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來自希望的絕望‧漏洞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1-10-20 19:00:02 | 巴幣 52 | 人氣 202


  裁決儀式的第四場競賽,荷蒲方派出了重傷的赤鋼與斧牙龍,智揮猩方則因為雷卡的介入而改派電擊魔獸和雷電斑馬,至於雷卡,則是派出碧水和熾。
 
  競賽一開始,碧水就使出「生命水滴」,噴灑出蘊含治癒能量的水花為傷重的赤鋼與斧牙龍療傷。這就是雷卡讓荷蒲派出兩隻傷兵的用意,既然規則不允許在場外治療,那就在場內療傷就好了。
 
  看到雷卡方的療傷行為後,智揮猩不怒反笑,因為這和他預期的一樣,他正是猜到雷卡會派出碧水幫傷兵治療,才改派兩隻電系寶可夢出戰。智揮猩嘴角上揚,下令讓兩隻寶可夢同時使用「放電」!
 
  「放電」這個招式,是會波及己方的危險招式,但這正是智揮猩想要的!稚揮猩並不認為光憑兩記「放電」就能夠撂倒碧水和熾,他的真正目標是……電擊魔獸和雷電斑馬的特性-「電氣引擎」!
 
  智揮猩看準了「生命水滴」治療範圍雖廣但治癒速度偏慢的性質,打算趁著對方治療時,一面用「放電」削減敵方的體力、干擾敵方的治療行動,一面觸發
「電氣引擎」,提升己方兩隻寶可夢的速度!只要速度提升到讓敵方寶可夢追趕不上,只要傷害輸出大於對方的補血速度,那勝利就近在眼前了!
 
  面對兩隻實力不俗的電氣系寶可夢使出的「放電」,智揮猩推測熾的行動要不就是也放大招迎擊,要不就是使出防禦手段,而不論是哪種,都不影響他提升己方速度的計畫。
 
  然而,當電擊魔獸和雷電斑馬即將使出「放電」之際,熾卻做出了超乎智揮猩意料的事情!
 
 
第755章  來自希望的絕望‧漏洞
 
 
  熾沒有使用擅長的火焰或超能力招式試圖抵擋攻擊,也沒有採取防護措施,而是……使出「電光一閃」!他趕在電擊釋放前,飛身衝撞了電擊魔獸一下,並順勢一個甩尾,用尾巴掃了一下旁邊的雷電斑馬。
 
  熾的「電光一閃」並未對電擊魔獸造成什麼太大的傷害,而那根本算不上是攻擊招式的甩尾動作,掃在雷電斑馬身上是不痛不癢!
 
  智揮猩不明白熾為什麼要使出這種僅有速度卻沒有威力,又會讓自己靠近電能釋放中心的招式?智揮猩還沒想通這一個問題,下一個問題就緊接而來了!電擊魔獸和雷電斑馬不知為何取消使用「放電」,他們一個改使用「火焰拳」,另一個改使出「過熱」!而攻擊的對象都是熾!
 
  電擊魔獸和雷電斑馬改使出的招式,雖然威力也不俗,但都是火屬性的招式,對於擁有「引火」特性的熾來說,這樣的火系攻擊打在身上不僅不會造成傷害,反而還提升了他的力量!
 
  「你們在搞什麼?那九尾不怕火呀!火系招式是留給巨鉗螳螂的!快換招!」在戰場外的智揮猩著急地下達指令,但電擊魔獸和雷電斑馬不知為何完全無視指示,繼續使用火系招式為熾「按摩」!
 
  「怎麼回事?你們都清醒點呀!別輸給那狐狸的妖術呀!」智揮猩一面叫喊,一面思索是怎麼回事?是熾使用了「奇異之光」或「催眠術」之類的招式嗎?但
他剛才並沒有看到類似招式的出招跡象呀?難道是熾的攜帶道具?有這種類型的道具嗎?還是其他的招式?能命令寶可夢只能使用特定攻擊的招式?
 
  當智揮猩努力地想搞清楚狀況時,一枚繡球花的花瓣悄悄地飄落在雷卡的頭頂上。而當雷卡伸手去抓花瓣時,一些訊息冷不防地竄入了他的腦海中。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在雷卡身邊協助警戒四周狀況的索莉察覺異狀,詢問道。
 
  雷卡此時面露困惑的神情,他看了看被黑色障壁阻擋住的智揮猩方,又看了看一旁的索莉,然後他用著不確定的口吻說:「索莉婆,妳和智揮猩……以前就認識嗎?」
 
 
------------------------------------------------------------------------------------------------
 
 
  電擊魔獸和雷電斑馬因某種原因,無視智揮猩的指令,一直使用火系招式幫熾「按摩」,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好一陣子,直到赤鋼與斧牙龍的療程結束了,熾才面露邪笑地說:「也爽得差不多了!那就到此為止吧!辛苦你們了!」
 
  熾的這句話,猶如解除魔咒的咒語般,使剛才一直一語不發,如著魔般拼命使出火系招式的電擊魔獸和雷電斑馬終於停下攻擊,然後皆一臉困惑地東張西望,露出一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表情。
 
  「還楞著做什麼?快使出電氣系攻擊呀!快……」智揮猩的指令還沒說完,熾就搶先使出了攻擊!靠著先前的「按摩」積蓄不少能量的熾,噴射出比平時還要高溫的灼熱火焰!他只用了一擊,就讓雷電斑馬昏迷過去,讓一旁受到波及的電擊魔獸重傷,然後碧水再補上一發「泥巴射擊」,電擊魔獸也失去戰鬥能力了。
 
  雖然智揮猩方的寶可夢皆被撂倒,但裁決儀式並未宣布競賽結束,因為,場上現在還有兩方(荷蒲方與雷卡方)的寶可夢,他們必須分出勝負,才能為這場競賽畫下句點。
 
  看著己方的寶可夢莫名其妙就這樣被解決掉了,智揮猩心中是又急又氣!但他強作鎮定,抱持著即使我輸了也不讓你們好過的心態,怪聲怪氣地說:「厲害呀!九尾狐的妖術詭計超乎了老頭子的預期,很好!很不錯!那麼,接下來就是你們兩方的廝殺了!很難受,很不想動手吧!一方是好不容易才花費力氣治療好的對手,另一方是有治傷之恩的對手,你們兩方若廝殺起來,就是白費功夫忘恩負義的最佳寫照了嘛!但這也沒辦法,規則就是規則,你們必須分出勝負才行呀!」
 
  智揮猩點出了規則的殘酷及剩餘兩方將面臨的處境。聽了智揮猩的話語後,斧牙龍一臉不安看了看場上其他三隻寶可夢,說:「我們……真的得像他說的那樣……互相殘殺嗎?」
 
  「這……」赤鋼一臉為難地看著熾與碧水,問道:「兩位……有何想法?」
 
  「呵!」熾發出一聲不屑的冷笑,然後用著誇張的、充滿挑釁意味的態度道:「看來智揮猩是連腦子也輸掉了,變成智障猩了!這種程度的問題也想動搖我們?要結束競賽還不簡單,主動認輸就好了呀!規則又沒限制不能認輸!」
 
  「嘖!腦子還挺靈活的嘛!」智揮猩其實早就知道規則並未禁止以認輸的方式結束競賽,所以才會試圖用言語誘導兩方,期望兩方會因「當局者迷」而誤以為廝殺才是結束競賽的唯一方法。
 
  雖然詭計被揭穿了,但智揮猩仍覺得這個狀況還有利用價值,於是他又道:「認輸?這也是一種選擇。但是,哪方要認輸呢?哪方願意貢獻出一枚籌碼呢?是當家ㄚ頭願意放下身段?還是籌碼少得可憐的雷小子?這也是門大學問呢!」
 
  智揮猩又再挑撥離間了!即使無法取勝,他仍要見縫插針,想為荷蒲和雷卡帶來一些困擾。若是荷蒲方主動認輸拋棄籌碼,那可是丟了身為門派當家的面子。若是雷卡方認輸,那雷卡方的籌碼將只剩下岌岌可危的一枚。
 
  就在智揮猩滿心期待能看到兩方為了誰要認輸而苦惱甚至是爭執時,熾冷笑道:「這也算難題?就大家一起同時認輸就好了呀!根據規則,智障猩方最先出局,這局肯定是要失籌碼的。而我們四個之後同時認輸,就視為平局,我們兩方誰也不用丟籌碼。說來說去,這局會丟籌碼的,只有智障猩而已,不用再……」
 
  「真會如你所想的那麼順利嗎?」智揮猩此時插話道:「你們四個是可以都認輸,但就算再怎麼有默契,再怎麼異口同聲地喊認輸,也一定會有時間差,你懂意思嗎?小狐狸!你們之中誰說的慢一些,就算只慢個一點點,只要被裁決儀式判別出先後順序,那最慢的那一個就是勝者。你們其中一方終究也是要丟籌碼的!」
 
  即使被智揮猩點出要不分先後「同時」認輸是不可能的,但熾依舊是一臉高傲與自信地說:「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說完後,他就用超能力向其他三隻寶可夢傳達一些事情,並用尾巴碰觸了三隻寶可夢,然後,四隻寶可夢就同時說出「我認輸!」
 
  「哼!聽起來是很整齊,但不同的個體就算再怎麼有默契,也是……什麼?」智揮猩原本滿心期待看到裁決儀式宣布某方獲勝、看到熾為了自己的餿主意而懊悔的模樣,卻沒想到,裁決儀式此時宣布的結果,就和熾剛才宣稱的一樣,只有智揮猩方丟了籌碼,荷蒲方與雷卡方被判為平手
 
  「這不可能!就算默契再好,也不可能達到完美同步……」智揮猩此時靈光一閃,頓時明白了原因所在!一切都是雷卡的同步之力在搞鬼!
 
  「你們竟敢違反規則,從外部使用神之遺力支援,這是作弊的行為!」智揮猩解除黑壁,義憤填膺地指著雷卡一行叫罵道。
 
  「智障猩你是輸昏頭了吧?誰作弊了呀?」熾回嗆道。
 
  而雷卡也跟著說:「是否違反規則,不是由你裁定,而是由裁決儀式判斷。沒錯吧!還是說……你認為這裁決儀式不公?有問題?那提議使用裁決儀式的你,是不是也有問題?」
 
  雷卡一席話,堵得智揮猩啞口無言。因為雷卡說的沒錯,是否違反規則是由裁決儀式評判的,所以雷卡等人的行為……雖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但只能算是鑽漏洞,並不違規。至於裁決儀式……本身確實存在著問題,不然也不會一連四場競賽都是寶可夢戰鬥了!所以知曉其中問題卻仍提議使用裁決儀式的智揮猩為了不讓自己的計謀曝光,為了不在各大寶可夢勢力面前失去威信,他無法去質疑、深究裁決儀式的問題。所以,這口氣他只能吞下。
 
  看著智揮猩吃了悶虧卻有苦說不出,雷卡就覺得痛快極了!他輕撫熾的尾巴,開心地說:「還是熾大大有辦法!能讓這惡猩吃啞巴虧!」
 
  「哼!這只是雕蟲小技!你若是肯多依賴我一點,就會發現很多問題根本就不是問題!」熾一臉得意地耀武揚威,但心中也是暗叫好險,因為這次的成果,在事前他也不敢肯定能成功,等於就是一場賭注。
 
  事情是這樣的……熾在詳讀裁決儀式的規則後,覺得其中一條規則……「戰鬥開始後,除了訓練師的指令外,外界將不得以任何方式干擾戰鬥」似乎有漏洞可鑽。
 
  熾認為,這條規則設置的用意,應該就是要避免「場外」訓練師使用像是道具、術式等「非寶可夢自身能力」的手段來影響戰鬥。那麼,如果能讓裁決儀式認為某種能力是「場內」的「寶可夢自身能力」,是不是就沒問題了?
 
  熾很快就聯想到同步之力或許可以鑽這個規則的漏洞,於是在賽前他就告訴雷卡要做個實驗,讓雷卡與他同步連結。而在進入戰場開始戰鬥後,熾發現連結著自己與雷卡的同步之力未被切斷,這就表示,這個漏洞他鑽對了!
 
  因為雷卡與熾處於同步連結狀態,所以場外的雷卡與場內的熾被裁決儀式判別為同一個體,因此導致透過熾這個「中繼站」釋放的同步之力也被視為是「場內」的「熾的自身能力」。
 
  在成功將同步之力引進戰場後,後續的事情就簡單了!熾使出「電光一閃」,碰觸了電擊魔獸和雷電斑馬,在碰觸的瞬間就釋放同步之力建立連結,然後強行壓制電擊魔獸和雷電斑馬的意識,操控他們使出火系招式,直到赤鋼和斧牙龍的療程結束,才切斷連結並將他們撂倒。
 
  之後的「同步認輸」也是依樣畫葫蘆,熾透過肢體碰觸,與另三隻寶可夢建立同步連結,由於四隻寶可夢同步認輸,所以裁決儀式自然只能做出平手的判決。
 
 
-------------------------------------------------------------------------------
 
 
  裁決儀式公布了第五場競賽的規則,而不出所料的,又是寶可夢競賽!然而,智揮猩這次卻笑不出來了,因為局勢已經逆轉了,寶可夢對戰不再對荷蒲不利了,更不再對自己有利了!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就是雷卡!
 
  智揮猩一面在心中怒罵雷卡,一面派寶可夢上場,至於認輸……他不會認輸的!儘管他知道自己已無勝算,他依舊不會認輸!為了後續即將發生的事情,他必須在各大勢力面前展現出自己已經盡力的模樣。
 
  第五場競賽,在雷卡的同步之力及寶可夢們的努力下,很快就畫下句點。結果和第四場一樣,只有智揮猩方是唯一的輸家。
 
  在失去所有籌碼後,智揮猩方的所有寶可夢身上都出現了一個紅藍黃三色相間的圓形印記,那印記是落敗者的咒縛,迫使他們必須遵從賽前許下的約定,也就是智揮猩方需撤退,且不能再找荷蒲的麻煩。
 
  智揮猩垂頭喪氣,使用超能力將自己的話語廣播出去。他用著彷彿老了好幾十歲的口氣說:「老頭子我輸了!依據約定,我們會撤退,對於妳的行為也不再過問,但是……」
 
  當智揮猩說到這裡時,突然像是打了興奮劑般,仰天大喊:「各位,我已經盡力了!我已經盡可能地想減少衝突與流血,才打算使用裁決儀式來化解衝突,但是……他們的手段實在太厲害了!又是中途參賽,又是鑽漏洞影響戰局,過程大家都看到了,大家心裡也都有想法了吧!老頭子我已經不能再多做什麼了!後續的事情就交給各位了!」
 
  智揮猩話才剛說完,圍觀的各陣營內就陸續響起了騷亂聲!有的叫喊比賽不公!有的叫罵雷卡他們奸詐狡猾!還有的主張裁決儀式與他們無關,與荷蒲的惡行更無關!要荷蒲給出一個交代!
 
  這就是智揮猩所留的後路!他在裁決儀式前所立下的約定,只是「我們」要撤退,且不能再找荷蒲的麻煩。但這個「我們」,僅包含了智揮猩及他身邊那些參賽的寶可夢,並不包括他派去潛伏在其他勢力的暗樁以及各大勢力。所以,他剛才那一番慷慨激昂的話語,乍聽之下只是在陳述自己放棄的事情,但實則上是在激起眾勢力對荷蒲的不滿,並暗示其他暗樁們該行動了!
 
  此時在各大勢力中叫嚷著要行動的,大部分都是智揮猩派去的暗樁,他們正依循著先前的計畫,開始搧風點火,讓各大勢力想起初衷,再次將矛頭對向荷蒲!
 
  智揮猩先前的發言,其實已經遊走在誓言規範的邊緣了,但因為他所陳述的確實也是事實,雷卡確實是中途參賽,也鑽了漏洞,再加上他也只是要大家後續自己看著辦,所以他身上的印記僅是微微發燙,算是警告他不能過於出格。
 
  聽著各大勢力內接連傳出要對付、討伐荷蒲的聲浪,智揮猩覺得爽快!看著雷卡不安著急的模樣、荷蒲皺眉不悅的模樣,智揮猩就覺得愉悅!
 
  智揮猩嘴角上揚,喃喃自語地說:「就算老頭子我輸了裁決儀式又怎麼樣?ㄚ頭妳只不過是少了一點點的敵人,妳的困境依舊沒有改變……不!是變得更加艱難了吧!因為雷小子的介入和鑽漏洞行為,讓寶可夢們見識到人類的奸詐狡猾,恐怕更難容得下你們了!那麼……」
 
  智揮猩趁著場面逐漸陷入混亂時,派出幾十隻寶可夢去襲擊雷卡方!由於他先前立下的誓言是不能找荷蒲方的麻煩,而雷卡又是裁決儀式認定的「第三方」,所以他這次的襲擊行動並沒有違背誓言!
 
  遇襲的雷卡一行,立時開始反擊!然而,智揮猩的目的並不是要擊殺雷卡出氣,他的目的是……她!
 
  數十隻智揮猩派去的寶可夢們圍攻雷卡一行,而雷卡方應戰的僅有熾、碧水與索莉,但即使如此,雷卡方仍居於上風!而雷卡也因為偵測出對方不足為懼,所以暫時沒有增派其他夥伴出來。
 
  就在雷卡方即將壓制住襲來的對方時,留在原本位置觀戰的智揮猩突然使出了「戲法」招式,將手上一個小瓶子與正在和索莉對峙的麒麟奇脖子上的吊飾進行調換!那個瓶子才一被對調過去,立刻就釋放出強大的吸力,眨眼間就將索莉給吸了進去!
 
  那個瓶子,是智揮猩特製的術式道具,能夠將強行將體積數倍大的對象吸入瓶中禁錮,雖然時效僅有幾小時,但對智揮猩來說已經足夠了!
 
  在索莉被吸入瓶中後,智揮猩又接連使出數次「戲法」招式,他不僅將那個瓶子對調回手上,更將好幾枚有著閃光彈與煙霧彈效果的術式道具對調過去,阻礙雷卡方的行動!然後,他趁著雷卡方被煙霧與閃光阻撓時,將一枚能夠短時間強化指定招式的符咒往身上一貼,並使出了「交換場地」,眨眼間就與在遠處山頭上待機的同伴調換位置,成功地帶著關住索莉的瓶子逃離現場!
 
 
-------------------------------------------------------------------------------------------------------
 
 
  情況對雷卡方很不利!同伴被抓了,兇手還逃之夭夭,而更糟糕的是,他們還騰不出時間去救同伴,因為此時各大勢力的叫囂聲此起彼落,不知何時就會帶著滿腔怒火攻過來!
 
  就在雷卡猶豫下一步該怎麼走時,荷蒲大喊:「雷!你快走吧!他們暫時還攻不破這防護壁,我不會有事的!」
 
  「短時間內或許是這樣,但是……」
 
  「別但是了!去找智揮猩!若是放任他不管,不知道他還要惹出多少麻煩!至於我這邊,不會有事的!帶上你的寶可夢們吧!」荷蒲打開了一個只出不進的單向通道,將銀光以及被裝在球中的烈火、克羅、蒼藍與沙瓦都傳送了出來。
 
  「他們在裡面對我也沒用,跟著你或許還能發揮一些用處!去吧!注意安全!」荷蒲在叮囑完雷卡後,就發動擴音術式,將她的話語傳達給各大勢力。
 
  「關於指責我的那些事,我只能說,我未曾做過!」
 
  「我所展現的力量與能力,是我家族內的傳承,與什麼榨取寶可夢生命無關!」
 
  「這一切都是智揮猩的陰謀,他手下有能夠施展『變身』的寶可夢,我先前差一點就被他派來的變身刺客暗算,所以,你們所看到的那些事情,也有可能是他的變身手下所為。」
 
  「智揮猩在我門派中位高權重,門派若有什麼不法勾當,他豈會不知?若真有不法勾當,他知曉後為何又不阻止?」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智揮猩為了篡奪門派當家之位所為!」
 
  對於荷蒲像是轉了性子般,開始放低身段向大家解釋,赤鋼、青刃……等熟悉荷蒲脾氣的寶可夢皆感到不可思議!跟著雷卡離開現場的銀光更覺得莫名其妙,他心想,這些話妳早對大家說不就好了?
 
  雷卡一開始也被荷蒲的澄清發言給嚇到,但他很快就明白原因了,荷蒲是為了他!是為了讓他能夠平安脫離危險區域,才不惜放下身段說這些話來吸引各大勢力的注意力並拖延時間。至於這些話語能否平息可夢門的怒火和疑慮……恐怕很難!
 
  雷卡的猜想沒錯!荷蒲正是為了替雷卡爭取逃脫的時間,才會放下身段與眾寶可夢解釋,而她也覺得光憑這些話語根本無法解決問題,只能拖延一下時間而已。如她所料,智揮猩在各大勢力的暗樁們開始紛紛帶風向、出言反擊,使荷蒲的宣言聽起來就像空口說白話般虛而不實!
 
  由於荷蒲那邪惡瘋狂女魔頭的形象已經深植在太多受流言影響的寶可夢心裡,再加上智揮猩的暗樁們不斷地加油添醋、扭曲事實,使荷蒲的澄清發言成被大多數寶可夢認為是為惡行開脫的謊言!
 
  雖然荷蒲的發言沒能改變門派的困境,卻成功地爭取到時間,讓雷卡一行逃離了各大勢力的視線範圍。在稍稍喘息後,他便確認起夥伴們的狀態。
 
  烈火是因為腹瀉而身體虛弱,由於治療並非碧水的專長,專精治療的幸鈴也不在身邊,再加上烈火堅持不肯服用能恢復體力的樹果(拉到怕了……),所以也只能讓烈火繼續在球中休息。
 
  克羅的電子腦是受到強大磁力的影響而出了一些問題,由於克羅記憶的資料量很龐大,若想恢復到完好如初的狀態,就必須花時間使用緩慢且安全的方式重整。為了不讓克羅多年累積的心血泡湯,雷卡也只能讓克羅緩慢地繼續重整,將他從戰力中排除。
 
  蒼藍和沙瓦的狀況就好得多了,僅是因為受傷與體力不支,在經過碧水的「生命水滴」治療及服用樹果後,沒多久就恢復戰力了。
 
  至於銀光,雷卡詢問他先前不幫助荷蒲的原因,銀光也毫不隱瞞地將理由告知。雷卡皺眉說:「公主的個性就是這樣,敵人也正是利用這一點。而烈火、克羅的遭遇,再加上那五場都是寶可戰鬥的裁決儀式,哪邊有問題應該是顯而易見了吧!」
 
  銀光沒好氣地說:「我也是這樣覺得呀!可是我的朋友們不這麼覺得呀!他們認為一碼歸一碼,就算智揮猩有問題,也不代表那女人就沒問題。」
 
  「這麼說也是啦……」雷卡搔了搔頭,決定不繼續再這個問題上打轉,他道:「那先不管公主的事。剛才智揮猩抓走我們的同伴,你也有看到吧!這肯定不會有錯吧!那麼,在救回我們的同伴這件事上,他們願意幫忙嗎?」
 
  銀光閉眼和「朋友們」溝通了一陣子後,他睜眼點頭道:「如果是這件事的話,大家都願意幫忙喔!」
 
  「那就好!那後續要麻煩你們了!」在確認完銀光及其「朋友們」的意向後,雷卡就詢問熾道:「怎麼樣?能捕捉到他的位置嗎?」
 
  熾仰起頭,一臉得意地說:「哼哼!別小看狐狸之間的感應能力喔!那傢伙是逃不出本大狐的掌心的!」
 
  對於熾把功勞全往身上攬的行為,雷卡也只能苦笑道:「那就好!那就拜託你了!」
 
  智揮猩以為自己的行動萬無一失,卻沒想到,收到警示的雷卡早有準備!在裁決儀式的第四場競賽進行時,雷卡就收到紫陽透過花瓣傳遞的訊息,知曉了某件與智揮猩有關的事情,更以此做了準備!
 
  智揮猩以為自己抓走索莉的行為是出乎雷卡一行預料的,殊不知,早已在得知情報的雷卡的預料之中……
 
 
---------------------------------------------------------------------------------------
附錄:下回預告
 
「有此等手段和心機,以你之能,屈就於那丫頭之下實在可惜!」
 
「她對我來說,不僅是人質那麼簡單,也是不得不保護的對象
 
「建立在謊言上的希望,是正確的嗎?」
 
「你現在趕過去,說不定還趕得上見她最後一面呢!哈哈哈哈哈!」
 
「什麼意思?你和索莉之間……有什麼恩怨嗎?」
 
 
下回  來自希望的絕望‧真身
 
 
「你的那對眼睛,看到了什麼樣的真相呢?」
 
 

創作回應

E=mc^2
作弊反被作弊誤,一山還有一山高(?
2021-10-20 19:48:01
衝浪的寶石海星
智揮猩這次雖吃了大虧,不過他還有準備其他備用的計畫喔!
希望峰的危機還沒解除...準確來說,是有更大的危機在前方等著呢!

智揮猩:想發老夫便當?沒那麼簡單!是你們逼我的!我本來不想用這招的......
2021-10-20 20:37:56
E=mc^2
原來雷卡是作弊贏的,我拿雷卡的寶可夢組隊玩showdown單打都一直輸(不過也很有可能是我不會玩...
2021-10-20 19:49:26
衝浪的寶石海星
雷卡:我才沒有作弊!我是靠智取(鑽漏洞)贏的!

小初:就是說呀!小小雷才沒有作弊!他是靠實力(主角威能)贏的!

雷卡:喂![e27]
2021-10-20 20:39:51
デュエリスト症候群
這個儀式就是遜啦!訓練員從外部用神之遺力影響戰局都偵測不到
2021-10-20 21:31:17
衝浪的寶石海星
因為是陳舊的老古董術式呀,所以漏洞很多(笑)
2021-10-21 20:33:07
杜洛斯
熾:作弊? 敗者的戲言不值一聽! 成王敗寇,贏家才是正義!
2021-10-21 08:56:23
衝浪的寶石海星
其實智揮猩才是最先開始作弊的傢伙,詳情在下回的幻導時間會說明。
敬請期待![e24]
2021-10-21 20:34:37
千鳥比卡超
智揮猩輸得再難看也要延長其戲份,為了逃避便當而繼續前進前進…
2021-10-21 11:19:54
衝浪的寶石海星
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呢!敬請期待![e24]
2021-10-21 20:36:3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