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52.祭典前準備

佐渡遼歌 | 2021-10-20 20:00:03 | 巴幣 1212 | 人氣 33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參加『神眠村』的第三天清晨。
 
  即使打從那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響起敲門聲,李少鋒依然忍不住思考各種可能性,並且反覆思索秦樓月三人提出的三種對策,整晚都睡得很淺,甚至被秦樓月、夏羽兩人放哨時候的腳步聲驚醒好幾次。
 
  清晨時分,李少鋒被夏羽搖醒之後頂著一頭亂髮,坐在土間默默吃著藤原靜子送來的烤麵團。
 
  「──樓月學姊,如果今天依然找不到任何關於破關的線索,我認為再聽到敲門聲就要開門。」夏羽率先開啟話題。
 
  「嗯……那場祭典應該是某個重要期限,時間所剩不多,一直沒有找到破關線索也不是辦法。」秦樓月思索著說。
 
  「最慘的情況就是因為觸犯了村子的禁忌被趕出去,大幅影響調查,然而至少有所進展,比起什麼事情都不曉得的現狀更好。」夏羽聳肩說。
 
  「最慘的情況不是打開門後發現那裡站著一隻外星生物嗎?」李少鋒問。
 
  「外星生物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會負責幹掉。」夏羽信心滿滿地說。
 
  「塵閃境界的話,確實沒問題才是。」秦樓月同意地頷首。
 
  「收到!那麼我就負責開門了!」夏羽立刻說。
 
  「我同意要開門一探究竟,但是我們四人都被迫離開村子的影響太大了……接下來會找時間向克蘇魯研究會交涉,倘若他們在今晚聽到敲門聲,希望立刻做出對應,屆時不管發生什麼事情,至少村內、村外都有一組玩家可以隨機應變。」秦樓月說。
 
  「嗯嗯,說得也是,村外的變數比較大,讓其他隊伍的玩家負責也好。」夏羽說完,抱怨地說:「如果遊戲場所不是終年下雪的村子就可以自由行動了,真是討厭。」
 
  「大雪會掩蓋掉足跡,這個應該是優點吧,在暴風雪當中容易迷失方向感的部分只要散出感知真氣就可以解決了,為什麼會討厭?」李少鋒不解地問。
 
  「瞧學長講得這麼簡單……不會留下蹤跡這點是雙向的,尤其他們還有地利之便,如果在村外樹林某處挖條地道,閃身進去之後就很難繼續追了。我的感知靈敏度可沒有像學長那麼變態,連什麼花草樹木、地形起伏都能夠鉅細靡遺地浮現腦海。」夏羽無奈地說。
 
  「啊,我沒有考慮到這點……」李少鋒汗顏地說。
 
  「在場都是自己人,發表意見的時候不用顧慮太多,想到什麼就說吧。你的敏捷思緒至今為止也幫助我們釐清了許多問題的癥結點。」秦樓月出言緩頰。
 
  「樓月學姊真寵學長耶,這種不經思考就講出來的發言應該要糾正吧。」夏羽嘟起嘴說。
 
  如果燕子學姊在場,剛才絕對會狠狠痛罵一頓;如果是自家師父在場,則是會面無表情地開始詳細講解、說教,自尊心也頗痛的,相較起來,方才樓月學姊的應對確實是相當溫柔。李少鋒對於腦海浮現出鮮明畫面搖頭苦笑,隨即端正神色說:「非常抱歉,之後的發言會更加深思熟慮。」
 
  「想到什麼就說也不是什麼壞事。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裡。」秦樓月微笑著說。
 
  「……我會加油的。」李少鋒對於這句發言感到一陣暖意,正色說。
 


  討論與早餐結束之後,秦樓月四人分成和昨天相同的組合,繼續在村子搜集情報。
 
  「──話雖如此,村子這麼小,昨天就差不多逛完了,其實沒有什麼需要特別再度確認的部分呀。」夏羽站在主要道路旁邊的水溝,平舉起雙手用單腳踩著矮牆,一邊保持平衡一邊說。
 
  「那麼要去戶外集會所那邊嗎?看起來似乎開始進行祭典的準備了,堆了不少木材和器具。」李少鋒隨口提議。
 
  「算了吧,我們剛剛才稍微靠過去就被狠狠瞪了。」夏羽嘟嘴說。
 
  「先整理相關情報吧。」李少鋒乾脆地說:「根據昨天下午散步的結果,村子裡面總共有將近兩百棟屋舍,其中有三十多棟是空屋,粗略估計村民的人數約在三百五十人,除了戶外集會所,還有神祠、農作處理場、糧倉、釀酒廠、農具倉庫、武器庫等等不同用途的獨棟屋舍。」
 
  「是呀。」夏羽心不在焉地回答,繼續張著雙手在矮牆來回走著,即使引來遠住村民的側目也毫不在意。
 
  「但是少了很多應該有的機構……沒有醫院、法院、警局、學校這些機構,卻有釀酒廠和武器庫豈不是有點奇怪嗎?普通村子根本不會興建專門放置武器的倉庫吧。」李少鋒說。
 
  「會嗎?村子裡面存放武器還好吧。」夏羽說。
 
  「昨天從屋簷小窗看進去,那是足以提供數百人使用的長矛、長劍與大盾,而且都用油布妥善保存耶。」李少鋒說。
 
  「有很多說法可以解釋那種情況啦,不如說,還有很多更奇怪的地方,像是村子裡面的田地比想像中更少,而且沒有飼養任何牲畜、家禽。」夏羽說。
 
  「直接無視我剛剛提出的問題嗎?」李少鋒無奈地說。
 
  「依照村子的規模,只要有醫生和產婆就夠了,不需要醫院;如果村子裡面出現爭執應該也都是讓村長、神主和耆老進行決斷,同樣不需要法院和警察局,至於學校……全村的孩子加起來可能不到十人,學校根本沒有意義吧。」夏羽詳細地一一反駁。
 
  「這麼一講,好像真的沒有看到靜子妹妹以外的小孩子,我們這個年紀的少年少女也只有見到八劔虎士郎、八劔玲瓏兩位。」李少鋒思索著說。
 
  「尚未確定她的姓氏是八劔喔。」夏羽敏銳地糾正。
 
  「……妳不覺得他們是兄妹或姊弟嗎?」李少鋒問。
 
  「要說沒有那種感覺倒也無法果斷否定,但是八劔虎士郎的那個眼神可不是看著自家姊妹的眼神。」夏羽說。
 
  「講得也太含糊了。」李少鋒無奈嘆息,隨口問:「羽兒,妳有兄弟姊妹嗎?」
 
  「我是獨生女。」夏羽說完,聳肩說:「雖然釐清這些情報對於破關也不會有太大的幫助,就像學長以前參加過的那場『詭譎叫聲』,即使把艦長室書架的書都讀完了也沒有任何意義……裡面可能夾帶著關於其他場遊戲的線索,但是對於通關『詭譎叫聲』的幫助微乎其微。」
 
  「多少有吧,『詭譎叫聲』的人形石像就放在艦長室的桌子上面,而且旁邊故意放了各種雜貨小物,試圖混淆視聽。」李少鋒說。
 
  「那是觸發第二個破關條件的轉捩道具吧。如果什麼都不要亂動,三天後就平安無事破關了。」夏羽說。
 
  「這麼說起來,為什麼妳在蒼瓖城的時候不曉得我曾經參加過『詭譎叫聲』?」李少鋒趁機詢問。
 
  「那個時候我正在忙著完善黑曜薔薇的臥底身分,準備潛入教團聯合。」夏羽沒好氣地瞪了一眼說:「原本以為學長少說也會在半年後才第一次參加遊戲,時間充裕,可以放心地刺探完教團聯合的各種情報之後再以銀鑰身分進行接觸,誰曉得在蒼瓖城偶然遇見的時候就已經通關『詭譎叫聲』了,弄得我這邊的計畫大亂,真是的。」
 
  「原來如此。」李少鋒點點頭,暗忖這樣倒是解釋了原本時間線上的不少空白部分。
 
  「果然那個時候還是應該在第一晚就直接打昏學長帶走。憑我的腳程,走中橫可以徹夜來回台中、花蓮,到時候再留一張短籤告訴樓月學姊,連帶讓她們盡快離開。」夏羽忿忿地說。
 
  「妳還在糾結那件事情啊……」李少鋒苦笑著問:「為何當時沒有那麼做?」
 
  「我這邊也要預留後路呀。如果那麼做了之後被拆穿身分,豈不是更難得到學長的信任。」夏羽嘟起嘴說。
 
  雖然妳在那之後的行為舉止也很難令人信任就是了。李少鋒沒有說出口,又問:「半年期限是怎麼抓的?」
 
  「將纏刃、護體、感知三種基礎變化練到實戰程度差不多需要半年的時間。瞭望塔的學長姊都是穩健派,我判斷不會在那之前允許學長參加遊戲。」夏羽說。
 
  「師父和樓月學姊他們確實原本是這樣打算的,只是情況有變──」李少鋒講到一半突然意識到自己當時提早參加第一場遊戲的主因是情報機關成員張某的建議,不過更深一層的理由則是銀鑰的關係。
 
  這樣……不是有些矛盾嗎?李少鋒陷入沉默,努力回溯記憶。雖然只是半年多前的事情,不過張某當時講的話已經忘記大半,唯一記得「學長姊們是因為銀鑰預言才會同意參加『詭譎叫聲』」的最終結果。
 
  「話說可以請學長不要這樣咄咄逼問嗎?我不會說謊,但是也很怕害會不小心說溜什麼關鍵情報呀。」夏羽鼓起臉頰,半是撒嬌半是抱怨地說。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妳們銀鑰為什麼會知道我擁有『受到啟發之人』這個稱號?」李少鋒正色詢問。
 
  「這個問題我在公開身分、拜訪瞭望塔工房的時候就就回答過了吧?」夏羽歪著頭反問。
 
  「那個時候被妳用關於瞭望塔成員的個人隱私敷衍過去了,然而現在想想,知道這個情報的人只有瞭望塔的相關人士,師父、燕子學姊、樓月學姊、老師、定緯哥、林誠學長和片桐老爺子,再加上我八個人而已。我不認為會他們當中有人洩密,妳卻又不曉得我參加過『詭譎叫聲』,無法從那邊推論出可能擁有『受到啟發之人』的結論,那麼究竟是如何得知的?」李少鋒再度追問。
 
  「……就像學長身上有一些無法用尋常氣息變化解釋的奇特能力,現階段,我可以告知擁有那些能力的玩家並非只有學長一人,不同人的能力也有所差異,希望這個說法可以解答學長的疑惑。」夏羽說完,雙手豎起食指在嘴巴前面擺出一個打叉的手勢,表示這個話題到此為止。
 
  「……感謝說明。」李少鋒將視線放遠到遠方,凝視著靄靄積雪。
 
  「那麼學長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先講清楚,我可不打算一間一間潛入房子裡面調查喔,那樣太沒有效率了。」夏羽說完就屈膝跳起,凌空轉了一圈,張開雙手翩然跳回主要道路。
 
  「這麼說起來,在村外樹林尋找一個安全集合點的任務呢?」李少鋒問。
 
  「我會自己處理。」夏羽乾脆地說。
 
  「因為帶著我會礙手礙腳嗎?」李少鋒苦笑著問。
 
  「學長現在也將斂氣變化練得差不多了,真要隱匿逃跑也是沒問題,希望單獨行動主要是避免引人注意。那些村民都盡可能地避免和我們玩家接觸,保持高度警戒,只要有玩家靠近出入口就會死盯著不放。」夏羽說。
 
  「我倒是沒有注意到這點……」李少鋒怔然說。
 
  「昨天也是偶然注意到啦,當時學長的心思都放在那位譚君堯身上,看漏了也在所難免。」夏羽聳肩說。
 
  下個瞬間,夏李兩人同時意識到異狀。
 
  某種騷動聲響從村子的出入口方向傳來,夾雜著呼喊與吆喝。
 
  「立刻過去吧,樓月學姊和定緯學長應該會在那邊和我們匯合。」夏羽說完就準備邁步。
 
  「等等,他們已經過來了。」李少鋒收回感知真氣,轉頭望向路旁小徑。
 
  十多秒後,秦樓月和張定緯並肩從小徑飛掠而出。
 
  「情況緊急,稍微抄了小路。」秦樓月立刻問:「你們這邊有什麼問題嗎?」
 
  「只有注意到那邊的騷動。」李少鋒說。
 
  「那麼就過去吧,不要提氣。」秦樓月吩咐說。
 
  「為了避免刺激住民,將武器埋在屋舍附近的雪中這點失誤了。」張定緯說。
 
  「如果發生戰鬥就交給我吧。」夏羽立刻說。
 
  「麻煩了。」秦樓月說。
 
  她的銀針倒是很適合貼身攜帶。李少鋒低頭瞄了眼夏羽的腰後,暗忖自家師父或許也是基於類似理由才會選擇短刀作為主要武器,聽到「學長,快點」的催促才加快腳步,跑向村子大門。
 
 
 
 



創作回應

赤月狼
準備要出事了?
2021-10-21 15:19:42
佐渡遼歌
要開始加速了(?XDD
2021-10-21 16:19:57
你艾希我吶兒
特異功能都有什麼
2021-10-21 19:20:46
佐渡遼歌
目前寫明的只有少鋒看見不同時空場所的能力
設定方面都已經做好了,今後也會陸續出現,還請期待XDD
2021-10-21 19:40:4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