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回到顛倒世界的幻想雨地》 編號0304:審查與體態

Jinny | 2021-10-21 09:59:05 | 巴幣 116 | 人氣 62


  他是個人,是個平凡的人,是世間渺小的存在。這是他為自己所下的注解。

  看著解剖學用書上一張張全彩且精緻到一種恐怖地步的細膩插圖,不免感到一陣反胃,卻又在心底深處隱隱感覺到一股興奮:「好漂亮的圖呀!這就是人體嗎?原來肌肉纖維長這個樣子呀!」

  在科學的領域裡探險,總使得那天真好奇的靈魂東看西看而不厭倦。然而這樣的好學姿態卻並不是真的在研究,只是為了好玩罷了。於是,一樣樣初見新奇有趣,久了卻膩的古玩便堆積在房間,就像累積回憶,到最後被遺忘在大腦的角落。理性的靈魂告誡他許多次:不可如此浪費。然而喜新厭舊終究是他的天性,也是人的天性,改也改不了。最後理智做出了在一定金錢之下可浪費的讓步,其他便由天真的他去了。

  憤恨的靈魂不以為然,好奇的靈魂要玩要探險不關他的事,他僅對那些人體骨骼下如此評語:「每張臉孔底下,不過都是顆骷髏頭罷了。」

  人,每個都是半斤八兩,這就是人性。

  名為臉孔,實為只會笑著的面具,底下的骷髏牙喀吱喀吱,可迸出莫名且無端出現的流言、風涼話、冷嘲熱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傳到後來還可媲美八點檔連續劇,令聞者拍案叫絕,主角紛紛走避,即使他一點也不想捲入這場鬧劇之中,但還是逃不了被當成小丑的命運。究竟是他不得人緣,還是觀眾太無聊了?只因為他真心喜歡一個人,卻被觀眾說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被丟粉筆和板擦,私人物品被到處傳閱張貼,宛若身在楚門的世界,生活完全透明化來供給觀眾看八卦和閒聊笑鬧。

  即使他哭鬧咆哮、甚至動手打架過,卻也無法抑制流言的流竄,至此憤怒怨恨的他不得不屈服,戴起那無法卸下的笑臉面具,成為真正的小丑與觀眾一起哈哈大笑。他詛咒那些人,詛咒這個世界,也詛咒他自己。

  直到他撕毀畢業紀念冊的那天,他才逃離小丑的身分,離開那冰冷的馬戲團。後來當他重新解剖、審視自己時,卻發現自己也變得跟他們一樣,半斤八兩了。

  解剖、剖析,據說掌心的紋路也同樣有分析的效果,只是一個是分析人體,一個則是預測命運。他看著自己的手──這雙手並不大,僅略大於孩童的手;十根手指穠纖合度,但不修長;掌心上的紋路淺而模糊,白嫩的皮膚底下隱隱約約可看得到血管;沒見著幾個繭,是不怎麼做粗重活兒的。可以說,這是一雙感情纖細的手。

  然而,他的歇斯底里卻又在此時發作,強烈的自殘慾望宛如漲潮的海水逐漸淹沒了理智,心中的悲憤促使他的右手趨向擱置在一旁的美工刀,想讓銳利的刀鋒在左手手腕上狠狠劃下,讓他痛徹心扉。唯有痛,他才會記得自己還留在這悲苦世界的事實;唯有痛,他才會明瞭自己距離那永恆美麗的幻想雨地是多麼遙遠。

  那寧靜安樂的幻想雨地啊!何時他才能回去呢?

  詩人顧城曾經寫過一首詩:「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然而他所祈求帶來光明的窗子已封閉了,悲傷的靈魂註定得孤獨地留下來,等待那窗子重新開啟的一天,但沒有明確的期限。

  「是不是睡著之後,窗子就能開啟,我們就能回去了呢?」他天真地問著自己,得到的卻是一陣靜默,沒有任何人回答。

  因為,沒有人知道真正的結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