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賽博魔法門-11》

西河 | 2021-10-18 09:55:22 | 巴幣 4 | 人氣 56


  聖城的三個領導高層齊聚坐在他們開會的位子上,他們等待的人已經準備好報告的樣子。
 
  其中一個高層提出這樣的疑問。「可是,為什麼要用這種形式呢?」
 
  是啊!通常他們之間見面的方式是私下約在某個高級的俱樂部,喝些酒、吃些菜,然後生意就談成了。
 
  「因為這件事不是玩笑,各位先生們。」
 
  雖然,就儀式上,他們坐著,這個廣告商站著彰顯出他們的權威。但是,他們多麼希望自己是站著。因為,這個廣告商已展現不一樣的氣場,這三個高層感覺自己是在仰望他,這讓他們很不自在。
 
  「相信你們都收到了我傳來有關外星消息了吧?」廣告商詢問。
 
  「唉,這不過就是個笑話罷了……」某個高層不安的搓著手。
 
  「你們心裡很清楚是不是玩笑。先生們,我要說的是,危機就迫在眉梢。」
  不知是為何,已經沒有人敢反駁他了。他的意志已經將這三個人馴服。他的話充滿真誠、堅定,而這中間沒什麼好爭辯的。
  「這裡之所以是自古以來的聖城,並不是出於偶然。因為它底下蘊含了一個強大的能量。政府官員曾委託考古專家挖到了一座古老的石門,但不管是什麼方法,卻就是打不開它,這件事寫在期刊上過。」
  廣告商拿出一個圓盤,繼續說道。「現在,是打開那裏的時候了。」
 
  「你到底是誰?」
 
  「他會攻擊這裡;那個星際的觀察員。很快的這座聖城……不,或許整顆星球都將遭到毀滅威脅。但是,我有個主意,在我研究人類歷史的時候發現了一件事,所以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可是,怎麼幫?」
 
  「不急,這件事不會超出你們的能力範圍,你們要做的就是隨我上星際觀察員的辦公室。」
 
 
 
  「我覺得我們找錯方向了,老闆。」艾莉絲向他抱怨道。
 
  「這怎麼可能呢?」老闆從電話裡頭說。「推理無懈可擊啊!」
 
  「可這些人中要嘛現在不在聖城,要嘛有不再場證明。」
 
  「說不定官方的說法是如此,」老闆提出不同的論點。「官方說法,妳懂嗎?但事實上他/她就在聖城,但他偷偷的休假行程不能讓別人知道。畢竟這裡可是疫區。」
 
  「你想怎麼做?」
 
  「我們得出動人力去聖城的每個角落搜查,或者因為他可能會心靈干擾,需要在每個監視器看看。」
 
  「這根本不可能啊!老闆。如果是我的前世,也許有那個人力辦的到,但是我現在只是個小小的外聘人員。我覺得我們能走到這一步已經幹得不錯了。」
 
  「但是這關係到整顆星球的命運啊!」
 
  艾莉絲人在監控機房嘆了口氣。「那麼,我們應該打給克拉克先生,說不定他有辦法,不過就得跟我們的朋友說聲抱歉了。」
 
  電話那頭突然是預期的沉默。
  艾莉絲聽到了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廣播聲,她在機房沒聽見這個廣播。於是她問。「那廣播說了什麼?」
 
  「哦……剛剛他們說要臨時進行城外的發電站維修,可能會有間歇性的爆炸聲,請民眾諒解這樣。」
 
  艾莉絲想著……可是先傳出聲音的是老闆。
 
  「啊!有人知道發電站怎麼去嗎?」
 
 
 
  自然不是在發電站。
  當那古老的聖所的石門打開的一瞬間,他們知道,這個廣告商並不是一般人。
 
  裏頭的先進文明讓他們印象深刻,裡頭的傳來的低頻共振讓他們自然而然的莊重起來,它是由石頭建成的,而不是我們這個時代常用的金屬材質,因此又給人種古老的錯覺。
 
  廣告商解釋。「這裡其實是當初我們建的一個通訊台。可以向遙遠的觀察員發話,不過缺點是,它的範圍很大,因此我們的偵測裝置是觀察的到的。」
 
  是的,這也就表示,
  只要他一按下按鈕,他的敵人克拉克就會立刻知道他的行蹤。
  這是一場豪賭,要是他不能在點時間內說服觀察員的話,他就會面臨到這一生最大的失敗危機。
 
  一眾人都聽到了按鈕下去的嗡嗡聲。
 
  也許是太久沒有運行生疏的關係,一開始機器什麼都沒有顯示,它的聲音會讓人想到某台老式機器貢獻出自己最後的英勇,
  很快,巨大的銀幕上便出現了一個投影。
 
  觀察員揉揉眼,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是誰……謝……謝爾特!」
 
  「很好公務員,你認得我,這樣就簡單了。聽著,我想跟你來筆交易,我可以使你發家致富,提早退休,但條件是你得隱瞞我存在的訊息,知道嗎?」
 
  沒想到的是,觀察員只是微微皺眉。但很快的,他便想繼續聽內容。「你如何讓我發家致富?」
 
  「地球的礦藏。」他說道。「地球屬於帝國的邊緣地帶,它是顆天然的行星,帝國並沒有對它進行過探勘,因為我們還有其他更大、更豐富、更重要的星球哩。想想,這樣一顆邊陲,沒人知曉的星球,能夠偷偷開採而不被發現的話,想想那對一個人會是多麼豐厚的收益。」
 
  觀察員的手微微顫抖。「拿一份給我看看。」
 
  高層們很熟悉這種場面,因為他們之間的交易本來就是這麼赤裸裸的。
 
  謝爾特從公事包裡拿出一塊黃色的石頭,高層並不是地質學專家,所以看不出所以然,但顯然這顆石頭已經足夠讓觀察員的眼睛發亮了。
 
  「很好,你們到我的船艦上,我們來簽屬協議吧!」
 
  就在這時,所有人都聽到遠處的石門打開的聲音。
 
  「把手舉起來!」
 
  謝爾特氣定神閒的說。「先生們,你們聽到了,把手舉高吧。」
 
  進來的人正是克拉克,這位追著他整個星際到處跑的殺手。而老練如克拉克,見到眼前的這番景象亦是十分吃驚。
  「這是……」
 
  「克拉克,好了,把槍放下。」
 
  他的上司的投影竟然也在這裡。
 
  「我……我不明白。」
 
  「好了,任務結束了,這裡沒有威脅。如果你想保命的話,把槍放下。」
 
  「可是,謝爾特正在眼前,我們就要逮到他了。」
 
  「克拉克,是這樣的,我和謝爾特先生已經達成和平協議,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中。他交會給我們這個實驗場的礦藏,而我們則會刪除掉他存在的紀錄,你和我會成為富翁,享盡榮華富貴。」
 
  「協議?」他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你是說交易吧!」
 
  「嘖,你沒必要說的這麼難聽。」
 
  「那國家交代給我們的任務怎麼辦?」克拉克質問。「你忘了你入職時發下的使命嗎?」
 
  「唉,克拉克。這又是何苦呢?在這個浩瀚的銀河系,我們只不過是一粒塵沙。瞧瞧我們的薪水、待遇又多好?房價、物價都很高。我們退休後的生活只有少少的一百年而已,到那時,我們的身體都衰弱的不成樣子了。使命?那又如何呢?我和那些膚淺的帝國人又有什麼關係?」
 
  「他們可是帝國人,我們的同胞!」他說的就好像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那又如何?發家致富才重要啊。我考上公務員可不是為了完成什麼了不起的使命。」
 
  「我不能理解你在說什麼了,觀察員先生。但看來我有必要提醒你,無論誰做了什麼傷害和平正義之事,帝國的法律都會追他到天涯海角。」
 
  「帝國的法律?」一聽到法律,觀察員便笑得上氣不接下氣。「你這個可愛的傢伙,什麼是法律呢?或者我們說,什麼是法律之所以能運作的核心呢?
  首先,它要訂出一套遊戲規則。
  其次,是遵守、並執行這套遊戲規則的管理員。
  再來,它需要強大的武力作為維持它效果的後盾。
  「我們是否犯法,必須基於
  第一:法律條文明確規定我違反了法律
  第二:是否有管理員看到,或者管理員是否認定我得遵守
  第三:違反後是否有懲罰將對我制裁。」
  「這裡天高皇帝遠,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見克拉克並沒有妥協,觀察員繼續說著,一點也不厭煩的樣子。
 
  「我不跟你講什麼大道理。別讓他們把你蒙騙了,克拉克。他們總說公務員是神聖的,那是因為他們需要說些好聽話,以便剝削你多幹一點。這就是管理技術背後的邏輯,他們自私的意圖藏在他們的美麗的話語底下,如果他們真的在乎他們說的話,那他們應該要給我們加錢不是嗎?」
 
  克拉克無語了,他緩緩地放下手上的槍。「我很遺憾,先生。但是,我不得不將我聽聞到的寫成一份報告交給上面……這是我的工作和職責。」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銀幕前的觀察員做了幾個複雜的手勢,克拉克就突然停了下來。
  只見他頭垂著,或許是永遠停了下來。
 
  謝爾特只是靜靜的看著這一幕,他的心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跳動……
  不,他的心不知從何時起,已經變得鐵石心腸,沒有溫情。
  或許,只是因為他失去太多。
 
  「我最討厭那種硬梆梆不明事理的石頭腦袋了。走在正確的路上,總是備受質疑。他沒想明白一點,在這裡,我才是法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