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四四回) 奉獻自我的散月

波喵 | 2021-10-19 00:50:21 | 巴幣 0 | 人氣 41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轉開了握把,不過我卻感覺到了異樣,從門縫感覺房內有奇怪的人站著,燈也開著,甚至還有奇怪的影子從下面的門縫透了出來,我心臟有點點受不了,該不會是什麼可怕的怪物吧。

我一咬牙打開門,只見站著的黑影主人,是個濕漉漉且髒兮兮的小女孩,一見到我,就好像中了樂透一樣的喜悅的瞪大了眼睛。

「阿,終於回來了,主人,你要先吃飯,還是洗澡,還是我......」

眼前的女孩,是散月,就是那把被我丟掉無數次的妖刀。

我把貓仔推到我身後,我轉身對貓仔說:「貓仔,妳先去音弱房間玩一下,這裡就先我來處理。」

萬萬沒想到,這把妖刀居然跟著我們回來了,還在我們的房間裡面等,看來我這次躲不了了。

貓仔點頭後進去音弱的房間,我則是把我房間的門關上,並且拎著散月,直奔浴室。

「妳這渾蛋,居然把我的房間地板弄這麼髒,妳假如能進來這裡,為什麼不先去洗澡?」

散月皺起眉頭,像是受到委屈的說:「沒有經過同意,會被罵吧?」

我敲了她的頭一下後說:「妳都知道會被罵了,妳還闖進我的房間,真是的,受不了,不管怎樣,先洗澡吧。」

看著散月笨拙的脫衣服,又傻傻的不知道如何使用浴室內的設備,笨笨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看著我,用眼神向我求救。

我拎起袖子,讓散月坐在蓮蓬頭下的椅子上。

「我來幫妳洗,真是的。」

我就好像有了小孩的爸爸一樣,我也是一樣笨手笨腳的幫這孩子洗澡。

熱水一沖,散月原本暗淡無光的血色頭髮漸漸變亮麗了起來,地上的水都含著鮮紅色的成分,這些難道都是鮮血?

她頭髮傳來了奇怪的惡臭,我像是不要錢的把香噴噴的洗髮精塗在她頭髮,非常大力的抓揉。

散月對著鏡子,眼睛進了洗髮精表情變得非常猙獰,我把她眼上的洗髮精抹去,接著再次用熱水把她沖洗乾淨。

總算是洗好了,我借用了貓仔的睡衣給她穿上。

我上下重新審查這女孩,我滿意的說:「這樣才像樣,所以呢,為什麼跟著我呢?」

當我說出這句話,我腦袋痛了起來,想起了前天所做的夢。

我忍著頭痛,我說:「散月,難道那份記憶,是妳真實經歷過的?」

散月不知所以然的問:「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主人。」

雖然很想要把夢裡面的一切說出來,但是假如那只是我想像的話,我就會尷尬到死掉,所以我選擇不說出來,以免發生不必要的事情。

我接著說:「妳是說要選擇我做主人吧,但是我不是很有錢,也不會用劍,基本上只是個廢物,這樣妳也要嗎?」

散月臉色沉了下來,面有難色,說:「沒關係,我只是想要在我人生最後,有人陪伴罷了。」

欸欸欸,怎麼話題又變哀傷了。

散月接著說:「我只是刀上的靈魂,已經活了上百年,最近我有個奇怪的感覺,大概是我要消失了吧,從前我也是人類,死後被做成了刀,友情、愛情、親情,我都沒有體驗過,再說一次,我只是想要在人生最後,有人陪伴,這樣不行嗎?這要求會很過分嗎?」

「都這樣說了,我不可能拒絕的,算了,不要給我添亂就可以了。」

貌似這孩子也是有故事的人,我沒有理由拒絕她,畢竟都這樣跟到這裡來了,想必是真心希望我成為她的主人。

「好的,我會遵守規則的,主人,平時我會待在刀裡面的,有問題或著請求,請隨時呼喚我,我會一直在你身旁的。」散月稍微跪了下來,低著頭的樣子就好像真的是我的手下那樣。

我摸了摸她的頭,摸後,明明吹乾的頭髮,卻又濕了起來,聞了一下自己的手,還有點血腥的味道,明明用了那麼香的洗髮精了,還是洗不掉臭味呢。

我敲了敲音弱的房門,把貓仔接回來了。

我對貓仔介紹說:「這位,是散月,是新成員歐,明天我也會介紹給大家。」

貓仔仔細觀察散月,散月不害羞的讓貓仔觀察全身,還將手舉起來讓貓仔檢查。

只見貓仔說:「好臭,這是什麼味道,響,先讓這孩子洗澡吧。」

我搖了搖頭說:「洗過了,真的就這麼臭。」

散月聽到我們兩人如此評價,她臉鐵青的問:「我真的很臭嗎,那可以幫我的刀子洗一下嗎,畢竟我的本體是刀,應該只要把刀洗過,應該就沒有臭味了。」

我瞪了散月一下,我說:「這種事情,要早點說。」

我拿著刀子,並用抹布大力擦拭,連同刀鞘一起,整把刀上的污泥以及血跡都清洗乾淨了。

果然正如散月所說的,她身上的臭味大部分消失了。

「太棒了,不過呢......這地板。」

看向被弄髒的地板,我嘆了口氣。

......

在半夜十二點,為什麼我還在拖著地板呢。

散月在一旁緊張的揮著手說:「主人,還是讓我來吧,畢竟是我擅自近來,還弄髒了地板。」

「不用,妳在那邊休息就可以了,不用麻煩妳了。」我邊拖地邊回應。

散月反駁地說:「不可以,我是僕人,我這一生都遵從你的命令而活,假如主人想要,讓我去死都可以。」

這孩子是怎麼回事,為什麽要做到這樣。

我起來將拖把放下,我稍微蹲下讓兩人視線一致,我對她說:「不會做到那樣的,散月,我並沒有把妳當作僕人之類的,我比較希望妳可以把我們當作平等的人看待就好,妳就是我們團隊一員,假如有想要讓妳做的事情,那也只有一樣。」

散月夾著雙腿,害羞地說:「H的事情嗎,可以歐,是主人的話,我還沒接觸那種事情,但是我會好好讓主人開心的。」

我嘆了口氣,我沒理會她的自導自演,我只是接著說:「要做的事情,就是保密接下來我所說的話,請向我還有貓仔三人以外的全世界的人隱瞞歐。」

邊拖著地,邊用抹布擦拭,邊口述著我轉生到這世界的事情,還有我的過去。

散月驚訝地說道:「這種事情,是做得到嗎,好厲害,好扯。」

關於我的不死能力還有附加能力我也說明了。

而我也抱怨:「我不知道我現在有什麼樣的能力,獲得的能力沒有像遊戲那樣會跳出視窗提示之類的,難道我要慢慢發覺?」

只見散月像是在思考,手托著下巴。

將地上打掃好後,我累的躺在床上,我說:「假如能知道自己有什麼樣的能力,生活應該能夠好過一點。」

我伸出手來,天花板的吊燈所發出的光芒從手指縫隙穿過照射在我眼睛上,我閉上了眼,準備就這樣睡覺。

散月絞盡腦汁的思考,最後她搶在我睡前最後一秒說:「我其實有辦法,我跟你已經是主僕關係,我能夠知道你的一切,因為我是武器,需要配合主人的能力,不過這樣便利的能力,前置需要做一件事情。」

之後,她走到我床旁,接著趴在我身上,雙手撐在我臉龐,就好像她撲倒我一樣的感覺。

她的吐息近在我鼻尖,讓我有點點感到壓力,雖然是很可愛的女孩,但是才認識幾小時就被這樣對待,我沒有感覺到開心,甚至認為對方會不會很輕浮,只是看上我的面孔之類的。

「做什麼?」我有點點畏懼的問道。

「就如剛剛所說的,我可以知道主人的所有能力,但是我需要深入你的靈魂深處,才能讀取你的一切,所以,接吻或著是H,選一個。」她丟出了兩個選項讓我選擇。

都是這麼難的選項嗎,H當然是不可能,可是要跟認識不久的女孩子接吻,這只有渣男才能做到的吧。

還沒等我回應,只見散月說了一句:「抱歉!」

接著她一瞬間貼上來,奪走我的雙唇,我瞪大雙眼,還嗆到了一下,散月則是閉著眼,表情看起來是享受?應該不是,應該只是在了解我的能力吧。

親吻完後,散月面有難色,但是還是強作鎮定。

散月說:「有些事情不能說,但是你的能力,我已經了解了,不過這些能力都非常奇怪呢,聽都沒聽說過,看來不是這世界會擁有的技能,一個叫做"血之契約",能夠將自己血液像炸彈那樣引爆,是非常強大的技能,另外個更加可怕,"時間回朔",能夠回到過去。」

聽起來就很不妙,感覺非常作弊。

能把時間往回倒,又能將血液變成炸彈,這已經開掛了吧,做飛機根本檢查不出來,還好我是正常人,假如是怪人炸彈客,那不就非常危險了嗎。

我問散月:「我該如何使用能力?」

散月回答:「先提醒,不可以隨意使用"時間回朔"歐,"時間回朔"雖然沒有使用次數限制,但將會消耗大量的精神力,每次能夠回朔五分鐘,而"血之契約",威力是看自身流動的法力值,不建議室內使用,至於使用方法,很簡單,這些能力都是與身俱來的,只要用心想,大概就能夠發動了。」

聽完,我躍躍欲試,但是又不敢發動,因為剛剛拖好的地板,我不想再來一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