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似辠霸國第18章:冥紋血脈 ⁽2⁾

虞九 | 2021-10-20 17:41:57 | 巴幣 0 | 人氣 36

連載中似辠霸國
資料夾簡介
耽美、懸疑、神鬼、玄幻

我的母親,是個結女。
在族中,結女的地位是很高的。似乎是替家族辦著沒人執行的工作,因而備受尊敬禮待。
可在我眼裡,母親的工作就是照料蝴蝶的啊。
它們只生活在後山谷底的地窖裡。是透明中帶有彩色珠光翅膀的品種,如幻夢般,漂亮得不真實。
雖然不明白,但那地方是族中的禁地,只有身為結女之人可以進出。
我想,一定是需要非常悉心照顧的物種吧。
「據說,現任幽冥姬又接近崩潰邊緣。這更換的時間真是越來越短了。」
「可不是,不過這樣也好,多些機會給別人,誰還不想成為萬中無一的聖女。」
「也不知這次會是誰,竟一點現象都沒有。」
母親摀住了我的雙耳,避開交談的族人,慌張地將我拉進屋中,歇斯底里地警告絕對不能出去。
我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幽冥姬為生命之神奉獻一生,如今到了交接之時,傳承職責,是族裡喜聞樂見的喜事。可母親卻一反常態,不知在害怕著什麼。
我想出去,但門被上鎖了,窗戶也是如此……於是我將窗紙戳破,看到了禁區的蝴蝶竟聚集在外,母親拿著火炬一邊瘋狂揮舞,一邊與父親爭執拉扯。
「住手!瘋了嗎!」
「不行……不能被看見……必需除掉,要除掉!」
「妙妙被選中下任幽冥姬是好事!這是至高的榮譽!結果你在這殘殺神的信使,你是要一家都因你陪葬啊!」
「不可以……你根本不知道……不可以繼承啊啊!」
「你有病吧!」
房門被打開,母親沾血倒地,蝴蝶環繞著我。
那是我擁有自己人格最後的記憶。
這身體已經不再屬於我,精神也要不斷經歷陌生的人生,直至崩潰邊緣。
我的使命完成了,我的意識回來了,我被帶到了山谷底地窖,被母親緊擁著。
「嗚嗚……為什麼是你……為什麼會選上你……」
「……」
「是媽媽沒保護好你……這次、這次不會了……」
「母親……?」
不、不要……
我不要……好痛苦……好痛苦……誰……救救我!
腦海裡湧入許多恐怖片段,讓霍雲頭部劇烈疼痛,身體像窒息般痛苦。
「不要,快住手──!」
霍雲眼裡倒映著她們被活活勒死的恐懼。對於她們渴望的解脫,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為什麼,要隱瞞這種殘忍的下場。為什麼,笑著推子女出去。
那種榮譽還不如不要──!!
“啪!”
深陷漆黑中的霍雲隨著巴掌聲響,被一道光束拉出了深淵。
「霍雲!沒事吧,還認得我嗎?」
「死不了。」
夜霓甩了甩手,確認遠方與邪王對峙的言晨昀狀況。
「我……這是……」
霍雲摸著滿臉淚水的臉頰,一時間還沒有回過神。
對了,那些聻禍都是歷代幽冥姬幻化而成的,她們為人引渡靈魂,卻沒人有能力為她們解開束縛。
「主人,她們……」
「我知道,嗟怨聲都傳過來了。」
這些長期被受汙染的靈魂只有血脈之人能夠審判,但也不是誰都能成功完成。弊大於利,所以才有了結女這職位出現。專門在她們還有僅存意識的時候結死封印。
說是神的恩惠,還不如說是詛咒。
「我沒有辦法幫她們……」
「哼。」
她們也沒想過找血脈者以外之人,只是霍雲魂獸容易與靈魂共情,才讓她們產生了誤會。
「我……有什麼辦法能夠……」
夜霓輕笑,「你真是佛心。卻選擇了鳳榕這樣的魂獸。」
霍雲緊握著微微顫抖的雙拳,糾結的低下頭。
「主、主人……?」
陌娘明顯感覺到夜霓的情緒不佳,難道是肚子又餓了嗎。如果是的話她有事先準備好的雞腿可以解饞。
夜霓心情確實不好。
在一味被竹桃打壓的過程中,明顯感覺不到她的殺氣,只是玩弄他於股掌。
「你的身世與身軀皆在冥界。」
「你又是如何知曉的?」
他雖然計畫找回身體,卻一點方向都沒有。對於身世也是毫無頭緒,她卻能比他更清楚?
「我只是來提個醒,這回記憶並未受干涉,你卻自己不願想起來。」
「……你到底想說什麼?」
「想說的,已經說完了。」
見陣法順利完成,竹桃也告知了想說的話,便解除領域,隱身消失,留下滿腦混亂不解的他們。
收回思緒,夜霓瞥向兩人。
「雖然無法理解你們想追隨我的理由。但如果只是對世人歌頌的御神抱有幻想,那現在最好清醒過來。」
龐大且壓抑的窒息感籠罩兩人。這衝擊力,頓時讓他們不受控的顫慄起來。
「不、不是……」
「我並非善人,討厭麻煩,自私自利。跟我扯上關係,有幾條命都不夠用。」
好比這回也是衝他來的。連續兩次被捲入危險中,也該記取起教訓了。
「主人……」
「別再叫我主人,去過自己的人生。」
夜霓向他們伸出手施展瞬移,卻反被霍雲先握住了手腕。
「這可是你說的。」
「……什麼?」
神力已發動,不理會夜霓的疑惑,微笑地被傳送離開。
他收回視線,面對飛速近身的霧靄,直接一掌鉗住動作。
『血脈……純種血脈……』
「是啊。放心,既然冥界門都開了,就順道送你們進去。」
夜霓握緊拳頭,一拳將它轟飛上去。瞬移追擊,空中接力,再次打出一記重擊,瞬間哀號聲四起。
另一邊,邪王的目光一直停在夜霓方向沒有移開過。言晨昀只能採取主動,牽制一度拉開距離的它。
他眼神一定,拔出弔影,一道閃光砍斷了虛實的手臂。邪王步履蹣跚後退,瘋癲地仰頭發笑,顯得更加猙獰。
『……礙眼。』
它瞪大充滿血絲的雙眼,臉色一變,不再含糊,直逼言晨昀。
躲過詭異的邪刃月牙,卻被殘影霧尾輕掃而過,整人如承受波濤衝擊般向後飛去,硬深深撞上了石牆,頓時塵煙四起。
血腥味刺激了言晨昀的狀態,劍風也變得更加犀利致命,刀刀透露著速戰速決的想法。
鋒利的劍貫穿邪王,它卻依然在笑。胸口延著劍身噴出漆黑血水,捲起洪流,將言晨昀吞噬殆盡。
言晨昀聖尊巔峰的實力可不是灌水出來的,就算成了邪王又如何,一個反擊就能見分曉。
殘破不堪的邪王,憤怒的哀吼聲在迴盪著,苟延殘喘地逃進冥界之門。
「沒事吧?」
「無礙。」
言晨昀抬頭觀察著冥界之門,微微皺眉。不見他關上的趨勢。
「沒想到你身手如此不凡,靈修階級到哪了啊?」
他因夜霓的話低下頭,猶豫了一會才開口,「聖尊巔峰。」
哇哦,厲害!再差一階就能位列仙班,亦或人界稱神了。
「修為這般高,可要保護好我啊。剛峰頂?」
言晨昀眼神複雜,甩開髒物收劍,搖頭否定。
看來是卡在那許久。畢竟升階真不是付出努力就能行的。
「心劫未了,擱置了。」
「心劫?」
他脈脈無言與夜霓對視。沉默一段時間,才移開視線。
夜霓訕笑,「抱歉,個人隱私對吧。」
「她和你說了什麼?」
「誰?竹桃?」
「嗯。」
「說了只要進入那扇門,我的身軀與身世都能找回來。」
「那走吧。」
「嘿哎……你很信任我啊。」
「嗯,從來就沒懷疑過。」
如此話語讓夜霓心跳漏了一拍。先是一愣,隨後抿嘴淺笑。
「日辰,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言晨昀臉上沒什麼表情,甚至看不出經歷過一場爭鬥的樣子。聲音平穩,內心卻因他下意識的稱呼激起陣陣漣漪。
「道不盡,說不明的關係。」
「那還真是讓人好奇。看來我得趕緊找回記憶才行啊。」
復生術是血脈者為了召回被自己送往冥界靈魂的陣法。
要完成陣法,主陣人、靈魂、容器缺一不可。
〔已確認該陣法施術之人已轉交於自身手上。〕
〔已確認該陣法召回之靈體受束於邪王手上。〕
〔已確認該靈體之容器為特殊存在的自身上。〕
哈……真是打了一手好牌,不僅莫名讓他成為主陣者,竟連同容器也是自己。
片刻間,天天感應到了熟悉的氣息,口吻催促地提醒主人。
『小心!』
局勢急劇轉變。
夜霓也知道情況不對,沒多餘時間讓他說明,拉上言晨昀就跑。
冥界門口凝聚起一團無色火球,咚地投落而下,炸出無數雨火。
身後的巨響,颳起巨風捲飛他們。
「這復生術的開啟方式是不是錯了,這分明是召喚陣吧!」
一抬頭,視線就被打上天空的那些無色火雨佔據
面對此險境,或許能奮力躲開一個、兩個,卻無法完全避掉。
不過他也沒想過要避開就是了。
夜霓風馳電擊閃身於前方,張開抹消神力,將無數無色火炬區隔在外。
「日辰,幫個忙!」
趁著夜霓處理業火,言晨昀持劍朗誦符文,喚出夾帶雷電的鎖鍊,纏繞至門前阻止緩緩滲出的利爪。
『主人,玖琉彌的情況似乎不對!』
他到還沒瞎,如今的玖琉彌已沒有過往的影子。
雖契約獸只能一隻,但生前他還是以武力讓另三隻神獸臣服於他。
其中就法伏殤犬─玖琉彌對他最為忠臣。至今還以自身神力保護著沁蘭不被侵入。
言晨昀再度多加了幾道雷鎖,「必需想辦法將門強行關上。」
確實不能就這樣放玖琉彌出來。
『看來不管竹桃說得對不對,冥界是必需要去了。』


-------------------------
差不多要進回憶錄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