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鞠 第三章 集合啦!遇到危機與消失不見的主人〈說一聲〉

懵夢 | 2021-10-21 08:00:05 | 巴幣 30 | 人氣 86





  • 說一聲

  鞠從昏迷中醒來。

  睜開眼睛,身體顧不上疼痛的直接坐起,看著自己熟悉的餐廳,注意著沒靠好的椅子,確認自己不是在作夢。

  ──我……要去切斷……與主人之間的聯繫。

  這句話在腦中回放,印象中她好像立刻質疑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做,然後被一名隨他而來的少女一拳揍昏。

  顯然自己已經來不及阻止了。即使沒辦法插手制止,但不理解還是在內心油然而生。對於守護靈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主人,而要把自己最重要的東西給切割,這麼做的用意完全想不懂。

  走出了餐廳,瞄了眼長老,仍然沒有任何回應的意思。

  鞠垂下了眼,故作無視地走向大門,輕輕打開了門。

  霧氣灌入家中,眼前依舊是白茫茫的一片。

  走入霧中,聽著身後大門關上的聲音繼續向前行走著。不知道怎麼的自己好像知道他們兩人去了哪裡。

  邁出的步伐帶著猶豫,明明「拋棄主人」這件事情不該原諒,但不知道為什麼越想越沒有批判的意思。一方面或許是整件事情已成定局,意識到對方並非「徵求意見」,而事情已經下定決心,那麼就沒有他人能夠插手的地步。

  遵循著內心向前行走,感覺到有冰涼的觸感打落在臉上,這才回過神。

  抬起頭,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出了霧氣所在的區域,已經能看到蒼藍的天空,不見半點烏雲,只能見到萬里無雲的晴空。

  太陽並不感到刺眼,而是柔和,但卻夾雜著雨的天氣。

  腳踩的地方也變了,不是泥土而是石磚,上頭有著似曾相似的紋路。雖然印象中在哪裡見過但一時半刻想不起來,最終還是放棄的直視前方。

  與一雙帶著哀愁的雙眸對上眼,紅色的紙傘隨意的靠在肩上,雙手緊握著傘柄,遮擋著天空落下的雨。滴答滴答的敲打著不規律的節奏,柔和的陽光傾瀉而下,打落在那名女性的身上,帶有些許神聖感。
不敢置信地盯著,心跳撲通撲通跳的極其快。明明應該是第一次見面的人,但鞠覺得自己應該認識這個人。
 

  如果世界上有神的話,拜託……
  替我照顧好那個孩子。
 

  腦中回放著這句話,明明從沒聽過對方的聲音,但從感覺得出這好像就是對方的聲音。

  「您──」

  發出個音但卻沒辦法繼續編織著話語,就這麼讓不成形的言語停在半空。

  然後他才後知後覺的注意到,在女子的前方還有團光球,與長老有些類似,不過還是有著明顯的差異,至少鞠能清楚分辨其差異。

  不僅如此她一眼便看出這是在做什麼,是幾乎所有守護靈都沒有見過的儀式──與主人切割聯繫的儀式。

  顯然光球中間躺著的,就是藺。

  「在意嗎?」

  女子的聲音再度吸引鞠的注意,淡淡的聲音有著看淡世間的冷漠。鞠一眼便認出對方不是守護靈,但似乎又與人類有些許不同。

  腦中想到的人物是先前見到面的伊莉西絲,對方身上的氣息與她有些相似,不過感覺更加純粹,有種如同被一場大雨洗淨般,非常潔淨的感覺。

  完全不同的感覺,伊莉西絲是平靜,而眼前這名性則是純淨。

  鞠下意識地擺了擺頭,很意外的自己並不是很在意藺的情況,明明自己是為了他才追來這裡的,沒想到被問起時果斷的連自己都覺得彷彿失言。

  「不在意就好。儀式已經完成,他已經不是妳所認識的那個藺。」

  「完成了?我記得儀式不是要持續五天?」

  「已經是第七天了。」

  鞠沒意識到自己昏迷了那麼久,這點錯愕連自己這麼清楚儀式本身都沒有注意。這點似乎不只是對於現實的錯愕,而是見到對方後便感到心神不寧,腦中似乎若有似無的湧起了記憶。

  淡淡的、不著痕跡的,甚至連本人都沒有意識到的,就這麼悄悄影響了記憶的區塊。

  既然儀式已經完成,說再多也沒有用。鞠淡淡的瞧了眼那團光團,輕輕點了下頭,就當作目送。

  守護靈不會死,只會進入輪迴,終究會有下一個主人。

  不過,有個問題……

  「他的主人呢?」

  「……」

  女性沒有回答,在雨中看不清對方的表情有任何變化。宛如對方問了個無關緊要的問題。

  事實也是如此,鞠所在乎的根本不是別的守護靈主人的死活,而是他的死對自己的主人會有什麼影響。

  女子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緩緩靠近對方,給對方一個遮掩。而四周的雨,也轉變成了雪。

  女子的身高與鞠差不多,前者只比後者還高一些,兩人的視線正好能直視著。兩人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自己。

  鞠忍不住後退,但對方卻跟著向前走了一步。

  為什麼想後退,鞠也不曉得,或許只是因為,對方的眼神中,寫滿了虧欠。

  而當這些虧欠化作了言語,便是一句道歉。

  「對不起……」

  我不是要您道歉!──鞠差點就脫口而出這句話,這句連自己都不清楚意思的話語。

  她吞下了那句話,擺了擺頭,無視著自己流下的眼淚。

  「您沒有……沒有需要向我道歉的事情。」

  說出口的話語,蘊含的情感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深刻。這句話並非單純是對著一個初次見面的人所說,話語中並沒有摸不著頭緒的情感,若要說有的話,則是虧欠。

  連自己都不明白虧欠眼前這人什麼,但她無論如何都沒辦法置之不理。雖然只是個很突然的舉動,但看著對方的面容,忍不住緩緩湊近。

  輕輕的在對方的嘴角上點了一下,輕描淡寫的有如蜻蜓點水,但動作背後的意涵可一點都不含糊。

  現在的她點明白這個吻的意義了。很多年前藺也曾在她的唇角上點了一吻,那時候還覺得莫名其妙,但她現在彷彿好像明白了。

  這代表著,僅次於主人的喜歡。

  女子沒有任何表示,連半點驚訝也沒有,只是緩緩的接續著剛剛的話題。

  「妳的主人,想見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已經到了特意問出口有些愚蠢的程度。

  女子顯然明白這句話從來都不是問題,只不過是個告知──告知對方,主人就在這裡。

  理所當然的問題,鞠卻停頓了一下。
 

  或許是因為,感覺到會根據自己的選擇,而有不同的命運吧。



  • 離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