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成為蟲族之王的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12

久遠之湮 | 2021-10-20 21:01:19 | 巴幣 0 | 人氣 43

連載中穿越成為蟲族之王的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資料夾簡介
劉宥過勞出意外後,穿越到了一個星際世界 穿越就算了,連種族都換了是怎麼一回事! 自爽、滿足個人萌點用 無邏輯、無三觀、無文筆的三無產品


冷靜下來後,劉宥仔細回想和阿爾卡特的往來,哀傷的發現,就算事先明白自己是蟲族,他還是會屈服在阿爾卡特的肉乾下。

沒辦法,吃過肉乾後,誰還想吃生老鼠肉呢?被阿爾卡特出賣,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感情好,現在的狀況是他自己造成的。想明白後,劉宥有氣無力的「唧」一聲。

知道自己是蟲族後,有些事情便有跡可循。難怪他的身軀生成這副模樣,既堅硬又極具殺傷力,就算是弱小的幼體,也依然佔據高等生態位。

這些人把他當作危險物品、用機械禁錮他的行動,皆情有可原。

總覺得他的狀況並不樂觀啊——劉宥有些厭世的想,他有些懷念他的小窩了,窩在他的小窩裡或許能讓他對未知感到安心點。

隨即,他又想起夢境裡的銀色星火。

果然夢裡什麼都有,他想要安心的感覺,夢境便製造安全的區域給他,醒來後仍需面對危機四伏的世界。

要是下次夢裡能再見到那簇星火就好了——劉宥遺憾的想,下次再擁有同樣的夢境,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心裡感慨完了,劉宥很快便把心思放在正事上。他眼睛骨碌碌地轉動,觀察帳篷裡的人們。

他見到那些人們來來回回,似乎在盤點羅列在這個區域裡的東西,外邊的人們來去匆匆,甚至有些惶惶然,內外彷彿不同的兩個世界。

劉宥想到才剛發生完的地震,根據他豐富的經驗,推測應該有重大災情發生,只是他們身處垃圾星,能活下去都謝天謝地了,何況組織救援或者避難。

他是真心不怕地震,但那些居民可不是那麼回事。正當劉宥如斯想的時候,他聽見遠端乒乒乓乓震動的聲音。

那是地震的開端,晃動附近所有的垃圾山。

地面的晃動幅度漸漸加大,劉宥在桌上被震得噁心,其他放置在桌面的東西一併晃移了位,震動卻沒有停止的趨向,而是上下晃得越發瘋狂,好似有什麼東西要破土而出,將地面上的東西一併吞噬乾淨。

帳篷外尖叫聲頻傳,人們跑來跑去,找尋好的地點避難。劉宥冷靜地待在桌上,冷眼看著周遭發生的一切。

在劉宥有限的人生經驗裡,不曾經歷過這等模式的地震。他很快感受到些許的不對勁。

沒來由的,劉宥死死盯著帳篷外面某處的地面。他有莫名的預感,那裡將要發生不可控制的事,甚至會對他的性命帶來威脅。

震動劇烈到人們無法站穩在地面,裝著劉宥的器械也抖動到桌沿,豪不意外地掉落地上。

「唧!」

落地很疼,但劉宥不敢別過臉,生怕他漏看了什麼。

地面的震動已經趨於異常,劉宥甚至能聽見地底傳來物體前行並破壞的聲音,人們只能匍匐在地,祈禱這一波的災難能盡快過去。

隨即,一隻巨大又堅硬的生物破土而出,吞噬了那一塊空地上所有的人。

「哇啊!那是什麼!」

「天啊!」

「蟲族!是蟲族!我的天!為什麼垃圾星會有蟲族!」

「救命!救命啊——!」

劉宥自己也驚呆了:「唧——」

媽啊,存在於各式作品中的沙蟲、岩蟲、蠕蟲——不管它叫什麼,總之就是長形、擁有血盆大口、居住於地底的蠕蟲類生物——是真實存在的!

那隻蠕蟲的身軀一張一縮,將納入口中的人們吞進胃裡。

然後,蠕蟲的大口落下,在一地美食面前張開它的巨齒,嗅聞它的下一個目標。

常年在地底運行,蠕蟲沒有演化出雙眼,但發展出了搜索獵物的其他辦法。有的蠕蟲能夠感應震動,有的則是根據氣味進行攻擊,但他們面前的蠕蟲常被作為攻擊行星的探路先鋒,需要在各種極端環境生存,具備不只一種探測獵物的能力。

蠕蟲張了張口,劉宥感受到了某種輕微的能量掃過他的身軀,就見蠕蟲轉過頭來,虛無的大嘴來回開闔幾下,鎖定他的方向。

劉宥有種不好的預感。

事實證明,他的感覺是對的。那隻蠕蟲的身軀向後一拱,眼看就要朝劉宥的方向撲來。

——等等,那不是蟲族嗎?為什麼蟲族會攻擊同樣身為蟲族的他啊!

忽然間,他的耳邊響起一到聲音:「噓,別害怕。」

別害怕個屁啊!他已經快要落入超巨大蠕蟲的嘴巴裡了!

「唧!」

劉宥緊張的東張西望,他在找尋可以滾離蠕蟲嘴下的方位。

「呼喚我們吧,陛下。」那個聲音再度迴盪在劉宥的耳邊,說著劉宥聽不懂的話,「我們已經等候多時,只要您的呼喚,臣等將為您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啊啊啊!劉宥特別崩潰,他找不到可以迴避蠕蟲的地點。一來他太小隻了,即便閃避距離也不遠,二來遮蔽物也擋不住蠕蟲的巨嘴,反正蠕蟲什麼也不管,嘴巴一張,通通吞下去就行。

既然如此,只能死馬當活馬醫,聽信那道奇怪聲音的辦法了。但他要如何、要如何才能做到那個聲音所說的呼喚?

「閉上眼睛,陛下。感受存在於群星之間的我們,呼喚我們成為您的助力。」

在那生死之間,劉宥深吸口氣,閉上他的眼睛。

點點星火自他身周升起,照亮本該黑暗的一片視野。劉宥有些驚訝,這些星火他眼熟得很,是他夢境裡出現的東西。

而那把有著燦金色外表、銀白色內裡的星火在他身側溫柔的亮起。劉宥忽然明白了,這些星火就是剛剛那道聲音提及的,他的臣下。

倉促之間,劉宥顧不得認為自己是蟲族之王這件事很荒謬,光是他穿越到異世界,還是星際世界,成為一隻蟲族已經夠荒謬了,再追加一個「蟲族之王」的標籤,又有什麼差別呢?

蠕蟲的攻擊迫在眉睫。他編篡一些中二又羞恥的台詞,試著在心裡對那些星火做出呼喚:『群星寂寞,我們流浪在宇宙無限的空間與時間之中。落單的星火啊,聽從你們王的呼喚!』

以銀白色內焰的星火為首,星火們先是膨脹然後爆炸出點點火花,一個接連一個,帶領劉宥的意識繞過星球一圈,一路跳躍至更遠的星系之外。

那點異變發生在剎那之間。有一瞬間,劉宥認為自己不在垃圾星上,而是在一個更遙遠的、風和日麗的行星國度。

那道聲音笑著說:「遵命,我的陛下。」

隨即,一個一頭銀灰色長髮的男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男人輕巧的撈起裝著劉宥的機械裝置,徒手摧毀機器的上半部,嘴巴上說一句:「請忍耐一下。」

隨即把他撈到肩膀上。

「唧?」

既然稱呼他為陛下,男人應當也是蟲族才對,為什麼他有人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