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輕浮的獅子_23

✚悅 洸 | 2021-10-18 02:53:21 | 巴幣 12 | 人氣 49


  銀獅堂的堂主坐在真皮製成辦公椅聽特助在面前匯報近況,頭一件就是跟色鬼有關,由於主子都沒說話,他只好不歇停地繼續報告,氣氛越發僵硬的關係,他悄悄地抬眼偷瞄主子,探查他的心情。

  主子用高級鋼筆有一下沒一下地戳桌面,不知從哪件事開始,他的敘事早被當成耳邊風。

  「發什麼瘋啊!」

  突然間,洪有順咂嘴並罵了一句,嚇得特助人瞬間站直,連氣都不敢喘一下。

  「這件事傳遍了?」

  「還沒傳到本家,這消息是安插在葉家那邊的人報告的,稍早傳訊說色鬼主動跟葉銘鋒聯絡,下午時,笑面狐的私生子已經被關進倉庫,雖然孟犬有壓消息但敵不過人多嘴雜,稍晚就該傳遍整區了。」

  洪有順眉頭皺起,心想色鬼是活膩了,不曉得自家幕後大BOSS的厲害?

  他是沒見過笑面狐本人,可多少聽長輩們提過他的事,最有印象的是他威脅警察局長,讓他老爹地下事業做得順風順水,至於手段眾說紛紜,提到金錢,成天被人明裡暗裡巴結的局長肯定不缺,所以大家傳得最兇的就是那些不為人知的私密情事,可謠言從來沒被證實過,但能使居高位的人屈服,絕對有他的一套方法。

  不是,他哪有閒工夫想亂七八糟的,得快點通知永瑡才行,你家的大寶貝出事啦。

  他屁股才剛離座,頓時想到什麼,臉色像是噎到般地難看。「我有事出去一趟,誰找我都搪塞掉。」

  「是。」特助趕緊應好

  洪有順交代完就風風火火地出了辦公室,見到他的下屬才正要恭敬地行禮時,留給他們的只有被疾行揚起的風。

  他一坐進駕駛座,原本會熱車的習慣全拋到腦後,油門猛踩就奔上馬路,直往洪永瑡的高級公寓。

  時間點太湊巧了,肯定是前天洪永瑡跟色鬼間談了什麼,才會促使色鬼做出這等傻事。

  有人覺得色鬼變節不意外,那是他們只看見表面,實際上色鬼比想像中的更有節操,況且許金寶還在組織裡,沒有倒戈的理由啊!

  其他用路人在聽見後方傳來的引擎咆哮聲時都不禁朝音源看去,一見是高檔跑車,輕微刮傷都賠不起時,心裡罵娘的同時也自動閃遠。

  沒了太多阻礙的洪有順一路狂飆,沒多久就到了熟悉的公寓樓下大門口。

  洪有順待在車內打手機給洪永瑡,等待接通的同時望向上方樓層。

  『喂?』

  「你人在公寓嗎?」煩躁的洪有順顧不上禮節,說話的態度語氣變回從前的模式。

  『不在。』

  「色鬼幹的蠢事你知道了吧。」

  『挺有效率的。』

  精簡的回覆,印證洪有順的猜測,他的心都冷了。「在這節骨眼要色鬼橫插一腳是什麼意思?」

  『給你表現的意思。』

  洪有順聽完,一時間沒能理解,會過意後,渾身怒不可遏地顫抖。

  「我、不、需、要。」他極力壓下暴起的衝動,一字一字,咬牙地說著,相對於他的激烈反應,洪永瑡冷靜得過分。

  『可是他都已經做了。』

  何其無辜的一句,洪有順被氣得用緊握手機的手搥打方向盤,正巧壓到喇叭,刺耳的高分貝噪音猛地劃破社區的寧靜,紛紛有人從窗外探頭出來查看,只見一輛造價不菲的跑車發出轟然的排氣聲,車頭調轉就急騁而去。

  說不在公寓的洪永瑡,此時卻坐靠在房間的牆邊,怔愣地看著已回到常用畫面的手機螢幕,說起來這還是洪有順第一次掛他電話,不過這樣也好,反正他也沒話說。

  「我也已經做了。」

  後悔什麼的,都來不及了。

  他今天本該去接未婚妻,陪她去百貨商圈逛街,這不是約會,是工作。這樣想的時候,心情好上很多。

  但現在,他只想一人沉澱內心錯縱複雜的情緒,周遭找不到能安慰他的人,唯一能安慰他的人,已經被他親手推下懸崖。

  由於太好奇底片的內容,加上想更了解色鬼的過往,洪永瑡打破承諾,從酒店離開後就聯繫大學社團的友人,借到攝影社的暗房,幸虧高中時對攝影有興趣而學了沖洗相片的基礎,得以獨自完成作業不假他人之手,連帶保證底片的內容,除去當事人以外就只有他知曉。

  洪永瑡不知輕重的僥倖,刨開了鍾文宇潛藏在內心深處的秘密,一捲底片囊括他所有擺脫不掉的惡夢。

  他沒有將全部的相片洗出來,光看負片就明白,那不是什麼充滿歡笑的快樂的回憶,僅會噁心人,唯有幾張像是拍了文件,然而顯影的相片內容始料未及,衝擊了洪永瑡的思考,腦中硬是空白到失去表達能力。

  『染色體分析報告』,受驗者李淑賢。

  這意味著什麼?洪永瑡不敢多想,可越抗拒,就越不受控地去想。

  他想了很多很多種可能,試著說服自己去相信其中一種,可他偏偏就執著最不能接受的那種,誰叫這份荒唐的報告硬要出現在名為『鍾文宇』的底片裡,敏感得教人胡亂揣測。

  如果真是他所想的那樣……。

  你花了多少時間釋懷?沒釋懷只是選擇在心上狠狠地挖出大洞,把所有的不堪全埋進心靈墳墓,以後再也遇不到更令你痛苦的事了吧,一雙勾人的桃花眼在人後是看淡世俗,無半點風情,想來是對這操蛋的人生……沒有期待了。

  洪永瑡想起以前老愛跟鍾文宇嘔氣,碎念著他哪樣比不過黑眼蛙,除年紀沒法改變以外,其他都有努力空間不是?如果就單純個人感受上的偏愛,那對他來說不公平……。

  鍾文宇聽到他如此認真的抱怨,萬年不變的老回答:我對你們一向公平。

  你們包含了誰?

  現在想來,不只是他跟黑眼蛙,許金寶也名列其中,正確來說是每個愛他的人。

  鍾文宇不介意被予取予求,單純因為沒什麼能給的了,那顆殘破腐敗的心,誰捧誰手髒,寧可讓其爛在懷裡,自己守著也不願被人碰觸,太疼了。

  洪永瑡縮起身子,將自己抱得很緊,最後癱倒在冷硬的地板上。如今,他的心疼對文宇哥而言,一文不值。



  洪有順回到辦公室,對於洪永瑡的多管閒事越想越氣。

  他以為這樣做,自己就會感激?錯了,他不屑!自己能從底下一步步地爬上堂主的位置,憑什麼要被臭獅子一掌拍黃,侮辱人也要有個限度。

  除此之外,更討厭的是洪永瑡使的借刀殺人,比起自以為地幫他一把,不如說洪永瑡根本想趁機把色鬼逼到絕境,現在他兩邊得罪,要尋求庇蔭的話,就只剩身為旁觀者的獅子會。

  洪有順才剛坐下,見主子回來的特助,趕緊上前報告。

  「順哥,剛輝爺那邊打電話過來,要您趕緊回家一趟。」

  大概猜到父親召他回去的原因,洪有順不耐地吐了一口氣,現在獅子會的頂層應該已經圍了一桌在商討利害得失。

  「把安插在葉家的臥底叫回來,然後打電話跟我爸說我住院了。」

  特助納悶地看著全身安好,無處受損的主子。「啊?」

  「我回來的時候出了車禍,目前在醫院接受檢查,一時半刻走不了。」洪有順為把戲演足,椅子還沒坐熱又動身要去醫院。

  特助目送他離開辦公室,沒多久樓下就傳來一陣巨響,他驚嚇地走到窗前往下看去,這一看,特助瞠目結舌地久久不能言語,主子就站在自己車前,門前花圃的空心石磚就躺在碎裂的前擋風玻璃上。

  要是他沒記錯,這台保時捷才剛買不到兩個月,洪有順剛牽回來的時候,閒暇時刻就拿撢子撢灰,現在說砸就砸,一點都不帶猶豫。

  洪有順站在車前等小弟開車過來載他去醫院,看著兩分鐘前還完好的車子沒半點心疼,他在想等自己冷靜下來後會不會後悔。

  後悔個屁,他現在火氣大的。

  「偏不如你願!」說罷,洪有順抬腳,硬是把車門踹凹一個洞。



有錢人就是任性ˊ0_0ˋ

創作回應

維尼熊
嘖...想當初我還以為色金(?)二人組會在一起
2021-10-18 13:14: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