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名為世界的遊戲

edge(緣) | 2021-10-17 22:57:00 | 巴幣 2 | 人氣 99

 
  「希望這一次,這個世界能多活下一些人吧……」

  一名高大英俊,身著灰色長袍的持劍男子,深深的嘆息道。

  在這個世界中,每隔百年的時間,總會有一次人口的大清洗,原因來自於地底之下的深淵魔物,每隔百年一次的深淵入侵,對地上世界帶來無盡的殺戮。

  這樣的戰事,男子已經經歷了數次了。

  戰後的灰燼上,他倚劍而立眺望著遠方,遠方是一片又一片的魔物潮,然而他的身旁僅剩他底下的幾名屬神,因為交戰受傷也正在調整狀態,原先大批的眾神軍團已在前時的戰事與敵人一起埋葬在這片戰場上。

  此時已經算是戰爭的尾聲,這一次深淵入侵甚至連地面都未曾到達,就被眾神率領的隊伍一步步壓制到了自家的大本營。

  「我們……快要勝利了吧?」

  他還能休息個一陣,後方的眾神們與主力也快趕到了。

  身為這個世界正神一方最受矚目的新星,僅用六百年的時間,他從一介凡人不斷的努力下,凝聚了神格,又從一個弱小的神明最終成為了這個世界最為強大的正神之一。

  他的榮耀在凡人們的口中傳頌,他從平凡到不凡的故事為人津津樂道。

  ※

  他曾經是一個小村落的貧窮子弟,世代務農,但卻在父母相繼過世後的那一年,三十歲的他走出了從小長大的村莊,帶著一把多年積蓄買的破劍前去帝國拜師學藝。

  「大師,我想成為你的弟子。」

  男子對著眼前的劍師跪下請求道。

  「我是不會招收像你這樣已經沒有前途可言的中年人作為弟子的。請回吧。」

  男子沒有就此轉身離開,只是說道。

  「那麼,請讓我作為你隨行的侍者吧。」

  這個要求,劍師答應了。

  「那好吧。」

  就這樣,他每日除了服侍著那劍師,便是從旁看著那劍師練劍時的一招一式。

  深夜裡,男子獨自一人,提著那把破劍,似模似樣的比劃著揣摩。

  沒人知道他的內心在想些什麼,也沒人會去猜,因為他只是個卑微的小人物。

  無數日夜裡,他不知揮了多少劍,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劍到底能有多強。

  又蹉跎了十年了,他已年近四十,對於凡人這已經接近了壽命的盡頭。他也曾疑惑著這是不是他要的人生。他尋思著劍師的劍法他已經完全吃透了,之後,他向劍師提出了離去的請求。

  劍師望著眼前這個歷經滄桑的中年人,對於他所做的一切,他都是知道的。

  雖無師徒之名,但確實有著師徒之實。

  「你離開之前,我想試試你的劍法。」

  劍師說道。

  「好。」

  劍師對於男子練劍一事早已了然於心,但一直以來卻也沒有點破這事情,只是想看著這個曾經不看好的普通人能夠走到哪一步。

  男子沉默點頭,一樣拿著那把破劍。

  「你先出手吧。」劍師淡淡道。抱劍長立,一雙鷹隼般的銳利眼睛看著男子。

  男子應了一聲嗯,面色如常平靜,持劍的手微動,手一提便掄起了一陣殘影。

  手中的破劍像是綻開了光芒,那是快得看不清的一劍。

  極快的一劍。

  灌注了他這一生心力的一劍。

  劍意中蘊含了他這落魄半生而不甘為凡人的志氣,這一劍,便是他準備無敵於天下的第一劍。

  就算你為我師,也給我敗吧!

  「喝啊!」

  金鐵相交,鏗鏘一聲。劍師雖提劍招架,但手中的劍已被斬斷。

  劍師握著半截殘劍,茫然若失。那一劍竟是已經達到了他曾經心心念念的,更高的境界。

  劍師已在那境界前駐足了無數年,但眼前的中年卻已經看見了那更高的風景。

  劍師敗了。

  敗得如此徹底,卻又讓他心服口服。

  他知道男子的劍只是普通的鐵劍,如果換做其他劍士,是怎麼樣也斬不斷他的劍的。

  看著斷掉的劍,愕然、落寞、挫折、欣慰,種種複雜的情緒在劍師的心中鼓盪著,然後那胸中複雜的情緒又化作一陣深深的嘆息。

  「我……不如你,是我敗了。」

  兩人相視無語,一陣尷尬後,男子開口了。

  「這十年,多謝了。」男子低著頭說道。

  「不,你本該不凡。在我這邊,是你委屈了。」劍師道。

  男子默然,轉身離去。

  ※

  從此之後,男子開始了在世間無敵的路。

  最開始他嘗試挑戰那些已有名氣的劍術大家,但都屢遭拒絕。

  而後他選擇作為一名冒險者,走進魔物出沒的地帶,斬殺那些魔物,默默地繼續磨礪著自己的劍。他相信自己總會有出頭的那一天,就算那些劍術大家不認可他也無妨,他有他的路。

  在他經歷的第一個百年來一次的神魔戰爭,他憑著手中的劍斬殺了無數魔物,更以凡人之身戰勝了實力可與初步登神的神明所比肩的惡魔領主,達到了神明的偉業,他成為了帝國的傳奇。

  他被稱作劍神,也在這場神魔戰爭中,他成為了那些以往他想挑戰的那些劍術大家,甚至,站得更高。

  來挑戰的劍士多不勝數,但無一避免的,全都敗在了他的劍下,卻無一人身死。

  只因他手中的劍早已控制到爐火純青,對方是生是死,只是他一念之間的事情。

  在那之後,便是登神的事情了。

  ※

  歲月流轉,劍神至今六百年的生命,曾百年蹉跎人世,五百年縱橫天下,至今他已是世界的支柱,劍神自認,已經不愧於這一世。

  但他的心中一直有著一個秘密。

  他是異世轉生之人,保留著前世的記憶。相較起他這一世,他的前一世經歷可以說是乏善可陳。他只是一個因為在職場上失敗退縮在家裡的廢物而已,就連最後的死因也是因為他終於受不了自己這樣的無能,而選擇在家燒炭自殺。

  這也是他最深最深的秘密。

  對於前一世,他是遺憾的,他遺憾自己沒能對自己的人生有所作為。

  所以這一世他選擇更認真的去活。哪怕是半輩子沒沒無聞,他也不會再放棄了。

  他不會再隨便的浪費了這次的生命。

  前一世的庸碌無為,半途而廢,給他學會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那便是堅持。

  對於他這一世的父母,他選擇了陪伴他們的一輩子,像是對於前世父母的愧疚投射到他們身上,一直到他到他三十歲的時候父母兩人都已壽終正寢的時候,他才終於開始追求了自己的理想。

  在這個劍與魔法的世界當中,他想到了自己前世曾經喜歡看仙俠小說,很是羨慕那些高來高去的劍仙,而他也打算在此方世界以劍打開他登峰的道路。

  他也做到了,現在的他已經幾近登上了世界的巔峰,肩上的責任也越發的沉重。

  在這次的神魔戰爭當中,他期望自己能夠保下更多地上生靈的生命。

  甚至,他決心,這個世界的苦難,就用他的劍來終結。

  ※

  劍神一撫劍,劍光直入雲霄,而後世界就如變得全白了一樣,當其他人恢復視線的時候,發現周遭數十米的深淵地面像是被梨過一樣,原本起伏的地勢變得一片平滑,而存在的魔物們早就在這劍之下蕩然無存了。

  劍神知道此刻就是他這一世的巔峰了,而這一次的神魔戰爭,也許就會在他的手中,畫下最後的句點。

  無數魔神與深淵領主們就如劍神在身為凡人時那農田上的作物,一劍又一劍的被收割著。

  劍神的氣勢也越來越盛。神界一方,主神雲集,幾乎攻入了深淵的最底部。

  「太古魔尊就坐落在這裡吧?深淵的最底部。」劍神問著身旁的神明,那是執掌弓箭之道的箭神。

  「或許吧,這也是我們第一次進攻到這麼深處的地方,在那之前,魔尊都是作為遠古的傳說存在著的。」箭神道。

  「也是因為劍神,我們此番才能到這裡,如果就此結束自古以來的劫難,那就是能夠流傳萬古的偉業。」另一名神明道。

  「也許吧。」劍神望向眼前那抹身影道。

  在眾神的面前,是孤身一人的黑袍男子,面容蒼白,與那些威武巨大的魔神不同,他的身形就只是平常男子的高度而已,但眾神都知道,眼前這位就是深淵的主宰––太古魔尊。

  ※

  「我很高興,終於見到你了。」

  「這也意味著,屬於我的遊戲,終要迎來我想要的結果了。」

  太古魔尊緩緩道。

  劍神發現身周的眾神們已消失在他的視線當中。

  本來殘破的深淵中成了一片漆黑,漆黑當中,僅有劍神與魔尊對視而已。

  魔尊沒有出手,只是看似自言自語道:「我們,都是被另一個世界流放到這裡的可悲之人。」

  「什麼意思?」

  「我知道你是從異世來到這裡的人,我也知道你與我一樣都曾經平庸的沉浮一世,因為我也是。或許你可以稱呼我為前輩。」

  劍神望向眼前的太古魔尊,內心很是複雜。

  此刻的他,真的有太多太多的疑問。

  「為什麼會有深淵,那又為什麼你要不斷的發動戰爭?」

  「嗯,這確實一言難盡。」

  「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感覺到,自己已經走到了路的盡頭了吧。」

  劍神深以為然,就在這一次的戰爭當中,他觸摸到了此生以來從未碰過的瓶頸,他曾以為那就是境界的顛峰。

  「你應該不知道,在我到來這個世界的時候,這裡還是一片荒古,眾生皆處於懵懂無知的狀態。」

  「因為不甘於前世的平庸,我決心要在這個無聊的世界留下屬於我的痕跡。」

  「現存的職業者體系,登神之後的各個神階,以及深淵,皆是我在無盡歲月當中,摸索及創造出來的。」

  「我曾經有過很多身分,或許你也可以叫我神王。」

  劍神知道神王,那是傳說中的眾神之祖,也是第一位登神的人。

  由此可知,眼前的魔尊,是多麼驚才絕艷的人。

  「在無數無數年前,我也記不清楚了,就如同現在的你一樣,發現自己的路已經走到了盡頭,但那又怎麼辦呢,我也不知道。」

  「最後我終於發現了,在目前的境界之上的下一個境界,是為創世。」

  「我在一次次實驗發現了,生靈的生滅過程中,便能夠積累這樣的創世的力量。」

  「但若我沒有刻意推動,這創世便遙不可及。」

  「對,這個世界並不是我所創,但是是在我的手中茁壯成長的,而在得知了下一個境界是創世之後,我便著手了現在這個計畫。」

  「我創造了深淵,也就是這個世界的反面,我創造了魔物,寫進了殺戮世界生靈的本能。」

  「或許一次的世界大滅絕也能夠達到創世,但這裡畢竟也是我心血所在的地方。」

  「最終,我決定透過一次次神魔之間的戰爭攢積創世的生命能量。」

  「迄今,我已經只差最後一步了。」

  太古魔尊欣慰的笑道。

  那彷彿像是遊戲當中,將裝備等級培養到高級的玩家,對此心滿意足的表現。

  「雖然過程毫無意外,但你的出現倒是讓我很意外。」

  「我很高興能夠遇見你,畢竟這個世界的神明與魔神大多都是我的分神化身,很是無聊啊。」

  「只有自己一個人玩的遊戲……真的很無聊啊!」

  太古魔尊笑道。

  那是無敵於天下的寂寞。

  整個世界就如他掌上玩物,一切都只是遵照著他的計畫再走著而已。

  聽聞了魔尊的話語,劍神只覺得一切都像是崩塌了一樣。

  原來,這一切都只是某人所創造出的一場遊戲而已嗎?

  就連自己,也只是走在了他所開闢出來的道路上。

  如此而已?

  「那麼,我先前的努力又是為了什麼?」

  他沒能拔出劍。

  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戰勝他,甚至,魔尊本來是可以直接毀滅世界的,只不過是對於世界的一絲眷念,才讓他用這樣的手段,幕後操控著一切,達到他的目的。

  劍神此刻發現自己回到了在漆黑前的地方,眾神與太古魔尊對峙。

  此刻眾神卻做出了了令劍神錯愕的事情。

  「主上!」

  眾神齊齊跪下。

  「哈哈哈哈……諸位,幫助我達到更高的境界吧!多謝了!」

  「是,主上!」

  如同操線傀儡一般,在魔尊的一句話語後,眾神自殺,化作一道道光芒消散於世。

  那無數光芒,就如同絢爛的煙火,卻讓劍神無比心寒。

  這些世人眼中高高在上,擁有無上偉力的神明,就這樣毫無尊嚴地死去。

  只因為這一切都只是魔尊寫好的劇本。

  隱隱間,劍神感覺到了一股精純的能量正往太古魔尊灌入。

  「……」

  此刻的魔尊比起初見時的氣勢早已判若兩人,劍神無法直視魔尊,那強大的氣勢甚至讓他連站穩都有困難。

  太古魔尊只是看了劍神一眼,輕聲笑道。

  「那麼,這個世界,就交給你了,代我好好照顧它吧。」

  「哈哈哈。」在爽朗的笑聲中,魔尊最終化作了一道光柱,穿破了深淵,直破蒼穹。

  眾神已死,諸魔已滅,神魔戰爭在此刻畫下了句點。

  原先幽暗陰森的宮殿早已化為灰燼,劍神望向眼前的廢墟,內心還在消化著太古魔尊所說的一切。

  魔尊突破而離開了這個世界,但無論如何,已經沒有其他見證這場戰爭的人了,世人的眼中,劍神便是這個世界的救世主。

  只有劍神自己知道,他在魔尊面前,根本連一劍都使不出。

  「原來我還是這麼弱小……」

  「拯救世界,那又如何?」

  「難道就僅只停留在這虛假的榮耀當中嗎?」

  他僅只掙扎了片刻。

  腦海中是很久以前他一劍敗劍師時,他所看見那劍師敗時那落寞的眼神。

  在下一個境界之前止步不前而被後來人所超越,劍神知道這肯定是莫大的挫折。

  而那名劍師,大概早已在歲月的洪流當中成為冢中枯骨了。

  但他絕不願如此,他還想繼續走下去,繼續他不凡的道路。

  既已脫離平庸,便不甘再平庸,對於現在的劍神來說,這樣的原地踏步就是一種平庸。

  「我絕不願意如此。」

  他想看看,那個太古魔尊所見證的,更高的風景。

  ––那名為創世的境界。

  這場世界的遊戲,或許仍該繼續。

  曾經守護這個世界,僅是劍神認為這樣,能讓他的人生更有意義。

  然而如今這些毫無意義了。

  他只想要更強。

  既然眼前還有路,那麼就繼續走下去。

  不管是怎樣的方式。

  只要能更強就行。

  劍神釋然一笑。

  什麼讓世界的人們免於苦難……見鬼去吧。

  反正,都只是這場遊戲的棋子而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