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隨筆】拾.食.實

霜月 紅花 | 2021-10-20 03:30:03 | 巴幣 114 | 人氣 77

因為學校事務忙碌了大半個白天和夜晚,當終於能夠休息的時候,才意識到肚子早已咕咕作響。
三更半夜的住宿區,除了超商的微波食品外,就是載滿了食材、停在路邊的兩三輛小吃餐車,能夠填飽晚歸學生們寂寞的胃。平常這個時間自然是舒適地窩在寢室裡,所以也沒什麼機會來光顧這樣的路邊攤。

在餐車大叔打開他那滿足無數人的鐵鍋時,熟悉的醬油香撲鼻而來,突然有段毫不相關的回憶湧上心頭。

在台北讀書,交友圈的朋友們無不豐衣足食,他們對於自己的生活品質十分講究,每次出去吃飯,想要去路邊較舊的小吃店試試,往往都被說看起來不好吃而作罷。有次和某個老朋友約聚餐時,我發現我對於她列舉的幾個餐廳皆一無所知,就被她半開玩笑地揶揄說我不懂得享受生活,而我對此竟無法反駁,感覺在不知不覺間,我也早已熟悉,平時所見皆為精緻的食物的日子。

依稀記得有次一個人下課時,慢步在人氣店家雲集的校區美食街上,我又再一次經過了某間簡餐店的門口,那間店燈光昏暗、裝潢簡單老舊,而且門可羅雀,其不顯眼的程度讓我至今仍想不起那間店叫什麼名字。
若是如同平常和朋友一起來覓食的話,想必又是正眼不瞧的走過而已吧。
但是這次,突然覺得很想進去坐坐,於是乎就轉身而入。

整間店除了我以外,就只有掌店的老夫妻。簡單的點完餐以後,我在空蕩蕩的用餐區,找了一個鄰近廚房(櫃台)的位子坐了下來。我靜靜的看著老闆與老闆娘為準備我的餐點忙東忙西,一時之間竟覺得思考有點停滯,很單純地專心看著他們努力的身影。

上菜了。除了主菜外就只有幾口魯豆腐、一點散蛋、還有一小團青菜,經過最簡單的擺盤後就被端上了桌。
嘗了一口,非常地平平無奇,毫無驚喜可言。
除此之外,餐廳內的白飯無限供應,另外也有綜合湯同樣可以自取。打開飯鍋,熱騰騰的蒸氣逸散完後,留下的是看起來因久放而略乾的半鍋米,我靜靜的盛了一碗,回去配菜,嗯,吃起來應該沒問題。我隨後又去盛了一碗綜合湯,鍋內混濁的湯底看不出有什麼,撈了一勺,有碎肉、蘿蔔塊、玉米粒、菜根等料理用剩的食材,淺嚐一口,味道尚可,沒有它的賣相那麼的糟。

老闆進餐廳後頭休息了,剩老闆娘一個人在整理廚房,順道繼續顧店。我也就這樣一個人靜靜地吃著我的晚餐,靜靜地吃著。

吃著吃著,不知為何突然有陣情緒湧上心頭,讓我不禁熱淚盈眶。

上一次可以如此純粹的「溫飽」,已經記不起是何時的事情了。

當一頓飯不再純粹是一頓飯,它就變得要有所要求。有時為了搏眼球,就得要求它賣相夠好;有時為了搏關係,就得要求它氣氛夠足;更有時為了搏感情,它也因此被要求「價值」夠好...
許多無形的圍籬限制了我們眼中的選擇,吃一餐不再是種絕對純粹的享受,上來台北以後,感覺自己似乎也被此束縛著。

但我卻在這個大城市裡最僻靜的角落之一,重新的體認到,吃飯能帶來的「幸福」是什麼樣子。

我點的雞肉飯好了,雖然總和朋友開玩笑說,嘉義人離鄉就不吃雞肉飯,但果然還是熟悉的肉醬飯組合,能夠帶給我最簡單的感動。

我遞出緊捏在手的銅板,滿懷感激地從大叔手中接過餐盒,就算隔著塑膠袋,我依然清晰地感受到了那種精緻餐點給不了我的溫暖。

它所蘊含的情感,最為真實、最為樸實,也最為踏實。

創作回應

冰雪 霜華
如果是你讀的那所,會講究生活不意外,不過每個人重視的點本來就不同了。

例如我喜歡和人交流,比起精緻飲食,我更喜歡跑路邊攤,和老闆聊天放鬆心情,不然就抱怨物價之類啥的生活話題,有時還會給點福利之類的,例如裝到快爆掉的麵。

而且事實上路邊小店有時也會有美食,那種單純做開心的,我知道幾家拉麵湯頭親自熬的,或是冰品薏仁湯自己下去煮,沒有添加物之類的店家,通常店面都不大,算那種私房隱藏美食,吃起來也是一種享受。
2021-10-21 20:25:23
霜月 紅花
自己也是喜歡去能和老闆攀談的店家,甚至如果是去認識的人(例如我爸的學生)家開的店,那都是先聊一陣子才會點餐什麼的

感覺不論何處,真正的饕客口袋名單都是散佈在城市的各個角落,能夠挖掘出這些藏寶地,也算是一種遊走市井時的樂趣吧
2021-10-22 22:10:4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