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59)

戴斯蒙 | 2021-10-18 16:32:22 | 巴幣 1478 | 人氣 202


  跟著跑掉的那人的路線,我找到了通往上層的階梯,但說也奇怪,一路上我竟然都沒看到任何的窗戶,而且這裡空氣感覺比較沉悶,也比較冰涼,這種感覺我只有在進地下室的時候我才有過,難不成我現在在地下室嗎?

  如果真的是在地下室,那這地下室未免也太大了吧?而且光亮很充足,每個幾步路就有一盞燈,讓人感覺不出來這是在地下室裏頭。

  在正要踏入上層的時候,幾名理想鄉的人出現在上層的通道,他們拿著弓朝著我射擊,我擋掉了兩支箭,但沒辦法抵擋第三支箭了,那隻箭射中我的肩膀,肩上傳來疼痛的感覺,不過卻只有以前被人捏了一下那種痛楚而已,看來我對於疼痛的忍耐可以說是越來越高了啊!

  衝了上去,途中他們又射了一輪箭,這次距離太近了,所以我只來的及擋下一支箭,另外兩支都準確的射進了我的腹中。

  看到我依然若無其事往前衝,對方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對於我的逼近,他們做出了判斷,將手中的弓丟下,拔出了腰上的武器。

  揮出劍,對方毫無困難的擋了下來,剩下的人把握著這個機會靠了過來,他們的配合很好,就像是有著多年默契的兵團一樣,跟我那時候在森林大霧中見到的理想鄉成員完全不同。

  但就算是他們把握了這個空檔,也不可能擊敗我的,現在的我就算放棄了手中的劍,也還有其他的攻擊辦法。

  放開了手中的劍,我用被侵蝕染黑的手抓向朝著我衝過來的其他人,他們露出驚訝的表情,可能是看到我放棄了武器,所以也放開了手中的武器,似乎是想抓住我的樣子,前面跑掉的那人沒跟他們說被我碰到會發生什麼事情嗎?

  我碰到了一個人,他瞬間就被侵蝕染黑,同樣的一股喜悅的心情傳來,然後我又觸碰了下一個人,再一次傳來喜悅的感覺.....

  一股疼痛傳來,原本跟我對劍的人此時拿著劍對著我捅了下去,轉身徒手抓住他的劍。

  侵蝕沿著劍而上,他來不及反應過來就被侵蝕了。

  解決了這幾人後,頭上的燈突然轉為紅光閃爍著,從兩旁走道的門中衝出了許多人,他們二話不說就同時朝著某個方向跑,就算看見了我也當作沒看見一樣,這是怎麼一回事?發生了什麼嗎?

  正在我奇怪以及納悶的時候,他們人已經跑光了,我向著他們離開的地方走去,我想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讓他們如此地匆忙往同一個方向跑去。

  不過就在這時候,一股寒冷的感覺從通道的另外一邊傳來,轉頭看去,看見一個穿著皮鎧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一看到那男人,我心底就敲響了警鐘。

  「我聽說我們邀請來的客人跑出來了,不過就算是因為這樣就啟動基地的自毀裝置也太離譜了.....但是算了,既然是雷瓦丁決定的,那就如此吧。」

  自毀裝置?這個地方還可以自我毀滅的嗎!?

  「雷瓦丁在哪?」

  「移動到下一個基地去了,你是見不到他的,雖然說雷瓦丁要我盡量避免跟你接觸,但我還是對你這個人十分的好奇。究竟是為什麼,雷瓦丁會說你很危險,甚至在聽到你跑出來後就決心自毀這個基地......

  他緩緩的將劍拔出,那是一把大的誇張的武器,劍身比一般的劍要來的寬好幾倍,如果我記得沒錯,那是被稱為雙手劍的武器,但如今要兩支手才能拿的東西,對方一支手就拿了起來。

  我撿起地上的劍對著他,但這個人感覺很不妙,面對雷瓦丁都沒這種感覺......說不定比雷瓦丁還強?

  「那麼,我要上了。」

  一瞬間,他就從我眼前消失了,再次出現的時候,那把劍已經插進了我的身體裡面.....這也太快了吧!?

  「太弱了啊!像這種人,沒有警戒的必要吧?」

  在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揮劍朝著他攻擊,他將劍拔出隨手向我砍了一劍,我的身體就變成了兩半。

  「雖然有預計要把你完整的還給生命教會,不過既然你一點都不配合,那這個預計我看就算了吧?」

  他將劍收回了鞘中。

  「那麼這個基地的自毀也可以停止了吧?不知道雷瓦丁為什麼要這麼擔心.....果然是精神上出了問題嗎?」

  然後他轉身了.....就是現在!

  我伸出手向他抓去,只要碰到的話,就能將這個看起來像是高層的傢伙給解決掉!

  「什麼!?」

  但他就像在背後長了眼睛一樣,往前移動避開了我的手,同時還拔出了劍,將我的手給砍了下來......

  「不可能!身體已經被砍成兩半了,不可能還能動的!等一下!為什麼你的身體復原了!?」

  這個當然是不會回答他的,只不過我的手現在被砍掉了......要想辦法讓他再殺我一次,讓手重新長出來才行,也不知道重新長出來的手會不會還有侵蝕在上頭。

  「是某種神術嗎?沒想到你對生命教會真的是很重要啊!因為是聖女的友人嗎?可惡啊!就連那孩子都......

  突然之間他暴怒了起來,舉著劍就要砍過來,很好!只要這樣被殺的話......

  但沒想到,從掉落在地上的那支手,侵蝕突然爆發了開來,那個男人就這樣被逼退了。

  「侵蝕嗎?為什麼會在這裡.....

  接著發出紅光的燈開始閃爍,對方看了看閃爍的燈,直接就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你是誰?」

  聽到我的話,對方停下腳步再次轉了過來。

  「我是劍鬼,是為了向生命教會以及聖女復仇而存在的人。」

  說完他就離開了,這個男人到底是.....雷瓦丁雖然強,但是他的動作我還能看的見,只是跟不上而已,但劍鬼的實力已經遠超我的想像,我根本就沒辦法看見他的攻擊,就連要反應都是不可能的。

  那不是我能對付的對手,就算我擁有能夠一碰就能侵蝕的能力,在碰不到的當下也是沒有用的。

  但他說雷瓦丁去了其他基地,所以我必須再找到其他理想鄉的基地嗎?但在這次的事情之後,我也沒有辦法當誘餌了吧?

  這時,原本爆發開來的侵蝕再度朝著我身體湧入,等到侵蝕全部進入我身體之後,他向我傳遞了一個訊息。

  在那之前,不先想一下自毀這件事情嗎?

  它這麼說了。

  欸?對耶,剛剛劍鬼說了這個基地啟動了自毀......

  就在這時候,四周的牆壁上出現了耀眼的光芒。

  「等、等一下!」

  然後我就被爆炸吞沒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