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第十六章Cradle⑨

| 2021-10-20 08:29:05 | 巴幣 1178 | 人氣 171

連載中【連載】生存界限
資料夾簡介
在毀滅後重建的世界,人們活在「拉比尼斯」這一怪物的威脅中。儘管有三名擁有特殊能力的青少年挺身阻擋,人們卻是依賴、厭惡、懼怕、覬覦他們的能力⋯⋯

  「⋯⋯唔!」

  天夜心一橫,跨上窗框,奮力跳上窗邊的樹枝。

  枝葉發出的「沙沙」聲響,在靜謐的夜裡顯得格外清晰。當他踩在不斷搖晃的樹枝上,試圖穩住自己的身體時,內心忽然升起一股奇妙的感覺。

  ——他覺得以前似乎也做過這種事。

  「是誰⋯⋯」

  那股奇異的感覺不斷催促他繼續往前,移動到下一棵樹的樹枝上,不久後,天夜便脫離了研究所的腹地。

  「你是誰⋯⋯」

  一路上,他嘴裡始終嘟囔著。彷彿隨著提問,擋在那個人前方的霧靄就會散去,讓他看清究竟是誰。

  這時候天夜的視野因為高燒,扭曲了一瞬間。那一瞬間,讓他跳躍時沒能踩穩樹枝,直接從半空中往下掉。

  「唔⋯⋯!」

  天夜閉上眼睛,反射性抓住自己的衣服發動能力操縱風勢,希望能像之前把吊飾吹在半空中一樣,吹起自己的身體——但與此同時,他發現了。

  ——什麼吊飾?

  「唔⋯⋯啊⋯⋯!」

  心裡浮現疑惑的瞬間,他就重重地摔在地上,別說無暇思考答案,甚至差點把問題都摔飛了。

  「唔⋯⋯」

  天夜倒在地上,身體痛得沒辦法在第一時間起身。剛才發動的能力根本沒能把他的身體吹起來——其實想想也是,那麼弱的風力,怎麼可能扛得起人類的身體——不過似乎還是起到些許緩衝作用,天夜知道自己沒把骨頭摔斷。

  等疼痛稍微緩和,天夜才慢慢起身,確認自己的所在地。

  這時候,他看到不遠處有一道燈光。

  ——慘了。

  天夜心裡的警鐘大響,他直覺是執行部的人出來找他。

  正當他環伺四周,試圖尋找躲藏的地方時——

  那道光已經照在他的身上了。

  「唔!」

  刺眼的光線讓他瞇起眼睛,手也反射性擋在眼前。

  就在他覺得要挨罵的時候,他的耳朵聽見一道低沉的男性嗓音。

  「我才在想剛才那是什麼聲音⋯⋯原來是你啊,天夜。」

  「咦⋯⋯」

  男人說著,稍稍移開直射著天夜眼睛的光線,好讓他能看清狀況。

  天夜慢慢放下遮擋光線的手,看著眼前的男人。

  「嗨,好久不見了。」

  因為天色昏暗,天夜只看得見男人身上穿著大衣、繫著領帶,此外他的眼角還有一道傷疤。

  見他一派輕鬆地打招呼,天夜卻是滿腦子問號。

  「⋯⋯你是誰?」

  「嗯?我是神野狩刀啊。之前拜訪過你父親,也在這裡跟你玩過水⋯⋯你不記得了?」

  ——你不記得了?

  這句話他這陣子一直聽到。

  每個拋出這個疑問的人彷彿都在責怪他:你怎麼能忘記。

  那讓他感到莫名焦躁。

  「我⋯⋯不認識你。你到底是誰⋯⋯你們到底是誰!」

  「天夜?」

  天夜突然失控地發出吼聲,那讓狩刀直覺事情不對勁。

  「說我忘記⋯⋯我到底忘記什麼了!這張臉又是誰!」

  「天夜,你先冷靜點,你到底是⋯⋯」

  狩刀來到天夜面前,一把抓住他扯著自己頭髮的手,試著讓他冷靜下來。卻在碰觸到手的瞬間,發現他的體溫並不正常。

  「你在發燒?」

  狩刀一邊說,一邊順勢將天夜的身體拉過來,接著大掌就這麼放在他的額頭上。

  「果然⋯⋯得快點送你回去——」

  回去——這句話還沒說完,狩刀就先產生了猶豫。

  要把他送回去嗎?回去那個可能進行不法、不人道的實驗的地方。

  他的心才剛如此游移,腦袋內很快傳出一道惡魔的低語:


  『倒不如把他帶回月影。只要調查他的身體,就會是現成的證據。這麼一來,研究所明天就會消失。』


  這一瞬間,世界彷彿靜止下來,只有狩刀的心還在跳動。

  他清楚感覺到自己正站在解決之道的岔路上,更看得見其中一條道路已經有了終點。

  「回去⋯⋯?」

  但在狩刀下定決心前,天夜首先發聲。

  「對了,要回去爸爸身邊⋯⋯我不能在這裡,壞孩子⋯⋯我不是壞孩子⋯⋯我跟天海千封不一樣⋯⋯」

  天夜嘴裡嘟囔著,雙眼也跟著黯淡無光,表情更是沒了剛才的徬徨。

  這樣的反應,勾起狩刀熟悉的回憶。他以前在組織裡見過這種人。那都是些受到藥物洗腦的人,他們總是面無表情,不斷重複唸著下令之人要他們遵守的事項。

  看來是他剛才說的話,不小心觸動到「命令句」了。

  見天夜緩緩轉身就要走,狩刀急忙拉住他。

  「等一下,你不能回去!」

  「我要回去,回去⋯⋯」

  「天夜,你聽我說。」

  狩刀蹲下,來到天夜的視線高度,並抓著天夜的肩膀,讓他正對著自己。

  「你會在這個時間,一個人出現在這裡,難道不是想做些什麼嗎?」

  「我想⋯⋯」

  「你想放棄你剛才的渴望,就這麼回去嗎?你說說看,你原本想做什麼?」

  狩刀緊緊抓著天夜的肩,希望他也能緊緊抓住自我。

  這一瞬間,映良耳提面命的事,還有自己原本下定決心要遵守的謹慎行事,全被他拋諸腦後。

  他就像好不容易看到一絲曙光的飛蛾,只是急著朝著那火光撲去。

  他想拯救眼前這個幼小的男孩——現在馬上。

  「我⋯⋯」

  這個問題讓天夜的腦袋打了個結。

  明明是才幾分鐘之前的事,他卻想不起自己為何會離開研究所,他的腦裡現在只有「要回去」的想法。

  「我不知道,我要回去⋯⋯」

  狩刀察覺天夜再度要轉身離去,用力抓著他的肩頭,硬是把人留在原地。

  「那你再回答我一個問題。上次我問過你,願不願意交我這個朋友,你的回答呢?」

  「朋⋯⋯友⋯⋯」

  一聽到這兩個字,天夜便感覺到胸口發出一股悸動。隨後,他的腦中出現了「要回去」以外的思緒。

  那是一個孩子的面容。

  一個笑得很燦爛的孩子。

  「⋯⋯祐⋯⋯?」

  天夜反射性叫出名字。

  雖然叫出口了,卻還是不知道那是誰。他的腦中隨著那個名字的出現,留下了一股無法言喻的悲傷和渴望。但他不知道為什麼要感到悲傷,不知道這份渴望是針對什麼,他只覺得腦子很亂,胸口很悶。

  這些混亂的心緒最後化為淚水,從一臉不明所以的天夜眼中湧出。

  「咦⋯⋯?」

  天夜很快就感覺到有東西滑過臉頰。他伸手一摸,才知道自己正在流淚。

  狩刀也是詫異地看著他。

  「天夜⋯⋯」

  「朋友⋯⋯我的第一個朋友⋯⋯不對,爸爸說我不需要朋友⋯⋯可是他⋯⋯」

  「——神野!」

  正當天夜在混亂的思緒中尋找出口時,一道咆哮聲打斷了他的思路。

  只見映良從樹林當中走來。那讓天夜迅速回過神來,想到自己不該跟陌生人有所接觸。他暫時脫離腦中的混亂,思考著應該找機會逃走。

  「你到底想開溜幾次?你不煩,我都嫌煩!你⋯⋯怎麼又是這個小鬼!」

  當映良看見天夜,他在驚愕之中,急促地吞下已經來到喉頭的話語。但隨著心中的怒火漸旺,他又繼續碎唸:

  「你要我說多少次?別把我的話當耳邊風行不行!」

  「不是,我這次真的不是故意⋯⋯啊!」

  就在狩刀想回頭解釋的時候,天夜看準狩刀放鬆了雙手的力道,直接甩開他的手,頭也不回地往研究所的方向跑走。

  「等等,天夜!」

  「喂喂喂,你搞什麼?別追上去啊,呆子!」

  見狩刀就要追上去,映良眼明手快拉住狩刀的衣服。

  「放開我,你沒看到他在哭啊!」

  「看到了!可是你現在又能幹嘛?你敢說你『現在』救得了他,還有裡頭的一大票人嗎!你沒給他們添亂就了不起了!」

  「⋯⋯唔!」

  「拜託你,再忍一下。一下就好了。我們努力了一年,就快成功了啊!」

  映良使盡全力按住狩刀的肩膀,希望能藉此讓他恢復冷靜。

  而狩刀也不是不懂。

  準備工作做了一年,他們現在已經有分部當後盾,可以分擔一般任務,讓他們有時間查探研究所。而且總司令看過狩刀的計畫書後,也同意授權給他處理。這代表月影可以名正言順干涉這件事,現在就剩揪出研究所的狐狸尾巴了。

  只要找到把柄,就能實現映良當初說的「最完美的救人形式」。

  但是——

  「我知道⋯⋯你說的我都知道!可是⋯⋯!」

  但他終究無法把「等待」和「傷痛」放在天秤衡量。

  因為他知道那些人並不是實驗白老鼠,他們都是人。

  就和過去的自己一樣。

  受了傷會痛,被踐踏會傷心,受到逼迫會絕望。

  來到這裡這麼多年了,他現在總算明白,過去的他並非沒有感情,也絕非冷血。

  他只是把門關起來,不讓任何人——包括自己——看見門的另一邊正在毀壞。

  所以他拉開嗓子大吼:

  「我就是沒辦法放著不管!」

  狩刀大力甩開映良的手,追著天夜剛才離開的方向去。

  映良則是氣急敗壞地砸嘴:

  「別把你的人性用在這種地方啊,可惡!」

  吼完這句話,他也追了上去。



【待續】


後記:
打給賀,哇阿悠啦。
上週殘酷地告知繪師朋友假期結束,該生產新圖了。
剛好他自己也招(?)了,說他下個月工作壓力應該不會那麼大,可以產圖XD
不過我給他的截稿是明年三月,他有大把的時間XDDDD
看到本週的劇情,加上我的委託動作,大家可以猜到「過去篇」即將結束。
嗯⋯⋯雖說是「即將」,但照我每週更新的進度,恐怕還要再給我三~四個月時間XDDD
明年主角總算可以再度上線了,可喜可賀(棒)

創作回應

字不夠
時間帶來過去,卻也帶走未來。
2021-10-26 22:55:41
我以為是帶走過去,帶來未來耶XDDDD
還是雙向都可行XD
2021-10-27 10:29:45
字不夠
好像兩邊都可以,原本是想說時間帶給我們過去美好的回憶,這些都是由時間流逝組成的,但是同時也發現時間過得好快,好像把未來的時間都轉換成了過去。

但是你的好像比較浪漫跟樂觀,有一種希望的感覺,過去不美好的事情就讓時間帶走吧,接下來的時間就獻給自己美好的未來吧~
2021-10-27 13:08:34
解釋方式有很多也不錯,畢竟人生不是只有一種答案~
2021-10-27 21:12:41
悠閒紅茶(冷卻中)
標題:生存界限;副標題:你的名字
2021-10-29 23:26:49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DDDDDDDD
紅茶永遠不會讓人失望(噗嗤
2021-10-30 10:28:2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