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ToMLTD的道別小說】2.最後的心聲-小組

別鬧了好嗎 | 2021-10-20 13:00:03 | 巴幣 104 | 人氣 40

提醒:這章會同時出現兩邊(AS和ML組)的雇傭兵,為避免產生誤會我在每個人後面加上註記。
在各種莫名其妙的事情之後,我們終於把劇場的門給關上了,接下來就是偶像們了,原本以為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的我們能輕鬆處理,但當我們出來之後看到眼前的景象時,我們才知道我們還是太遜了。
「啊!」全部人對眼前的景象都叫了出來。
「這..........是哪招?」我看著眼前的景象並勉強擠出我的疑問。
「Oh,no,this is getting awkward.」「Darn」Spy(ML)跟Engineer(ML)面對這狀況直接用英文回復我的問題。
原本在我進去以前只有幾個人在掉淚,大家最多也都只有忍著,但現在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情況是,大家都抱著彼此並哭成一片,慘到甚至連AS組的前輩們也過來幫忙安撫大家,而AS組的FT成員則是依舊不發一語,只不過衣服都濕了。
「那現在呢?」「對阿。」Scout(ML)、Sniper(ML)湊了過來並這麼問我。
「不太清楚。」我簡單地回了這麼一句。
「這樣下去也不是方法呢。」Soldier(ML)這時也湊了過來,「你不是有心理治療師的執照嗎?」
「可那沒教過我要怎麼一次應付一大群人好嗎?,還有」我這麼把問題丟回去。
「我在想」我看著前方,「或許我有方法,只是」
「只是?」
「我需要有人跟著。」說完我一把抓了旁邊人的手,「跟我過來一下。」
「阿!」Sniper(ML)跟Scout(ML)就這樣被我拖走了。
「他行嗎?」Heavy(ML)這時走了過來。
「就看他的打算了。」
----------------------------------------------------------------------
我拖著兩個人來到了AS組的面前並對他們使了個眼色之後就走到了旁邊,他們意識到了我的意思之後討論了一下,之後Engineer(AS)跟Spy(AS)就走了過來。
「所以?」Spy(AS)上來就這麼問。
「你應該很清楚。」我直接這麼回他。
「照下去也不是辦法吧。」Engineer這麼說。
「你說你有方法對吧,所以是?」Scout這麼問我。
「希望不要太超過。」Sniper則是有點擔心的提醒我。
「我當然知道。」我回完之後說明了我的計畫,「照這樣下去當然什麼都處理不了拉,除非」
「除非?」
「除非,我們把她們暫時分開,分別帶她們到其他地方冷靜一下。」
「搞不好行喔。」所有人都同意了我的點子。
「那我去跟春香她們報備一下,你們做好準備。」
「知道了。」所有人說完之後就回到自己的小組裡了。
「還真乾脆。」我小聲念完之後就直接去找春香了。
之後就如同我所想的,她們都同意了我的點子,之後就是把大家分開之後分別帶走,基本沒啥大問題(除了某些人哭到纏在一起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分開)。
-------------------------------------------------------------------
「............................」「媽啦這氣氛有夠悶的。」我在心裡這麼暗叫著。
雖然是成功把人帶開了,但大家全都不發一語,連我也完全不敢講任何一句。
「就在這吧。」我把人帶到距離劇場不遠的河堤邊,「妳們慢慢聊,我等等回來。」
「好。」大家的回答很明顯有氣無力,但我也沒說什麼。
安頓好大家後,我倚著河堤的欄杆看著大家的狀況,Scout(AS)不知道在跟春香討論著什麼,Soldier(AS)則是一邊聽著美希抱怨一邊盯著天空,Demoman(ML)則是訴說著他的感想時一邊灌酒,Heavy(ML)則是把頭埋進風花的懷裡大哭,還弄得其他人亂了陣腳,Spy(ML)點了一根煙之後慢慢地訴說著他的人生大道理給他小組裡的人聽,剩下的我看不太清楚,不過我相信他們可以處理。
「哀,真的是。」嘮叨完後,我喵了一眼後面,彌生、律子、可奈、朋花、木實、紬、歌織都坐在一起聊著什麼,但我沒力氣去聽,畢竟今天太多事情了,我已經沒多的精力了。「管他的,不管日子是什麼樣子還是得過啊。」看她們沒問題之後,我聳了個肩就回到小組裡了。
-------------------------------------------------------------------
「好了我就直接說了不浪費時間。」我坐好之後就直接開門見山地說,「我懂大家這時的感受,我也是,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更何況妳們覺得劇場看著妳們這樣會開心嗎,它會捨得就這樣結束它的任務?」我這麼講完之後大家就稍微冷靜了下來,「jesus我好像話講太重了。」我在心裡又暗叫了一陣,「算了,」我只是聳了個肩「那麼妳們就說說感想吧,說完之後我們就回去,沒問題吧。」我看了一眼旁邊的彌生跟律子,「妳們先吧。」「嗯。」
「那個要怎麼說呢,」律子稍微遲疑了一下後繼續說:「雖然這個時候大家都很難過,但我們並不能因此消沉下去呢。」「就這樣?」「嗯。」不愧是律子,講出來的東西還是這麼正氣,而且滿短的。
「我會想念大家的。」相較之下,彌生的語氣就顯得沒什麼精力可言,而且更短。「沒事啦,」我伸手過去摸她的頭,「妳們的旅程還沒結束,放心吧。」
「嗚嗚嗚,我不要啦,」可奈一邊掉淚一邊說:「我不要跟大家分開啦,人家不要。」她的歌喉依舊很有個性,但還是很五音不全。「別哭了,」我一邊安撫著她,但我也說不了什麼,因為大家都是一樣,我只能把她交給律子並繼續下去。
「這下就傷腦筋了呢。」「妳的意思是?」「這下我要怎麼繼續將我的愛傳給小豬們呢?」「原來妳臉色這麼硬是為了這個?」看來朋花依舊為她的粉絲擔憂著,「我覺得妳應該可以轉行當直播或是頻道主。」「真的嗎?」「對阿,以妳的能力跟氣質一定行的,而且這也比較沒那麼多技術要求。」「呵呵,看來你有的時候也是滿精明的呢。」「後面那句就算了。」不過我看的出來她也在硬撐著,但我沒拆穿。
「那妳呢?」我看了木實一眼,「哀,沒辦法再繼續展現我的性感魅力給觀眾們了呢,」雖然我大腦裡充滿了槽點但我也沒說什麼,「不過,我這下就能轉殖成為事務員了呢。」「這何嘗不也是一件好事呢,畢竟妳一開始加入765時不就是以事務員為目標嗎?」「對阿。」「祝妳順利。」
「那麼,」我把視線移到紬身上,「妳呢?」「那還用說嗎,當然是難過啊。」「也是。」很難得她並沒有把我的意思想歪到什麼神奇的地方。
「那麼歌織,最後就剩妳了,妳呢?」「是真的很遺憾呢,不能繼續發光發熱下去,但我絕對不會忘記這兩年的所有事。」「哈哈妳比我想的還樂觀呢。」
「對了,那你呢?」歌織突然這麼問我,「我嗎?我很感激妳們呢。」「為什麼?」「因為要是我沒遇見妳們,我的人生大概只有戰場能說了吧,是妳們看到這世界不同的樣貌的。」這就是我的感想。
「那個,Potioner先生,我有一個疑問,」「是什麼呢?」可奈調整好狀態後這麼問我:「為甚麼大家都在哭,但只有你不會啊?」「我不會哭?開玩笑,我也會阿。」「真的?」「對,但我覺得現在並不是時候,而且大家都在難過,總有人要保持樂觀,當大家因為某些原因沒辦法冷靜時,總有人需要保持冷靜以應對各種可能會突然發生的事。」「原來如此。」
「還有各位,時候到了。」我看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劇場的方向後提醒了各位,「走吧,是時候給這個故事畫下句點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