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19章 再遇小蛋頭

謎猴兄弟 | 2021-10-17 20:57:55 | 巴幣 0 | 人氣 21


    李子因一如既往,被突然出現的無臉男子嚇一大跳。李子因舉槍指著無臉男子說道:「你是來阻止我殺他的嗎?」無臉男子不動,也沒有說話。李子因突然有個瘋狂的念頭:「我之前曾推論,無臉男子遵循的原則是歷史潮流,無關歷史潮流的人,我殺不殺、救不救,無臉男子都不會管我,何不來做個實驗呢?」於是,李子因把手槍瞄準朱興漢。這時,無臉男子竟又邁開腳步,走到李子因的面前。李子因雙眼半閉半張,心臟噗噗直跳。幸好,走到李子因面前,那無臉男子又停下腳步。只是,此時無臉男子離李子因很近,如果無臉男子有鼻子可以呼吸的話,李子因必定會感受到,從無臉男子鼻中所噴出的氣流。
    對著無臉男子笑了一笑,李子因舉起手槍,表示自己沒有敵意。突然間,李子因再度把槍瞄準朱興漢的大腿,正準備扣下板機,無臉男子幾乎是瞬間,來到李子因的面前,手中的手術刀也向李子因的手腕砍去。雖然已經算好無臉男子會對自己下手,但沒想到速度竟然這麼快。李子因快速收起槍,並往後退了幾步,但畢竟還是慢了一些,手臂上被劃出一條長長的口子,雖然不致命,但異常火辣疼痛。李子因只好對著朱興漢說:「我不殺你,趁我還沒後悔,你快滾吧。」朱興漢擦了擦臉上的血漬,眼神雖然陰狠,但畢竟槍在人家手上,嘴上也沒有撂下狠話,默默轉身離開。
    等朱興漢離開,李子因把槍收起來,正準備幫紀晴解開繩子,紀晴失聲叫道:「不要…,你不要碰我。」李子因皺眉道:「我剛剛說要對你怎樣,只不過要取信那個朱老三,讓他卸下心防,你該不會以為,我是那種人吧!」紀晴顫聲道:「你…別以為,隨便說兩句,我就能信你。」李子因覺得無趣,說道:「愛信不信,隨便你。」說著,便要往門口走出去。紀晴著急道:「你…,你要去哪裡?」李子因回頭說道:「當然是趕快離開這裡,萬一那個朱老三去找人來堵我,我豈不是死路一條?」
    紀晴疑惑道:「你不是有手下,趕快把他們找來啊?」李子因苦笑:「沒有部下,我騙他的。離開這裡,回到城鎮只有一條路,朱老三一定會發現,沿路上根本沒有我一個部下,試問,他能不趕緊再找一批人,上來抓我們嗎?」紀晴聽完李子因的分析,也開始著急了,說道:「那你…趕緊幫我鬆綁,我們趕快離開。」李子因冷笑道:「你剛剛,不是叫我別碰你?」
    紀晴眼眶一紅,流淚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我只是想自我保護,難道錯了?」李子因看著紀晴可憐兮兮的樣子,倒是沒有再出言相激,便動手將其鬆綁了。身上的繩子去除乾淨之後,紀晴依然靜靜地坐在椅子上,李子因著急地說:「都鬆綁了,還不快走?」紀晴嚅囁道:「被綁太久,腳麻了,有點不利索。」李子因聳聳肩:「你是要我扶你?還是背你?」紀晴雙手亂搖:「不用,你還是別碰我,讓我恢復一下,很快就好了。」此時的紀晴,衣服已經被朱興漢撕的殘破不堪,涼風襲來,紀晴瘦小的身子骨忍不住顫抖著。
    李子因解開上衣鈕扣,正要脫下上衣,紀晴尖叫道:「你…你怎麼脫衣服了?你…你到底想做甚麼?」李子因哭笑不得道:「我如果想對你怎樣,剛剛你被綁住時,我早就動手了,不會等到現在。我只不過看你冷,怕你著涼,想給你披上一件衣服而已。」紀晴知道誤會李子因,滿臉通紅,雖然接下李子因的衣服,但卻不敢眼神接觸。李子因道:「我先出去探查一下四周。」紀晴看著地上三具屍體,害怕道:「你…趕緊回來,我恢復很快的。」
    因為只有一條路,所以紀晴與李子因一路上躲躲藏藏,兩人並沒有太多對話,走到城鎮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半。李子因問著紀晴:「我們應該暫時安全了,等等我要回軍營,你要去哪裡?我可以開車載你過去。」紀晴眼眶再度濕潤,搖搖頭說:「我不知道我可以去哪裡?」李子因說道:「好吧,等等再討論這個問題,肚子餓了,先去吃東西。」
    李子因與紀晴兩人走進一間小餐館,點完餐後,正坐在位置上等待食物上桌。此時,餐館外的小巷子一陣喧嘩,李子因對紀晴說:「我去看看,發生甚麼事?」說著,李子因走到餐館外,只見一名滿臉油光的壯漢,正在踢踹一名小孩,而那小孩手中兀自抓著一隻雞腿,狼吞虎嚥中,李子因正覺得那小孩有點眼熟,想過去看個清楚。此時,巷子口走進了一個蓬頭垢面、臉色蒼白的婦女,哭喊著來到那踢打小孩的壯漢面前下跪哭道:「這位大爺,請您原諒我兒子,我生病無法出去乞討,所以他餓了好幾天…,這雞腿多少錢?我給!」那壯漢說:「五角。」此話一出,周邊的街訪鄰居彷彿炸開鍋似的,竊竊私語:「哪有這麼貴的雞腿?這還不如去搶?」
    那婦女咬著牙說:「我付錢,我付錢。但此時我身上沒錢,可否讓我寬限幾天,我…」話還沒說完,那壯漢「碰」的一聲一腳踹向婦女胸口, 婦女臉色本就已經蒼白無比,這下更是毫不見血色。那壯漢吐了一口痰說:「他媽的,沒有錢就給老子滾遠一點。」那小孩眼見母親被打,急忙跑到母親身邊哭道:「媽媽,你怎麼了?我對不起你,只顧著自己偷東西吃,卻給你惹麻煩了…」那壯漢伸手拽住小孩的頭髮,並將之拉在地上拖行,絲毫不顧小孩的掙扎與哀號。那婦女忍痛爬到壯漢身邊,哀求道:「行行好,大爺,求你放了我兒子。」那壯漢一臉嫌惡,伸手一巴掌拍向那婦女。
    紀晴在餐館中沒坐多久,也因為按耐不住好奇心,走到餐館外,剛好看見那對孤兒寡母受欺負,再想到自己與那對母子何其相似,都是任人欺負的主,不由得流下淚水,轉過頭去,不忍再看。就在那壯漢的手掌即將碰到婦女的臉頰上時,突然有隻手及時伸出,抓住壯漢的手腕,並說道:「這位仁兄,適可而止吧!不過是一隻雞腿,值得這樣嗎?」
    那壯漢轉頭一看,只見李子因穿著軍褲與軍靴,但上半身卻只穿一件白色汗衫,如此不倫不類,讓那壯漢一下子不知道該對李子因採取什麼態度。隨後,那壯漢覺得李子因如此穿著,不見得就是軍方的人,就算是,看他這麼年輕,應該也只是個小兵,自己不是還有個小舅子在東北軍中當排長嗎?怕他個鳥。
    那漢子膽色稍壯,對李子因說道:「你想出頭可以,我也是講理的人,拿出五角來擺平,否則免談。」李子因點頭說:「可以,不過我身上剛好沒錢。」說著,從口袋中掏出一堆小零錢,以示證明。不過那壯漢的眼光,卻直勾勾的落在一把手槍上。看到手槍,壯漢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要知道,軍人有配手槍,在東北軍中可是連長以上的軍官,才有的規格。
    那漢子語氣開始軟化,說道:「我也不急,要不,改天再拿也行。」李子因臉色一沉,說道:「改天再拿?你覺得我是那種會賴帳的人嗎?不行,等等開我的車,你跟我一起回軍團指揮所拿錢。」那漢子聽到李子因還有車,幾乎嚇得腿都軟了,因為配車,已經是少將以上等級的軍官才有,就算李子因這麼年輕,不可能是少將,但至少說明一件事,這個人絕對是自己得罪不起的權貴子弟。那漢子語帶哭腔,哀求道:「這位少爺,我看你也是個樂善好施的大善人,這樣吧,這錢,我也不要了,就當作是為您佈施,做善事吧。」
    紀晴在一旁觀看,原本眼眶泛紅,不捨得這對母子,沒想到那個名叫李恩的年輕軍官竟然出手協助,還把這惡人治的服服貼貼。紀晴心中想道:「這個李恩,根本沒有部下,是個假軍官,很愛說謊騙人。不過,他的本性,好像也挺善良的。」
    李子因聽完那漢子的話,臉色不屑道:「為我佈施?一隻雞腿?你覺得,只佈施一隻雞腿,就可以襯托出我的身分地位?」那壯漢都快哭了,說道:「這位少爺,那您覺得,怎麼做比較妥當?」李子因環顧四週,只見圍觀者中,不乏有面黃肌瘦、衣著破舊的窮人小孩。李子因點名說:「來來來,你…你…你…你…」說著,點了現場十來個窮人家的小孩,讓他們出來排隊。李子因對著漢子說:「從今天起,一個月內,你每天給這些個小孩,一人一隻雞腿。如果敢有少,我唯你是問。」
    這群小孩與街訪鄰居聽完後,每一個人無不拍手叫好,連紀晴也在一旁偷偷笑著。那漢子愁眉苦臉,還想再說什麼,李子因說道:「我也是個說道理的人,你如果真的有困難,找人去軍團指揮所找我…。」那漢子雙手一搖:「沒困難,完全沒困難。」
    等眾人盡皆散場之後,那婦女對著小男孩說道:「小蛋頭,趕緊過來謝謝叔叔。」李子因吃了一驚,心想,這孩子,該不會就是老院長吧!李子因拉起小蛋頭與那婦女,說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一起進去吃個便飯吧。」那婦女正要推辭,小蛋頭卻已經拉著李子因的手,蹦蹦跳跳的往餐館裡走去。
    看著小蛋頭狼吞虎嚥,那婦女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這位軍爺,讓你破費,真是不好意思。」李子因搖搖手說:「一碗麵而已,沒甚麼。話說,大嫂,你們是瀋陽人嗎?這…小蛋頭的爸爸呢?」那婦女筷子一停,雙眼泛紅,流淚道:「您是我們母子的救命恩人,既然您問了,我也不敢隱瞞。敝姓張,小名翠玉,夫家姓李。我們原本住在吉林的一處小村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