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懸疑/微BL向長篇】言謹Ch.31 (完)

葉悠慕 | 2021-10-18 14:59:03 | 巴幣 1114 | 人氣 98

連載中【言謹】
資料夾簡介
這世界言語擁有力量。兩人自幼分開,只留下約定。多年後,他是地位崇高的言術師,他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各有不同目的在此重逢,牽涉進縱複雜的事件,一切的真相又是如何?

Ch.31 歸處 (字數警告11800)
    陳廷一直緊緊盯住那扇門,緊張到肩膀都提了起來。

    門打開來,幾個學生陸續走了進來。

    葉玦也從中看到了薛子維。

    他們表情僵硬,雙眼有些渙散,看上去就像活屍。

    其中一個學生走上前,直盯陳廷。

    「走吧,要離開了。」

    葉玦看向門後的出路,離光亮處有一段距離。

    現在的體力,只夠支撐他站起來,要跑出去實在很困難。

    更別說要突破這幾位學生。

    葉玦感到了絕望,想要放棄抵抗。

    陳廷一句話也沒說,雙手握拳,努力保持鎮定。

    他慢慢走上前去。

    在與兩位學生擦身而過時,他突然伸手揪住了其中一個學生的衣領,用力往旁邊一摔。

    陳廷又趁另一個學生還沒反應過來,以肩膀撞倒那個學生。

    沒想到其他學生直接一擁而上,直接壓制了陳廷。

    陳廷畢竟不是打架的料,很快被壓倒在地。

    他仰起頭,對他們大聲喊叫:「你們清醒一點!你們都被洗腦利用了!難道都不知道嗎?」

    「再這樣下去,你們遲早會被利用去犯罪!真的希望這樣嗎?」

    葉玦聽在耳裡,如以往一樣有種嗡嗡聲。

    可是,完全不覺得吵雜。

    那群學生頓時愣在原地,表情逐漸茫然。

    「如果犯罪的話,以後的人生就完蛋了!難道就甘心淪為犯罪的工具嗎!真的希望人生有污點嗎!不要傻傻的聽從腦內的聲音了!快清醒!」

    陳廷的聲音微微顫抖,但在這狹窄的空間裡,傳來了迴響。

    這句話,似乎觸動了他們的內心,動作竟產生了遲疑。

    陳廷趁這空檔,趕緊給葉玦遞了個眼神。

    葉玦馬上掙脫繩子,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咬牙想要跑出去。

    可惜沒走幾步路,雙腳就發軟跌倒在地。

    這也驚動了那群學生。

    兩個學生放開了陳廷,往他的方向衝過來,壓制住他。

    陳廷似乎想趁機掙脫,對抗這群學生,可還是寡不敵眾。

    葉玦被緊緊壓在地上,幾乎沒有反抗的能力。

    已經無計可施。

    葉玦緊緊咬著牙,腦袋拼命想著掙脫的辦法。

    不想就這麼放棄。

    他不想讓陳廷的努力白費。

    此時,葉玦想起陳廷說過,他曾經幫他脫離了控制這件事。

    如果這群學生,是像陳廷一樣被控制住。

    說不定,他能讓他們恢復正常。

    這樣的話,或許就可以擺脫他們。

    可是,他不知道要怎麼做到。

    葉玦被兩位學生,強硬的架了起來,被迫往前走去。

    他拼命的思索,最後才想到一個可能。

    也許跟使用言靈的方式差不多。

    他把注意力放在學生身上,不停的想著要他們脫離控制。

    在即將踏出這個地方的時候,葉玦用盡全身力氣,說出了一句話。

    「你們,全都給我醒醒!」

    話一說出,所有的學生馬上恢復神智,茫然的看著現在的狀況。

    「陳廷?為什麼我會在這?」

    「我剛剛做什麼來著了?」

    「我剛剛在幹嘛,怎麼會在這?」

    葉玦失去兩個學生的支撐,跪倒在地。

    他一下子也站不太起來。

    只感覺腦袋像遭受了強烈的搖晃,暈到眼前發黑。

    陳廷在重獲自由後,急忙衝到了葉玦身邊,扶起了他。

    「你還好吧?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

    其他學生也紛紛圍過來。

    「這好像是學弟,他、他怎麼了?」

    「先把他帶出去吧,趕快送保健室?」

    「應該先叫救護車吧,他看起來快暈過去了!」

    葉玦有點失去意識,強烈的暈眩,讓他忍不住乾嘔起來。

    全身的力氣像被抽光,聽到的只有陳廷焦急的叫喚聲。

    還有其他人的聲音。

    最後,他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把他給我。」

    葉玦感覺到有人抱起了自己。

    他靠在結實的胸膛上,聞到熟悉的氣味,整個人逐漸放鬆。

    他虛弱的抬起手,想要感受他的存在,確認不是一場夢。

    在觸摸到他的臉,手上傳來屬於他的體溫後,他終於放下心來。

    凌默感覺沒事……

    太好了。

    葉玦一下子放鬆下來,暈了過去。

    凌默看也不看其他人一眼,緊緊抱起葉玦,往外走去。

    他眼神複雜,看了懷裡的葉玦一眼。

    只差一點,他就趕不上了。

    要不是最後關頭,葉玦讓那些學生恢復了神智。

    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了。

    地下室內,陳廷正想其他學生走出去,就有好幾個警察衝了進來。

    陳廷跟其他學生馬上嚇在原地不敢動。

    身穿緊身裙的女人,從一群警察中走了出來。

    她掃視了在場所有人,淡淡的說:「我是國際組織隱言的人,可能要麻煩各位同學,配合我們一下了。」

    凌默抱緊葉玦,來到了事先安排好的救護車旁,把葉玦放在了擔架上。

    其他人見狀,也沒多問什麼,只是拿起無線電報告有學生受傷。

    救護人員很快把他推上了救護車,凌默也跟了上去。

    車門一關閉,救護車也很快的發動,鳴笛往醫院開去。

    此時,前座才有人開了口。

    「這次,欠我一次人情,記得給老子還。」

    凌默看了車前的人一眼,冷冷的回:「一定。隱言那邊就交給你了。」

    「老子跟你合作兩年,還沒見你這麼亂來過。你應該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吧。」

    「知道。」凌默眼神變得冰冷。

    那個人嘆了一口氣,似乎也知道說不了他什麼。

    「行,這事就交給我吧。保證查不到他。」

    送到醫院後,凌默直接把葉玦送進了特殊病房治療。

    凌默走進病房,直接來到病床旁邊,坐到椅子上。

    葉玦躺在床上,打著點滴,還沒醒過來。

    他盯著葉玦沉睡的臉,心情格外複雜。

    醫院給葉玦做了全套的檢查,他也拿到了報告。

    葉玦是腦袋瞬間受到了太大的衝擊,才導致的昏迷。

    幸好,沒有太大的損傷。

    只是,如果再發生一次,就很難說了。

    說不定會留下嚴重的後遺症。

    也就是說,葉玦的能力不是免疫言靈,而是類似於吸收。

    算是個雙面刃。

    凌默無法想像,他要是被帶走會變得怎麼樣。

    葉玦的能力,絕對不能隨便使用。

    此時,他手機震動了起來。

    凌默拿出來看了一眼,正是珊妮。

    看來,應該是隱言的調查行動結束了。

    他快步走到病房外面的走廊,接了起來。

    珊妮向他說明了調查的狀況,順便問了他一些問題。

    隱言成功逮住了陳廷,還有遊戲相關的所有人。

    他們也順利取得了口供,確定他們曾經看了第44個N的書,對他很推崇。

    陳廷也招供了所有做過的事。

    不過,詭異的是,遊戲相關的學生,對於被控制的事情,渾然不知情。

    他們的檢查結果,也是沒有中過言術的跡象。

    只有陳廷,還記得做過的所有事。

    不過,陳廷對紀嵐沒有印象,也沒真正見過第44個N。

    據陳廷所說,第44個N有不同的代理人,每次來的都是不同人。

    簽書會上見到的,也不是第44個N本人。

    只是,在他們看來,那個就是第44個N。

    比較像是一種概念的存在。

    至於第44個N所寫的書,裡面確實檢測出了言術痕跡,但不是言術師K的波長。

    唯一符合波長軌跡的,是一個早就死亡的革命家。

    曾經以一己之力,推翻了整個政權的人。

    那是隱言剛成立之初,第一個處分的人。

    言術師A,言術能力是……

    灌輸思想。

    狹義上來說,就是洗腦。

    「也就是說,那兩個人合作,才控制住了那些人。」

    言術師A透過他寫的書,長期洗腦所有的讀者。

    如此一來,就能讓讀者在接觸到關鍵字時,產生特定的想法,並採取相應行動。

    再交由言術師K,進行認知改變,就等於能夠操縱他們。

    最後,只要人數眾多,就能達到一種群體暗示的效果。

    至於,他們為什麼把目標鎖定在青少年,是因為這個年紀,是思想正在成形的時期。

    也就是叛逆期。

    不只為了方便控制。

    更重要的是,就算有什麼出格的行為舉止,也不會有人懷疑。

    所謂的黑鯨遊戲,也只不過是下命令的手段。

    外人看來是一個遊戲,在他們看來,是一個必須聽從命令的暗語。

    不服從的話,就會對大腦產生嚴重的負荷,導致精神出現異常。

    最後的下場,只有自殺。

    至於,疑似作為最初黑鯨遊戲玩法的文章,是第44個N要求陳廷混入言術重改過的。

    為的就是擾亂調查。

    至今為止發生的一切,也都是陳廷自導自演。

    剛好校長也想要阻礙他,才會發生一連串的狀況。

    由於一開始他指定要接管高一二班的舉動,讓校長誤以為他是來查李安庭的事情。

    為了怕跟幫派勾結的事曝光,才會暗中阻礙他。

    那天晚上,讓幫派小混混去偷襲他的人,也是校長。

    紀嵐只是剛好利用了那個機會,把陳廷給派了過去,協助對付他。

    不過,紀嵐應該也沒想到,陳廷會利用那個機會,趁機逃跑。

    「不過,第44個N的書暢銷全球,很難做些什麼補救,目前只能先想辦法銷毀所有的書,但很困難。」

    珊妮少見的嘆了一口氣。

    「還有紀嵐,我們趕到的時候,他已經逃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利用言術,混入了人群離開。你在跟他對峙的時候,沒有想辦法拖住他嗎?」

    珊妮有些質疑。

    「他不好應付。況且,還有挾持學生。」凌默的口氣很淡。

    「為了學生的安全考量啊。呵,這真不像你的作風。」珊妮有點諷刺的笑出聲。

    「不過,這次你還是做得不錯。」

    「真這麼認為,就給我幾個月的假吧。」凌默不想關心那些事,提出了另一個要求。

    現在,他只在意葉玦的事。

    他想利用這個時間,好好陪在葉玦身邊。順便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

    「可是上頭已經想給你派工作了,善後工作可是堆積如山。」珊妮直接拒絕。

    「我還有累積的假沒休。」凌默也沒想要讓步。

    「現在禁休。」珊妮態度也很強硬。

    「我不能罷工,不代表我不敢投訴,要試試看嗎?」凌默的語氣很冷。

    他確實被隱言拿捏得死死的,但該有的權利,隱言也剝奪不了。

    畢竟,隱言是個具有公信力的國際組織,不能罔顧人權。

    要是他投訴,隱言也會受到負面的影響。

    他也不相信隱言敢對他怎麼樣。

    珊妮頓了好久,才勉為其難的說:「行吧,小默默,姐姐我啊想辦法幫你爭取,不過最多就一個月!不能再多了!還有,小默默什麼時候回來呀,姐姐很想你呢。」

    「一個月後再聯絡。」凌默冷冷的回應。

    他懶得再跟她多說一句話。

    凌默也打算這一個月直接把她電話設拒接。

    休假就別指望再讓他接任何電話。

    「哦,回老家就不想回來了啊,哼哼,一個月後你就知道了,姐姐我死活都會把你派回來工作。到時候小默默可別想逃。」

    珊妮不高興的哼了一聲。

    「沒事就掛了。」

    凌默直接掛掉電話。

    一個月的時間,也夠了。

    現在葉玦已經被盯上,得在這段時間,做好決定。

    不過,還是得看葉玦的意願。

    他回到病房,葉玦也慢慢醒了過來。

    葉玦意識逐漸恢復。

    他感覺腦袋像是炸開了一樣,每一根神經都在抽痛。

    許久,他才勉強的睜開眼睛。

    看到的是白晃晃的天花板,還有高掛在上面的點滴。

    葉玦逐漸回想起了,昏倒前的事。

    看來,是凌默把他送到了醫院。

    「還好嗎?」凌默擔心的俯視他。

    看到凌默的模樣,他感覺頭舒坦了一點。

    幸好,他沒有給凌默造成麻煩。

    他果然,還是太過魯莽了。

    「還好……只是有點頭痛。」

    葉玦摸上額頭,吐出一口氣。

    想到發生的那些事,就感到頭痛。

    「我去幫你叫醫生。」凌默伸出手,放在了他的頭上,輕輕撫摸。

    感受到溫暖的結實觸感,葉玦閉上了眼,搖了搖頭。

    「休息一下就好了。」

    他想要與凌默獨處,那能讓他安心。

    發生了那麼多事,他真的很需要有人可以給他依靠。

    他也想要那是凌默。

    不知道往後還有沒有機會,所以……

    他想多擁有一些時間。

    「不要太過逞強了。」

    凌默沒有勉強他,坐了下來。

    葉玦睜開眼,突然發現他手上的傷口,想要坐起身來仔細看。

    「你受傷了?」

    「這沒什麼,躺好。」凌默輕輕按住他的肩膀,不讓他起來。

    順便,藏起了包紮好的手。

    「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嗎?」葉玦躺了下來,還是很在意。

    他內心有點自責。

    沒想到,還是造成了他的麻煩。

    「你不用在意那些,你沒有做錯。」

    凌默輕摸他的頭髮,堅定的看向他,繼續說:「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到現在還被困在那裡。」

    「我?」

    葉玦發愣起來,不太明白自己做了什麼。

    不過,他還是想到了一個可能。

    「是我的能力……嗎?」他有點不太肯定。

    現在,還是有點缺乏實感。

    突然有能力什麼的……

    這種事,居然也會發生在他身上。

    而且,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嗯,你的能力……很強。」

    凌默手輕輕滑了下來,撫上他的臉頰,緩緩的開口問:「從以前到現在,你都沒感覺到,有什麼異狀嗎?」

    葉玦愣了一下,忽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問題。

    要說的話,也只有莫名其妙的耳鳴。

    剛見到凌默的時候……也是。

    「耳鳴……腦袋有什麼東西嗡嗡叫,這樣吧……剛剛也是。」

    葉玦回想剛才的狀況,努力的表達出來。

    凌默微微睜大眼,似乎瞭解了什麼。

    「看來,你果然能夠吸收言靈。所以,你才會一下子負荷不了。」

    「原來是這樣……」葉玦理解的喃喃。

    凌默挑起他的髮絲,淡淡的說:「以後,不要像剛才一樣使用能力。現在還不確定,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可是,我也不太確定……那是怎麼用的。」葉玦苦惱的皺眉。

    那感覺跟言靈的使用方式很像。

    可是他又覺得,好像不是。

    畢竟,更多的時候是,在無意間使用了能力。

    「別擔心,我會幫你。」凌默對上了他的視線。

    「要……怎麼做?」葉玦皺起了眉。

    他不認為短時間內,能夠學會如何控制能力。

    連言靈都不會使用了。

    不過……

    葉玦這才想到,說不定正是能力的關係,導致他不能使用言靈。

    這樣的話,真的有控制的方法嗎?

    葉玦感到了疑惑。

    「我會找出方法,所以,你得跟我走。」凌默態度變得認真。

    「這……意思是……」葉玦突然有點慌了神。

    這代表,在他能控制能力之前……

    他們會暫時在一起嗎?

    「你要,跟我走嗎?」

    凌默似乎看出了他的顧慮,溫柔的撫摸他的臉。

    「這樣的話……我們,還是會分開的吧?」

    葉玦想問清楚。

    不管怎麼樣,他想先做好心理準備。

    「不會分開。」

    凌默給出了肯定的答案。

    葉玦有些難以置信,又感覺這應該是一場夢。

    他抬起手,不太確定的摸上凌默的手。

    那種確切的感覺傳來,他又微微出力,感受到他微涼的手背。

    一切都是那麼真實。

    他真的……可以接受這一切嗎?

    葉玦很怕自己只是一廂情願。

    他一直不敢面對內心深埋的感情。

    「真的……沒關係嗎?」

    葉玦也不確定他真正想問的,是什麼。

    他深怕自己會成為凌默的累贅。

    所以,才不敢面對他。

    「我答應過你,我會回來找你。」凌默眼神堅定。

    「如果,我們沒有約定……你應該就不會回來了吧。」葉玦還是把最在意的事問了出來。

    他已經改變許多,早就不是當初的模樣了。

    他們定下的約定,搞不好只是對彼此的束縛。

    這樣的話,只要沒了束縛,關係就不復存在了。

    「沒有約定,我還是會回來。你對我來說,很特別。」凌默表情很認真。

    葉玦一下子看得出神。

    他回想起來,那時候,凌默也是這麼說的。

    --因為,你很特別。

    「現在……也是嗎?」

    葉玦仍是困惑。

    他明明已經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就算不討厭,也很陌生吧。

    「現在也是。而且,更特別了。」

    凌默趴了下來,靠在他身旁,輕聲道:「我想要保護你,擁有你的一切。」

    葉玦微微睜大眼,感覺到心跳得飛快。

    不知從何而來的衝動,他也忍不住說了出來。

    「我、我……也是。」

    這是葉玦一直以來壓抑的想法。

    更是他深埋已久的感情。

    「你終於,願意說出真正的想法了。」

    凌默雙手托在他的臉上,起身向前,與他平行對視。

    不等他說話,他又更貼近了一點,微微勾起嘴角,輕聲的說:「我等了很久,也該承認了吧,葉玦。」

    葉玦看著幾乎貼近的臉,感覺臉有些發熱。

    垂落的白色髮絲,撓癢在臉上,勾起了難耐的感覺。

    他才猛然想起,剛開始他抗拒靠近凌默,一直沒有承認自己的身份。

    看來凌默這是要來算帳了。

    葉玦有些窘迫,尷尬的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覺得自己……已經變了。所以才會那樣。」

    他又想起自己說過的話,更加難堪。

    說不定,他那些話,中傷了凌默也說不定。

    凌默沒有提起那些事,只是意味深長的笑道:「我知道,所以我記下了。」

    「記下……什麼?」

    葉玦有些不明所以,隱約有不好的預感。

    「你只是對現在的我不夠瞭解,才會說那種話,對吧?那麼,我要讓你完全瞭解我。」凌默又湊近了他,彼此的氣息互相重疊。

    「我、我知道了。」

    葉玦慌亂的回答。

    感受到他溫熱的吐息,他腦袋變得空白。

    臉太近了。

    「還有,補償我。」凌默瞇起了眼。

    「什麼……補償……?」葉玦茫然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這個套路很熟悉。

    他知道自己確實是說了過分的話……

    好像,也沒什麼不對……

    「嗯。」

    凌默喉結微動,捧起他的臉頰。

    似乎再也控制不住,往他柔軟的唇,吻了下去。

    葉玦腦袋頓時一片空白,感受到那濕潤的舌頭侵入,像要奪走他的理智。

    他感到一陣窒息,但也是從未有的刺激,令身體微微顫抖。

    最後,他只能淪陷在那個深深的吻。

    那個吻又長又甜蜜。

    結束的時候,葉玦還微微的喘著氣。

    凌默輕摸自己的嘴唇,似乎還意猶未盡。

    好久,他才找回理智,意識到剛剛發生了什麼。

    葉玦慌得撇開目光,語無倫次的說: 「我、我……身體還沒恢復,剛剛那樣太……刺激了。」

    那也是他的初吻。

    從沒想過,會是在這種情況下……

    給了凌默……

    而且,還是猝不及防。

    凌默認真的思考了下,抬起了頭。

    「嗯,也對。等你身體恢復,再說。」

    「你都……親了。」他後面的話說得很小聲。

    葉玦拉起棉被,恨不得把自己蓋住。

    果然還是不太習慣……

    一下子變成這樣的關係。

    「那不算數。」凌默雙眼有些笑意。

    葉玦愣了一下,才明白他這是要抵賴。

    「等等,還有這樣的嗎?」他忍不住出聲抗議。

    凌默又摸上他的唇,像是在描繪般輕輕撫摸,認真的問: 「你不喜歡?」

    葉玦說不出話,莫名的羞恥感湧上。

    他沒有不喜歡……

    只是這種話……

    要怎麼說出口啊?

    「不說話,就當你默認了。」凌默口氣淡漠,放下了手。

    「不、不是,也……也沒有不喜歡……」葉玦急忙解釋,感覺到臉有些脹熱。

    「那,是什麼?」凌默似乎明知故問。

    「一定……要說嗎……」葉玦哀怨的看著他。

    凌默把手抵在了他下巴上,輕輕摩擦。

    「嗯。」

    葉玦自知蒙混不過去,只能認命的開口。

    「喜……喜歡。」

    「嗯,我也喜歡。」

    凌默再次俯下身,但只是在他嘴唇上,落下輕吻。

    葉玦一下子緊張起來。

    在感覺到只是輕啄後,內心又有種莫名的渴望。

    他對上凌默的眼神,心中又浮現了長久以來的疑問。

    凌默對他是認真的。

    正因為如此,他才想知道那個理由。

    不管是什麼答案,都沒關係。

    他一直,都在等待著凌默。

    葉玦吞了吞口水,下定決心的問:「我想知道……你去國外,過得怎麼樣。」

    他不知道該怎麼問。

    想知道,為什麼好幾年都沒有消息。

    直到他離開老家,也沒有回來過。

    凌默收回了手,表情變得凝重。

    葉玦知道,這對他來說,或許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他能做的就是靜靜等待。

    就算凌默最後不打算說出,他也不會說什麼。

    葉玦已經決定了。

    不管過去怎麼樣,他都可以接受。

    因為,他想跟凌默往後都在一起。

    沉默許久,凌默低下了身,輕輕抱住了他。

    葉玦能清楚感受到,凌默的頭緊緊的貼在他的胸口。

    似乎在傾聽心跳般,依靠著他。

    他的心跳,也不自覺加快。

    「我不會告訴你。因為,你會擔心。」

    「可是,我想你知道一件事。我一直都沒有忘記。」

    凌默的聲音很淡,但仍傳進了他的心中。

    葉玦能感覺到一絲哀傷。

    「我也是。一直都……想再見到你。」

    他忍不住伸出雙手,像是在安撫的抱住凌默,小心的順著凌默的頭髮。

    比他想像得還要柔軟呢……

    此刻,兩人終於彼此依靠。

    隔天,葉玦的身體好轉,得到了出院許可。

    葉玦打算先回去李勤那邊,告訴他往後的安排。

    順便,也得告訴李勤,李安庭的事。

    在得到凌默調查出來的真相後,葉玦總算是把李安庭的事搞清楚了。

    凌默果然隱瞞了他一些事情。

    不過,那也不是事情的全貌。

    那時候,凌默所知道的真相是,李安庭被校長所騙,一直被所利用做仙人跳。

    校長甚至用這件事脅迫李安庭,要她出賣身體,幫他拉攏幫派。

    李安庭沒有反抗的權利,只能聽從。

    校長也給她相應的報酬,李安庭也逐漸淪為了金錢的奴隸,變得心甘情願。

    只是,李安庭自殺的一個月前,像是受到什麼刺激,拒絕再幫校長。

    沒多久,許穎知道了李安庭做過的醜事,處處針對她,還揚言她不得好死。沒多久,李安庭的精神狀況就出了問題,最後自殺。

    凌默認為跟幫派脫離不了關係,才怕他涉險阻止他。

    為了拼湊真相,葉玦把紀妍的事告訴了凌默。

    在查了一下所有的調查報告後,凌默想通了一切的經過。

    凌默沒有再隱瞞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他。

    葉玦聽得冷汗直冒。

    他沒想到,李安庭會自殺,跟紀妍脫不了關係。

    紀妍一直喜歡李安庭,還直接向她告白。

    可惜,李安庭一直很討厭紀妍,她不只拒絕了告白,還當眾羞辱紀妍。

    甚至,還把她的喜歡當作是污點,帶頭跟別人一起霸凌她。

    紀嵐知道這件事後,就對李安庭很不滿,想方設法要除掉她。

    李安庭會被校長欺騙,到後面賣身,全都是他一手造成。

    可是,紀嵐又不想看紀妍傷心。

    於是,他就故意用言術逼迫李安庭,只能接受紀妍。

    李安庭順利跟紀妍拉近關係,但她心裡又一直很討厭紀妍。

    所以,她才接近紀嵐,想透過誘惑他,換得自由。

    紀妍很傷心,紀嵐也乾脆利用這機會,讓他手底下的人對李安庭產生偏見,來替紀妍復仇。

    薛子維也是因此跟她分手。

    李安庭以為是校長不守信用,把她做的事張揚出去,就跟校長撕破了臉。

    校長似乎也怕李安庭把他捅出去,畢竟校長脅迫的人,不只有李安庭而已。

    於是,就故意放出風聲,是李安庭愛慕虛榮,甘願賣身,還把其他同學給拖下水。

    許穎早就知道李安庭在為他們家的幫派做事,於是相信了。

    她自以為的正義,直接導致了矛盾爆發。

    在事情的連鎖反應下,李安庭最後身敗名裂,只剩下紀妍陪在她身邊。

    可惜,李安庭從來沒有在乎過紀妍。

    她對紀妍說的所有話,還有陪伴,都只是出於言術的影響。

    最後,紀妍也成為了壓倒李安庭的最後一根稻草。

    李安庭厭煩了紀妍的糾纏,但是又不得不去迎合她。

    沒有人相信她,又被迫要跟不喜歡的人一起。

    最後,才選擇了自殺。

    至於,紀妍的精神狀況會那麼不穩定,是因為她在被李安庭拒絕過後,產生了心裡創傷。

    葉玦聽完這些真相,只感到一股惡寒。

    沒想到,事情遠遠超乎了他的想像。

    很難說,這件事到底是誰對誰錯。

    只是,有一點他不能理解。

    「紀嵐……如果真的在意紀妍,為什麼,不直接出手,幫紀妍解決霸凌的問題?轉學……應該也可以吧?」

    凌默瞇起了眼,淡淡的道:「因為,他要的就是這樣吧。他想要紀妍,只能依賴他。」

    聽出了言下之意,葉玦只感覺到恐怖。

    「這……這個人完全是變態吧……」

    「嗯。」

    凌默回想紀嵐的行為舉止,確實有些心裡變態。

    為了搞死李安庭,還特地幫助校長,搞那些勾當。

    直到校長被揭發,才撒手不管。

    葉玦思考著這一切的事,認為還是要一五一十的告訴李勤。

    至於,要不要全盤告訴李安庭的父母,由李勤去定奪。

    反正,校長也被逮捕了。

    對他們來說,知道真相或許只是一種打擊。

    「我開車,陪你回去。」

    凌默提出了要求,他也得見見李勤。

    「好。」

    葉玦沒有反對。

    反正既然都要跟他走,也總是要告知李勤。

    出院手續辦妥後,他們踏上了回A鎮的路上。

    葉玦看著車窗外飛逝的場景,心中有些感慨。

    沒想到,短時間內會發生那麼多事。

    不過,至少他與凌默的事,算是有了個圓滿的結果。

    葉玦偷偷看了一眼凌默。

    想到以後,終於可以在一起。

    他就有種雀躍感。

    凌默察覺到他的視線,忍不住問:「怎麼了嗎?」

    「沒有,沒事。」葉玦避開了目光。

    凌默盯著車前的狀況,淡淡的說:「用那種眼神看我,不像沒事。」

    「什麼眼神?」葉玦有點冷汗。

    他剛剛應該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吧?

    「期待的眼神。」凌默停了紅燈,轉過頭去,雙眼滿是笑意。

    「……沒有吧。」

    葉玦急忙撇清,但剛剛好像……

    確實有那麼一點。

    不過,連這也能看得出來,也太可怕了。

    「你有。不過,不用急,我們可以慢慢來。」凌默打量起他全身上下。

    「我沒有很急啊……」葉玦忍不住咕噥。

    想到這,他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對了……你之後,會帶我去哪裡呢?」

    葉玦有點擔心。

    不知道,以後的工作不知道有沒有著落。

    而且,也不知道能不能適應。

    如果是去國外的話,他也沒什麼外語能力。

    總不能當廢物,完全靠凌默養吧?

    不對,他好像連凌默在哪裡工作都還不清楚。

    看來……他還有很多事情得好好瞭解才行。

    「不一定。之前定居在國外,之後,打算在國內定居。不過,有工作,還是得到處跑。」

    凌默正色的解釋。

    「這樣啊……不過,你如果工作,就不方便帶我一起了吧?」葉玦微微皺起眉頭。

    如果,凌默要處理的工作,每次都跟這次的事件差不多……

    帶上他,也只是多了個包袱吧。

    況且,他也幫不上什麼忙。

    「沒這種事。你得跟我一起,這樣才能保住你。」凌默的臉色變得有些嚴肅。

    頓了頓,凌默沉下了臉,繼續說:「他們,應該還沒打算要放棄你。你得處處小心,還有,盡可能藏住能力,才能避免再被其他勢力盯上。」

    葉玦自然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他心裡有些沉重,幾乎喘不過氣。

    再想到被抓時的情況,他就感到害怕。

    當時,他是真的以為,這輩子就這樣完蛋了。

    落到那些人的手上……

    葉玦微微發起抖,呼吸也變得有些急促。

    凌默察覺到他的異狀,手伸過去,摸上了他的臉。

    「有我在。」

    葉玦點點頭,放下心來。

    不知道為什麼,一聽到凌默這麼說,就沒那麼害怕了。

    足以安心的待在他身旁。

    整理好心情後,他又想起了剛剛的問題。

    依照凌默的意思,他應該是待在家裡會比較安全。

    可是,這樣的話……

    葉玦忍不住發愁的開口:「那……我以後,要做什麼工作?」

    「不用工作,我還養得起你。」凌默想也不想的回答。

    「這樣我會很無聊吧。」葉玦感到了困擾。

    要他什麼都不做,也太難了。

    工作還比較能消磨時間。

    而且……

    他現在才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們……可不是像室友那種關係。

    「我們這樣……是、是同居對吧?」葉玦有些難為情。

    「嗯。」

    「那……我跟你,睡不同房間……對吧?」他不太自在的看向凌默。

    「同一個房間。」凌默很快的回答。

    「等等!這樣是不是……有點太快了。」葉玦倒吸一口氣。

    他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想到要睡一張床,他就整個人都不好了。

    先不說睡相……

    光想像,就覺得一定會發生些什麼……

    「不會太快,我不會對你怎麼樣。」

    凌默似乎看穿了他的胡思亂想。

    「哦……不對,不是那個問題好嗎?」葉玦有些紅了臉。

    他糾結的不是這個好嗎。

    「不然呢?」凌默挑眉反問。

    「就是……突然就睡一起什麼的,有點,沒什麼心理準備。」葉玦冷汗直冒,不敢看他。

    話這麼說,其實也是他不太確定。

    就算互相傾訴了感情,但好像也沒有正式確立關係。

    對他來說,凌默是足以託付的對象。

    但是,不知道凌默是不是也這麼想。

    凌默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緩緩問:「那怎麼樣才不會奇怪?」

    「這個……」葉玦也說不出個理由。

    凌默也沒有催促,只是靜靜的等他開口。

    許久,葉玦才不太確定的說:「如果只是……很好的朋友,不會睡在一起吧……」

    「你對我,不只是很好的朋友。」

    凌默沒有多想,真切的說:「你是我會想一輩子照顧的對象。」

    葉玦沒有想到,他會說得那麼直接。

    但是,這也深深打動了他的內心。

    凌默這句話,無疑是對他的承諾。

    葉玦認真的看著他,發自內心的說:「我也……想一輩子照顧你。」

    凌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前方。

    「這樣的話,就別糾結了。遲早,你會習慣的。」

    「……我知道了,總之,睡一起就對了……」葉玦再次看向車窗外,直接下了結論。

    反正,他也是需要時間先慢慢適應。

    睡在一起,這種事……

    他之前根本想都不敢想。

    凌默睡在旁邊的感覺……

    應該不錯吧。

    「嗯,不用想太多,你慢慢會瞭解的。」凌默的嘴角微微勾起。

    回到李勤的工廠,已經是中午的事了。

    由於事先聯絡過了李勤,李勤要葉玦直接帶凌默到接待室。

    葉玦走在了前方,領凌默走去接待室。

    路上遇到了不少同事,都熱情的向他打招呼。

    「嗨葉玦,你回來了,你後面那個人是誰啊?怎麼不介紹一下?」

    「哦!長得很帥,是個帥哥呢,小玦介紹一下啊?」

    「哇!小玦帶人回來玩喔,也太難得了,誰啊我看看,哦!真的帥欸,比電視上那些明星還要帥,不錯不錯。」

    「這個……他叫凌默。」

    為了避免他們問太多,葉玦只簡單帶過。

    葉玦也有些無言,沒想到凌默成了最大的焦點。

    不過他也可以理解,畢竟凌默長得太……

    當初見到的時候,他也整個震驚到了。

    雖然以前就隱隱看出長大後會挺帥的。

    但還是沒想到會到那種犯規的地步。

    反過來看他……

    除了被誇耀長得好看,就只有早餐店的阿姨會叫他帥哥了。

    葉玦有些感嘆。

    凌默則是禮貌的向他們點頭。

    一路帶進到接待室,李勤已經坐在了茶几旁的沙發上,等待他們。

    李勤看到葉玦,露出了微笑,關心的問:「小玦啊,辛苦你了,一路回來會不會累啊?」

    「不會的。」

    葉玦先跟凌默站在了一旁,沒有馬上坐下。

    「嗯,你們坐吧,順便給我介紹一下吧,這位。」

    李勤又看向他後頭的凌默,收起了笑容。

    葉玦這才帶凌默坐到沙發上,面對李勤。

    「勤叔,這位是凌默。」葉玦看了凌默一眼,先簡單介紹了名字。

    事實上,他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他們的關係。

    畢竟李勤可是要他交個女朋友……

    凌默收起了以往的氣勢,客氣的向他點了頭說:「我叫凌默。我跟葉玦是從以前就認識的朋友,關係一直都很好。只是,後面我去了國外好幾年,最近才回來。」

    他詳細的表明了自己的來歷。

    李勤細細的打量他,又看看葉玦,馬上看出了什麼。

    「嗯,我大概知道了,小玦這是交不到女朋友,所以給我帶了個男朋友回來了。」

    李勤從旁邊拿出了準備好的小茶杯,放到了他們前方。

    李勤一下子講那麼白,葉玦不知道怎麼接話。

    總的來說,也確實是這樣沒錯……

    不過,李勤也太快就能理解了吧?

    而且這反應,好像也太冷靜了吧?

    李勤嗯了一下,緩緩的又說:「畢竟,我們家小玦啊,可是個連交個朋友都麻煩的人,現在突然給我帶了一個人回來,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勤叔……」葉玦有些尷尬。

    這麼一說,好像也沒錯。

    之前李勤死活都要他出去多交幾個朋友,全被他矇混過去了。

    「小玦啊,你們年輕人的事,互相喜歡交往什麼的,我是不會反對。但是既然你會帶回來說要給我看看,應該是沒那麼簡單吧?」

    李勤搖了搖茶壺,給他們各倒了一杯茶。

    「勤叔,我……我想跟他離開這裡。」

    葉玦知道還是得跟李勤說清楚,只好先直接坦承。

    李勤手上的動作一頓,放下茶壺,認真的盯著他。

    「小玦,你認真的告訴我,這是你自己願意的吧?你想好了嗎?」

    「嗯。」葉玦堅定的點頭。

    「既然這樣,我也沒什麼好反對的,畢竟你也快成年了,很多事你可以自己負責了。只是嘛……」李勤看向凌默,表情變得有些嚴肅。

    「我還是有些問題,得問問你這個男朋友。畢竟,你說要跟他走,我還是得好好瞭解一下。」

    「你問吧。」

    凌默點了頭,沒有太多的表情。

    「凌默,對吧?你看起來也很年輕啊,現在在做什麼?」

    李勤也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喝下。

    「我是國際組織隱言的言術師。」凌默想也不想的回答。

    聽到這個回答,李勤倒茶的手微微一抖,差點沒把茶灑出來。

    「你應該知道……我是很認真的吧?這個可不是隨便可以開玩笑的。」李勤完全不相信。

    葉玦完全不意外會有這反應。

    正常來說……言術師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遇到的。

    在李勤看來,這就像是,他帶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人物回來吧。

    「這是國際的認證。」

    凌默似乎早有準備,從胸前的口袋拿出一張精緻的卡片。

    那是一張全黑的晶片卡,上方蓋著隱言的標誌。

    由於其材質很特殊,在光線下翻轉可以隱約看到沙金。

    仔細看的話,沙金排列出的是語言的英文。

    這是言術師的最高象徵。

    葉玦也只有稍微聽說過,曾經看過照片而已。

    事實上,他看到這個的時候,也是有點傻了。

    李勤顯然是有些傻眼,好久才慢慢恢復鎮靜,看向葉玦。

    「……小玦啊,你知道你交往了一個怎麼樣的人嗎?」

    「應該……知道吧。」葉玦也有點不太確定了。

    他根本沒想過要去問那麼多。

    「言術師的話……你們應該是真心喜歡,才在一起的吧?」

    李勤又看向了凌默,意有所指的問了另一個問題。

    凌默也聽懂了他的意思,認真的道:「我從以前,就喜歡他了。」

    葉玦微微睜大眼。

    還真沒想到,那個時候凌默就一直對他有感情了?

    他怎麼……完全沒察覺到。

    這才想到,原來凌默說的那句話,是這個意思。

    所以這算是……

    很久之前,凌默就跟他告白了?

    想到這,葉玦不禁紅了臉。

    「這樣的話,我也沒什麼好問的了,只要你能好好待他就好。只是我醜話說在前頭,小玦還沒成年,你可不要亂來,如果你們真的已經做了什麼……該保護的措施也是要做。」李勤語重心長的看著他們。

    「啊?」

    葉玦一下子聽不太懂李勤在說什麼。

    「我會的。」凌默倒是很快反應過來。

    李勤又看向凌默,沉重的說:「還有,你應該對小玦是認真的吧?你有打算要對他負責嗎?」

    凌默看了葉玦一眼,認真的道:「他願意的話,我隨時都可以。」

    「嗯,這樣的話我就放心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我也不方便再說什麼,你能讓小玦幸福就好。」李勤像是放下了心,鬆了一口氣。

    「我會的。」凌默點點頭。

    「……」

    葉玦感覺李勤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李勤這反應好像就是……

    他要嫁人了一樣。

    不過想想,好像也沒有哪裡有毛病……

    畢竟,他是跟凌默走的那個人……

    李勤沒再問太多,問起了李安庭的事。

    葉玦也詳細的說了事情的經過。

    「唉,安庭這孩子,也算是可憐。不過,也不能怪誰,如果我弟弟他們能對她多關心一點,可能也不會年紀輕輕就自殺。」李勤嘆氣的直搖頭。

    事情都談得差不多後,李勤站起身來,上前拍住葉玦的肩膀。

    「小玦啊,等等順便把手續辦一辦,這樣你就不用再跑一趟了。不過我啊,還是得說一句,如果受苦了就回來,知道了嗎?有什麼事都可以聯絡我。」

    李勤又忍不住叮囑了幾句。

    「我知道,勤叔,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葉玦低下了頭,眼眶有點熱。

    他的心裡還是有點捨不得的。

    只是,就像李勤說的,他也不可能一輩子在這裡。

    李勤沒有再說什麼,往上摸了摸他的頭。

    離職手續順利辦完後,他們回到了葉玦的租屋處。

    凌默走進屋子,看了一眼環境,忍不住皺起眉。

    「你一直都住在這?」

    「只有這裡……比較便宜。」葉玦聳聳肩。

    他知道凌默是在嫌棄。

    這個房間很小,只能容納了一張床,還有幾個櫃子,中間再擺張桌子就差不多了。

    牆壁也是老舊斑駁,還可見漏水的痕跡,天花板更是掛滿難清的蛛網,電燈也有點灰暗閃爍。

    整體給人的感覺就是很不舒適。

    不過他也沒辦法,當初是情急之下搬進來的地方,沒有特別挑。

    他也盡量收拾得很乾淨了。

    後來,他住習慣也就算了,反正他也不在意那些。

    現在可能就……不行了吧。

    葉玦偷偷看了凌默一眼。

    別說凌默不願意,他也不會想讓凌默住在這種地方。

    而且,也住不下。

    「收拾好東西,我們先找飯店住,再慢慢找適合的房子。」凌默很快的下了決定。

    「好。」葉玦沒有異議,動手收起一些東西,隨口問:「這樣的話……要選在哪裡租房子呢?」

    他思考起房租的問題,想找到比這裡好一點的地方,可能要花不少錢。

    手邊是有存一些錢,應該還可以多少分攤一點。

    凌默坐到椅子上,想也不想的說:「直接買吧,看你喜歡在什麼地方。」

    「啊?可是這樣……很貴的。」葉玦幾乎是愣住了。

    他還真沒想過要買房。

    就算知道凌默可能有錢,但他也不太想讓他破費。

    「還行,就當作是我送給你的。」

    凌默口氣沒有太大起伏,就好像送的只是什麼便宜的東西。

    「這送的也太貴重了吧。」葉玦有些無奈。

    就算知道凌默可能有錢,但這真的超乎了他的想像。

    而且,他也不太好意思收下。

    凌默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站起來走到他前方。

    「當然不是白送,你也得回禮給我。」

    「回禮?」

    葉玦有些困惑。

    他能拿得出手的東西,沒什麼有價值的。

    「嗯。」

    凌默伸手輕輕了捏住他下巴,湊近了他。

    葉玦看著那張放大的臉,不自覺緊張起來。

    他有點手足無措,凌默則是直接吻了上來。

    凌默似乎只是嚐一下他的滋味,沒有再深吻下去,又把手繞到他背後,將他拉過來。

    葉玦不清楚他想做什麼,身體有些僵硬,任他擺佈。

    緊接著,凌默的唇落到了他的脖子上。

    葉玦感受到他柔軟的唇瓣,緊緊壓在脖子上,隨之是像啃咬般的疼痛感。

    像是觸電般的麻痛,難以壓抑的刺激幾乎襲捲了理智。

    他努力的咬著牙不發出聲音,身體無力下來,但被凌默緊緊支撐住。

    許久,凌默才抬起頭,看著留下的痕跡,微微一笑。

    「回禮,先收下了。」

    「……還有這樣的嗎?」

    葉玦這才意識到,凌默指的回禮是什麼。

    脖子上的印痕,走出去一定很明顯……

    看來,他是被宣示主權了。

    「嗯,你是我的。」凌默又伸手緊緊抱住了他。

    葉玦窩在他的懷裡,感到很安心。

    不如說,有種從未擁有的滿足感。

    「好,給你。」

    最後,葉玦也抱住了他,輕輕吐出這句話。

創作回應

完結大灑糖~
有考慮出個閃死人不償命的同居日常番外篇嗎?XD
2021-10-19 10:24:01
葉悠慕
之後再看看XD
要寫的話應該是可以寫蠻多的(?
2021-10-19 11:34:40
Letiz
求番外!!! 燒腦好看!!!!
2021-11-04 05:19:34
葉悠慕
謝謝!有機會的話會產出來的////
2021-11-05 13:56:22
寒月
恭喜完結啊,有完結作品,厲害,一萬字也很厲害,達成兩項成就。
2021-11-10 14:52:52
葉悠慕
這是之前已經完結的作品,只是重新翻寫成另一部XD至於1萬字是因為原本預計3000字寫完結局但增加太多了
2021-11-10 14:57: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