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25章 經過再三努力,最後...工廠還是爆炸了!

謎猴兄弟 | 2021-10-21 19:17:46 | 巴幣 0 | 人氣 35


    李子因腦中快速計算著,但雙眼卻看著宋雪凝,只見她雖然眼睛紅腫,臉色憔悴,但應該沒有受傷。歐志揚看到李子因正看著宋雪凝發呆,又忍不住念上幾句:「你專心的思考行不?等你救出宋醫師,愛看多久就看多久。」宋雪凝聽到這話,有點尷尬地低下頭。李子因則瞪著歐志揚問:「水裝滿沒?」歐志揚說:「現在滿出來了,裝滿七公升,大約需要兩分鐘。」
    李子因看著螢幕中的時間,還有十八分鐘左右,來到歐志揚身邊,把七公升的水倒到五公升的水桶中,然後把五公升的水桶倒掉,再把七公升中剩下的水倒到五公升的桶子中,然後再用七公升的桶子繼續裝水。歐志揚看著李子因倒來倒去,不解地問道:「你這是在忙什麼?」李子因眼睛看著水流,嘴巴說道:「這道題目,有兩種解法。第一種,是先把大桶子裝滿,倒到小桶子中,此時大桶子剩下兩公升,把這兩公升倒到小桶子中。再裝滿一次大桶子,因為小桶子裡面已經裝了兩公升,所以再倒三公升過去,那大桶子這邊還剩四公升,再把小桶子倒乾淨,四公升倒過來。最後再裝滿一次大桶子,倒一公升到小桶子這邊,那大桶子裡面剛好就是六公升…。」
    歐志揚聽得滿臉黑線,似懂非懂地看著李子因。李子因又問:「那你還想知道第二種解法嗎?」歐志揚尷尬地笑著:「不必,我知道你有方法,那我就安心了。」李子因罵道:「不求上進。」就在兩人的談話中,李子因把六公升的水倒到電子磅秤上,此時,螢幕上的時間靜止不動,而宋雪凝身上的金屬鎖竟自動跳開。李子因與歐志揚見宋雪凝脫困,無不鬆一口氣。宋雪凝顫抖的手,揭開封在自己嘴上的膠帶,艱難地說了聲:「謝…謝你們來救我。」李子因點頭不語,歐志揚則說:「我們趕緊離開吧。」
    就在李子因與歐志揚準備轉身離開,宋雪凝站起身時,竟然因為腳太久沒活動,導致重心不穩,哎呀一聲的往前撲倒,這一跌倒,連帶把電子磅秤上的水桶一起推倒。李子因抬頭看螢幕,上面原本還有十分鐘左右的時間,突然以十倍的數度快速倒數。李子因反應迅速地喊道:「還有一分鐘,黑仔,先去開車。」歐志揚頭也不回的往停車的方向狂奔,李子因則將宋雪凝抱起,也往工廠門口跑去。一邊跑,李子因一邊抱怨著:「天啊,妳是不是要減肥了,怎麼這麼重呢?」宋雪凝不滿的說:「是你體力不好,我才四十五公斤而已,竟然叫我減肥。」
    一路跑到車子旁,歐志揚先打開後座的門,才跳進駕駛座啟動引擎。李子因隨後滿頭大汗地趕到,抱著宋雪凝一起躦進車子後座,後座車門也來不及關,歐志揚便猛然踩下油門,車子狂奔了出去。李子因此時正以一種很曖昧的姿勢,壓住宋雪凝柔軟的嬌軀,正當李子因覺得不妥,想爬起身時,一陣狂猛的爆炸聲響起,幾顆爆裂的磚塊、石頭與鐵條,猛然貫穿車子的後擋風玻璃,玻璃碎渣噴灑李子因的全身,宋雪凝不自覺的緊緊擁住李子因,連歐志揚都不得不把身體往方向盤的位置趴下。約莫過了一分鐘,宋雪凝滿臉通紅的鬆開手,李子因也坐起身來。三人此時像是從礦坑中爬出來的人,雖然狼狽,但所幸只受了點輕傷。就這樣,三人一路無語,回到了警局。
    歐志揚泡了兩杯咖啡給李子因與宋雪凝,宋雪凝接過咖啡後,問道:「我可以借電話,打跟我爸媽報個平安嗎?」歐志揚點頭說:「當然可以。」宋雪凝離開後,歐志揚把手中的紙條遞給李子因,這張紙條是范文雄留在宋雪凝的口袋中,裡面只有三個字「曾賜強」,而且是印表機列印的。
    歐志揚說道:「剛剛還在討論那個曾什麼強的,現在,居然真的出現這個名子。這個曾賜強,是一個小有名氣的幫派老大,但混得不怎麼好。他怎麼會突然捲上這一樁炸彈勒索案?」李子因喝了一口咖啡,說道:「這個曾賜強,我也不覺得他有這個能力,籌謀這一次的炸彈勒索案。除非,他背後有高人指點!」歐志揚問道:「你覺得,誰會是高人?」
    李子因搖頭說:「很難說,不過,那個迷彩裝男子,我覺得就是個高人!」歐志揚不解:「你說他指導整個炸彈勒索案,我覺得有可能。只是,如果是他指導的,為什麼他又要指點我們去抓曾賜強?」李子因搖頭說:「這個,我也不清楚。但是,我覺得,這個犯罪集團,自己內部也有問題!」歐志揚點頭說:「你認為,那個在廢工廠中,對我們開槍的人,也是同一個犯罪集團的人?」
    李子因又喝了一口咖啡,說道:「我猜是同一個犯罪集團的人,因為他對迷彩男子約我們到廢工廠的這件事,撩若指掌。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對我們開槍,而是對那個迷彩男子開槍。他很有可能是跟我們到廢工廠外的,如果他要對我們兩個下手,路上多的是機會。他跟我們一起到廢工廠,是想對迷彩男子下手,但又不知道他人在何處!」
    歐志揚點頭說:「這樣說,也是有道理。」宋雪凝回到座位上,對著歐志揚說:「歐警官,等等我爸爸來接我,順便想請您跟李子因醫師今天晚上吃個飯,感謝您的救命之恩…。」歐志揚搖搖手說:「哪有什麼救命之恩?剛剛那些方法,都是子因想的。而且,我已經派人去抓那個曾賜強了,或許,今天晚上,我就能跟他聊聊案情。要不,改天吧!」
    2001年4月10日晚上六點十一分,李子因被宋雪凝硬是拖去跟宋文和院長夫婦倆吃晚餐。吃完晚餐,回到家中,李子因剛洗好澡出來,窗外正下著雷雨。歐志揚傳簡訊說,曾賜強已經落網了,正在審訊中。躺在床上,李子因握著手錶,慢慢入睡。
    1927年3月29日早上九點二十一分。衛生連的兩個後送排正在由教官,講解步槍結構與靶場規則等等。李子因則在軍官靶場,也正在練習著以手槍打靶,旁邊則站著郭慕成在一旁指導:「這支手槍可是舶來品,名子叫白朗寧M1910,是半自動手槍,彈匣可裝七發子彈,子彈軌道穩定,但後座力可是有點大的,所以開這支槍的唯一口訣,就是手要穩,屏住呼吸,你再試試看。」李子因試著郭慕成的話,連開三槍,其中一發子彈射中靶子。郭慕成稱讚說:「是吧,你多練習幾次,沒問題的。」李子因正想多練習幾次,只見紀晴站在身後,李子因問道:「紀排長,有什麼事嗎?」紀晴說道:「報告連長,醫療排的姊妹們已經整好隊,準備上靶場了!」
    李子因與紀晴來到靶場,只見後送排的士兵已經摩拳霍霍,準備上靶場。而醫療排的女兵們也在後方整好隊伍,不管醫療排還是後送排的士兵,看見李子因走過來,無不投以尊敬的眼神…,這可是連少將都敢叫板的傢伙,只因為自己手下士兵被欺負了。李子因走到後送排面前,全體後送排無不立正,大喊:「連長好!」李子因點頭說:「各位弟兄大家好,剛剛教官跟大家說的,可都記清楚了?」後送排的士兵大喊:「都記清了!」
    李子因點頭說:「在場各位弟兄,將肩負我們衛生連的安危,因為你們大家就是我們連隊的戰鬥主力,雖然我們算後勤單位,但在戰場上甚麼事都有可能發生,所以勤練槍法,我們就有多一分保命的機會。等一下,我一樣要找出十五個槍法最好的弟兄,指導醫療排的姊妹們打靶,各位有沒有信心?」後送排的士兵們躍躍欲試,紛紛叫嚷著:「有信心!」
    聽著步槍震耳欲聾的音聲在耳邊響起,醫療排女兵們的臉色一個比一個蒼白。李子因看著紀晴、周婉玲等人惶惶不安的表情,李子因笑道:「會害怕嗎?」只見少數幾個搖頭,大多數的女兵們都是沉默不語。李子因表情轉為嚴肅,說道:「這只是步槍的聲音,等真正上戰場,還會有砲彈炸裂聲、飛機低空飛過的聲音,還有敵人的喊殺聲,與受傷士兵的呻吟聲。每一種聲音都令人心驚膽戰,你們最好早一點有心理準備!雖然你們在後勤單位,但還是可能正面遇到敵人,所以,千萬別以為自己只要懂醫護就可以,聽明白了嗎?」女兵們紛紛喊道:「聽明白了!」
    1927年3月29日下午六點零二分。李子因來到章漢毅的辦公室前,敲門道:「報告軍團長,駕駛兵李子因報到!」章漢毅招了招手,讓李子因進門,笑道:「你這傢伙,剛剛敲門報告挺有門道的,不會是駕駛兵當上癮了吧!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等等我要去日本關東軍總參謀澤田春一舉辦的舞會,你載我去,但你在那裏就恢復你的連長身分,先別當駕駛兵了。」李子因點頭稱是。章漢毅正要走出辦公室,突然像是想起甚麼,又回過頭來對李子因說道:「等等的舞會,中國人這邊你可能認識,都是咱東北軍的人物,但日本人,你就要多多注意。」李子因還想多問幾句,而章漢毅已經走出辦公室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