。

  「哈哈哈,果然是愛不足吧。莉婭大人不就說了,愛的份量是根據灌注在體內的量決定的。」

  「不要一言不合就開車!」

  「哦,莉婭剛剛做了什麼嗎?嘿嘿,真不愧是莉婭大人!」

  「這不是值得驕傲的事情!」
 

  如果要保護好自己的主人,或許自己親自陪在身邊保護人家,似乎才是最好的選擇。
過去來不及的,從今以後至少還來得及。

  不知道對方為甚麼會突然來訪,但對於守護靈來說,只要主人平安,任何事情都可以不用計較太多。
 

  即使這件事情再怎麼不合邏輯。
 
※END A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