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邪廟:濕婆 】第八章

鬼才 | 2021-10-21 19:09:03 | 巴幣 1048 | 人氣 184



  坦克在街上來回穿梭,履帶下全是心碎的痕跡。

  8.

  他們離開承天廟,開車到附近的斗六找尋過夜地點。李婉清在副駕左顧右盼,沿途蒐集飯店或民宿的相關資訊,手上拿著一本旅遊書,似乎翻不出結果。

  「妳看這間如何?」謝雅芝指著一個廣告招牌,在川菜餐廳的上方,小小一塊寫著旅館名稱和聯絡電話,離招牌位置大概五百公尺。

  「離這裡滿近的,去看看吧。」李婉清一直想找有特色的民宿或旅店,如果沒有著落的話,只好選擇車站附近那些乾淨舒適但無聊的飯店。

  車子繼續往前開,轉了兩個彎之後商店招牌和亂竄的機車便消失大半,民宅林立。他們邊開邊看,終於看到民宿招牌。

  這棟民宿有三層樓,跟旁邊的房子沒有太大差異,小小的前院擺著木製長凳和懷舊郵筒,地上有一條彎曲的碎石步道延伸到門口,門旁插著國旗,有種眷村的味道,窗邊種了幾條藤蔓,點綴些許綠意。

  「還有房間嗎?」謝雅芝放下車窗,朝著敞開的屋內大喊。

  老闆娘也高聲回應,走出來引導他們將車子停到附近的空位,回頭辦理入住手續。

  李婉清一走進民宿,立刻感覺到一股溫馨感,沒有刻意清空的檯面或反覆擦拭的窗戶,但也不髒亂,牆上掛著一頂斗笠,木馬搖椅擺在走廊上,生活用品都是木料為主,非市面上常見的商品,各處細節都有經營者的小巧思。

  謝雅芝開始和老闆娘閒話家常,這時李婉清注意到樓梯旁的桌子擺著一台電話。

  「老闆娘,那台電話可以打嗎?」她指向那台紅色的老舊電話。

  「如果打得通就是可以。」老闆娘看起來沒什麼把握。

  李婉清走上前拿起話筒,腦子裡想的全是剛才師父說的話:採取主動,提防別有用心的人。她深呼吸,將手指放進轉盤,轉動一個又一個數字,等待響鈴,等待有人把電話接起。

  電話響了許久,久到她打算掛電話的時候終於接通。

  「喂!」一個稚嫩的女生聲音傳來。

  「文婷嗎?是媽媽。」李婉清開心地笑了,「只有妳跟莎莎在家嗎?」

  「剛剛到家。」文婷停頓了好一會,「我跟莎莎去她家的朋友玩,然後去市場買菜。」

  「是她的朋友家,不是她家的朋友。」李婉清出言糾正。有時候大人都不在,就讓莎莎帶著文婷四處走,「你們買菜要煮晚餐?爸爸會回家吃晚餐嗎?」

  「他說他今天會回來。」

  這個答案幾乎在她的意料內,但心裡還是有點悶,不自主地蹲下來,「好,妳可以幫媽媽一個忙嗎?」

  「什麼忙?會很忙嗎?」

  「不會很忙,妳幫媽媽看一下爸爸有沒有帶別的女生回家。」李婉清突然楞了一下,「看爸爸有沒有帶劉秘書回家。」

  「好。」王文婷的聲音變小,傳來一些碰撞聲。

  「媽媽快講完了,妳不要坐地上。」李婉清趕緊阻止她,「如果爸爸沒有在家過夜,也跟媽媽說。」

  「好!」王文婷突然大聲答應,語氣調皮,「我要打給妳嗎?」

  「媽媽明天就回家了,晚上不打電話,怕妳睡著了。」

  「我有電視看就不會睡覺,我有綿綿跟我聊天。」

  「妳可以跟綿綿聊天,但不可以一直看電視。」李婉清微微笑了,「媽媽剛才交代妳的事情不可以跟莎莎說,也不可以跟爸爸說,可以答應媽媽嗎?」

  「嗯......可以。」

  「謝謝,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囉。」李婉清等她道別掛上電話才起身放下話筒,一回神發現手心全是汗,心臟也微微加速著,彷彿大人眼中的乖小孩第一次忤逆長輩,充滿興奮和不安。

  謝雅芝拿著房間鑰匙走上前,歪頭看她,「妳不是有帶手提電話嗎?為什麼要用這個?」

  「比較有情調呀。」李婉清也學她歪頭。兩人噗哧一笑。

  她也說不上為什麼自己要打室內電話,大概是一種難以言語的直覺吧。

  □

  下午四點,王復華推開家門,提著公事包站在玄關脫鞋。沒多久便傳來細碎的腳步聲,以及高亢的叫聲。

  「爸爸!」王文婷出現在長廊遠方,蹦蹦跳跳上前,一口氣抱住王復華的小腿。

  「嘿!」王復華也高興地將她抱起,臉上全是笑意,「妳有沒有睡午覺呀?睡飽了嗎?」

  「我不累。」王文婷先是點頭然後搖頭。

  她的眼眶還帶著尚未散去的迷茫,王復華笑了一下,將她往客廳抱,公事包交給從廚房出來的莎莎。些許的香味已經瀰漫在屋子裡,是晚餐的味道。

  「爸爸你看這個!」王文婷從散亂的桌上抽出一張紙,是用來讓兒童塗鴉的留白卡通紙,五顏六色的蠟筆將卡通人物塗得面目全非,還沾著蠟屑。

  「妳怎麼這麼會畫畫,全部都是妳畫的?」看來以後不能走藝術相關的工作,王復華拿著紙張,心裡暗自想著。

  「都是我畫的。」王文婷又找了幾張,刻意把學校的作業簿推到地上。

  其中有些塗鴉是幾天前王復華就看過的,他有點納悶莎莎或婉清怎麼沒有收起來,但也可能是文婷堅持要留在桌上也說不定。

  「今天學校有沒有作業?」王復華找出聯絡簿,稍微看了一下。

  「我不要寫作業。」王文婷嘟著嘴,「媽媽回來再寫。」

  「那等媽媽回來再寫。」王復華總是順著女兒的意。他稍微整理了桌面,將用不到的廢紙和斷掉的蠟筆都整理在一起,晚點趁王文婷不注意的時候丟掉,「媽媽有打電話回來嗎?」

  「媽媽......」王文婷愣了一下,然後搖搖頭,「媽媽早上就出門了。」

  他們一起看了電視,在陽台玩一二三木頭人,接著莎莎的聲音傳來,王復華才抱起滿頭大汗的王文婷到廚房。

  莎莎燒了簡單的三菜一湯,但用料非常精緻,彷彿大飯店才能點到的中式料理,光是羹湯就放了干貝和螃蟹,青椒炒牛肉片八分熟還帶點紅,水煮高麗菜灑滿烏魚子,還有一些韓式泡菜用小碟盛著。

  王復華拿毛巾替王文婷擦汗,然後抱上餐桌。莎莎也坐下來一起吃。

  他們會聊一些家裡的事情,或是聽莎莎分享文婷最近在學校的表現,當然也有李婉清的生活狀況。很多事情莎莎都看在眼裡,不必提的她不會刻意去提,有些該迴避的事情王復華也不會讓別人知道。

  飯後莎莎獨自收拾檯面和碗筷,王復華和王文婷則到客廳玩積木。

  「文婷呀。」王復華突然問道,「妳喜不喜歡媽媽?」

  王文婷歪著頭,然後點點頭,「喜歡。」

  「那妳喜歡劉秘書嗎?會在公司陪你玩的那個祕書姐姐。」

  王文婷還是點點頭,但沒有說話。

  「秘書姐姐對妳很好,會買禮物給妳對不對?妳在公司也最喜歡她。」王復華盤腿坐著,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爸爸希望妳們可以好好相處。」

  「好。」王文婷不理解她們為什麼無法好好相處,她在公司也只剩秘書姐姐會照顧她了。

  「妳知道媽媽她不喜歡劉秘書。」王復華看著搖搖欲墜的積木,語氣柔和,「可是她是公司的員工,爸爸不可以隨便把員工趕走,所以妳去公司還是會看到秘書姐姐。」

  王文婷沒有回話,將積木推倒重來。

  「為了怕媽媽傷心,以後媽媽在的時候,我們都不要提到祕書姐姐。」王復華指著女兒又指自己,「尤其只有妳跟媽媽在家的時候,不要提到秘書姐姐。妳可以答應爸爸嗎?」

  王文婷還是點點頭,腦中自然想起那天在校門口同時遇到劉秘書和媽媽的事情。

  「媽媽如果主動問妳劉秘書的事情,妳什麼都不要說,來跟爸爸說,爸爸會再跟媽媽說。」王復華伸出小拇指,「打勾勾就要做到唷。」

  王文婷很高興地打了勾勾,她只是喜歡打勾勾這個行為。


創作回應

露諾弭
對於小孩 父母離婚或娶/嫁新對象 是件沉重打擊
2021-10-22 06:15:12
鬼才
小時候不理解,長大後才慢慢知道自己遭遇了什麼
2021-10-22 12:57:12
九方思想貓
孩子總是在還不知所以然的時候,捲入過於沉重的成人世界裡。
曾經身為那個孩子的我感同身受。
2021-10-22 12:00:46
鬼才
也算是我個人的親身體驗,被夾在兩個立場裡也會改變一個孩子的個性
2021-10-22 12:57:43
喵君
[e13]
2021-12-03 23:47:00
鬼才
[e21]
2021-12-04 00:39: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