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愛情魔藥

冰凜 | 2021-10-20 19:21:42 | 巴幣 12 | 人氣 63




這幾天在研究魔藥大全,猛然發現愛情魔藥跟迷情劑的介紹一樣之後便查了詳細資料
這才發現,迷情劑是愛情魔藥的一種,但愛情魔藥不只有迷情劑

啊本篇最後出現的魔藥是虛構的,請不要真的去查-v-

-

艾薇拉著妳回到宿舍。

這個聖誕假期,朋友群裡留校的只有妳跟艾薇,明明她比妳還會惹事,此刻卻不得不負責擔當妳的保母一職。

「乖乖待在宿舍好嗎?龐芮夫人回信說一個禮拜後就會回來,到時候妳就會好起來了」

艾薇看著眼前的好友,失魂落魄,整天往外跑,嘴裡還不停念叨著卡珊德拉,照龐芮夫人的說法很可能是誤食了迷情劑,要不是每次都被她给拽了回來,真讓她去了卡珊德拉面前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

而那個卡珊德拉,這次假期她也留校了,卻困惑著怎麼這幾天都看不見那個熟悉的身影。

妳委屈的躺在公共休息室的沙發上,腦海裡全是卡珊德拉。

自從一個禮拜前妳吃了卡珊德拉送的檸檬雪寶之後便一直是這副模樣,但妳本人倒是沒察覺到異狀,只覺得很想見到卡珊德拉,想靠近她、擁抱她甚至親吻她,妳簡直是為卡珊德拉而瘋狂。

無奈,這一個禮拜以來不管妳挑什麼時間溜出去,艾薇總是有辦法抓到妳,妳甚至懷疑艾薇在妳身上施了什麼追蹤魔法,這個假期妳連卡珊德拉的影子都沒看到,鬱悶的情緒累積起來快爆發了。

於是,趁著艾薇窩在房裡寫信時妳偷偷對她的房門施法鎖上,順利的溜出宿舍。

卡珊德拉坐在大廳吃午餐,不遠處也有幾個留校的低年級生聚在桌前,討論著彼此收到的聖誕禮物,但那些人不是卡珊德拉的重點,特地坐在大廳吃午餐的卡珊德拉是為了能見到某人,但那個某人卻已經整整一個禮拜沒出現在她眼前過了。

想到那個跟她同院的瓦林頓,卡珊德拉越想越生氣,她居然寧願跟那個麻煩精待在一起也不想見我嗎!?

說時遲那時快,卡珊德拉心裡咒罵的人居然就這樣從大廳門口跑了進來,看著她越來越近,卡珊德拉也從一開始的小埋怨漸漸揚起嘴角,直到妳一把抱住她。

「做什麼!?」

卡珊德拉羞紅了臉,看著妳緊緊的抱住她,語氣雖有些責備,卻沒有把妳推走。

妳將臉埋在卡珊德拉的胸口,貪婪的聞著她身上草藥的氣味,感覺這一個禮拜累積的鬱悶通通一消而散。

卡珊德拉也從一開始的不知所措,轉而伸手輕輕拍著妳的背,她依舊困惑,卻不再迷惑。

旁邊原本還在討論禮物的低年級也看呆了,那個高傲的沃雷級長居然在大廳公然摟摟抱抱,沒準等假期結束後這會變成學生間新的八卦內容。

「妳夠了沒?」

卡珊德拉開口,妳搖搖頭,像只黏人的小貓不想放手。

這種情況有很多解法,卡珊德拉大可掏出魔杖用她能想到的一千種咒語將妳轟走,或者更簡單一點,將妳推走,但她沒有。

卡珊德拉心想,這大概是她最寬容的一次。

「嘿!」

艾薇氣沖沖的跑進大廳,衣服都亂了,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狼狽。

而在她看見妳抱著卡珊德拉後,紫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臉不敢置信。

卡珊德拉迅速將妳推開,雙手抱胸,又恢復以往高傲的樣子。

「真不敢相信妳居然把我鎖在房間!」

艾薇走上前,伸手將妳從卡珊德拉身邊拉開,看上去生氣卻不忘檢查妳身上的情況。

「妳對她做了什麼!?」

最後,怒氣沖沖的質問卡珊德拉。

「我可什麼都沒做,妳連發生什麼事都沒搞清楚就這樣公然指責,會不會太沒禮貌了一點,瓦林頓?」

卡珊德拉翻了個不明顯得白眼,像是很受不了這樣的對話,或者,受不了艾薇。

「妳敢說妳什麼都沒做!她這整個禮拜都在念妳的名字,還一直溜出宿舍想去找妳,要不是我阻止她,她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龐芮夫人說她是誤食了迷情劑,現在看來肯定是妳騙她吃的吧?」

「什麼?我沒......」

卡珊德拉正想反駁,卻猛然想起一個禮拜前,她的確從某個學長手裡收到一個檸檬雪寶,剛好在走廊遇見妳乾脆直接送给妳吃,難不成......?

「妳看,她不敢說話,肯定是想到什麼了!」

妳看著艾薇氣鼓鼓的樣子,尷尬的笑了,但妳不覺得妳有吃到迷情劑啊?為甚麼要爭論這個?

卡珊德拉看著妳跟艾薇緊握的手,心裡酸溜溜的。

「既然妳這麼肯定是我做的,那行,我負起責任照顧她,這一個禮拜就讓她待在我這裡」

卡珊德拉握著妳的手就想走,艾薇見自己的朋友要被死對頭帶走也急了,抓著妳的手不放。

「我會照顧她的,才不需要妳幫忙!」

妳卡在兩個人中間,卡珊德拉的手沒有用力,只要妳想掙脫隨時都可以甩開,反倒是艾薇的手緊緊的抓著妳,想把妳搶回身邊,妳沒有動作,這種情況好像不要有動作比較好,更何況妳的確想跟卡珊德拉走。

「不知道剛剛是誰被鎖在房間,放著她一個人出來亂跑?」

卡珊德拉開口,一針見血,艾薇只能默默放手。

「我會盯著妳的,卡珊德拉!」

撂下最後一句狠話,艾薇只能用擔心的眼神看著妳離開,妳則是用眼神跟她說:沒事的。

「披上,別讓它們看出是妳」

卡珊德拉將自己的袍子脫下扔到妳頭上,壓著妳的頭通過休息室門口,躲開那些畫的視線。

「龐芮夫人下禮拜就會回來,在那之前妳先住這裡,省得我操心」

卡珊德拉確認門外沒人後才進門,看到的就是妳倒在沙發上,抱著她的袍子滿足的模樣。

「妳喜歡我什麼?」

卡珊德拉坐在妳對面,表情寫滿無奈。

「全部」

妳不假思索的開口。

卡珊德拉手撐著頭,像是在思考要拿妳怎麼辦,妳倒好,整個人躺在沙發上,看上去除了迷情劑的效果外可能還有點幼兒化。

「妳都不覺得現在的情況哪裡怪怪的嗎?」

「嗯......?」

妳歪著頭,對現在的情況沒什麼不滿,能待在卡珊德拉身邊的話,其他事情似乎也沒那麼重要了。

「算了」

卡珊德拉也不深究,事情總歸是因她而起,她也不討厭妳,乾脆擔起了照顧妳的職責。

妳倒也很聽話,只要待在卡珊德拉身邊就能乖乖的,但只要卡珊德拉一不在妳就想盡辦法要找到她、接近她,在三天的磨合期之後,妳們總算可以相安無事。

卡珊德拉也起了一點壞心思。

「龐芮夫人說,迷情劑的解藥喝下去後,就會忘記所有這段期間內發生的事,妳覺得呢?」

卡珊德拉讀著信,淡淡的看著妳躺在床上預習。

「我才不會忘記呢!我又沒喝那東西,解藥一定沒有用!」

妳信誓旦旦的樣子讓卡珊德拉啼笑皆非。

「既然會忘記,那現在我們做的事情妳也會忘記吧?」

妳看著卡珊德拉從沙發上起身,壓在妳身上。

「難道不是我來做嗎?」

妳笑著,跟她一起互脫衣服。

「這可不是妳說了算」

剩下的四天,妳們度過了一段沒羞沒燥的生活。

龐芮夫人回來了,卡珊德拉親自押著妳去喝解藥,即使妳不願意。

「我不要啦,我又沒有中魔藥,為甚麼要喝解藥?」

妳嘟著嘴,怎麼都不肯喝下那杯閃著奇異光芒,比毒藥更像毒藥的解藥。

直到卡珊德拉湊到妳耳邊,輕聲說了一句話,妳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喝下解藥。

新學年開始了,妳跟朋友們在一起,他們都很識相的沒有跟妳提起聖誕假期的小插曲,卡珊德拉就像往常一樣,偶爾遇見了嘲諷幾句,卻不再像之前那樣與妳眉來眼去。

妳聽到一點風聲,聖誕假期間,卡珊德拉跟某個人在大廳摟摟抱抱的,妳也想跟朋友們討論,卻換來他們尷尬的笑聲。

卡珊德拉有意的躲著妳,平時偶遇就算了,但她卻再也沒有私下來找過妳。

妳只好在她下課後將她壓進女廁的隔間。

「卡珊德拉好無情喔,為甚麼都不理我?」

妳摸著她的臉,表情是委屈,眼神卻閃著一絲狡詐。

「我為甚麼要理妳?放開我」

卡珊德拉有點慌,照理說妳喝了解藥就不應該對她有好感,迷情劑的效果是不可能製造出真正的愛情的,但她現在卻被妳壓在隔間,兩個人只相隔不到二十公分的距離。

「妳不是說,我喝了解藥妳就會正式跟我交往嗎?」

妳拉起卡珊德拉的手貼在妳的臉上,盡全力裝出那委屈的表情。

「妳怎麼......」

卡珊德拉的表情是震驚的,妳並不意外,畢竟這種情況連龐芮夫人都說很少見。

那時妳的確受到魔藥的影響而瘋狂的愛上卡珊德拉,但事後龐芮夫人檢查送卡珊德拉檸檬雪寶的學長熬出來的迷情劑時才發現,因為缺少了幾個素材,那並不能算是迷情劑,而是錯誤的熬出來的情感倍化劑,妳原本就喜歡卡珊德拉,所以才會被影響,深深的愛上她。

想當然,既然吃的不是迷情劑,那迷情劑的解藥當然就沒效,解藥雖然幫妳解除了情感倍化的效果卻沒有洗掉妳的記憶,妳只是裝作被洗掉記憶而已。

那四天的記憶可還完完整整的保留在妳的小腦袋裡。

「之後再跟妳解釋。現在,我想把那四天的份補回來一點」

妳伸手,將卡珊德拉拉進懷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