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耳墜

冰凜 | 2021-10-18 16:48:54 | 巴幣 12 | 人氣 43




虐文警報(拉鐘

簡單點說,這次死的不只卡珊德拉,但不是雙殺結局ouo
是畢業前夕的故事

-

卡珊德拉有一對綠色的耳墜,鑲著細碎的寶石,做工精緻,看上去價格不斐。

卡珊德拉似乎從入學前便一直戴著那對耳墜。

「我喜歡妳,卡珊德拉」

麻瓜世界有一種傳說提到,只要在櫻花樹下告白就一定會成功,那天,因為霍格華茲沒有櫻花樹,所以妳只好帶著一根家人帶给妳的還保有幾朵盛開的櫻花的櫻花枝條向卡珊德拉告白。

幸運的是,妳們在那天之後便開始交往。

「卡珊德拉喜歡耳墜嗎?」

妳曾坐在床沿,看著卡珊德拉坐在化妝鏡前,只穿著一件寬大的白襯衫在化妝,對她每天都會戴的耳墜表達疑惑。

「喜歡嗎?這副耳墜我也戴了十年了,可能只是習慣了吧」

她沒有想太多,只稍微停頓了一下便给出答案。

「卡珊德拉戴什麼都好看」

妳朝她笑笑,妳並沒有打扮的習慣,除了一些重要時刻,妳的穿著基本都以舒適為主。

「那當然」

卡珊德拉滿意的笑著,突然想到什麼,朝妳走來。

「怎麼了?」

妳看著她越來越近,逐漸仰起頭,向後倒進柔軟的枕頭中。

「妳要不要穿個耳洞?」

卡珊德拉雙手撐在妳的頭部兩側,金色的髮絲傾瀉而下,輕輕的搔著妳的胸口。

妳沒有穿衣服,唯一的襯衫在卡珊德拉身上,她的襯衫對妳又顯得有些小,只能披在肩上,隨著妳向後倒的動作而滑落。

「我怕痛」

妳笑笑,這也不是第一次討論這個話題了。

「來嘛,妳打一個在這裡,我們可以一人一邊」

她抬手,纖細修長的手指糾住妳的耳垂輕輕揉捏。

妳被她逗得忍耐不住,抱著她在床上翻滾,交換位置。

「一大早做這種事,等等一定會遲到」

妳吻住她的唇。

最後,妳還是沒有打耳洞。


鄰近畢業的前夕,世界改變了。

當年追隨佛地魔的食死人即使少了主人依舊再次橫行於世,雖然魔法部聲稱「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但那群食死人還是在妳們畢業前夕攻進了霍格華茲。

「不可以!」

卡珊德拉緊緊拉著妳,阻止妳衝出去與食死人對戰。

「放開我!它們殺了洛蒂,洛蒂!!」

妳雙眼蓄滿淚水,那個善良可愛的少女不會再回來了,妳是她最好的朋友,又怎麼能放過那群食死人。

「妳現在衝出去也只是去找她而已!我不准妳離開這裡!」

卡珊德拉絕對不是不懂妳的心情,她也是洛蒂的好友,她也很心痛,但現在最重要的是保證周遭的安全,不能再有更多傷亡了。

「讓我走!洛蒂!!」

妳聽不進去,悲痛的喊著洛蒂的名字,連身上的傷口都不顧,執意要衝出房間,最後被卡珊德拉的咒語擊中陷入昏迷。

醒來後,只剩下丹尼爾留在妳身邊。

「妳醒了!妳還好嗎?」

他擔心的看著妳,妳卻只感覺頭暈目眩。

「其他人呢?」

聽到妳的問題,丹尼爾緊緊握住妳的肩膀。

「妳聽我說,絕對不要衝動,卡珊德拉已經組織好學生分成避難跟戰鬥組了,他們才剛剛出發......」

妳聽不下去,拖著沉重的身子爬起,握著魔杖無視丹尼爾的叫喚衝了出去。

妳漫無目的的在城堡中奔跑,期待著能直接見到殺死洛蒂的食死人,此刻驅使妳行動的只有憤怒。

轉角處,金色的身影與妳撞個正著。

「沃雷先......」

「啊哇呾喀呾啦!」

在妳震驚的眼神中,沃雷先生,卡珊德拉的父親對妳喊出索命咒,沒有一絲猶豫。

然後,妳的胸前出現一個綠色的護盾,將咒語的魔力全數吸收。

「妳......!」

沃雷先生的表情非常複雜,那是震驚、憤怒與困惑。

「妳為甚麼會有那個?卡珊德拉在哪裡!?」

他憤怒的身姿朝妳撲來,妳舉起魔杖。

「昏昏倒地!」

沃雷倒下了,妳卻猛然想起卡珊德拉的身影,慌忙的在城堡中到處尋找。

途中,妳遇見艾薇。

她倒在食死人面前,像洛蒂一樣。

「啊,又一個送死的小羔羊」

黑髮的食死人將魔杖對準妳。

「啊哇呾喀呾啦!」

護盾再次出現,妳沒有猶豫。

「啊哇呾喀呾啦!」

黑綠色的光從杖尖閃現,妳精準的奪走了食死人的性命。

「艾薇!」

妳懷著一絲期待,上前抱起艾薇,她卻早已沒了呼吸。

「艾薇!不!」

巨大的悲痛讓妳只能抱著艾薇的遺體,下定決心。

「我之後再回來接妳」

妳輕輕將艾薇放回地上,繼續尋找卡珊德拉。

靠近中庭,妳聽見閃電劈落的聲音,馬上加速衝去。

「!」

妳看見她了。

卡珊德拉背對著妳站在那裡,不遠處倒著食死人,天上的雷雲還未消失,卻沒有剛才那瞬間那麼狂暴。

「卡珊德拉!」

妳朝她大喊,向她跑去,她轉過頭看見妳,露出安心的笑容。

那瞬間,一切就像慢動作。

卡珊德拉身後的食死人緩緩坐起,手中的魔杖對準卡珊德拉,妳瞪大雙眼,卡珊德拉也注意到妳的表情準備轉過身,而那個食死人,殺死洛蒂的那個食死人朝妳微笑,緩緩張嘴。

「啊哇呾喀呾啦!」

卡珊德拉什麼都來不及做,她向後倒,手中的魔杖掉到地上,不動了。

「不!!!」

妳歇斯底里的大吼,緊緊握著魔杖的手用力的發白,一下子像失去了所有一般,跪在地上。

然後,世界彷彿被誰按了靜音鍵,妳看著他。

殺了洛蒂跟卡珊德拉的他。

他正拿起魔杖對準妳,張嘴。

那張綠色的護盾再一次出現在妳身前,將所有他使出的咒語吸收。

妳看著他慌亂的樣子,感覺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平靜過,拿起魔杖。

「啊哇呾喀呾啦」

黑綠色的光遵從妳的意志,奪走了他的性命。

下雨了,耳邊傳來滴滴答答的聲響,妳跪在地上,慢慢的爬向卡珊德拉。

卡珊德拉就躺在那裡,雨滴將她的身體打濕,洗淨臉上的血汙,妳抱起她癱軟的身體。

「啊!」

口袋中傳出一股熱量,燒得妳忍不住叫出聲,妳伸手一掏,卻掏出卡珊德拉每天都會戴的耳墜的其中一邊。

妳低頭一看,卡珊德拉的耳墜的確少了一邊,又想到沃雷先生的反應,難不成......。

耳墜的熱量漸漸散失,上面鑲著的綠色寶石開始閃爍,然後撥放出一段錄音。

「卡莎,這副耳墜妳要每天都戴著,它能幫助妳抵擋所有類型的不赦咒還有一部分攻擊咒」

「但爸爸,現在不是沒有人會用這些咒語了嗎?」

「我是為妳好,妳戴著就是了」

錄音結束,短短幾句話充分解釋了所有情況,妳看著卡珊德拉安穩得彷彿只是睡著的臉,忍不住悲從中來,抱著她的身體痛哭失聲。

食死人終究還是失敗了。

在部分同學與全體教職員的努力下,食死人一部分確認死亡,剩餘則全數被逮捕。

洛蒂跟艾薇死了,在趕來的凱文口中妳得知,羅賓也死了,為了保護凱文。

丹尼爾在戰鬥中丟了一條腿,凱文則丟了幾根手指。

結果最後完好無缺的只有妳。

偌大的禮堂中,瀰漫著悲痛的氣氛。

妳一直守在卡珊德拉的遺體旁,遇見一位帶著悲傷眼神的婦人。

「卡莎......我的女兒......」

沃雷夫人跪在地上,哀戚的神情讓妳甚至不敢與她對視。

「請問......」

沃雷夫人的聲音傳進妳耳中,妳盡全力擺出撲克臉,不想讓眼淚失控落下。

「是?」

妳開口,聲音卻在顫抖。

「妳就是卡珊德拉的戀人對嗎?」

她看著妳,眼神充滿迫切的希冀,小心翼翼的詢問。

「......是,我就是」

妳能感覺到妳說話時連嘴唇都在顫抖,被卡珊德拉的犧牲所拯救的妳真的可以自稱是她的戀人嗎?

沃雷夫人聽到妳的回答,急切的從包包裡拿出一樣東西,拉起妳的手,放進妳手裡。

「這是......她特別拜託我一定要交給你的東西......」

她緊緊握著妳的手,而妳看著手中完好如初的櫻花枝條,一下子愣住了。

「卡珊......?」

「她......假期突然回來找我......說什麼如果她死了就把這個给妳,我那時還叫她不要開這種玩笑......我......第一次見那孩子這麼喜歡一個人......拜託......妳收下吧......」

沃雷夫人哽咽著,好不容易說完一句話又抱著妳的手,抱著那根枝條哭了起來。

卡珊德拉早就知道耳墜的守護魔法,也早就知道父親是食死人,卻依舊為了妳組織學生戰鬥與逃跑,為了妳留下耳墜,為了妳留下遺言。

淚水滑落,妳終於忍不住抱住卡珊德拉的母親,失聲痛哭。

在盛大而簡單的喪禮過後,你們最終還是要回學校參加畢業典禮,妳將那根櫻花枝條施上保存咒語後裝飾在家裡的牆上,出門前,拿起那綠色的耳墜戴在左邊的耳朵上。

桌上,卡珊德拉的相片前,右半邊綠色的耳墜躺在那裡。

說好的,一人一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