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26. 英雄的信念(2)

青小豆 | 2021-10-19 09:00:08 | 巴幣 0 | 人氣 49





【26. 英雄信念(2)】



  「好,趁現在,還差13個災民我們班的人就全數過關了!」

  利用個性弄暈阻礙他們的茉紅梨之後,看起來應該是團體主導者的昏土郎對著同學們喊道,並繼續從把災民拯救回來的其他考生手中搶奪災民。

  「喂!你們幹什麼!」

  「快把人還給我!」

  「太卑鄙了吧你們這些傢伙!」

  只要在交界處外圍留守好,在其他人前來時抓準時機搶奪再一腳踏入避難區域裡頭,即可符合主辦單位目良覗所謂的加分條件。不需要比其他人強,只要在他們反應過來前的三秒內進站就行,抓準了規則的灰色地帶。

  砰的一聲轟然巨響,又有一個人被巨大的身軀給壓制在地上,「再三個人就好,果然聽昏土郎的準沒錯欸!」

  「阿肥你們已經完成的人先去休息吧。」

  「你在說什麼啊?大家說好要一起過關的,一定要一起撐到最後。」

  聽到夥伴的話語,昏土郎感動到眼眶淚水打轉著,「阿肥、大家,你們真是太有義......阿肥!」

  突然對著隊友大喊,眼前那個本來利用巨大身軀坐在對手身上的阿肥瞬間被不明力量擠成一顆大肉團,五官被均勻分散在肉團各處,油滋滋的。

  是誰!?昏土郎和其他夥伴們全都繃緊神經尋找犯人的身影,而一轉頭,那個人就大剌剌地站在那裡。

  「真可笑!沒想到竟然會聽到如此偽善的言論。」肉倉正氣凜然的說著,「完全違背了英雄的理念了還好意思把話講得如此正義,聽到我的良心都在替你們打顫了呢。」

  肉倉精兒,身為一個秉持絕對正義的士傑二年級學生,無法否認地,眼前的情況是他即使拋下自己的加分資格也必須挺身而出去制止的,這是他身為英雄的理念以及正義。雖然正是因為如此固執不知變通,他才會成為班上唯一一位沒有取得臨時執照的學生,但值得慶幸的是肉倉的正義沒有改變,而且身為與雄英並駕齊驅的士傑學生,他的實力也是無庸置疑。

  當肉倉在吸引那些人的目光之前,就已經先悄悄讓自身肉塊分離飛到所有目標物的身後了。

  「這是什麼!啊啊......」而在他說話的同時,那些被肉塊碰觸到的人們也開始被擠壓成一顆又一顆的人體肉團。

  昏土郎注意到後方突襲即時跳開,躲過了被變身的命運。

  他環視四周夥伴們的狀況,只是很可惜地,班上過半數的人都來不及逃開,現在全都沒有行動能力了。

  也不知道被變成這樣會不會失去意識或疼痛,看著多數夥伴中招,那些生存下來的人心裡很不好受,身為班上帶領群眾的頭頭,昏土郎對著肉倉大喊,「偽善?你在說什麼啊?這只是個演習!加分項目本來就是要靠自身的經驗跟思考來取得,況且我們大家根本就沒傷害任何人!」

  面對對方的強詞奪理,固執的肉倉根本無法接受這番說詞,激動的睜大那細長的眼揮振右臂,「因為只是演練就把這個加分當作小事為了自身利益奪取別人的分數,這不是偽善還能是什麼?這樣的你們敢說在真正的災難現場不會為了自己的安全而拋下災民嗎!」

  「就跟你說了我們的目的只是加分!都有注意沒有對其他人造成傷害,況且也說好了等大家都取得資格後會回來幫助其他人!」

  昏土郎在與肉倉對話的同時注意到了少數沒有中招的隊友——五夢柔拳正在伺機而動,便默契十足的更加吸引著肉倉的注意,「雖然看你的樣子應該說什麼都聽不進去了吧......喂,當初考臨時執照的時候,要不是你們士傑那個操控風的傢伙把我們全班在第一時間全部刷掉的話,我們現在根本就不需要站在這裡跟你講廢話!」

  話語落下,昏土郎向後一躍再次躲過肉團突如其來的觸碰,從口袋裡抽出武器道具的小炸彈沒有猶豫直接丟了出去。

  碰!

  一團黑煙在肉倉的位置飄散著,黑煙散去,包圍本體的一大團肉泥防護罩才解體、飛回身後,而本人可以說是毫髮無傷。

  「遇到夜嵐算你們的運氣不好,不過這也是你們的實力不足所導致的。」

  「你少在那邊說風涼話!」昏土郎一聽激動的大喊,「就因為全班都在第一階段被淘汰了,我們老師可是被外界批評的體無完膚!最後還因為認為這全是自己能力不足而離職了啊!」

  聽了對方的解釋後肉倉難得恢復一點冷靜,瞇起眼以不屑的口吻道:「把你們教成這樣子,看來你們老師離職是正確的啊。」

  「混帳你說什麼!」

  雙方因為無法理解彼此的想法、也不打算退讓,導致場面越來越火爆,但這個區域並不是只有他們。光此處的避難交界口就有足足一百公尺長,災民、以及送災民回來的數百位英雄都同時卡在這裡,形成了一個難以理解的大亂鬥場面。

  「什麼!?嗚、嗚嗚......」突然間肉倉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一雙黃色袖子的手如橡膠般無限伸長,一圈又一圈無縫隙纏繞住肉倉的身軀,令他分離的肉團也無法逃離,雙手末端的手掌摀著他的嘴,看起來並不打算讓他說話。

  「幹得好,柔拳。」

  五夢柔拳在肉倉的身後雙手緊緊纏繞著他,無暇帥氣比個手勢,只能稍微微笑回應。

  「我是不清楚你秉持的是什麼大義啦,但是你看......」昏土郎緩步走到無法動彈的肉倉面前,向一旁撇頭示意他朝那個方向看看,「這裡有數十個甚至百人正在跟我們做一樣的事情,有些甚至是看到大家的動作跟著效仿的。」

  沒錯,在容納了一千多名考生的這個場地裡,扣除目前正在其他救難區域裡面認真搜救的乖學生之外,有一小部分的人跟昏土郎他們一樣,奪取別人現成的分數。

  雖說只是一小部分,但也有將近百個人。換個角度想,這個世界上可能會有將近7億個人會做出這種舉動。

  但,做出這個舉動就一定是壞人嗎?

  「一般來講考試或演練會有它的規則,而這場的規則就是『無條件把災民送達』,我想主辦單位刻意這樣說明就代表他們已經考量的這一步了吧?我們只是在這樣的規則下去做出最適當的判斷,而災民也很順利的被送往救難區域,英雄的職責我們從來就沒有違背。」昏土郎一字一句,非常沉著冷靜的說著。

  「遇到不利的情勢要怎麼應對?昏土郎認為這也是主辦單位想要考驗我們的項目之一,而你卻在這邊自以為正義。」五夢柔拳順著昏土郎的話接下去並在肉倉的耳邊說道:「這麼自以為是也難怪整場只看到你一個士傑的學生,看來只有你被淘汰了吧?」

  被搓到了心中的痛,肉倉極力想要掙脫,可是他現在就像是被數十條橡皮筋套住般,那個累積起來的力道令他連根手指也動不了。

  「我大概懂你的堅持,你是個好人,一定能成為非常有正義感的英雄,只是因為太過不知變通才會來阻撓我們的吧?」

  昏土郎如同剛才對茉紅梨做的一樣,右手掌張開平貼肉倉的頭頂完全包覆住,「我還是不會傷害你的,況且我想在這個情況下攻擊你應該也會被扣分,所以別怕,我的個性只會讓人瞬間昏過去而已。」

  肉倉感受得到有股無形的力量從手指的五個點逐漸釋放,那股酥麻感讓他的意識慢慢被拉去。

  「果然是會昏過去啊?還好剛剛演對了。」

  就在那股酥麻感剝奪肉倉最後一絲的意識時,昏土郎的身後傳來一道女生的聲音,隨即一個手刀擊中他的側頸,瞬間失去意識後他朝一旁倒了下去。

  本該昏睡在其他地方的茉紅梨此時此刻正站在他們的面前,表情有些不安,「我只是在制止英雄之間無意義的爭吵,應該不會被扣分吧?」

  「昏土郎!」五夢柔拳見前方隊友被擊倒,激動的不自覺鬆開手衝向前去準備反擊對方。

  可他似乎忘了,鬆開手就代表那個人體肉團會恢復自由之身啊!隨著柔拳悲情的吶喊,他的身軀慢慢被擠壓成一團比壘球大一點點的圓形,再也無法自在的行動。

  地板上數十顆的肉球散落,全是那個班級的同學,而這一帶也因為詭異的戰況沒人敢靠近導致與周圍相比異常安靜。

  「感謝妳的出手相救。」

  「果然士傑就是名不虛傳,一打幾十個耶,*獅子前輩。」茉紅梨細數著腳邊肉團的數量讚嘆著,完全忽略了對方的道謝。

*解釋:肉倉精兒的肉字唸作Shishi,與日文的獅子同音,茉紅梨以為他其實是姓獅子倉。

  「這沒什麼,都只是些雜魚,而且他們的思想真的有待改正。」

  「是嗎?」聽了肉倉的感嘆,茉紅梨沒有附和反倒是有些疑惑,「我倒是覺得他們的想法多少也有些道理......」

  在被昏土郎使用個性弄暈之際她即時回溯,雖然連同腦部一起回溯讓她失去了一秒鐘的記憶,但這並不影響,因為她打算假裝昏倒是數秒鐘前決定的事。

  阿肥跟著大夥離去後茉紅梨終於站了起來,她跟在他們後面默默觀察局勢,打算這次把個性研究地透徹一點再進行突擊。

  一開始茉紅梨的確和肉倉一樣對於他們搶奪災民感覺到無比憤怒,覺得這些人的所作所為已經違背了所謂的「英雄」一詞。

  可是她發現這些人真的完全沒有讓其他考生受傷,而且和其他搶奪災民的人不同,並沒有在搶奪的過程中造成災民的二度傷害。

  正當她納悶著這些卑鄙傢伙為何會做出如此矛盾的舉動時,肉倉出現了,而茉紅梨就在一旁偷聽他們的對話。她完全沒有想過昏土郎的觀點,仔細想想,「搶奪災民」未必真的是這場演練的陷阱,說不定真的就像昏土郎說的一樣其實是可行的,這只是為了考驗被搶奪的英雄的反應能力而已。

  不同角度、不同面向、不同的思考方式,在知道主辦單位到底在想什麼之前這些事情完全沒有所謂的對錯,而茉紅梨也總算能明白為什麼這些人會不傷害別人了——他們也是貫徹著自己的英雄理念。

  「嘛,不過他們的手段卑鄙是事實,我還是不會這麼做就是了。」茉紅梨伸展了一下筋骨,經過剛才的對話她改變想法了,腳尖朝向的是與救難庇護所相反的受災區,「我決定以疏散民眾為優先,是誰護送的不重要,民眾的安危才是第一考量,你呢?」

  ——民眾的安危才是第一考量。

  「盡是講些漂亮話。」肉倉握緊拳頭,其實他因為正義感作祟巴不得教訓教訓那些卑鄙的傢伙們,可是被茉紅梨說了這句話之後,身為英雄的他怎麼樣也得做出同樣的選擇了,「不是說妳一次只能救一個嗎?速度這麼慢,沒有我的幫忙怎麼行啊?」

  「那真是太感謝你了,獅子前輩。」合作協議達成,她伸出拳頭等待對方的敲擊示意為這份合約蓋章,「我是時流茉紅梨,請多指教。」

-

  位於休息避難區域最遙遠的地形——山林地域,那是座模擬的小型山,儘管規模與真正的大型山比較起來只是幾百分之一的體積,可它的蜿蜒陡峭以及樹林的複雜程度不容小覷。

  會選擇那個區域主要是因為茉紅梨以前時常登山,對於這種地形算是相對熟悉,再者,能飛的她可以無視那些陡峭山壁,基於這些原因,她就找了個「這裡最遠,可憐的災民要等很久,從這邊救起吧」之類的理由說服了肉倉精兒。

  因為要到遙遠的另一頭途中勢必要經過種種難以跋涉的地形,這對沒有高速移動能力的肉倉來說過於費時,於是茉紅梨讓他抓著繩子一路從空中帶他飛了過去。

  他們選擇在山頂降落,可是這裡就如同真的山一樣,一片霧茫茫的什麼也看不清。外界救難場的聲音非常細小,耳邊能聽清楚的聲音除了山鳴鳥叫之外,就剩那些被困在山中求救的人的吶喊了。

  「來人吶——誰可以救我——」
  「我好害怕......」
  「英雄......拜託哪個英雄快點出現吧!」

  肉倉闔上眼想要仔細聆聽出求救聲的位置,只是回音干擾太過嚴重,沒辦法準確判斷出人在哪裡。

  「跟妳說的一樣,這裡的災民看來都還沒有被救出去。」

  那些聲音全部都充滿了疲憊感,嗓音都喊啞了不曉得已經求救了多久,就因為這裡太遙遠導致沒有英雄過來幫忙。

  「如果夜嵐在的話就能輕鬆找到大家的位置了,可惡......」肉倉不甘心的嘀咕,他優秀的學弟那完美的個性可以透過風流向的改變判斷出障礙物的方位,是個偵查、攻擊、防守兼具的萬能個性。

  「我也是啊,如果這邊有耳郎在就好了。」茉紅梨想起了這一個禮拜跟著A班上課的種種,耳郎可說是功不可沒,「說這些也於事無補,還是快點行動吧。前輩,我先在空中觀察再告訴你方位。」

  就這樣,兩人討論好各自該做的事情之後很順暢的互相配合,先由高機動茉紅梨找尋受難者,再利用肉倉的個性縮小他們的體積。

  「差不多了,我先護送他們回去一趟。」

  手中握住的是裝有數十顆人體肉球的捕捉網,雖說因為這頭與避難區有段距離需要花費一些時間,全數救出再離開會是比較有效率的做法,但想必沒有人願意以肉團的姿態多待一分一秒的吧?

  視線中帶有歉意的看著抖動的肉團們,就算事先告知他們仍舊會感到害怕的,得先讓他們安心才行。

  茉紅梨拎著捕捉網在空中飛越整座模擬考場,紅髮的她身穿白色系的緊身衣,紅白配色讓她看起來就像拎著一大袋禮物的聖誕老人,可是俯瞰眼下的一切,那與現實並無區別的地獄般模擬災區,根本就和美好的聖誕節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那些扮演災民的人的敬業程度堪稱完美,每一道聲嘶力竭的吶喊都讓人心臟揪起,而專業級的主辦單位所打造的擬真考場更是不在話下。

  在茉紅梨身下的這一切,是個明明知道是假的,卻不自覺讓人陷進去的模擬煉獄。

  當然,考場內佔多數的考生因爲「這是演練」的意識感過於強大,完全無法感受到這份逼真感,全程只顧著自己的加分資格就是了。

  如果這是模擬真實自然生態的地形,那如同這個世界有著悲慘的經歷般,總該有著什麼可怕的自然力量吧?

  比如火山爆發什麼的。


  「大概再過三分鐘他們就會恢復人型了,再麻煩你們幫忙檢查傷勢。」茉紅梨對著救難醫護人員說著,眼神望向她取好間隔距離安置好的災民肉團。

  「謝謝妳,英雄。」

  面對醫護人員的答謝,這已經是今天第二次被稱呼為英雄。

  和演練剛開始時救出落水民眾而被答謝的第一次不同,在這個讓茉紅梨感受到真實的模擬災區裡頭待上了接近兩個鐘頭的時間,她的心境已經從開始的雀躍轉變成了為人命負責的沈重感。

  「你們也是,真的很謝謝你們。」

  有別於第一次的羞澀,現在的茉紅梨漸漸了解「英雄」二字意義,以及它身後所背負的責任。儘管如此,英雄之外還是有很多為人民貢獻的人,醫生、警察、消防員......這些都是容易被人忽視卻不可或缺的角色。

  「那我先走......」

  突然一陣地表傳來厚重的震動,透過腳掌傳來的晃動頻率可以感受到與一般輕微地震不同,這是從地表深層傳來的晃動。

  「地、地震嗎?」醫護人員緊張的攙扶好一旁的臨時病床。

  「不,這個是......」茉紅梨轉頭看向災難區域的方向,橫越過全場的她知道全部有哪些地形,而那個看似沒有半個災民的地形散發出的違和感令她不安。



  「......是火山爆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