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這一次,我想做個惡人!

Der Sehen | 2021-10-21 21:00:02 | 巴幣 144 | 人氣 136








這一次,我想做個惡人!

        我在夜空中飛行,機車零件粉碎紛飛,在路燈下撒出一片星空,外送箱中的麻辣鍋、珍奶、百香果雙重奏等被擠壓飛出,綻放在純黑柏油路上成了跨年煙火,我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切,感受著這死亡瞬間,看著自己成為一片美景的主角。

        「哈…喝哈…呃阿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得好痛。」

        我怎麼能這麼開心呢!這可是慘死在街頭,是人生的最壞結局之一。

        我其實很清楚現在死亡是一件幸福的事,一輩子都在追求財富自由,妥善利用人生的每分每秒去精進自己、投資理財、營造形象,每天在細碎切割的時間中急喘狂奔,用一份又一份的兼職來充實自己的日夜。

        放假終於到來,暫停在眼前的景象就是死後世界,沒有信仰的我此時只能接受它的存在,但是沒有天堂或地獄,只是靈魂獲得自由。

        如果天堂與地獄存在,那我會上天堂,因為這堂堂正正的人用勞動奉獻上帝,最後也遵守法律死於意外,要說有什麼地方不完美,那大概只有父母的問題,也許該早點保死亡險,這樣或許能彌補一點。

        別再自欺欺人,他們砸在我身上的錢全部賠光了,這就是窮人玩股票的後果,沒有必要為他們傷心。

        「大哥哥是在哭嗎?你不想這樣死去吧?」小女孩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你在說什麼!你是死神?還是天使?」眼前的女孩一頭紫色大波浪捲髮拖在地上,頭上兩旁戴著奢華鑽石髮飾,紫羅蘭般的眼眸在微開的眼中,嘴唇是病態的青紫色,一身華麗蓬蓬洋裝掛滿寶石,從身高和發育來看大概是國中生,這是含苞待放的年華,總不會在這裡死去吧。

        「你的運氣真壞,是遇到了厄運惡魔嗎?」小女孩在身旁說道。

        我的運氣確實不好,兩個選項以上的問題通常都要猜到最後一個,從出生那刻就存在厄運,這就是前世的業力吧,至於惡魔……「我會下地獄吧?」

        地獄哽看太多要被接走了,這個女孩不是天使也不是死神,他咧起嘴角露出惡魔的微笑,不再矯揉做作,如同下達諭旨說「不,你會前往劍與魔法的世界。」

        「……」

        「因為我被卡車撞到了嗎?」我驚訝於卡車真的具有異世界傳送功能,脫口而出這奇怪的問題。

        「你應該要很高興才對呀,難道我們的宣傳工作沒做好嗎…不是!是我能帶你到異世界。」

        「我幫不了你,因為我,已經死了。」

        「我能讓你投胎到魔王家中,你會成為下一任的魔王,處理前來挑戰的勇者、橫掃大陸上的每個強國、整個地球都會聽見你的威名,這是你這輩子無法完成的事,現在就能實現了。」

        「你知道地球是圓的!」從他的話語中我注意到一件可怕的事,這件事直到人類發展千年才能知曉,這個異世界的惡魔居然說出口。

        「為什麼要注意那個!」她哭著對我說。

        「我也不清楚,也許是這些設定都很無趣,轉生到異世界什麼的。」

        這個小女孩纏上我的身體,讓我的身體前後左右搖擺,看著月亮一轉成為車燈,車燈一轉成為路燈,路燈一轉成為月亮,聽著那像是孫女向爺爺奶奶撒嬌的哭鬧哀求,我想到一件好事,或者是一件壞事。

        「我很可愛!請和我簽訂契…」他的身體好輕,單手就能提起。

        「我已經死了吧?」

        「呃…對呀。」

        「那死人殺人犯罪嗎?」

        「你殺不了我,我是魔神,但是是無罪吧。」

        「不,不是,我只是想——這一次,我想做個惡人。」


------------------owo-------------------


        宮殿中,群臣與騎士單膝跪在王座下,尖耳的、獸耳的、鰭耳的各族皆服從于魔王,魔王在僅僅十年間征服他們的國土,暗精靈、獸族、海族等周圍族類的家園被魔王征服,如今他們在魔王城中戰戰兢兢面對魔王,魔王透過各種奇策妙計將各國的疆域連成一體,少有人知曉這名魔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有人聽過他能看見未來,又聽說他在五歲時成為賢者,還有人說他是夜神的傳人。

        鎖鏈的聲音迴盪在王宮中,一名穿著黑色薄紗、嘴被堵住的貓耳少女掙扎著,名為米雅的少女曾是高傲的公主,如今在眾目睽睽下顯露出撩人樣態,百獸聯邦作為最後降伏的國家,她們的公主成了魔王的玩物,換得長遠和平與此刻屈辱。百獸聯邦的五族領袖只能脹紅著臉流淚。

        「歡迎各位前來,本王今日有一事想請各位協助。」魔王的聲音有著少年的羞澀,但是他的氣魄卻是不容置疑的王者威風。

        「陛下請容我發言。」一名穿著全套飛龍皮鎧的老者,身上配戴著長劍與雙面斧,拖著斑白長鬚走在黑亮地磚上,他是萬登森林領主也是百獸聯邦五長老之一的奧德拉克(Aldrac)。

        「說吧,所有人都不必拘謹,是本王有求於你們。」魔王撐著頭俯視眾人,另一隻手手心向下伸向眾人。

        「陛下我認為如今各族齊聚,應當是宣告王后就任的時機了。」老者這一番話不單是為了魔王,更多是為了提升獸族的地位,獸族公主的身分必須是王后,否則獸族會成為王國地位最低下的一派,在他族眼中成為奴隸階層。

        「啊,關於這……」
        「那邊的暗精靈藏著什麼好東西。」魔王的話被打斷了。但是在場的領袖們也只能噤聲,因為那是現世的魔神,魔王最初的同伴。

        「是…我們無意隱瞞陛下,這…這是祭司要我們送來的靈藥。」精靈穿戴金色頭冠,一襲露肩純白長袍系上藍金腰帶,作為暗精靈代表而來的是暗精靈族未來王后,同時也是魔王的遠房親戚,在他身旁的是同樣穿著長袍的暗精靈第一王子。

        「它的效用是什麼?說出來。」魔神的話語有著魔力,那是屬於上位者的言靈。

        「靈藥能夠讓服下的人身體……」
        「夠了,你就收起來吧,我會向祭司致謝。」
        「謝陛下!」

        暗精靈祭司聽聞獸族宣言【獸族永不臣服。】,料想魔王要將那高傲的公主納為玩物,這是一不可多得立功機會,也能藉此降低獸族威望,在萬登森林擴展暗精靈影響力,沒想到魔王能夠讓公主臣服,更沒想到獸族居然捨棄公主,送出靈藥反而順了獸族的意。

        「那妖精也把東西拿出來吧。」
        「不,等等。今天不是為了……」
        「妖精國度為了雙方長久情誼,在此獻上世界樹藤鞭。」前來王國的使者帶來一條翠綠樹藤,樹藤連接著鑲有寶石刻著花紋的握把,捲起紅布墊底的展台上,兩具三公尺高的石造哥雷姆將展台舉起。

        「這是要做什麼?」魔王只是問使者,沒有要收下的意思。

        「我們榮光的女王要向陛下說的只有一句『請好好管教那隻小野貓。』,為此送來一柄利器。」兩具哥雷姆走向王座,動作完全同步跪於魔王身前。

        金屬掉落的聲音響起,王座旁飛起石磚,獸族公主跨在魔王身上,獸族五領主和暗精靈都笑了出來,妖精與海族只是默默看著,而一些地方領主驚慌起來,害怕他們的王會發怒。

        「我已經不想忍耐了!」揮舞白銀利爪,撕裂堵在口中的布,純白的公主嚎叫著。

        「不可以色色!誰來告訴我怎麼解決發情期!」魔王將獸族公主用結界固定,側過頭向眾人問話。

        「我的陛下不必擔心,只要滿足生育需求就好,小女現在是第一次經歷,還請溫柔以待。」純白雄獅李奧流淚而笑,將自己的女兒獻給強者的魔王。

        「他還是個孩子呀!而且我也還沒……」
        「陛下不要再冷落我了,一直待在你身邊,什麼時候才能得到你的愛。」
        「你可以回家了,我相信百獸聯邦不會反叛,你的父親在那邊,你已經自由,不再被囚禁在這座城堡。」魔王心想這是自己導致的後果,一名少女被自己給逼瘋,究竟是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成為惡人真的好嗎?


----------(。-。)----------


        「真正的惡人會認為自己在做善事,你這樣只是在折磨自己,還是說你有受虐傾向?」紫髮國中生在辦公桌旁說。

        「我的願望就是成為惡人,那些享盡世間浮華,依靠父母的遺產而生,藐視窮人的惡人,但是現在的情況不都是你的錯嗎?」

        因為這笨蛋魔神算錯時間,導致我來到這世界時誕生在覆滅的王國,勇者雖然放過我的母親,但是母親成為了奴隸,懷著孩子的奴隸沒有人想要,母親踏上回故土的旅程,我就在中途的森林誕生了。

        「這不能怪我,你的生日不知道為什麼會改變,而這絕不是我能做到的。」

        「無所謂了,倒是想想怎麼處理公主的事。」原先召集獸族首領就是想處理這件事,但是魔神莫名其妙召集各族與領主前來,而且還準備了這種禮物。
        「話說海族的圖正確度高嗎?」把公主的事拋在腦後,白天還有另一件值得注意的,那就是海族提供的航線圖。

        「你又要征服了,能不能休息一下,去好好睡個覺。」惡魔的工作就是讓人怠惰,突然認真工作的她感覺起來真不一樣,句句都能深入心中。

        「我們的時間不多吧?照你所說死界魔王再過三年就會來,那我就不得不找一個海外據點。」看著她睡眼惺忪趴在桌上,青紫嘴唇像是屍體,受到死界的詛咒折磨著,我就想要成為魔神的使徒,為了她迎戰死界魔王,就算打不倒也要想辦法解除詛咒。

        「你這樣真的快樂嗎?就連那個公主都不碰一下,她是你前世渴求的類型吧,再繼續壓抑自己,你會崩潰的。」她說到這件事,又讓我想起這也是因她而起。

        「應該在穩定三個獸族領袖時就要送回,現在要立后還是太早,如果要政治聯姻還是對人類王國使用比較好,畢竟只有一次機會。」
        米雅公主本就是為了降伏百獸聯邦而捕獲,魔神為我不弄髒手的理想提供一計,那就是我潛入抓走公主,一種經典的反派行為,在不對等的情況下,和談就順利展開了。

        「不必立后,我只是要你使用她,你若擔心百獸聯邦反叛,我可以替你肅清。」睫毛下的紫羅蘭眼眸閃著光輝,她是認真要做這件事,毫無慈悲的惡魔。

        「做了也不會快樂吧。」
        「她是豐滿的果實,你會沉浸在歡愉中。」

        「在那之後還剩下什麼?她會哭泣而我會有罪惡感,實際上我心中依然充斥著愧疚。」

        「你不會有罪惡感,沒有人會懲罰你,你只要讓感官永遠融入兩人之間。」

        筆尖停留在紙上,墨水染出一片湖面,黑色水鏡中是一個少年的面孔,和一個長著鑽石雙角的紫髮少女。

        「就像我們現在這樣?」我說。

        「我不會一直在這裡。」她說

        「就三年吧,沒問題。」我說了這句話就沉默了。辦公室中也只剩下紙張翻起、筆尖劃過紙張、燭火燃燒的聲音。直到燃燒的聲音消失少女的細微鼾聲響起紙張的聲音才停下。

        我抱起她過輕的身體,走向走廊盡頭的臥室,輕踏在大理石走廊上,但是眼前一個白色身影出現,米雅公主還沒睡,應該是白天用睡眠魔法讓他睡飽了,她已經不再瘋狂,回到了原本端莊少女的樣子。我向她點頭就離開了。

        蓋上棉被我就離開,讓門不發一點聲響,緩步退回走廊,長著貓耳的少女擺盪著尾巴佇立在門外,招手示意有事相談。

        圓月在湖面上搖曳,排列整齊的梧桐樹婆娑作響,腳下的落葉發出粉碎的絕響,眼前的少女腳步輕盈,白色長尾高速擺盪,讓我不禁看向如波浪的裙襬,我明白這樣注目女性是無禮的,便往上身看去,薄紗在月光下透出腰身,我便閉上眼感知著周圍向前走,手邊傳來柔軟的觸感,那是少女的手。

        「公主邀我來這裡是為了什麼?」我注視她直接提問,不想耗費心思旁敲側擊。

        「你已看見我的一切,你不認為該做些什麼嗎?」她面對明月說。

        偷看被發現了嗎?我明知她是說她那些無法失去控制的行動,在被我捕獲的一年間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在國家場合上揭露醜態,淪為政治工具又被全族商議來換取更大利益,這一切因我而起,不過其中也有魔神的手筆。

        「我無法彌補,你願意接受我的道歉嗎?」除了這樣問,我已經想不到別的方法,只能讓她說出怎麼賠她。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只要……」她臉頰帶著紅暈說道。

        「我說過會放妳回家,不過白日的集會損了妳的形象,所以我會派出車隊準備禮品,保有百獸聯盟在萬登森林的勢力。」

        暗精靈部落是母親的家鄉,若讓他們勢力膨脹會導致內亂,地方領主雖然是屬於就魔王的勢力,但在勇者滅國以後就失去秩序,國內能夠制衡的只有同在萬登森林的獸族,或許要整合少數勢力的晶石族、蜥蜴族、樹妖精等等聚落。

        「我不是說這件事!」她憤怒地說,也許我說錯了什麼。「要怎樣你才能明白我是…我是愛著你的。」

        「你只是被控制、被囚禁、被折磨的孩子,是魔神對你做了什麼吧?」

        雖然聽說過獸族的發情期,但是公主這三年從來沒有表現過服從,每次相見都瞪視者我這個仇人,絕不會愛上我這樣的存在,所以只能讓她明白自己可能被下咒的事實。

        「不是!不是!不是!我已經…十八歲了,而且我是自願的,沒有她的魔咒我沒辦法說出口。」
        要揮散不可見的枷鎖似的,激動地舞動雙手說話,眼淚落在花海上,倒映月輪成一顆顆珍珠。

        我不知道說什麼,只能抱著她,她這名犧牲者。






原本想寫搞笑風格的,奈何本人的幽默細胞和中華民國一樣處於還沒死透的狀態,大概能笑一下子。
另外這話短篇作為"轉生成反派"的參賽作品的同時也是《新世界的愛與希望的魔法少女》的番外,會在NIRVANA完成後更新的。




創作回應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不可以色色!
2021-10-22 10:27:43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不可以不可以色色!(∩ω ∩`)(夜晚的湖泊很美,讓人不禁感到放鬆
2021-10-25 13:55: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