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思念體:上

書店 | 2021-10-20 23:06:00 | 巴幣 22 | 人氣 60


-


義勇軍離開已有數週,言自黎瑟安甩上房門以後便沒了她的音訊。

明白女友一直到底的性格,他還是在臨行前日給黎瑟安留下祝福的訊息以外,也私下聯繫有過數面之緣,被黎瑟安當作親姊妹關愛的唯。沒多提她倆吵架的事讓唯多操心,只說希望她能多多擔待自家姑娘。

他相信那位看上年紀輕輕就被冊封為貴族的小姐不會帶回令他失望的消息。

硬件修復工程在數日之後告終,言滿意的環視了下嶄新的店面與剛添購回來的廚具,欣喜地點了點頭。

剩的,就是由前屋主,黎瑟安的母親所設,普通工班無法處理的防護結界。

不過,以其魔文的編寫複雜度與暗插不少夜精靈母語的狀況來看,一般術士恐怕也難以隨意對其作出任何更動。

但這對浮沈於無數世界,反覆輪迴中的言來說,還不算太難,無邊的歲月裡頭有的是解答。

他自地下室一路向上檢修,最後停在黎瑟安位於頂樓的房間,別於其他樓層與最慘烈的一樓或多或少的破損,似乎是結界核心所在的此處幾乎完好如初,且魔力針對的,並不是房梁,而是存在裡頭的人,還帶有不少加速肉體恢復能力的力量。

這就是為什麼他此世這副普通人類身體能這麼快挺過肋骨斷裂的重傷,還沒留什麼後遺症吧?

倘若自己日後能多研究改良一下,或許能達到肉體於棟屋內不死也説不定,這樣,他就能再多陪長壽的夜精靈繼續度過成百上千年,不會僅是她漫長生命裡頭的一株花火。

而正當言闔上眼運作魔力,準備仔細檢視核心是否完好無損時,他的意識忽然被股不可抗拒之力拉入一個看似森林的所在。

樹葉沙沙作響,陽光在地面投下陰影,吸進肺裡的空氣清新的不可思議。

這真實的環境讓言不由自主地懷疑他是被某人傳送到了某處,可創造了狹間酒管的他很清楚幻境許真實之間的那一點微小差別,最主要是在他面前,站著一個相貌氣質如古希臘塑像般唯美高雅的夜精靈。

雖說許久未見,但他仍記憶猶新。

那是,已故之人,黎瑟安的母親,艾蘭雅。

印象裡,她和黎瑟安天真外放的屬性並不相同,相反的是位個性內斂精明的女性,不知是賴於夜精靈壽命所賜,還是保養得宜所固,情同姐妹的母女不只相處起來沒點長幼間的隔紗,乍看之下也難以讓人相信其中一位精靈曾在另一位腹中待過數月。

與此之外,就是艾蘭雅那連言都十足敬畏的可觀魔力與對魔學的熟捻。

「艾蘭雅女士。」

欠身朝無緣的岳母簡單行禮,言的語氣之中依然留著過去相會之時的謙睦。

即使不太明顯,但識人無數的他能察覺,艾蘭雅生前一直對他有著三分防備,大概因為這位強大的夜精靈有看出許多隱藏在”言“這個角色之下沒說出口的端倪吧?

換作自己,兒女身邊親近的是如他這樣的人,他亦會做出一樣的反應。

「居然是你來修復核心?看來我已經不在了呀。」

像是突然回神,艾蘭雅眨了下眼,伸手因和風飛散到眼前的長髮梳至耳後,似乎對自己已經不存於現世的事實並不知曉,態度倒是蠻不在意。

「思念體嗎?」

「你果然反應挺快的。言,小安一切都好吧?」

面對言沒有半點遲疑的推測性疑問,艾蘭雅不以為意地回答,並不意外這個力量與經歷歲月完全對不上調的人類擁有洞穿她身份的能力。記憶只更新到上回本尊來到阿斯嘉特的她只關心現在女兒的狀況為何。

「嗯,雖然在您與伊納安先生及您們同族人皆數逝去後不免遭受不小打擊,但現今已恢復許多,不過現在世界慘遭滅絕性的災厄,目前,安…黎瑟安應招隨隊西行去抵抗禍首之一。」

據實以告,言在語末不經意的吐露了他在親友面前對黎瑟安的稱呼,瞬間又想到艾蘭雅對他的堤防,這才即時改口。

「你不會對我親愛的女兒下手了吧?」

艾蘭雅可沒有漏聽關鍵處,她瞇起眼盯著言那副萬年的泰然表情,以一種不老實交代就在精神世界滅了你的氣魄質直問。

「是…小民現在和令嬡在一塊。」

承接這番審判意味的熱辣視線,言的笑容裡蔓延了點苦,搔搔後腦老實交代他與黎瑟安現在的感情狀態是穩定交往中。

不過起碼不是問到當初造成黎瑟安跟他吵架禍首的那題:”為何你在家,而不是跟她共赴前線。“

言也算是暫時鬆了口氣,還有點時間思考該怎麼解釋,艾蘭雅感覺上可不如黎瑟安這麼好哄。

「……果然我家涉世未深的女兒抗拒不了你這種溫情攻勢啊。」

扶額表示無奈,黎瑟安這從小就很皮的女兒果然不會好好依自己的意思去活,跟當初硬要去大丹當隱部傭兵一樣,乖乖學魔法一樣能強大啊,就算及不上她,起碼打那些外面世界的年輕小輩是綽綽有餘,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家非要搞得自己遍體鱗傷,害她當初一直操心女兒會找不到個好歸宿疼她,結果居然被她最不希望的人給收了。

但正如她也是在被欽點為族長繼承者後不顧一切的打破傳統出村遊歷世界;爾後又與體內有著敵對魔族混血的伊納安相愛相守,艾蘭雅明白不論如何擔心操煩,孩子都該有個屬於自己的精靈生去親身經歷,做父母的無權任意干涉。

因此,她嘴上唸歸唸,倒也未曾對黎瑟安有過任何實質上的干涉。

「但,既然小安不在這,我就明說了,以前相處下來,我不覺得你是什麼壞人,不過,你身上的力量很詭異,不像是個三十幾歲的人類該有的,你對那孩子沒什麼不好的意圖吧?」

換了張臉,艾蘭雅嚴肅起來,言瞬間感受到大量秘法急速在她在周圍爆散開來,將整個空間包得密不透風,甚至有不少部分直接透入他的形體當中,顯然,此時他若是說出了令艾蘭雅不滿意的答覆或惟心之論,他的精神意識就得永遠被關於此處。

在這個由艾蘭雅塑造的精神世界,她的存在就如同創世之主,縱使言有通天本領,都無可違逆造物主。

「當然,艾蘭雅女士,小民是真心愛著黎瑟安的。」

所幸,此生此世,言對黎瑟安的感情並無一分虛假。他收起微笑,回應艾蘭雅的威壓,以罕見的認真神情應答。

「那就好。跟我立誓,你此生會好好照顧那孩子,倘若欺瞞,就立刻下九百層地獄。」

「我,言,此生必會盡全心之力與黎瑟安長相廝守,若行使任何背信之事,莫說九百層,將墮落數不清數字的劫難深淵,在無後世。」

直到言舉手將誓詞念誦完畢,艾蘭雅這才揮散匯聚的無窮魔能,笑著揶揄眼前人類,首次露出為人母的慈祥表情,未來,剩下思念體的她已無法繼續守在女兒身旁,能做的只有相信眼前發自內心宣示的男子會信守誓言。

相信,言至少會陪伴黎瑟安到那個時刻。

「齁齁,瞧你這孩子油嘴滑舌的。」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