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意戰線 第一部 惡魔少女與四戒機關 第一章 惡魔少女——梅西亞 2

黑漆 | 2021-10-20 21:20:12 | 巴幣 16 | 人氣 53


2.
  來到少女面前,她似乎沒有注意到我,繼續著一邊啜泣一邊吃著薯條的狀態,感覺上除了吃薯條之外她十分心不在焉。

  「嘿!妳,薯條好吃到要流淚嗎?」就是想刻意調侃一下。

  「不是——不是薯條……才哭。」少女說話不清不楚的,聽起來怪可憐的。

  在她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順手的拿了她的薯條吃了一口,少女也沒特別生氣或罵我,而是繼續保持著啜泣的神情在吃薯條。

  「妳啊,好歹生氣一下吧?我拿妳的薯條吃耶?陌生人拿妳買的薯條吃。」正常情況下挨罵是正常的,少女卻低聲的回:

  「生氣不了……」

  「唉,到底怎麼了?妳就說吧!不然那群遊手好閒的傢伙要調侃我了。」見她這副怪可憐的樣子也不好搭話後丟著不管。

  少女點了一下頭後說:「媽媽與她的男友都被殺了,只剩下我一個人,爺爺奶奶也早就過世了,手頭沒錢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她說著時不斷流著眼淚,而她說的事情讓我想起早上看見的新聞:

  「妳……不會是那個下落不明的少女吧?新聞頭條那個。」扯上關係了……我怎麼就這樣跟這種事情扯上關係啊!回頭瞪了一眼那群遊手好閒的人,可他們似乎沒注意。

  她點了一下頭表示肯定。

  「我想起還有點事情,先離開了喔~」該溜了!如果說是有什麼原因要殺他們,我收容了她,那麼危險就會拉到我身上啊!我才不要。

  她聽聞後低下頭來,一副非常難過的回:「請走吧……反正我也快要死了,謝謝妳和我說話。」

  呃——能別這樣為難我嗎?

  「去警察那邊尋求保護啊!還有那些四戒維護機關的人!去尋求他們保護啊。」大致上不會拒絕啦,畢竟都是刑事案件了。

  少女卻心如死灰的說:「逃跑時有聽到女人說,警察跟四戒機關收留的人多留意,去那邊的話……馬上就要死了,我想要多活久一點點,多吃幾根薯條也多幸福一點。」

  留意警察跟四戒機關啊,對方到底是什麼?警察跟四戒機關可都是公家機關啊,一個轉門管普通刑事案件另一個專門管我這種魔人聖人神子契約者之類的犯案,跟這種大機關正面對啊,還真厲害的一群蠢蛋。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姑且不說警察,四戒機關可不好惹啊,它全名都跟你叫做『四戒維護機關』了,四戒顧名思義就是管我這種魔人之類的非常人存在,他們找上門也只會被揍成凹掉的鋁罐而已啦!」包括我也不會想惹四戒機關關照。

  「可是他們感覺都是很厲害的魔人與契約者……我真的很害怕。」少女面露擔憂的說著。

  厲害的魔人與契約者?感覺上不是小混混,可黑山羊機關有無聊到挑一家人殺嗎?好像有可能耶?那群任意施放慾望的惡魔集團想幹啥就幹啥的。

  「害怕的話就先多吃幾根薯條壓壓驚吧。」我還需要再想一下,先隨便回一句敷衍一下。

  畢竟惡魔就是慾望的化身啊,無論是過去的神話還是460年前惡魔與天使和神明真的出現在我們的世界時,現在是西元2060年,大約西元1600年時這些傳說中的生物真的出現在人們面前,世界因此一度陷入混亂,這任誰都讀過的,後來出現的四戒條約聯邦領導各國管控住了局面,旗下的四戒維護機關則是負責現場執行的組織,但——

  民間還是有些奇奇怪怪的組織,像是由惡魔信徒與契約者組成的黑山羊機關,整天就是順著慾望過生活,情節嚴重的就是一堆犯罪分子,我這個單純易怒的問題少女跟他們比都好上一千倍。

  也許事件可以想做單純幾個黑山羊機官的人看他們不爽下就手殺害?或是說單純的黑幫組織?如果是黑幫組織還比黑山羊機關好多了,舉例來說就是小弟與老大哥之間的關係。

  可黑幫不會沒事就殺光人家,欠錢?惹事生非?看見了不該看見的景色?啊!想起來真麻煩!

  「啊,吃完了。」將視線重新轉回她身上,正巧她將最後一根薯條放進嘴中,她含淚的咀嚼著,似乎肯定著這是自己的最後一餐。

  「妳說妳沒錢,所以最後的錢就買了這一份薯條?」真想叫那群遊手好閒的拿點錢過來,反正他們天天都花一堆錢在我們店裡。

  少女點了一下頭,面露悲情的說:「沒有錢也沒有東西可以賣,果然只剩下這副身子了嗎?我不想被陌生男人上……」

  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她的模樣,其實長的挺可愛的,藍色捲翹的長髮跟少女的稚嫩面容給我軟嫩的印象,而她的眼睛是一副非常清澈的琥珀色,身材上啊——胸部好大,搞得我也想摸摸看,她的上半身只穿著單薄的運動衫,上頭有著可愛的圖樣,下半身則是一件牛仔長褲和一雙帆布鞋。

  這麼說感覺她出去賣可以賣一個不錯價格的夜晚,我沒有要騙她去賣的意思啦!

  「不想就不要啊!幹嘛讓自己去做不想做的事情。」真是自打嘴巴的一句話,明明就不想工作炸薯條,我還是在這上班炸薯條還有對客人畢恭畢敬。

  她感動的淚眼汪汪,突然伸出手抱住我哭泣,此時周遭的人都看了過來。

  「哎!別這樣!放開我!」她臉頰直接貼著我的臉,體溫都傳了過來,超級熱啊!!!冬天還行,現在夏天啊!而且今年的夏天還特別的熱!尤其是熱浪來的最近!

  少女緊緊抱著不肯放開,大力的推開她肯定要被周圍的人一陣數落,被發現我還是店員就死定了,該死。

  過了一會之後她才冷靜下來並放開我好好端正的坐著,她面色還是有些沉重的說:「我叫做希亞.哈里斯,請教我希亞吧。」

  「好,希亞,那妳現在要怎麼辦?」就因為她剛剛抱著我,我現在一身都是汗。

  希亞面有難色的回:「我不知道……我現在也沒有地方可以住,也不能回到家裡。」

  「我說啊,妳真把對方說的話當真嗎?他們再怎樣都不可能正面殺去找四戒機關吧?」警察不好說,畢竟警察大多是普通人,但四戒維護機關的人大多也都是些有特殊能力的聖人一類。

  「再怎麼說也比妳在外面遊蕩安全吧?」我是真心那麼覺得,去他們那邊尋求保護總比自己在外遊蕩好。

  希亞卻仍固執的說:「那樣他們立刻就會找到我,我害怕他們直接殺過來。」面對她的固執一時間火氣就上來了,這麼不信任可以保護自己的人啊!

  「那妳知道殺害妳家屬的人長什麼樣子嗎?」她知道的話直接去提供線索抓人更好吧?她搖了一下頭後回:

  「他們都佩戴著有淚眼紋路的黑白面具,看不到臉,淚眼是黃色的。」

  「什麼詭異的邪教集團啊……」正常要遮都配戴安全帽的吧?配戴什麼詭異的面具。

  「所以說妳現在不打算去四戒機關,要繼續流浪?」我倒覺得這是個糟糕的選擇啊。

  她點了一下頭回應著,真讓人無語,最可能活下來又安全的方式不用,選擇這種滿是困難與艱辛的道路。

  我的話當然推崇簡單輕鬆的方式,換作是我第一時間可能就先跟那群傢伙打起來,打不過再跑,然後去四戒機關報到尋求保護,是說我好像沒有什麼打架打輸的經驗。

  回過頭看著那群遊手好閒的,他們還悠哉的談笑著,找他們要點錢給希亞好了,至少有地方可以讓她住:

  「喂!你們這些遊手好閒的,很有錢的話給這少女一點吧,她離家出走住宿都是問題。」是新聞頭條這件事還是隱瞞著吧,別讓太多人知道。

  「平白跟別人要錢不好!」希亞面對我不開心的說著,我自然沒打算理會。

  女孩冷笑著回:「才不要哩!」

  橘髮的女性則回:「離家出走不一定是好選擇喔。」高大的女性與男人則沒有回應,看起來是無望了,女孩又接著說:

  「妳帶她回去借宿不就好了嗎?」她說完後露出了一陣壞笑。

  「妳當我是撿人回家養的變態啊!」我沒那種嗜好,再來我的薪水本來就在生活上有點吃緊了。

  希亞嘆了一口氣後看著空蕩的桌面,只有一個空的薯條袋在上頭。

  真不該來和她搭話的,完全就是搭上麻煩事了,現在想什麼都不做就溜走就真的太爛了,我還沒爛到骨子裡面,多少還是會對這種遭遇的對象有同情的。

  可我真的要把她帶回家?如果那群人找上來變成我要跟他們打,這傢伙能做些什麼?

  「我說妳能做些什麼?」幫忙打掃家裡之類的是極限吧。

  她卻認真的回:「其實我有聖人的能力,可以治療傷口之類的……」

  蛤?這個連半毛錢都沒有,家人一個不剩的傢伙是聖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第一次看見這麼悽慘的聖人。」笑死我了。

  「我的力量是繼承自我的親生父親,他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意外去世了。」少女面露悲傷的說著。

  聽到這裡,能夠得到的資訊大概有:

  她是聖人

  她的父親早逝,母親再嫁

  大概不得愛,所以沒錢

  沒人愛也沒錢又被追殺的聖人,說是慘人我比較認同,至少我沒覺得她有傳說中聖喬治之類的那種神聖氣魄。

  「是嗎?那妳可真慘,其實我是魔人,看我的牙齒妳應該早察覺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惡魔的力量繼承者,只知道自己有惡魔的力量,她搞不好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天使眷顧吧。

  她點了一下頭後說:「但我不覺得妳很可怕,因為妳還願意這樣來關心我。」聲音非常耿直,眼瞳清澈而美麗,跟我簡直不是一類人。

  不禁冷笑了一下,彼此差距真大,感覺她也沒抱怨父親早逝之類的,換作是我早罵死他幹嘛那麼早過世。

  「誰知道,說不定我別有企圖。」其實也沒啥企圖,就是被激到所以來了,她卻肯定的回:

  「我相信妳是關心我的,所以才會陪我說那麼多話。」

  很想脫口說她自作多情,可我在出口前收了回去,簡單的一句話讓我一時之間沒說出半句話回應,真不知道該說她是個不得了的人還是個傻子。

  說不定她不去四戒機關那邊,也是怕發生戰鬥然後死人吧。

  「謝謝妳陪我說話,我該去想想怎麼賺錢了,非常謝謝妳。」希亞道謝完之後站起了身子,半點行李都沒有的她就要這麼出去外面想辦法過活。

  想著她對我道謝這點就覺得煩,我又沒真的幫她做什麼,只是來說一堆不知道可以幹嘛的局外話,哎!算了!

  「我說!妳乾脆來我家住下吧,要幫我打掃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