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獵龍射手】 第一章-光與暗,相遇-

海蜇 零 | 2021-10-19 08:40:12 | 巴幣 0 | 人氣 44

連載中獵龍射手
資料夾簡介
被譽為獵龍射手的叛國王子「克爾特」與被人類視為墮落和邪惡象徵的黑暗精靈「賽莉娜」,兩人能否打破種族藩籬的高牆,為「讓任何形式的愛都能傳達給彼此」的世界奠下基石?

  聖曆一八七零年六月,格朗德大陸上的兩大集團:以純人種、白精靈為首的「托比亞斯帝國」等多國聯軍與魔族和多數亞人族群組成的「斯芬克斯聯盟」爆發以邊界爭執、資源分配為由的全面性戰爭,這是世界上魔導科技革命以來爆發的最大規模戰爭。
  這場戰爭的戰線擴及擁有豐沛資源、族群混雜的「艾提莉娜邦聯」,邦聯設立的原因是做為兩大集團的緩衝帶,然而隨著戰爭的開始,立足於恐怖平衡下的和平地帶,便隨之湮滅。事實上,這裡的日常也從未和平過。
  「瑟黎娜王國」為托比亞斯帝國邊界附庸國,以先鋒軍團之姿,預計將在六月末期「正式」開始侵略邦聯。然而,在此前則多以平亂為由多次侵踏邦聯邊境的村落與城鎮,劫掠百姓,抓捕無辜的人民為王國的奴隸。為針對艾提莉娜邦聯的先鋒軍,瑟黎娜王國的軍隊是再適合不過,各方勢力都預計這場將是王國軍壓倒性的勝利。
  然而接下來戰事的演變,將出乎各方預期……一切都得從兩人的相遇開始。
 
  「娜娜,妳就別去了。」
  「嗯?那怎麼行呢?身為警備團的一員。還有這個場合,請別叫我『娜娜』。」
  「有什麼關係呢?身為妳的父親。」
  「『賽莉娜』──請這樣稱呼我。」
  「呃……這次或許只是個小騷動而已。而且我們不知道敵方什麼時候會大舉進攻,要是真的有什麼萬一,如果妳能留下來的話,或許可以保護大家離開。」
  「離開……是能去哪裡呢?莫克洛索夫森林是我們的家,是我們這群不被歡迎的黑暗精靈的居所……流落到其他市鎮成為奴隸、乞丐,會比現在為了保護棲身之地而死……好上多少嗎?」
  「娜娜……」
  「走吧!就算是為了有尊嚴的活著。」
  黑暗精靈的村落「巴薩蘿芙」坐落於莫克洛索夫森林當中,此森林便是邦聯與王國接壤的其中一處。巴薩蘿芙村在兩年多前曾因為王國的侵略而遷村,王國的那場侵略是村人們的無法忘卻的傷痛。
  『沒有任何人得再經歷一樣的痛苦了!』
  擁有一頭如雪般潔白頭髮,名為「賽莉娜」的黑暗精靈女性,對她而言更是如此,她在那場浩劫中與自己的妹妹失散,如今那重要的至親仍生死未卜。
 
  根據先前在村落外工作的村人回報,在村落外不遠處的幹道傳出槍響。於是包含賽莉娜與她父親等四人組成的小隊,隨即前往該處進行偵查,若敵人數量不多則立刻驅逐,但如果發現是隻龐大的部隊,就必須立刻發出狼煙警告村落,要村人們立刻避難才行。經過幾數十分鐘的跋涉,已經離回報的地點相當接近了。
  「娜娜,小心一點,剛剛在村落外採藥的人,回報的地點就在前面。」
  「呃……稱呼我為『賽莉娜』……算了,先解決眼前的問題,等回去我在跟您認真地談談。」
  「嘿!停下」
  賽莉娜的父親取下裝備於身上的長弓,跟隨其後的賽莉娜等人也隨之將魔力聚集於手中,利用氣流形塑出「風之弓矢」。這是一種自古以來流傳下來的低階魔法,廣泛常見於精靈系種族當中,也能看到一些會使用魔法純人系種族或獸人系種族弓箭手使用。這種風系魔法的好處,省下了攜帶箭矢的負重,並能使弓手們更加靈活。此外,還有一個用途是用於暗殺。因此「弓」除了可以用於發射實體箭之外,也常作為魔法的載體。
  一行人蹲踞於樹林與灌木叢間。
  「小心,那群邪惡的人類,手上可握著那種喪盡天良的殺人兵器。」賽莉娜的父親輕聲地提醒所有隊員。
  「但無可否認的,如果得正面和那種武器交戰,我們幾乎沒有勝算,即便敵人看起來呆呆傻傻的。」賽莉娜輕輕嘆了口氣。
  「以前,只要看對手的表情就知道他有幾兩重。但那些發射金屬的武器出現之後,可不是如此。」
  眾人緩緩地穿梭於樹林之間,在一個林地較稀疏的上坡地,這是個視野良好的位置。
  「看到了,你們看那邊有一個藍色頭髮的人!」賽莉娜指著坡地下方一棵倒下的枯木後倚靠著的少年。
  那少年手持一把步槍,快速地將子彈一發一發填入彈倉中,並將步槍上膛。看來是正在交戰的狀況。
  『那他的對手是?』
 
  「別躲躲藏藏地了騎士!騎士大人的戰鬥方式就是躲貓貓嗎?夠了!給我滾出來!」
  「可惡!居然區區一個人居然讓我們死傷慘重,這叫『赤火』的臉要往哪裡擺?不會讓你逃掉的!今天非得把你抓出來!快點投降,好讓我們別讓你死得太痛苦!」
  藍色頭髮的少年面對的是一群人類傭兵,大約十數人。
 
  「這麼多人,看起來是為了要抓捕那個藍色頭髮少年呢!」賽莉娜的父親說。
  「一個看起來這麼年輕的人類,到底為甚麼需要動輒一整支隊伍的人數……」賽莉娜則對此感到相當疑惑,但很快地她便知曉了答案。
 
  在那群傭兵們大聲嚷嚷,尋找目標的時候。少年自掩體後方,探出頭後,用手中的步槍迅速地找到目標,伴隨一聲槍響,只見其中一名傭兵的頭部綻出一陣血霧。少年熟練地拉動槍栓退出彈殼,下一聲槍響響起,接著循環,速度快得彷彿拋出的彈殼尚未落地,少年就已將彈倉裡的子彈給打完,並躲回掩體後。令人無法置信的是……彈無虛發,每一發子彈都確實發揮了效益──擊殺一名對手。
 
  「這名少年是……」賽莉娜的父親看到這幕簡直不敢相信,先前也曾經和王國的部隊有過幾次交戰的他,從沒看過這麼具有威脅性的士兵,這看起來可不是第一次上戰場的人該有的樣子,槍在這種人手上根本就是毀滅性的武器,他是個殺人的高手,而且非常地冷酷無情。
  然而,隨後才反應過來的傭兵們,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雖然是被奇襲,但很快的便指出目標位置,打算依靠人數的優勢,包夾正在裝填彈藥的少年。
  「看來是山窮水盡了……」賽莉娜輕聲地說。
 
  然而,少年完成了裝彈,並利用他極高的戰術意識。在適當的時機,瞄準、擊發、掩護。即便對手有所還擊,仍然無法命中少年。相反的,那些想利用人數優勢,不顧閃躲的傭兵們,接二連三的倒下。十數人的優勢,轉眼就只剩下四、五人。
  但是,步槍的子彈再次耗竭。剩下的敵人已經太過靠近,少年直接將步槍放置於地上,取出腰間的配槍,在掩體間利用翻滾與臥倒,巧妙地躲過數次槍擊,並利用精準的槍法,放倒了三名敵人。但在面對最後兩人的其中一人時,腿部不幸中了一槍,雖然成功將對手擊斃,自己卻跌坐於地陷入無法動彈的狀況。
  少年抱持著必死的覺悟,將槍舉至眼前,他必須在看到對手的瞬間,直接用手槍彈貫穿他的腦門。
  就是那個瞬間,敵人的身影出現的那瞬間!
  正當少年要扣下板機的時候,那傭兵腦袋附近的空氣突然扭曲並貫穿了他,那是風之弓矢。
 
  「娜娜!不是跟妳說別動手嗎?」
  「這傢伙看起來有很多情報可以問,可不能讓有價值的目標死掉對吧!」賽莉娜一面奔跑一面回應。
  「真是拿妳沒辦法,為父真不明白妳的個性到底遺傳誰,妳母親可是個嚴謹的女人啊……」
 
  賽莉娜自坡上跑到少年身邊,這如此大膽的舉動是因為賽莉娜認為少年已無戰意,實際上也確實如此。
  「喂!你這個藍色蛆蟲!立刻放下手上的武器。如果乖乖回答問題的話,或許我可以饒你一命。」賽莉娜一臉嫌棄的看著癱坐在地上的藍色頭髮的少年。
  「唉。把我當成未成年的蟲子……也是呢!這也沒有辦法……」少年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把手槍丟得老遠。
  「勸你是別嘴硬啊!給我老實點。」
  「……」少年搖了搖頭:「只是有點感慨……」而此時,少年注意到了這名女精靈腿上所綁著的,那顆藍色的魔晶石……

---------------------------------
本系列將同步刊載於: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