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思念體:下

書店 | 2021-10-20 23:24:45 | 巴幣 22 | 人氣 59


-


「艾蘭雅女士,小民有件事情想問。黎瑟安體內,為何被設下如此多的封印,並藏有另外一個生命?」

沒想到還有機會面見這位應該通曉一切的夜精靈,言自是不會放過還有時間與對方對談的現在,問出他自認識黎瑟安以後就覺得怪異的事。

畢竟黎瑟安早年先是跑團後是傭兵的,基本長年都在外闖蕩,以往他不能確定這些於現世高出他許多的力量百分百是來自於艾蘭雅,女友數年來也幾乎沒因這些束縛有過任何異常,言便沒對這些他無力看清全貌的枷鎖有過多餘念頭,不過,在今天詳閱LiYan結界的魔文編寫系統後,他能在其中看到不少慣性語法,促使他確信黎瑟安身上的一切,都是來自她的母親。

是基於保護嗎?......還是在抑制著什麼?

「.......這裡的時間流動跟外頭並不一樣,言,不用擔心現實慢慢聽我說吧。」

沈默了半餉,艾蘭雅深吸口氣。

-

「在她體內的,是我跟伊納安的第一個孩子,黎瑟安的哥哥,暮華。他誕生於我跟伊納安仍在大陸上遊走時期的尾聲,那是距今四千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而一切,要從我們更遙遠的族史的開端說起,

夜精靈的先祖與焰魔在遠古時期曾有過爭鬥,最後帶領族群贏下勝利、擊敗焰魔帝王的,即是我們奉為母神與戰神的伊拉大人與艾薩斯大人,但焰魔在最後一役中並未完全消亡,帝王的副手在敗逃後於一直潛伏於自行創造的異界伺機奪取伊拉大人擁有生命之力的神靈企圖復活帝王。

但先祖們為勝利付出的犧牲同樣不小,才因此選在我們故鄉的森林落腳,建立部族、休生養息。最初百年魔族殘黨沒少來侵擾過,經過數次交戰,在兩位大人為顧及族人與安家之所無法放開全力的前提下,我們一族也被漸漸消磨的元氣盡失,最終,艾薩斯大人與伊拉大人做下決定,以他們的自由為代價,催始神能在森林周遭設下非一族認可則無法進入的絕對結界。

我的丈夫,伊納安,即是當年被焰魔俘虜的夜精靈產下的混血,僅依她母親臨終前要他“自由”的囑託下,在逃出焰魔領地後與被欽選為族長候補,決定在接任固守村子的重責之前想看看外面世界的我相遇、相愛。

我倆與一眾異族組成旅團,在這個世界冒險了數十年,走遍了這塊大陸,也到過海對面的不少新土,選擇在暮華出生之後結束旅程,夥伴們各奔東西,在這數千年來相繼逝世。至今剩下的大概只剩其中一位我跟伊納安同樣是為己出的不死族女孩。

夜精靈肉體成長的速度基本跟一般人類無異,上百年的時間在我們的眼裡都不過滄海一粟,很快的,又是十多年過去,在暮華的肉體與能力發展到一定程度以後,我跟伊納安決定正式踏上歸鄉的路途,當天,是我最後一次見到那孩子真心的笑容。

焰魔利用了暮華體內的一半血脈連結上他,並不斷蠱惑著精神尚未成熟的暮華,將在外追尋自由的伊納安與我抹成了被一族放逐、捨棄的存在,把歸鄉這條路改寫成無可違逆的受刑之道,基於守護父母的意念,暮華日漸成為他們復仇的魁儡,一路忠心的替焰魔佈局。

當我們在終於鄰近村外,艾薩斯大人對我們產生質疑,侵蝕了暮華身心的焰魔於此也不再藏於幕後,相隔數千年的戰火再次於這片森林復燃,所幸,在艾薩斯大人養息至全盛的狀態下,失去帝王的高階焰魔無能取得上風,夜精靈也在伊拉大人的賜福之下越戰越勇。

然而,藉由焰魔對長年夜精靈俘虜身上的研究,讓暮華成為扭轉戰局的唯一變數,他們將帝王的殘存力量附於他的肉身,利用研究出能夠抑制兩神力量的逆向魔能近乎衝擊了戰局,甚至一度阻絕了艾薩斯大人與伊拉大人的力量。

最終,是未曾受過兩位大人加護,給予暮華罪惡血脈的伊納安站了出來,親手,殺了自己的孩子。

見情勢不對,焰魔在果斷撤逃時奪去暮華的肉身,我則哭著搶到他的靈魂。

戰後,以功過相抵為由,伊拉大人逼艾薩斯大人收起想立刻將伊納安滅了以絕後患的念頭,只將他一切話語的功能奪去,終生至死都不准再踏出森林半部,同時默許了我繼續保留孩子的靈魂,但復生的方法要我自己行研究,且必須根除所有與焰魔部分的關聯。

接著就是黎瑟安來到這個世界,為讓暮華的靈魂能在適合的肉體當中沈睡,以待奪回他肉體那天,我用多重封印將黎瑟安的靈魂壓縮、騰出空間,將暮華的靈魂安置在她體內。以免他們兩人的靈魂因共用同一肉體造成錯亂。

黎瑟安在某次東行回來就變成白髮了對吧?那即是她在東方受了性命垂危的重傷,導致我的封印出現裂痕,暮華背族的詛咒才會轉移到她身上,是甦醒的暮華聯繫我去處理了這件事情,捏造了黎瑟安做了背棄族約的記憶。

之所以不讓黎瑟安知道這些事情,是因為知道遺傳自我與伊納安,她絕不會棄兄長的命運於不顧,清楚焰魔的實力,我不能讓她在過早與焰魔接觸,但也不想給她一個為奪回兄長而生的精靈生,所以,在時候未到之前,我選擇隱瞞所有事情,讓她自在的成長。

沒想到,我跟伊納安沒來得及親眼見到他們兄妹並肩,就先行離世了。

我不會強求你諒解我們這項自私的決定,亦不會奢望你完成尚未完成的事項,這一切,都是我跟伊納安鑄下的罪。但言,請不要擔心暮華,身為兄長,他對黎瑟安的愛不亞於我。

他不會加害黎瑟安。」

靜靜聽著艾蘭雅將關於黎瑟安封印的前世今生道盡,每每都是以捨棄轉生的靈魂做媒介轉世的言沒有太多情緒起伏,認真說起來,比起艾蘭雅,他的行為反而更稱得上是毫無人道可言。

起碼,艾蘭雅這麼做的源頭是立足於對至親的愛,而他,只是來到現世扮演某人,在無限的歲月裡頭消磨時間。

「這點不用擔心,艾蘭雅女士,日後的封印維護工作我會負責,至於她的人身安全,您清楚我的本事,必要的時候,誰也動不了黎瑟安一根寒毛。」

放軟聲線,言表現出絲毫沒有責怪意味的樣子,回到那副萬年的泰然模樣。金黃色的眸子在話尾閃過一陣銳光。

既然黎瑟安體內的是自己人,他心裡對這次黎瑟安遠征的大石就不再懸空,確實那晚,唯敘述之下的暮華是在關鍵時刻幫了她一把。

至於暮華對黎瑟安的肉體是否存在佔有意念?若他有這個意思,白髮的黎瑟安就不會是她了。

「感謝你,言。」

活過接近萬年,經歷過所有的艾蘭雅對凡世早已沒什麼貪戀,黎瑟安與暮華是她唯二留有的牽掛。

她張手抱緊眼前人類,這是夜精靈母親首次對言做出與對兒女相近的舉手投足,無以名狀的謝意化作一股暖流淌在思念體由精神力構建出的形體當中。

-

「我有個東西要麻煩你交給小安。」

鬆手後,艾蘭雅彈下手指,便從掌心翻出一只看來是被雕塑成某種虎豹類動物頭部的結晶耳釘。

「因為這裡是精神世界,這並非真品,等會你醒來,它應該會出現在書桌上。它是我之前在做復生的研究時意外的產物之一,裡頭存有些許伊拉大人借給我的靈魂碎片,能將暫時性將暮華的靈魂轉化為獸靈具現三天左右,時限到了則需要冷卻一天的時間。我想,這在戰場上或許能幫上小安。」

仔細記下艾蘭雅掌心飾品的每項細節,言對此點了點頭。

「好的,小民醒來後會妥善收起,待黎瑟安下次回來交付與她。」

記得黎瑟安好像有發過自己沒有坐騎難以跟上唯執行一些特殊行動的牢騷,但言一時也沒法去圈一頭回來,停業許久更是無法瀟灑的去花大價買一隻,這下總算是解決了這問題。

不過......騎獸其實是哥哥這事......還好尚不用跟她講述有關暮華的實情......

「那麼,言,因為我以為還能回到這裡,留存在這裡的魔力並不太多,我想這回,會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你能一路從樓下修整上來,這棟房子的結界應該不用我在雞婆什麼,至於小安身上的封印咒式,等你的精神回歸現實,就會明白了。」

位在核心,艾蘭雅對言一路補足結界破損的成效相當滿意,甚至在某些細節部分也縫補的鉅細彌遺,看來,將這棟房子交付於他是沒什麼太大問題,她這最後暫留於世的思念,是時候該走入生者的記憶當中。

雖然惋惜沒能見到女兒披上婚紗的美麗模樣,當個外表亮麗的少年嬤含飴弄孫。航向未來的船班上,都已沒了她的位置。

剩下的,就託付給年輕人吧。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問題要問我的嗎?」

「沒有了,媽,我會好好的照顧安,將來的事,請不用操心。」

彷彿聽見艾蘭雅的遺憾,言換了個方式呼喚對方,並將笑容裡的宗摻雜了點客套的成分抽離,凝視了下艾蘭雅的雙眸後曲下雙膝叩首。

這頓時讓艾蘭雅的視線直接被溫熱給模糊。

「你這孩子......不,好女婿,你一定要好好的疼惜我們家女兒喔。」

「我的榮幸。」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