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舞會

冰凜 | 2021-10-18 16:55:31 | 巴幣 10 | 人氣 66




跟上一篇是分開的
這次的舞會不用提前找舞伴,只要在現場邀請就好

我超愛最後一段兩個人跳舞時的描寫,只要能寫出我想要的感覺就此生無憾了,可惜火侯不夠QQ

主角的禮服是參照妙麗在三強舞會的那套,其他角色則是腦洞跟遊戲內穿搭

跟丹尼爾跳的舞是探戈,泥腳的凝望
跟卡珊德拉跳的則是弗朗明哥,追逐與遊走


今天是聖誕舞會,妳為了今天特地去摩金夫人的店裡挑了一件新禮服,想著說不定能讓卡珊德拉不再說妳穿的是「妳媽媽的舊袍子」。

雖然麻瓜出生的妳並沒有舊袍子能穿就是了。

妳穿著一襲桃紅色的禮服走進會場,雪紡的裙襬總會隨著步伐飄逸,搭配胸口的低領設計讓妳一下成為眾人的焦點。

「哇!妳今天也太美了吧!」

朋友們已經到了,羅賓穿著一襲淺藍色的小洋裝,踩著看上去是她能找到鞋跟最低的藍色高跟鞋向妳跑來。

「羅賓!妳居然穿禮服了,好漂亮!」

好友與平常截然不同的面貌讓妳忍不住驚嘆,羅賓看上去有些害羞,但還是能感覺她很高興。

「啊......我真討厭舞會,羅賓?」

凱文穿著黑色的西裝走來,不得不說,他亂蓬蓬的頭髮總讓人感覺與西裝不搭嘎,但今天不一樣,明顯梳理過的頭髮整齊的貼在頭上,平時戴慣了的黑框眼鏡現在也換成稍小一點的細框眼鏡,整個人看起來斯文氣質了不少。

「噢,凱文,呃......你今天滿帥的嘛」

「謝謝,妳也......很漂亮」

看來羅賓跟凱文看對眼了,妳不想打擾,悄悄離開,在舞會的角落找到了丹尼爾。

「嗨,丹尼爾」

妳笑著打招呼,卻看見丹尼爾匆忙轉身。

「該死......又有人找上門了......哦,還好是妳」

他臉上寫滿因頻繁拒絕邀約而帶來的不快,卻在看見是妳後一哄而散,換上靦腆的笑容。

「是我,我可不是來『騷擾』你的陌生人,你用不著那麼慌張」

「真是謝天謝地,我明明已經盡量站在最隱蔽的角落裡了,但她們還是能源源不絕的冒出來,就像海格花園裡的地精一樣惹人嫌」

「你跳得那麼好,大家想邀請你也是理所當然的」

有一說一,丹尼爾的舞步可能是妳認識的人裡面最好的,妳絲毫不意外有很多人想邀請她跳舞。

「哦......我真希望她們能適時的忽略一些我的『優點』」

丹尼爾看上去有點沮喪,妳正想說點什麼安慰他,他就先向妳開口。

「......我有一件事想要拜託妳」

「哦,請說」

丹尼爾看上去有些猶豫,最後還是開口。

「......和我一起跳舞吧,做為回報,我會......」

「好啊」

妳不假思索的答應,甚至沒讓他把話說完。

「妳還沒聽到我的報酬呢」

他看上去有點驚訝,但更多的似乎是終於擺脫什麼的喜悅。

「別傻了,跟你跳舞並不是需要補償的麻煩,況且,我本來就是來邀請你的」

妳笑著逗他,雖然本來只是來打招呼的,但畢竟妳也還沒找到卡珊德拉,先跳一首沒關係吧?

丹尼爾牽著妳的手,他穿著一套深藍色的西裝,與凱文稍顯鬆散的樣子不同,丹尼爾的西裝非常合身,與他的紅髮搭配更是奪人目光。

場上放著華美的探戈,妳放心的將身體交給丹尼爾,隨著他的引導移動舞步,當他單手將妳攔腰抱起,在空中劃過時,妳忍不住驚嘆,丹尼爾的舞居然跳的居然這麼好。

「我很抱歉,我只是想要一個能拒絕別人的說詞」

丹尼爾小聲的朝妳開口,妳當然懂他的意思,但也沒有責怪或生氣的想法。

「你不用道歉,跟你跳舞並不是麻煩,而且你的舞真的跳得很好」

看到丹尼爾釋然的表情,妳當然也很開心,還想跟他說話卻看見場邊一道綠色的身影,一時分心踩了丹尼爾一腳。

「丹尼爾!你沒事吧?」

妳擔心的看著丹尼爾腳步一頓,又繼續帶著妳跳下去,他卻像沒事一樣露出一貫的靦腆笑容。

「沒事,只踩到一下算很不錯了」

一曲結束,丹尼爾拍了拍妳的肩膀。

「妳也要加油啊,她剛剛在場邊對吧?」

說完,像是終於解脫了一樣,丹尼爾直接離開舞會。

收到丹尼爾的鼓勵,妳信心大增開始尋找那抹綠色的身影,卡珊德拉沒找到,倒是找到了弗雷兄弟。

「滾開」

雙胞胎穿著墨綠色的西裝,異口同聲的眼神清楚的寫著對妳的不滿。

「卡珊德拉不在這嗎?」

妳也不想跟雙胞胎廢話,只想趕快找到卡珊德拉,邀請她。

「卡珊德拉不在這裡」

「我們也在找她」

聽到雙胞胎的話,妳也不淡定了,剛剛還看見的人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連雙胞胎都找不到。

妳乾脆連舞會都不顧了,提起裙子就往外跑。


卡珊德拉坐在舞會上方的小瞭望台,這裡很小,是她上學年偶然間發現的,動手脫掉腳上綠色的高跟鞋,给束縛了一晚上的雙腳一點自由。

樓下舞會隱約傳來的音樂讓她心煩意亂,忍不住又想著妳跟丹尼爾跳舞的事情。

卡珊德拉從不遲到,她從舞會一開始就在場了,一直站在會場最裡面的點心桌旁,拒絕了所有邀請她跳舞的人。

那對兄弟看著她越來越低氣壓,也不敢上前邀請,只是一直守在她旁邊。

卡珊德拉不會承認自己在等人,面對弗雷兄弟的詢問她也只是不屑的回答:

「我不跟笨手笨腳的人跳舞」

直到看到妳穿著禮服出現,她的低氣壓才有一絲緩解,但那一絲緩解也在看到妳跟丹尼爾說話時消失無蹤,更在丹尼爾牽著妳的手走上舞台時變成猛烈的風暴。

卡珊德拉黑著臉看妳跟丹尼爾跳探戈,兩個人貼得很近,還有說有笑的,更覺得憤怒。

她以為妳會去找她,邀請她跳舞,而不是先去找那可惡的丹尼爾佩杰,甚至連第一支舞都是跟他跳,越想越生氣,卡珊德拉直接離場,弗雷兄弟則專注在點心桌旁,過了好一會兒才發現卡珊德拉不見了。

直到坐在這裡,卡珊德拉才開始思考為甚麼自己這麼生氣。

不正常啊,妳們並不是什麼親密關係,她沒有理由這麼關注妳,妳也沒有理由必須邀請她跳舞,但為甚麼她總想著獨佔妳呢?

事情還沒想明白,一個桃紅色的身影就飛了進來,摔在地上。

「找到妳了,卡珊德拉!」

妳傻笑著拍拍身上的塵土,腳上精挑細選過的高跟鞋不知何時落下了,只能光著腳站在卡珊德拉面前。

「妳怎麼在這?不去跳舞?」

卡珊德拉感到很意外,她原本以為到這裡來肯定沒人能找到她,畢竟這裡算是某種另類的、她的秘密基地。

「這裡是我的秘密基地,我想一個人獨處的時候就會來這裡,我以為只有我知道」

「剛剛騎著掃帚看見妳,我還以為是我看錯了,但幸好沒有,我想邀請妳跟我一起跳舞,卡珊德拉」

妳彎下腰,向卡珊德拉伸出手。

這個場景真是爛透了,下方傳來隱約的音樂聲,整個空間一點裝飾都沒有,只有月光從窗外透進,照亮這個小空間,但,意外的有情調。

「妳不去跟丹尼爾跳舞?」

情調歸情調,該問的還是得問。

「他只是想要能離開舞會的藉口而已,我打從一開始就只想邀請你」

卡珊德拉看著妳,裙子都髒了,光著腳,連頭髮都有幾處翹起,想必找她找了很久。

「這可是本小姐的第一支舞,妳要感激的收下」

她將手放進妳伸出許久的掌中,樓下剛好開始撥放新的舞曲。

「非常感謝。雖然不是我的第一支舞,但我把我的最後一支舞獻给妳」

歡快的弗朗明哥響起,妳們隨著節奏分明的音樂起舞,妳也暗自慶幸自己提前練了男步。

卡珊德拉穿著深綠與淺綠搭配的小禮服,手上是白色的長手套,剛才脫掉的高跟鞋還遺忘在角落,沒有要穿上的意思。

她的舞姿很優美,在輕快的節奏中,與妳一起赤裸著腳在大理石地板上起舞,不時轉進妳的懷中與妳相貼,下一秒又毫不留情的離開讓妳撲了個空。

就像是被音樂的情緒所感染,妳們的臉上都忍不住揚起笑容,妳突然想起這首曲子的名字《追逐與游走》,感覺自己就像猛烈的追求者,卡珊德拉則是遊走在妳身邊挑逗的花蝴蝶。

妳們彼此試探,測試對方的底限,像是在玩一場永不停止的捉迷藏。

一曲終了,妳單膝跪地,呼吸紊亂地向卡珊德拉張開雙臂,妳幾乎能認定她會在下一秒撲進妳懷中,但她沒有。

卡珊德拉伸手,指尖托起妳的下巴,她微微的喘著氣,雙頰微紅,像是因剛才的舞而疲累,妳卻能在她眼中看到俏皮與滿足。

「跳得不錯」

她收回手,笑著给妳一句實打實的誇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